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梧的小橘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八章 徐大花,放弃考公后,我回村种田暴富了!,魁梧的小橘子,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被窝里过了一晚上的衣服还是温热的,上身没有那么冷。

等赵玉梦洗漱好来到厨房,王翠英已经把火坑和灶上的过都烧着了。

此时她正弯着腰拿个锅扫帚洗灶上那口大铁锅,那是等会儿做豆腐要用的。

听女儿走进厨房,王翠英头也没抬吩咐道:“豆子在门口的桶里,你拿去井边淘好挑到你大伯妈家去磨好咯!”

赵玉梦按她妈说的揭开门口的木桶,已经被泡得圆滚滚的豆子有大半桶。

昨晚她回房间的时候没见着,应该是她妈后面泡的。

赵玉梦将桶里的水倒出来后分了一半豆子到另一只桶里,拿了个葫芦做的水瓢就挑着去了大伯娘家。

她家这附近只有她大伯家有石磨。

虽说现在大部分人磨豆浆都用机器了,但村里人都觉得还是石磨磨的豆腐比较好吃。

不是赶时间和做得多的情况下,村里人更愿意用石磨。

当然,就算是用机器,常年在外的赵玉梦家也是没有的。

挑着半桶豆子,赵玉梦不觉得吃力。

这么点东西对他们穷人家的孩子来说不算什么,早年家里种地的时候,满箩筐的稻谷她也是挑过的。

还没走到她大伯家里,一路上就遇到了好几个婶子伯娘。

赵玉梦边走边打招呼,大家看她挑着豆子,也没揪着她说话,打过招呼就各忙各的了,只一个人例外。

“玉梦,你昨天回来的?昨天晚上你们家怎么了?我在屋里听着你们家怎么像是在吵架呢?”

这是她三婶徐大花,就住她家隔壁,村里人家虽住得稀疏,但到底没隔太远,许是她昨天听见了。

“我们家没什么事啊!三婶,你怕是听错了吧?”

“嗨,我耳朵灵着呢,怎么可能听错?是不是你爸又发脾气了?你三叔昨天回来说他输钱了,是不是他拿你们出气呢?”

路过的几个人都竖起耳朵听着。

赵玉梦自然是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自家发生了啥,只笑着道:“没有的事,昨天就是我们说话大声了点,可能你听岔了。”

徐大花明显不信,但她对她家时常要闹上一闹的事也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她感兴趣的是侄女处处对象的事。

见赵玉梦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她拉着赵玉梦挑着的一边水桶。

将她拉得停下后凑近她小声问道:“嗨,你说是就是吧!婶问你件事,我听说你找对象了?什么时候处的?怎么不带回来给我们大家看看?”

说是小声,那声音也只比平时她说话的声音小一些而已。

反正她刚说完,路过的另一个伯娘就接话道:“对呀!玉梦,找对象可是比得投胎,听说你对象还是个有正式工作的,回头你带回来给我们大家看看,我们给你看看。”

得,再经那伯娘这么一说,刚刚已经走了的婶子伯娘已经感兴趣地围上来了。

赵玉梦无奈,村里就这点不好,大家总是对这种事特别感兴趣。

从她妈昨天跟她说的,她就知道这个话题是逃不过的。

换了一边肩膀挑着担子后,她才笑着答应道:“三婶,伯妈,你们都听谁说的啊?我这会儿还没对象呢。”

“等以后真有了对象一定带给你们看看,让你们给我把把关,你们先忙着啊,我妈还在家烧着火等我呢,就先去磨豆子了。”

说着挑起豆子就要走。

其他人看这样子也不好追问,只笑着让她先走。

徐大花是个爱管闲事的,最近听了那么久的八卦。

好不容易见着正主了,哪里甘心就这么放过?

于是拎着刚摘的一篮子菜就朝赵玉梦追去。

赵玉梦挑着豆子,也走不太快,她挑着半桶豆子都快走到大伯家门口了,被徐大花叫停了脚步。

“玉梦,哎,玉梦啊,你等等我。”

赵玉梦本想装作没听见,但她声音实在太大了,让她想装听不见都有点说不过去。

没办法,她只好停下,将挑着的桶放下来,转身等她跟上来。

明知故问道:“三婶,什么事啊?我这正要去大伯妈家磨豆子呢。”

“嗨,我知道你要磨豆子,就问你点事,耽搁不了多久。”

“刚刚那儿人多,你不好意思说也没事,现在这没人,你跟三婶说个实话,你是不是真要结婚了?”

赵玉梦大为无语,但还得打起精神应对,她可不想把自己的私事告诉全村人。

只好故作震惊道:“三婶,你听谁胡说的啊,我这刚毕业呢,哪这么快就结婚呀?”

徐大花并不相信,打趣道:“你个小妮子,还想哄我?我可是听说了,你在县城处了个城里的正式干部当对象,马上就要结婚了。”

“三婶,这话你也信呐?我倒是想处个好的,可是你看看我们家那条件,人正式干部能瞧上我吗?我对象这事,还得你们多多给我拿主意呢。”

徐大花本就是从别人那听来的,听那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跟亲眼见过似的,她这才深信不疑。

这会儿听这丫头这么说,倒是开始怀疑起来。

虽然赵玉梦是她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人也长得好看,但她家穷啊。

家里没个像样的房子先不说,也没个兄弟姐妹帮衬。

以后父母都要她照看,家里还有个爱赌博酗酒的老子,一般家庭见了都要打退堂鼓,更何况人家正式干部了。

人正式干部什么条件的找不到?要来这乡下找她?

见她说得信誓旦旦的样子,徐大花狐疑道:“你真没处对象?不会是骗三婶的吧?你放心,三婶才不是那等嘴巴大的,你悄悄给婶说说,是不是处了对象不好意思说?三婶不会说出去的。”

赵玉梦要是信了就有鬼了,村里谁人不知她和她家对面的姚家婶子是村里有名的大嘴巴?

她敢保证,她要是和她说了,她马上要结婚的消息明天就要传遍这十里八村。

但话可不能这么说,于是她只能笑道:“三婶,你可是我亲三婶,我哄谁也不能哄你不是?我是真没对象,您要是有合适的,倒是可以给我介绍介绍。”

“那可不成,我哪能给大学生介绍对象哟,我认识的那些,你也瞧不上。”徐大花推拒到。

“哪能啊,我们村谁不知道三婶您的人缘是最广的啊?我可听说村里的张石头就是您给保的媒呢。”

“他从那里出来你都能给找个张嫂那么好的,我好歹是个大学生呢,你看,我们村有几个大学生?三婶,你可得给我介绍个条件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

一千次完美犯罪后,反手加入刑侦

村BA

参加恋综,这个小鲜肉过分接地气

不是蒜是水仙

硅谷1990

鸦的碎碎念

妖孽绝品神医

调皮的薄荷

退婚后,高冷女战神后悔了

码字柯

订婚前一晚,她私会白月光!

山中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