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蕉桔梨箩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9章 修行的本质是种地,一人之下:这个法爷太听劝,柑蕉桔梨箩柚,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几天后,打完一套太极拳,收功调息的王也看了一眼周鸣,说道:

“周哥,你看你进步这么快,得记我一大笔功劳啊。”

“我这是温故而知新,进展当然快。”

周鸣懒得假惺惺的承情,这几天下来,两人也算是混熟了,倒没有那么客套。

王也打完收工,说道:“我在山上都没这么累,你要是这么说,我可就不带你修行了。”

说完,他还得意的笑了笑。

王也觉得自己已经破解了周鸣这特殊的“命格”,他建议周鸣重拾修行,而周鸣似乎也必须跟随着他修行,才会有惊人的进步速度。

而对于当前的周鸣而言,也的确如此,毕竟想要找到比他小还比他强的人,眼前就王也一个。

恰巧王也在太极劲方面的造诣,也十分适合周鸣现阶段所需要,毕竟周鸣现在差的就是性命修为。

太极劲这种性命双修的法门,即便放在整个异人界也不算多。

除了太极劲,也就全真的内丹功,天师府的金光咒,还有已经几近失传的三一门逆生三重等少数功法足以为人所称道。

而年纪轻轻,就得了武当太极真传的王也,自然就是周鸣的良师益友。

但...周鸣可不会被王也拿捏,只见他借着拿毛巾擦汗的功夫,握住了藏在毛巾内的魔杖。

【一个可以让家庭成员忘记一些不美好记忆,促进家庭美好的生活小魔法。】

“一忘皆空!”

“什么?”

听到身后周鸣的声音,王也本能回头,随即就看到一抹荧光直奔自己而来。

“我们开始吧。”

周鸣放下毛巾,笑着对王也说道,王也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我们上次说到哪了?”

王也问道,周鸣略作沉思,说道:“说到炼丹火候篇了,我对于‘自然渐渐两肾火蒸,丹田气暖,息不用调而自调,炁不用练而自炼’这一段很感兴趣。

当然,不是为了两肾哈,主要是为了修行。”

“周哥,骗我可以,可别骗了自己啊。”

王也打着哈哈,随后说道:“这一段其实直指性命修行的要义了。

所谓修行,就是在“丹”这片田之中,种下炁之种,若是栽培得好,那便可得长生了。

甚至等到种子成了参天大树,那么修行者也就达到了大罗金仙之境了。

当然,也没见哪个修行人真成了大罗金仙,这倒不用过分追求。

至于这种子怎么种,各门各派都有不同的办法,但如何才算栽培得好?祖师就给出了答案。

息不用调而自调,炁不用练而自炼,也就是,不必外加干涉,就是最好的栽培、最好的修行。”

说着,王也停下,双手抱圆,摆出太极起手式,继续说道:“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从未听说过哪门功法可以做得到。

因为没有哪门功法可以让性命真正的平衡前进,或许那些真正惊才绝艳的前辈祖师们,可以创造出可以让自身达到这种效果的功法,但不代表其他人炼他的法也可以这样。

所以我们这些后继的修行者才需要兼修,性功落后了,那就修静功,命功落后了,就锤炼身体。

通过辅助的手段,让体内丹田的炁种逐渐成长,不过这样,也就做不到祖师说的那般了。

不过我倒是希望有那种功法,这样我就算睡觉,我师父也没理由打我了,毕竟...行立坐卧皆是修行嘛。”

‘种下炁种之后,不外加干涉就能自行行炁的功法吗?’

周鸣皱起眉,王也说没听说过这样的功法,可周鸣倒是知道真有这么一门功法。

老农功!

甲申之乱的幸存者之一,前天师府弟子张怀义临终前,托付冯宝宝交给张楚岚的那门功法。

关于老农功,周鸣前世也看过一些网友的猜测,有说是神明灵,有说是炁体源流。

不过...从王也的讲述来看,不管老农功是什么,这都是一门真正做到性命双修的法门。

只是...想得到它,几乎不可能。

因为张怀义已经死了,而以冯宝宝的脑回路,恐怕也只会交给张楚岚一人,毕竟这是个自己都不练的人。

至于张楚岚,虽说嘴上说着如果他会炁体源流,恨不得会的人越来越好,但实际上,他也猜测过老农功是炁体源流,可却从不对外泄露。

想从这样的人口中撬出老农功,难度可不会比从冯宝宝那里要来简单多少。

不过随着回忆,周鸣倒是有一点疑惑。

不管是老农功的效果,还是冯宝宝自己的特殊情况,都可以使体内的先天之炁运转起来,都达到了息不用调而自调,炁不用练而自炼的地步。

但不同的是,冯宝宝是运行周天,而老农功是只在下丹田做运动,不运行周天。

这种在丹田种下炁种,无须额外关注,就能不断增强性命修为的方法,实在是...令人垂涎。

“周哥,今天不练功了吗?”

已经摆好架势的王也往后一瞥,见周鸣居然在走神,于是提醒了一声。

周鸣回过神,也暂时熄去心中杂念,开始修行。

“真奇怪啊,今天打完一遍太极,怎么就到午饭时间了呢?还有这胳膊儿腿怎么这么酸。”

中午,王也拉伸着自己的腿脚,一脸的茫然。

“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周鸣敷衍的说着,开始享用午饭。

不是他不厚道,只是王也太懒,而他又太想进步了。

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性命修为提上去,只能用些手段了。

但凡王也主动积极一点,周鸣也不至于这么做。

为了不让王也察觉到异常,周鸣除了施展一忘皆空咒外,还将钟表摘掉,窗户也用窗帘遮盖,就连手机都不让带进练功房,美其名曰避免分心。

王也吃着午餐,刷着手机,说道:“这国外的月亮圆不圆不知道,但时间过得真快。”

“年纪越大,对时间流逝感知越不明显,可能是你老了。”

“我才二十五。”

“男人二十五开始就会快速衰老,我也是两年前,突然就感觉体力不支,腰腿无力的。”

周鸣一本正经的说道,王也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出家人,受戒的。”

“谁知道你暗地里是不是烟酒都来的,我现在看起来都没你虚。”

“呵!要不是贫道为你算了那一卦,何至于此?!也就是咱上了武当山,要是上了龙虎山,道爷我拿阳五雷劈死你!”

“就你这惫懒劲儿,老天师先给你一个大耳雷子信不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游戏小说相关阅读More+

坏了,我成卡池里的角色了?

一只莫羽

雍正和我一起刷平板

金鹅屏凤

龙族:从日轻归来的路明非

莫一摸鱼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

未时小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