嘚瑟的胖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68章‖贾东旭娶亲,四合院从老贾出事开始,嘚瑟的胖子,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话说,自从郑母去了医院后,郑镇东便开始,每天带着妹妹生活。

郑镇东第二天,先去学校消了假,班主任吴老师,更是关心的问了问情况。

经过郑镇东解释后,吴老师先是对郑家的遭遇,表示了同情,又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郑镇东很是感激吴老师的关心,不过对帮忙事,想了想还是算了。

吴老师看郑镇东态度坚决,便让他回班里上课。

就这样郑镇东,又开始了学习生涯。

周六这天放学后,郑镇东看院里邻居议论纷纷,便好奇的对王大妈打听道。

“王大妈,咱院这是咋了,大伙儿都在议论什么呀?”

“东子呀,你这是放学回来了?”

正在跟邻居聊天的王大妈,看问话的是郑镇东,赶忙热情的招呼一句,随后又说道。

“这不是贾东旭明天结婚,给院里的几邻居下帖子了,大伙,都好奇这是咋回事!

你说这贾东旭,不声不响就结婚了,大家还没摸上头绪呢!”

郑镇东听后,会意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家跟老贾家的关系,还是不参与为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儿,郑镇东就要回家做饭,跟邻居们招呼了一声,就往回走,没走几步。

这时,贾张氏满面笑容的,从家走出来。

看到院里这么多邻居,赶忙对大伙说道。

“大伙儿都在呢,王嫂子、老易家的、老闫家的……

打了一圈招呼后,贾张氏继续说道。

“明天我家东旭结婚,各位都是老街坊了,一定要来捧场呀!”

听贾张氏这么说,众邻居只好无奈的答应了,这时,三大妈杨瑞华开口问道。

“东旭妈,明天东旭结婚,新媳妇儿是哪的呀?之前东旭来送请帖,我也忘了问他了!”

听三大妈这么问,贾张氏的笑容不减反增,赶忙开口说道。

“嘿,要说东旭这媳妇儿呀,还真不是外人,是我娘家没出五服的侄女。

大名叫张玉梅,今年18了,不光长的俊,家里面的活儿,里里外外也是把好手!

上次我回老家,一眼就相中了,回来给东旭说!

起初死活不同意,不知这几天怎么了,忽然同意了!

这不,这几天我来回折腾,总算把事儿定下来了!”

大家听了贾张氏的话,纷纷向她道喜,一大妈更是说道。

“贾家嫂子,您找的这个儿媳妇行呀!自家侄女,最起码将来婆媳关系错不了啊!”

……

郑镇东顺道听了几句,便回家做去饭了。

刚回到家里,小妹郑欣怡就问道。

“三哥,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呀?我不想吃窝窝头,你做点好吃的吧!”

看着妹妹,一脸渴求望着自己,郑镇东便问道。

“小妹,你想吃啥好吃的呀?咱家也没肉了,要不,三哥给你做西红柿炒鸡蛋,再下点面条,怎么样?”

郑欣怡想了想,有点失望的开口说道。

“好吧,虽然我还是想吃肉,西红柿炒鸡蛋也行,最起码比咸菜配窝头强!”

听小妹郑欣怡勉强同意,郑镇东赶忙开始做饭。

因为季节的原因,这时候西红柿都是九月份买的,洗净之后切块,放在玻璃瓶中保存。

所以西红柿的口感稍微差点,不过味道还行,最起码比咸菜强啊。

郑镇东拿了三颗鸡蛋,磕到碗里,然后放了点儿盐,然后把鸡蛋用筷子搅匀。

又切了葱花、姜末、蒜掰备用。

郑镇东把炒锅坐在炉子上,等锅烧热,倒入豆油,等油温七成热的时候,倒入鸡蛋,快速翻炒。

炒制鸡蛋定型后盛到碗里,然后再次倒入少量豆油。

放入葱花和姜末,翻炒几下,等炒出香味儿,倒入西红柿,翻炒几下,撒上适量的盐,再翻炒几下。

等锅里的西红柿,炒出汤汁后倒入刚刚炒好的鸡蛋,翻炒几下。

稍微闷一下,又放了点白糖和醋,最后放入蒜掰和味精、香油等,搅和了几下,就把菜盛到盘子里。

郑镇东把菜放到饭桌上,又把热水倒进锅里,等水开后放入面条,等了几分钟,看面条熟了,又放了点盐。

然后,对正在做作业郑欣怡喊道。

“小妹,先别做作业了,去洗手准备吃饭了,等会吃完饭我给你讲题。”

郑欣怡放下手中的铅笔,快速跑到洗脸盆旁,开始洗手,一边洗一边抽着鼻子说道。

“三哥,你做的西红柿炒鸡蛋真香,哎呀,刚才做题的时候我都闻到了,估计味道应该很好吃吧?”

