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无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2章 有福之女不入无福之门,我躺平后,垂死相公惊坐起,缺无暇,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林家,乃是耕读传家。

家中薄有资产,是林桥镇上数得着的富裕人家。

而林桥镇,至少大半的田地都是姓林的。

从谟岭村到林桥镇,大概十来里路的脚程。

林家这八抬的花轿,配了两队轿夫,求得就是一个轿不落地。

而这一路上,唢呐一直吹着喜庆的曲调,锣鼓声则是时不时地响起,甚是热闹。

临近正午时分,花轿进了林桥镇。

坐在轿子里的傅红苕便听到了外面的爆竹声噼噼啪啪响起。

花轿很快停下。

有人掀开轿帘。

“新娘下轿!”

伴着响亮的吆喝声,全福人登场,牵着傅红苕的手,带着她走下了花轿。

然后,一根红色的缎子被递到了傅红苕的手中。

她带着红色的盖头,由全福人搀扶着,手握红缎子,走进了林家大门。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简单的礼仪之后,傅红苕便被人送入了装扮一新的洞房。

“少夫人,少爷就拜托您了!”

洞房内原本守着的两个小丫头,在傅红苕到来后,便很恭顺低开口,然后退出了洞房,守在门外。

傅红苕在确定屋子里安静下来,彻底没了外人后,便伸手摘下了大红的盖头。

古色古香的房间,临窗的桌案上,燃着两根大红的龙凤花烛。

瞅着这造型极具特色的龙凤花烛,傅红苕确定了一件事情,林家果然是家底殷实。

龙凤花烛,可不是一般的龙凤喜烛。

喜烛,就是直溜溜的红烛,顶多在上面刻两个囍字。

而花烛,是有外型的。

论价格,花烛至少十倍,甚至百倍于一般的喜烛。

不同的手艺人,制作的花烛,价值也是不同的。

但无一例外,一般人家是用不起花烛的。

看过了龙凤花烛,傅红苕看向躺在拔步床上的林瑞。

许是病久了,他的脸上满是苍白之色,消瘦得很,脸颊高高隆起,瞧着命不久矣的样子。

“林瑞是吧?”

“我叫傅红苕!”

“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媳妇儿了!”

“但是吧,看你的样子,肯定也做不了什么。”

“所以,我就先睡了哈!”

傅红苕瞅着眼眸紧闭的男人,一番嘀咕。

“既然不吭声,那就是不反对咯!”

“那么,晚安!”

傅红苕直接爬上床,在林瑞的身边躺下。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她现在只想睡觉。

穿越前,她熬夜看书,穿越后,就被早早喊起来,各种打扮,如今这会儿事真的很困很困。

躺下没多久,傅红苕就睡了过去。

这会儿虽然是初夏之交,但屋子里还是有些冷。

傅红苕很自然地抢过了盖在林瑞身上的杯子。

然后,似乎还不满意,感觉到旁边有个热乎乎的抱枕,于是,睡梦里的傅红苕很自然地把浑身滚烫的林瑞给抱住了。

当傅红苕抱住林瑞没多久,一只紧闭眼眸的林瑞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他之前一直烧着,人都要烧迷糊了。

可就在不久之前,有人在他耳边嘀咕,说是他媳妇儿。

他哪儿有媳妇儿?

他想睁开眼,但睁不开。

直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近他,让他高热的身体一下就降温了。

林瑞的意识也在刹那之间恢复清醒,睁开了眼睛。

睁眼的瞬间,林瑞就感觉到了身边多了个人。

他本以为是小丫头爬床,但在看到旁边女人的瞬间,他眼眸中的厉色瞬间掩去。

这不是他身边侍候的丫头!

这姑娘长得甚是娇艳,但却不失端庄,好看的眉毛,挺翘的鼻梁,还有那抹了胭脂的樱桃小嘴。

仿佛是小仙女一样!

林瑞一下就看呆了!

这,真的是他媳妇儿吗?

他不是一直在生病的吗?

