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某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200章 是她主动的,大盛儒商,萌某人,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众所周知,镇南王另外两个儿子,老大温关虽然年长,但年近三十却并未结亲,一直独身一人。

老二温岳却大不相同,除了与城里花酒间中几个花魁有着说不清理不断的关系外,早在十六岁就迎娶了第一房妻室,如今府中更是多达七八房小妾。

即便如此,温岳寻常依旧在外拈花惹草,搞得他的几位夫人很是不满,多次在镇南王面前告状,但收效甚微。

陈妃见了香包,又听那送香包的女子表明主子身份,第一反应便是老二温岳的某位夫人耐不住寂寞,暗地里和温陈这个小叔子勾搭上了。

结合温陈之前当着众人的面,说过自己在青城时,经常光顾万花楼,陈妃就以为自己这个儿子色瘾犯了,才行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见母亲着急忙慌拉着自己就往门外走,温陈眼皮一跳,忽然想到了什么。

“母亲大人,您刚才说来送香包的人是孩儿的嫂嫂?她现在人在哪?”

陈妃埋怨的瞪了他一眼,“当然是下人过来送的,况且遇到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本宫怎么敢久留她?当然是马上打发走了!”

“送香包的女子是不是身材极好,前凸后翘,一双狐狸眼,瞅人的时候格外妩媚?”

温陈追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心思打听这些?你知道得这么清楚,难不成连人家主仆通吃了?!”陈妃急得直跺脚。

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勾搭自己二哥老婆也就算了,怎么连下人都下的去嘴,传出去也不怕让别人笑话!

温陈无奈笑笑,挣脱陈妃的束缚,“母亲大人别担心,送香包的那人,便是孩儿的嫂嫂,而且他和二哥也没什么关系,不要紧的!”

天底下如此大胆,不按套路出牌,又自称自己嫂嫂的人,那就只有红袖一个了!

自从两年前在青城一别,红袖和石墨二人便杳无音信,看这情况,应该是二人混在了护送老太监杜伦的队伍中,一起到了临城。

但不去找自己,却背地里单独送一个香包过来,却是让温陈有些没看懂。

陈妃一怔,脸色稍缓,“你确定你勾搭的不是温岳的妻室?”

“母亲放心,勾搭确实是勾搭了,但这位嫂嫂的丈夫却是孩儿在青城的一位故人。”

“哦……那还不错……”陈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忽然反应过来,“不对!”

“那也不行啊!你现在虽然贵为海王,但也不能做出落人话柄的事情来,勾搭嫂嫂像话吗?赶紧断喽!”

“断不了!”温陈摊了摊手,“孩儿的这位嫂嫂很可怜的,她丈夫不要她了,自己回天京城享福,把嫂嫂一个人扔在外面,孩儿若是不照顾她,怎么对得起那位对我恩重如山的好大哥呢?”

“恩重如山?”

陈妃疑惑皱了皱眉,“陈儿你在青城还有这等恩人?本宫怎么不知道?”

“若是有人真的如此照顾与你,本宫可得好好谢谢他,再不济也能派人送些银两过去,你这位大哥是谁?”

“母亲大人真的想知道?”温陈笑容古怪道。

“当然,本宫向来有恩必报,此事就是告知你父王,他也一定是相同的想法!”

陈妃一本正经道。

“孩儿的这位好大哥,正是……当今圣上!”

陈妃侧着耳朵,还在等待下文,却发现温陈一脸玩味的看向自己。

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陈儿你别话说一半呀,是圣上手下的哪位高官大臣?”

“就是当今圣上,红袖乃是圣上钦点的云妃。”

“不闹了,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陈妃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迫切想听儿子嘴里说出“孩儿逗你呢!”这几个字。

“没闹,就是云妃,孩儿对天发誓!”温陈郑重伸出三根手指。

陈妃这下彻底慌了,失声道,“什么?”

“你睡了皇帝的老婆?!”

“你不要命了?!”

“是她主动的……”温陈嬉皮笑脸道。

“谁主动的也不行!”陈妃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本来听王爷说,最近朝廷会派人下来,要府中众人多多注意,谨言慎行。

没想到自己的亲儿子竟然早就和皇帝的妃子混在一起了,如今还让人家还找上门来了,这不是胡闹嘛!

“完了完了完了,本宫这就叫人把她追回来,千万不能让皇帝的人看见!”

陈妃心乱如麻,此时也顾不得考虑敬仁帝的妃子为什么会流落在外,又怎么能与自己的儿子结识,只想着赶紧封锁消息,别在让旁人抓住温陈的把柄!

“母亲大人先别急,人既然已经走了,那说明她有自己的打算,追是肯定追不到的。”温陈风轻云淡道。

“母亲不如先看看圣旨,再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圣旨?

陈妃一脸惊讶的看着温陈从怀里掏出黄绢,“圣旨怎么会在你手里?不是应该由你父王接旨吗?”

“那是以前。”温陈深吸口气。

“孩儿这次可能真的要与父王势同水火了……”

陈妃接过甚至仔细查看,脸色不断变换。

她即便不懂朝政,但也知道“天策上将”这四个字的分量!

说明此时的温陈,在名义上,只有当今圣上管得了他,就连镇南王温郁离在职位上,也要比自己这个儿子矮上一头!

“怎……怎么会这样……”

温陈苦笑一声,“圣上这招借刀杀人,用得可真是炉火纯青呀……”

“你父王知道吗?”慌乱之中,陈妃下意识问出一句废话。

“这不是逼着你们父子相残嘛!”

“没错。”温陈微微颔首,“孩儿在圣上眼中,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父王如今就算看出圣上的诡计,也必须要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

“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陈妃不住的叹气,“本宫早说过,让你远离女色,好好过日子,圣上一定是记恨你睡了他妃子,所以才出手这么重的!”

温陈哑然失笑,天底下的母亲好像都会把儿子身上遭遇的不幸,归咎于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身上。

就像小时候吃外卖会致癌,吃剩饭却不会。

看电视会眼瞎,熬夜做功课却不会。

睡皇帝的女人会惹来杀身之祸,自己的男人处心积虑要谋反却不会……

“就当是这个原因吧!”

温陈撇了撇嘴,“母亲大人,孩儿现在想特别郑重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陈妃没好气道。

“孩儿以后若是真的跟父王翻脸了,你跟谁走?”

“这……”

陈妃神情一滞,脸上浮现纠结的表情,一时间欲言又止。

“母亲大人不必着急回答,目前还有些时日,孩儿可以让您好好考虑一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

风流小太医:女帝让我侍寝

百川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恶毒发妻后,我摆烂了

糖酒酒

我真的只想混个从龙之功啊

高粱河车神

穿越:暴力疯丫蛋超凶哒

爱吃菜菜的小胖子

黑莲花娇养守则

十六巷

自驾到大唐,开局救助长乐公主

恍然如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