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娇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707章逛宴会厅上,斗罗大陆之我是千仞雪的女儿,煞娇烟,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千墨棠虽然没有回头,她能够感到赫连诀身上所散发着的浓郁颓废感。

凤潇凑到千墨棠身边,问道:“墨棠,你感觉到了吗?”

“自然感觉到了,整个大殿四周,都是封号斗罗在暗中监视着,尤其是监视我。”

千墨棠抬眼望着大殿的天花板吊灯,像是在看吊灯,其实是在感应那些暗藏起来的人。

进入皇宫起,她就感觉到了有封号斗罗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自己。

怪不得胡列娜阿姨,月光长老们,都如此紧迫的关心自己,东西是否带在身上了。

原来她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是担心自己会出事。

离开房间后,千墨棠三人便晃悠悠来到了宴会厅,大殿的宴会厅还真大呀!

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广场呀,四周满满都是宾客盈门,人潮人海,果然不愧是赫连家族和独孤家族的影响力!

“吸溜~吸溜~”凤潇煽动着鼻翼,狠狠地嗅了嗅宴会厅里面的香味,简直比外面的香味还要美味呀!

“好香,真的好香呀!”凤潇不知不觉,忍不住流口水来,真的是香气扑鼻呀!

胡焰娜鄙夷的瞄了一眼凤潇,没好气道:“外面摆放的是普通的食物,这里才是上流社会喜欢的美食,不论是肉类,还是素类、点心类、酒类、水果类,等等之类的美食,可都是厨师们精心烹饪出来的,自然美味可口了。”

“是呀,更加美味可口,真的好想吃一吃呀!”凤潇只觉得自己的口水泛滥成灾了,如果不是有千墨棠和胡焰娜两人盯着,并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

说这里可是跟外面不一样,不论是人也好,还是食物也罢,都必须矜持的吃着,不能过度的海吃海喝!

对于不能大吃大喝这一点,凤潇满脸的郁闷直接写在脸上,不是吧,这叫人怎么吃呀!

凤潇瞥了一眼一旁所谓矜持的世家贵族大家闺秀贵族小姐们,矜持的吃法,拇指大小的点心,还有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凤潇满头黑线的数了一下,足足吃了五次,才把这块小的不能再小的点心吃完。

这就叫贵族小姐的吃法!

如果真用这种吃法,她还没吃完就先饿死了!

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折磨呀,就是对她这种喜欢大吃大喝的人,酷刑的折磨!

千墨棠和胡焰娜望着凤潇那张便秘的不能再便秘的脸,忍不住噗嗤一笑,看来是被这种吃法给吓怕了。

凤潇黑着脸,恼羞成怒道:“笑,笑什么,我就是一个乡下土包子怎么了,就没见过这种吃法,小鸟的胃都没有这样的!”

千墨棠一听凤潇的怒骂声,便知道她在狠狠地嘲讽这群贵族小姐的吃法,简直还不如她这只鸟儿,吃的还要多呢。

“好好好,她们就是比小鸟儿胃还不如,那么你想不想去吃一吃呢?不过我可要提醒你,身上的礼服可是很贵的,小心一点,别把礼服给吃撑了。要是坏掉了,可是要赔很多钱的。”千墨棠幽幽提醒道。

凤潇一听千墨棠的话,瞬间明白,这是准备让自己去吃美食了!

“去吧,就是那个意思。”千墨棠微微颔首,指了指那边的美食自助餐道。

“噢耶,墨棠你最好了。”凤潇兴奋极了,如果不是顾虑身上的这件礼服,她是真的兴奋的要跳起来。

“还有,别忘记月小姐告知你的方法。”千墨棠露出戏谑的笑容,笑道。

凤潇一听,顿时尴尬的愣住了,有点别别扭扭,抬眼望着千墨棠,道:“你都听到了?”

千墨棠笑道:“当然都听到了。”

怎么会没有听到,自然听到了月关小声的在凤潇耳边嘀咕了那几句。

呵呵呵,菊斗罗也突然变得好有幽默感,都学坏了,还教人跟着一起学坏。

凤潇一听,顿时很不好意思的扭来扭去,嘟嘴道:“这本来就是事实,浪费可耻!”

