萌某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202章 满载而归,大盛儒商,萌某人,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也许是意外温郁离看出了自己与温关的猫腻,彭追出门时脚步略显急促。

踏出天王殿,刚松了口气,却见南边行来一队人马,带头者还是个熟人。

“成将军什么时候回的临城,怎么也不派人知会一声?”

“还有成将军这眼睛……是怎么回事?”

成牛迎上来重重拍了拍彭追的肩膀,“不碍事,被一个不长眼的伙夫伤了,不过那老小子比我更惨!”

接着又压低声音小声道,“本将军也是刚刚回来,这次河口一行,收获颇丰,为避免贼人惦记,一路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信使倒也比我们快不了多久,也就没派人通知王爷!”

说白了,还是担心裴志带人带着新式火器追上来,毕竟自己绑票的营生,是偷偷干的。

彭追微微点头,“那就恭喜成将军立下大功,彭某先去办事,稍后再聊。”

既然知道独眼牛已经得手,他倒也不太在乎其中的过程,反正结果如自己所愿便成。

彭追正要转身,又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成将军切记这两天不要去招惹温陈,万事先缓缓,不要急功近利!”

温陈如今大权在握,虽都不是实权,但总归是圣上亲封的天策上将,新官上任三把火,谁也不想第一个被开刀。

那独眼牛不在意的嗤笑一声,心想老子把事儿都办绝了,还在意招不招惹他?况且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他在临城还能翻起什么风浪不成?

但嘴上却是满口答应,“彭先生放心,我心里有数!”

“外面说话的是成将军吗?愣着干什么,快进来!”

殿内传来一声温郁离的呼唤。

听到声音的彭追脸色立马变得不太自然,稍稍拱了拱手,便逃也似的离开这附近。

成牛带着一帮抬着箱子的手下走进门去,朝着座上温郁离一拜。

“卑职幸不辱命!”

温郁离满面笑容,抬了抬手,“起来吧,说说有什么收获。”

顿了顿,又补充道,“这位杜公公是自己人,成将军不必藏着掖着。”

“回禀王爷,想来三殿下临行前,应该料到王爷会派人前去要人,卑职到达河口时,裴志已将弘庆帝送回南齐,而之前三殿下收编的八万南齐军,也都下落不明,不在城中!”

温郁离眉头轻皱,虽然有些恼怒,但也明白以温陈这几年来表现出的小心翼翼,自己想要顺利得手,确实没那么简单。

“倒像是这小子的作风,不过成将军既没把弘庆帝带回来,兵马一事也一无所获,何来幸不辱命一说?”

独眼牛咧嘴一笑,“卑职为王爷带回来了更实惠的东西——银子!”

温郁离眉头一挑,“多少?”

一说起此事,独眼牛便兴奋不已,故意买了个关子,伸出五个指头,“这个数!”

“五十万两?”镇南王微微点了点头,“倒也不少了,但比起那弘庆帝和那八万大军的价值,还是差了一些……”

“回禀王爷,是五百一十四万两白银,大多是银票,还有一部分银子装了整整十二辆马车!”独眼牛得意洋洋道。

“什么?五百万两?!”温郁离眼睛一瞪,瞬间站了起来,他想到温陈的河口城可能会比较有钱,但没想到会这么有钱!

一旁的老太监也心惊不已,愣在原地。

大盛九州最近几年每年的税银收入,也就两千万两银子出头,一个小小的河口城竟然能拿接近这个数目四分之一的银两,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三殿下……还真是个人才呀……”

杜伦深吸口气,一时竟对温陈的身份有些可惜,他说不是温郁离的儿子,就算这小子当初得罪了自己,也得不计前嫌将其收入麾下,替自己赚银子!

独眼牛看着二人震惊的表情,露出满意的笑容,“回禀王爷,卑职这次带来的,仅仅是河口城今年所缴纳的税银,按照裴志答应的条件,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向王爷缴纳不低于这个数目的税银!”

温郁离闻言,表情瞬间就像绽开的菊花,哈哈大笑,每年五百万两巨款,这确实比八万南齐军有用多了!

这个向来看不上的小儿子,还真是送了一份大礼给自己呀!

一旁老太监酸溜溜的恭维了一句,“恭喜王爷,贺喜王爷,这下您不用为每年的军费发愁了……”

“放心,本王不会忘了杜公公的!”温郁离哈哈大笑,心中无比畅快。

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谨慎追问道,“成将军,这五百万两银子不会是你动用武力强行抢来的吧?”

这要是放在成牛出发前,他倒是不反对在河口做一锤子买卖,但既然裴志答应每年都能奉上五百万两白银,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温郁离如今略微改变了主意,还是希望之后的每年中,都能从河口城得到源源不断的财政支持!

独眼牛自然明白王爷的意思,微微抱了抱拳,“卑职确实动用了一些手段,不过并没有让河口城中赚钱的生意伤筋动骨,这一点请王爷放心!”

温郁离暗暗松了口气,“那就好!”

“不过……”独眼牛话锋一转,阴笑道,“卑职觉得三殿下闷声发大财的做法,对王爷很是不尊重,所以进行前,绑了城中五十名孩童做人质,想着替王爷敲打敲打他……”

侧方老太监撇了撇嘴,“不过是五十个孩子而已,温陈不会在乎这些吧?”

“杜公公有所不知,卑职之所以能瞬间要到这五百万两巨款,就是以河口城中八千余名孩子的性命做要挟,每人讨要五百两赎金,那河口太守裴志才肯就范的!”

温郁离哼笑一声,“也难怪这小子能赚这么多银子,收拢民心不计成本,本王若也是河口百姓,八成也会死心塌地为他卖命!”

河口城中的种种政策消息,他已经从陆有知以及儿子温岳口中有所得知,在不明白温陈这么做真实目的的情况下,理所当然将其“烧银子”的举动归结于讨好百姓。

“那这五十人,成将军打算如何处理?”

独眼牛狞笑一声,“回禀王爷,卑职看来,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得彻底,杀鸡儆猴,直接击溃三殿下的心理防线,让他明白糊弄王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此时的成牛,早已将刚才彭追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只想着在温郁离面前尽情表现自己。

“好!”温郁离冷笑一声,“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好好杀杀本王这个好儿子的锐气!”

“卑职遵命!”

独眼牛离开前,还特意嘱咐手下将箱子里带回来的河口特产展示给温郁离,其中一种适合做军粮,名叫方便面的食物很是得他喜爱。

杜伦一边吃着盘子里的小零食,一边抬头望向上方。

“王爷,既然河口城是块宝地,您何不用些手段将其收回到自己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风流小太医:女帝让我侍寝

百川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恶毒发妻后,我摆烂了

糖酒酒

我真的只想混个从龙之功啊

高粱河车神

穿越:暴力疯丫蛋超凶哒

爱吃菜菜的小胖子

黑莲花娇养守则

十六巷

自驾到大唐,开局救助长乐公主

恍然如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