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别青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3章 举手之劳,婚后清冷美人被厌世大佬搂腰缠吻,鹤别青山,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二天,沈南音不出意外地感冒了。

密闭的私人包厢内,熏香熏得她更加头昏脑胀。

面前的男人四十岁左右,将一叠文件扔在她面前。

沈南音打开文件,脸色寸寸白了下来。

这和包养协议没有任何区别。

她没有抓牢顾之言的能力,沈定国就干脆直接地把她给卖了。

“沈小姐,”男人目光直白地看着她,“S2地块的价值我想应该不必我多说。”

S2地块……沈家一直想要的项目。

她本来可以劝说自己,这个圈子为了公司发展都是需要联姻的,是正常现象。

可这份包养协议,将她对沈定国最后一丝期望都被打破。

她好歹也是他沈定国的亲女儿,他居然已经什么世家脸面都不顾了,让她去给别人做情妇。

沈南音掐了掐掌心,努力维持声音的平稳,“抱歉,我不能接受。”

男人闻言,十分不悦。

他是看中沈南音这张脸,浸淫风月场所多年,这等样貌清冷却又眉眼勾人的他还从未尝过。

可欲擒故纵虽是情趣,过头了就没意思了。

他付了大价钱,凭什么要看她甩脸子?

“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乖乖听话才能少受点罪。”

沈南音站起身要往外走,却被一把拽住手腕强行按倒在桌上。

“人都来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呢,真把自己当沈家大小姐了?嗯?”

陈斌生按住她的死命挣扎,声音诱哄,“沈总可没把你当乖女儿,在他眼里,你还没有一块地重要。”

“不如乖乖跟了我,我保证会对你好的。”

肋骨压在桌子上硌得生疼。

沈南音死死咬着唇,剧烈的心跳震得胸腔发麻,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似是被他打动般慢慢停止挣扎。

目光却瞥向门口,计算着距离。

“这才对嘛,”男人笑了笑,放松了对她的禁锢,手准备往下摸。

抓住机会,沈南音手肘蓄力,狠狠向后一击。

趁男人吃痛退开的间隙,她赶紧爬起身大步跑向门口。

陈斌生很快缓过神来,冲上去抓她。

——

桌上的甜品摆盘漂亮,用特殊颜料印着古文的中式毛巾卷蛋糕做成卷轴模样,好吃又新颖。

陆黛青拿着手机拍照,十分刻意将陆京宴的手拍进去一部分,而后美美发朋友圈。

“OK~”

陆京宴没兴趣陪她吃饭,起身要走。

“啧啧啧,会不会追女孩子啊,都不打包一份甜品送过去的吗?”

男人重新坐了回来,嗓音冷漠。

“快点吃。”

陆黛青快笑死了,“哥,你也有今天!”

仗着自己了解小女生的喜好,她慢悠悠地吃饱喝足后,选出了口味最惊艳的几款。

提着包装盒往外走,却听到微妙的动静。

玻璃碎裂声,隐约的怒骂。

“臭婊子!”

听到身后的咒骂声,沈南音手心冒汗,腿都在发抖。

离开包厢就没事了,快点,再快一点。

金属门把手在手心打滑。

终于,在陈斌生拽住她头发之前,她死死按下门把手。

门被打开,她整个人用尽全力扑了出去。

几乎跪倒在地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捞进怀里。

”沈南音?“

磁性偏冷的声音很熟悉。

“救……”

沈南音紧紧抓住他,像溺水的人抓住扶木。

“你他——”

陈斌生气急败坏的追到门口,声音戛然而止。

“陆……陆少。”

男人眉头紧皱,脸色沉得令人心惊。

“怎么回事?”

陈斌生暗骂自己流年不利,怎地撞上了这尊大佛。

他打着哈哈道,“您看这,不就女人这点事嘛,还冲撞了陆总,实在是不好意思。”

一旁的陆黛青向他投去嫌恶又怜悯的目光。

怀中的女孩发丝凌乱,身体发烫,拽着他的十指用力到发白。

陆京宴眼眸冷沉,他强行压抑着怒火,低声询问女孩的状况。

见状,陈斌生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他立刻慌了,额头冷汗直冒。

这小贱人,居然和陆家大少爷……沈定国那老东西不会是故意的吧!

沈南音本就在发烧,又耗费太多精力,刚张了张嘴,就觉一阵极强的眩晕感袭来,支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最后的意识,是揽在她腰间紧实的手臂,和耳边有些急切的呼唤。

“沈南音!”

再次睁眼,入目的是层高不一般的天花板,悬浮吊顶均匀透出灯带柔柔的光线。

身下是滑顺又带有凉感的丝绸床单。

她缓缓转动视线。

黑灰色系的极简装修,窗户边挂着厚重的遮光窗帘,也是黑色调的,让阳光只能透过少许缝隙洒进来。

她这是在哪?

手背有微微的刺痛,上面贴着圆圆的针后贴,大概是吊过水了。

沉默片刻,沈南音刚打算起身,房门就被推开。

“醒了?”

她闻声抬眸,瞳孔微微放大。

陆京宴?

自己只记得随手抓了个人求救,没想到居然是……

陆京宴一手拿着碗,一手将玻璃杯递给她。

“先喝点水。”

刚恢复意识的沈南音显然还有些懵懵的,发丝在他的枕头上蹭得微乱,瓷白的脸上残留一点红晕。

她接过水杯,干燥的唇部被水浸湿,恢复红润。

估计是渴得狠了,一大杯水很快见底。

见她喝完,陆京宴拿过杯子,搁在床头柜上。

汤匙和瓷碗碰撞出清脆的声响,高不可攀金尊玉贵的陆大少爷正穿着围裙,扯了张椅子坐下,将一勺子粥喂到她嘴边。

炖得软烂的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将沈南音肚子里的馋虫都勾了出来。

她有些惊讶,不想再给人添麻烦,微抬了抬手,“谢谢,我自己来就好。”

“张嘴。”

陆京宴面不改色,“刚刚来的医生说了,打了吊针的手施力不方便。”

沈南音只好听话。

粥的温度不冷也不烫,是刚好的温热,沈南音垂着眸子喝得认真。

一碗粥也很快见底。

“还要吗?”

沈南音忙摇头,“不用了。”

他将碗放置到一边后,又伸出手背去触碰了一下沈南音额头的温度。

“你再休息会,我等下送你回去。”

准备离开时,突然被股小小的力量滞住。

陆京宴垂眸,目光投向拉住自己衣角的沈南音,开口询问道,“怎么了?”

沈南音轻声开口:“今天的事……谢谢您。”

您?

轻挑眉梢,他散漫道,“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它小说相关阅读More+

误闯

岁岁步步安安

柯南之机械师

松平修身

替身罪妻娇软可欺

厉玄野

盗墓:多老的牛多嫩的草

青椒肉丝炒饭不要青椒

傲娇美人靠种地在荒土世界称霸

五花肉吃肉

世间武学皆出我

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