听了妹妹的话,郑镇东心说,这可是后世的做法,这个年代的人哪里舍得放两次油,多数一锅就炒出来了,那能一样吗!

一边盛着面条,郑镇东一边说道。

“好吃不好吃,一会你尝尝就知道了,快点过来吃饭!”

郑欣怡擦干手,帮着郑镇东把面条端上桌子,两人便开始吃饭。

小妹郑欣怡初时,只是夹起来尝了尝,不过吃了几口,便快速连续的夹菜。

没过一会,一大盘西红柿炒鸡蛋,被她吃了个干干净净,吃完意犹未尽的说道。

“三哥,你做的西红柿炒鸡蛋,真好吃,我下次还要吃!”

郑镇东把碗里的面条儿喝完,才满是宠溺的说道。

“行,下次三哥再给你做,给你多做点,让你吃个心满意足,我收拾卫生,你去做作业吧!”

郑镇东收拾完卫生,开始一边给妹妹辅导功课,一边做作业。

等两人做完了作业,然后用热水泡了泡脚,便各自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来到院子里,就见贾家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因为何大清跑了,贾张氏对傻柱的手艺,不是很放心,又从外面找了个厨子。

几个来帮忙的邻居大妈,让这新来的厨子,指使的团团转。

而那厨子,却在坐在新砌的灶台旁,悠闲的喝着茶。

时间慢慢来到上午10:30左右,三位大爷,也被贾张氏请来站台。

一大爷易中海,负责全局统筹工作。

二大爷刘海中,被易中海安排迎来送往招待客人事情。

三大爷闫埠贵负责记账,其他闲着无聊的邻居们,也被易中海安排了搬搬抬抬的工作。

这时候,陆续来了些,娄记钢铁厂工作的的工人。

进门后,便被刘海中领到闫埠贵面前上礼。

院里的邻居们,看钢铁厂工人们上礼了,也跟着随礼。

不过,不论是工人,还是院里的邻居,随的礼钱不是很多,基本是1万块钱的礼钱。

只有易中海随了5万,刘海中2万。

闫埠贵随了1万后,心里仿佛被刀割一下似的,发誓今儿中午给吃回来。

大约中午11点,贾东旭终于带着媳妇儿,回到院儿门口。

正在迎客的刘海中看到,赶忙安排道。

“海民,赶紧放炮,东旭带着媳妇儿回来了!”

在一旁听喝的刘海民,赶紧点燃爆竹,不一会儿的功夫,只听。

“嘭,𠳐,𠳐,𠳐……”

噼里啪啦响成一团,贾东旭趁着爆竹声,赶忙背着媳妇儿进了院儿回家去了。

然后就开始了拜堂,贾张氏坐在椅子上,看着磕头的儿子儿媳,心里乐开了花。

又瞅了一眼,瘫坐在椅子上的贾富贵,心里莫名的叹了口气。

等举行完了仪式,贾张氏和易中海一起来到闫埠贵面前,开口问道。

“他三大爷,今天收了多少礼钱,你把礼薄给我念念,我看都是谁随礼了,随了多少钱?”

闫埠贵拿起礼薄,对着家贾张氏和易中海,小声念了起来。

贾张氏听了几个,眉头就皱了起来,越往后听,眉头皱的就越紧,一边听,一边还叨叨的小声嘀咕。

“就随那么点儿钱,还拖家带口的来吃饭,我家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听到最后,不由的问闫埠贵。

“他三大爷,我怎么没有听见郑家随礼呀,还是你记了?”

闫埠贵,一听这话赶忙解释道。

“贾家嫂子,你可别乱说,我闫埠贵旁的不敢说,就记账这点小事,还能给你们弄错了?