“是是是,浪费可耻,去吧,我等着你的战斗成果。”千墨棠莞尔一笑,挥了挥手,让凤潇自己去行动吧。

她这边,就到处逛一逛,或者说是去寻找其他封号斗罗长辈们,他们是否已经混入其中了。

看着人来人往,都是年轻人的模样,千墨棠心里便觉得这些人,不一定都是赫连家族和独孤家族邀请的世家贵族子弟吧。

举着一杯红酒,千墨棠漫无目的走来走去,目光微微探查四周情况。

眉头紧皱,怎么都是年轻的的面孔,而不是老人的面孔。

就在千墨棠想着心里的发现,想着该如何通知月关和鬼魅两人时,有人恰好走了过来。

西门泽举着一杯白色香槟酒,左手边则是莉娜,两人缓缓走过来,打招呼。

“好久不见,千墨棠小姐,真是没有想到呀,你居然拿的是独孤家主亲自书写的烫金请柬。”西门泽微微对着千墨棠举杯,然后自己先抿了一口。

千墨棠见状,自然知道西门泽的话里话外,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是点到为止,很是含蓄,不会说过多的话。

“两位都是来参加诀哥和娇娇两人的订婚宴?”千墨棠意有所指道。

西门泽又再一次抿了一口酒,露出沉稳的笑容,道:“可不是嘛,宗主之命难为呀,所以,不要怪我。”

千墨棠挑了挑眉,冷冷道:“怎么能怪西门少爷,毕竟宗命难为,你也是奉命行事罢了,就看谁技高一筹,完完全全从这座皇宫里,出去。”

“哈哈哈,那么我就拭目以待,希望千墨棠小姐,不要令人失望,不然我会沮丧的。”西门泽再一次敬一杯千墨棠后,便带着莉娜从容不迫的离开,很快和其他人交谈在一起。

仿佛跟千墨棠的刀光剑影对话,都是在相互试探罢了。

千墨棠眯着眼睛盯着西门泽和莉娜离开的背影,既然他们两个都来了。

那么那个家伙,也应该会出现吧。

果然,想什么就来什么。

才刚刚跟西门泽聊天说话没多久,梁北庭便带着艾丽尔出现在她面前。

“千墨棠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呀,我真是甚是想念呀!”梁北庭院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

每每说出一个字,梁北庭恨不得把字给狠狠地咀嚼咬碎,吞咽下肚,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的确好久不见,梁先生这些天,还好吗?”千墨棠笑着说道,目光却一直打量着梁北庭的身体状况,毕竟他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自己心里可是有数。

梁北庭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千墨棠的目光,就是那种目光,很是让他厌恶,恨不得毁了那双眼珠子。

“多谢千墨棠小姐的关心,我好的很!”梁北庭咬牙切齿怒道。

“听你的中气十足的语气,想必很你很多,我很是欣慰,毕竟你可是差点儿,就宰我手里,还是那种死无葬身之地。你可要好好的多谢一下西门少爷,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挑拨离间的话,不光别人会,她千墨棠自然也会,就看谁的离间计,能够离间的了谁!

梁北庭的脸色立马更差了很多,甚至可以说一片铁青,黑的能滴墨。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他梁北庭跟西门泽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可以说是生死仇敌也不过分。

可偏偏在千墨棠的口中,却变得哥俩好的兄弟朋友似的。

如果不是现在身处宴会厅,他恐怕早已经暴跳如雷,甚至怒火中烧,已经爆发了。

可这里是宴会厅,梁北庭只能忍着,再大的怒火,他都必须一忍再忍,不然会被长老撵出这里。

他才不要,尤其西门泽那家伙也在,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要!

尤其是他还欠着西门泽所谓的救命之恩,更是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人以除后患。

可是,他不能那么做,救命之恩占据着大义!

艾丽尔发现了梁北庭的不对劲,立马上手拉了拉他的衣摆,眼神示意他,有人看着,不能乱动!

梁北庭这时也注意到了,因此,才更加让他窝火!

“我知道了,艾丽尔,不用你提醒我!”梁北庭黑着脸,冷冷说道。

“北庭,小不忍则乱大谋,长老的话,你必须听!”艾丽尔依旧提醒着梁北庭,不能胡来!