短暂的疑惑后,林瑞嗅到了蜡烛的味道,微微抬头,目光越过傅红苕,看到了桌案上的龙凤花烛,还有那窗户上贴着大红的囍字。

他,真的成亲了啊!

这时候给自己娶媳妇儿,是为了冲喜吧!

林瑞一下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有了个媳妇儿。

下一刻,他有了一个决定。

既然是冲喜,那么,自然得让这喜成真啊!

林瑞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烧退了!

除了有点饿,再无其他的不适。

他轻轻挪开抱着自己的傅红苕的胳膊,小心翼翼地爬起来,唯恐吵醒了熟睡的小娇妻。

虽然他不知道她叫什么,但他知道,她是他的妻。

因为她,他病好了!

林瑞从床上爬起来后,很快传好了衣服,轻手轻脚走到门口,伸手一拉,门竟然是被从外面锁上的。

“少夫人,没有夫人的命令,奴婢不能开门的!”

守门的小丫头墨韵是侍候林瑞读书研墨的,此刻听到动静,只道是傅红苕要出来,连忙小声提醒。

“墨韵开门,是我!”

林瑞听到墨韵的话语,轻声回了一句。

“少爷?!”

“对,是我,开门,我有点饿了!”

“少爷,您等等,奴婢先去禀告夫人!”

墨韵虽然听到了林瑞的声音,但还是没有开门,而是撒腿就跑。

“来人啊,快来人啊!”

“少爷好了!”

“少爷好了!”

只有十岁的墨韵,一双小短腿跑得并不快,但她嗓门大。

她这一喊,整个林家的人都听到了。

林高氏听到外面的声音,心下一慌,手中用力,那被她捏在手里的佛珠串子顿时扭断了线,一颗颗的佛珠滚落地面。

“我的儿……”

林高氏一下就哭了。

“夫人,夫人,少爷,少爷,少爷好了!”

在林高氏悲痛莫名的时候,墨韵终于赶到了林高氏的跟前,气喘吁吁地汇报着。

“什么?你说什么?”

“夫人,我说,少爷好了!”

“好了?”

“当真?”

“嗯嗯,刚才少爷跟奴婢说话来着,少爷说他饿了!”

“啊,夫人,少爷还在等我开门呢!”

墨韵总算是想起来,自己是来跟夫人求得开门的允准的。

林高氏闻言,也不说话,顾不得散落地面的佛珠,踉跄着出了佛堂,直奔儿子的新婚洞房。

此时,林家族人也都纷纷朝着这边赶来。

他们在前院吃席,虽然是喜宴,但大部分人都是面无表情,只因林瑞是他们林氏一族崛起之希望。

听到后面的喊声,有人听到说是少爷好了,也有人觉得说的是少爷不好了。

是以,他们直接从宴席上离开,直奔洞房这边。

等林高氏带着墨韵感到,前院的林氏族人们也到了。

“我儿,是你吗?”

“母亲,孩儿不孝,害您担心了!”

林瑞的声音清晰地传到外面的那一刻,外面所有的人都激动坏了。

“好了!”

“好了!”

“天佑我林氏!”

“哈哈,好,好,这傅氏当真是有福之女!”

“对对对,有福之女不入无福之门,哈哈,好,好!”

“走,走,喝酒!”

“对,喝酒!”

“今天不醉不归!”

一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倒是林高氏激动地让墨韵开了房门,亲眼目睹在床上躺了一月之久的大儿子从洞房内缓缓走出来。

“我儿,我儿……”

“母亲!”

看到林高氏,林瑞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跪下,“孩儿不孝,害母亲担心了!”

“快起来,快起来!”

“你这身体才好,可不敢受凉!”

林高氏赶紧拉起了自己的儿子,激动地热泪盈眶。

而林瑞之父林淳则站在庭院拱门处,老泪纵横,天可怜见,天可怜见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它小说相关阅读More+

误闯

岁岁步步安安

柯南之机械师

松平修身

替身罪妻娇软可欺

厉玄野

盗墓:多老的牛多嫩的草

青椒肉丝炒饭不要青椒

傲娇美人靠种地在荒土世界称霸

五花肉吃肉

世间武学皆出我

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