你也太瞧不起我了,不信你问大伙,这郑家就没来随礼,怎么可能是我记错了!”

贾张氏听闫埠贵这么说,心中愤怒异常,又想到今天是儿子的大喜日子,不好破口大骂,就对旁边的易中海说道。

“他一大爷,郑家他们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瞧不起我们贾家吗?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呀!”

易中海一听贾张氏这话,只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赶忙劝道。

“贾家嫂子,你可别闹了,今天可是东旭的大喜日子!

院里来了这么多亲朋好友,你如果这时候闹起来,让大家以后怎么看东旭啊?”

贾张氏听了易中海的话,倒是消停了下来,不过还是愤愤不平的说道。

“行,他一大爷,我听你的,今儿就放他一马,要是搁到平时,你看,我不骂不死他!”

坐着记账的闫埠贵,这时开口说道。

“老易,贾家嫂子,你们刚才在里面,没看到,东子带着妹妹出去了!

走时,我倒是问了一句去哪,东子对我说,今儿他姥爷找他有事儿,让他去一趟,这不就带着妹妹去了嘛!

所以呀,贾家嫂子,就算你今天闹事儿,这郑家没人,你也是白费力气,闹不好,还要丢人,何必呢?”

贾张氏一听这话,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蔫吧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行,他三大爷,今儿我家的婚事,麻烦您了!

一会儿开宴了,我让我家东旭多敬你几杯!”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儿,易中海和贾张氏就去了临时厨房。

两人看准备的菜差不多了,商量了一下,易中海便开始让人抬桌子,放板凳,安排大家入座。

等大家都坐好后,便开始让帮厨人上菜上酒。

大家,一看开始上菜上酒,一个个的开始争抢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刚刚上的菜,被大家抢了个一干二净。

帮厨们一看桌子上没菜了,又陆陆续续上了几个菜,大家才稍微收敛了一点。

又过了没多会儿,贾东旭领着新媳妇,开始给各桌敬酒。

总共十桌的客人,贾东旭还没敬完七桌,就醉的不成人样了。

易中海在一旁一看,贾东旭醉成这个样子,赶忙让人把他扶回去,休息一下。

又对着没敬酒的客人,连连道歉,大家一看这情况,也没说什么。

时间一晃到下午两点半,这时厨房的菜也上完了,大伙吃的差不多了,便陆陆续续的起身告辞,回家去了。

等客人走的差不多了,易中海又安排了人,把桌椅板凳送回各家。

然后三个大爷,跟着贾张氏去了里间卧室。

三个大爷,先是对瘫在床上的贾富贵,道了喜,随后便开始算账。

闫埠贵拿出礼薄儿和装钱的袋子,对几个人说道。

“我这里的账和钱都在这呢,大家一起算一算吧!”

易中海接过账簿,对着贾富贵和贾张氏念了念,最后又从袋子里拿出钱点了点。

最后确定礼薄上的钱数,和袋子里的钱完全对的上。

三个大爷在贾家喝了壶茶,又聊了几句后,便一起出了门儿。

等三人走后,贾家老两口又仔细盘算了一遍。

最后算完,发现今天不光没赚钱,还是赔进去不少,夫妻二人一合计,最后算起来,赔了50多万。

俩人皱着眉头,对院里的邻居和钢铁厂的工友,小声骂了几句。

这时,新媳妇儿张玉梅,推开里间卧室的门,开口说道。

“爹,妈,东旭今天喝多了,我刚给他擦完脸上的污啧,您们还有什么吩咐吗?”

贾富贵两口子,看着新娶进门的儿媳妇,心中不由的高兴起来。

贾张氏更是喜笑颜开的说道。

“玉梅啊,爹和娘没什么事儿,麻烦你,只要你照顾好东旭,其他事不用你管!”

新媳妇张玉梅,先是给贾富贵两口子倒了杯水,然后才说道。

“那行,爹,妈!你们有事儿就喊我,我先去照顾东旭了!”

说完这话,张玉梅放下手中的暖瓶,走出里间卧室,继续照顾,躺在外间的床上的贾东旭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你送外卖的,抢特情的饭碗合适吗

一口二三两

徒弟有技术,师娘顶不住

神笔马丁爷

重生1993,暗海

神想出去浪

破戒

丁达尔

从相声开始的巨星

陈老五

重返1998

笔舞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