“行了,知道了!”梁北庭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瞥视千墨棠那恰好到处,贵族小姐的微笑,就让他气的牙痒痒,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灭了这个小贱人!

“我们走!”梁北庭咬牙切齿怒道。

既然暂时奈何不了这个小贱人,那么就先眼不见为净!

千墨棠望着梁北庭的离去,满脸的笑容,微微弯下来,冷眼着。

之后,千墨棠继续逛宴会厅,实在是这个宴会厅太大了,从这头逛到那头,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就逛不完。

而且宴会厅不止大,而且还很宽敞着,人潮很是拥挤。

能够碰上熟人的概率,可能说人少。

除了刻意想要撞上来,跟自己搭讪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了。

看一眼四周,几乎大半人都是年轻面孔,男男女女,有说有笑,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啧啧啧,人还挺多呀,也不知道妈妈那边如何了?”千墨棠一想到今天,居然没有看到金鳄斗罗和光翎斗罗两位长辈,其他封号斗罗长辈们也是一样。

刚才只在阶梯大门口碰上了月关和鬼魅两人而已,其他人,她是看都没看见,难道是没来,或者是来不了了?

就在千墨棠思索着其他封号斗罗长辈们去哪时,一道十分煞风景的人猛然出现了。

而且还是三番五次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三公主雪梅。

“呦呵,孤孤单单一人,不会是怕了吧。”雪梅穿着最显自己身材,凹凸有致的礼服,妆容也是最为精致美丽,典雅的容颜。

举着一杯最配合她气质的酒,很是优雅的缓缓走过来,身边自然跟着其他公主,里面就有一位千墨棠很是熟悉的十二公主雪粉粉,还跟她打了一架。

“原来是三公主殿下呀,还有十二公主殿下,其他公主殿下好。”千墨棠将自己熟悉的人问了一声好,至于其他不认识的公主,只是淡淡的微微颔首而已。

雪梅手持精致的贵妇扇,微微扇风,来衬托自己的高贵,嘴角冷笑一声,“你的礼节学的不错,将来说不定会邀请你去一趟天斗皇家学院,当一当礼仪老师。”

千墨棠一听,眉头一挑,听着雪梅邀请的话,怎么觉得对方好像也知道一点,或者说是参与其中呢?

可雪梅是谁,冷冷的瞄了一眼千墨棠,像是在看到一个卑微的蝼蚁,根本不足为惧。

现在的她,还是好好的度过这段能够进入上流社会圈子的日子吧,只怕日后,她就没资格进入了。

“多谢三公主殿下的邀请,我会借你吉言,说不定还真的去一趟天斗皇家学院。到时,可要请公主殿下好好的招待一下我这个客人呀。”千墨棠露出笑容,得体的微笑,能够掩饰内心的怒火。

哪怕三公主雪梅殿下是对自己满满的鄙夷不屑,她也不能怯场,胆小怕事。

正面硬刚过去就完事了。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我希望你能够一直自知之明下去,别做那无为之争,你不是我们的对手!”三公主雪梅殿下所说的话里面的含义,除了她和千墨棠两人之外,恐怕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

千墨棠没有想到三公主雪梅殿下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也不怕有人会生气。

而且她为什么,就那么认为,自己就没有了争夺的权利呢?

“三公主的话,千某我可不敢苟同,毕竟公平这种东西,可不是殿下你说的算呀!”千墨棠皮笑肉不笑的凝视着三公主雪梅殿下,自己都还不一定能够获得那个机会,就想着裁决掉她的机会,想的也太美了。

雪梅一听,脸色阴沉下来,手中的贵妇扇,瞬间收拢起来,冷冽眼眸望着千墨棠,冰冷的眼刀子恨不得千刀万剐了对方一般。

不过一想到对方说的也是事实话,她还真的有点无力反驳,只能黑着脸,冷冷的望着千墨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紫域天涯

萧萧竹

长生武道:从天牢狱卒开始

云里鹿

民俗:开局大婚,新娘脱下画皮

满船轻梦

争锋仙道

云雀子

镇世仙尊

江水东流

重生成蛇,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

洳宫仙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