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的酒葫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1章 山河社稷图,沙雕弟子超百万,凶残的酒葫芦,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中洲,溪乡。

元神几近枯竭的方羡鱼终于跌落至此地,她迅速遁入一处太阴娘娘庙中的神像里,打算用神像中积攒的香火愿力养一下元神,却不想神像中居然空空如也。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这座原本应该香火鼎盛的太阴娘娘庙竟已被废弃,破败不堪,连供桌上的糍粑都生了霉。

附近的村落搬走了?

方羡鱼颇为疑惑。

她放开神识,将附近数百里都扫了一遍,却发现周围村落皆是一片狼藉,犹如人间炼狱。

还不等她细想,灵觉猛地一动——有不少仙神往这里来了。

而庙中歇脚的几位脚商却仍愁眉苦脸地说着闲话,对此一无所觉。

“中洲城如今就是一片人间炼狱!他们那些神仙,把整个城的人都屠了!”

“要我说,那哪里是什么神仙!分明是妖魔!”

“可不敢胡诌!”

“你不要命了!”

也有个年纪很轻的脚商好奇追问:“中洲城缘何如此!?”

“这都是前些日子的事了!咱们中洲凡是供奉太阴娘娘的门派和城镇,甚至是村落,都让杀得鸡犬不留!隔壁那广成宗从上到下,满门皆亡了哩!”

那年轻脚商惊惧不已:“怎会如此!他们不是神仙吗!?”

“嘿!神仙?”

突然出声的是那角落里一直没说话的一位金丹修士,他装扮朴素,背着一把巨大的宽刀,显然和那群脚商不是一起的。

只见其神色冷静,嘴里淡漠地吐出令方羡鱼毛骨悚然的话来:“中洲城才一出事,角木星君当即就被惊动了,只不过让砍了角、抽了筋、拔了鳞,押进了虚危山。”

语毕,他犹觉不足,冷笑了一声,接着道:“二十八位星君,因为中洲,当场阵亡十三位,尸骨无存。十一位被流放至九幽,四位闭门不出。中洲一百多座城,城破八十多座,百姓身死者,万万之数。”

随着他的话语,周围的脚商纷纷低声啜泣起来。

在这个地界儿讨生活,谁没有沾亲带故的死了的亲朋好友?

方羡鱼心中涌起万丈怒火——她不过是去天外神游了半月,怎就有宵小之辈敢打她中洲的主意!?太一乾坤派呢!?

年纪最大的脚商含混着低喃:“何至于此啊!”

“是啊!何至于此呢!”

那刀客声音骤然放大,竟是使了灵力扩散出去,引得附近山林百鸟骇然争飞。

只听他道:“为了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上古至宝,就作下如此罪孽!你们究竟是仙神,还是邪魔!?”

“是……是仙人!”

年轻的那个脚商眼睛最尖,第一个看到庙外的满天仙神,五彩的霞光缤纷交映,看着极是高不可攀。

年纪最大的脚商率先拜倒在地,怕得浑身都在颤抖,只嘴唇哆嗦着,连连哭喊:“神仙饶命!神仙饶命!”

其他的脚商大多已经骇得说不出话来,庙中甚至弥漫着一股恶臭和尿骚味儿。

“为何要拜!”

那背刀的修士大笑道:“可笑至极!尔等修的什么仙?证的什么道?凭什么享香火供奉!?”

立在五彩祥云之上的一位中年道人一甩手中的拂尘,半是喝骂、半是解释道:“你小子又知道些什么!那妖女擅用‘山河社稷图’,使得天地生劫!我等不过是顺应天命,才捉拿她罢了!”

背刀的修士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笑得更大声了,他道:“妖女?你们要称十洲三岛第一金仙、三千年来唯一一位证道太阴的太阴神为妖女?你们口中的妖女一手建立了中洲城!庇佑无数中洲生灵!而你们呢?杀无辜何止万万之数!到底谁正谁邪?!”

那中年道人面色一黑,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旁边一美艳妇人忙呵斥道:“那妖女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如此为她开脱!”

“你——”

背刀的修士还想再说什么,那些仙神却不愿多听了,只见其中一男子随手挥来了一道金光,竟是要直取其性命!

原来,这一切竟是为了她的‘山河社稷图’。

千钧一发之际,方羡鱼叹了口气,从神像中脱身而出。她抬手轻飘飘地一挥,那道金光顿时就散于无形。

背刀的修士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身边仿佛凭空出现的方羡鱼。

“唉,公道自存于天地,又何必畏惧人言呢?”

方羡鱼说的声音并不大,却传入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耳朵里。

先前那手持拂尘的道人两眼一竖,横眉道:“妖女!你果然在这!交出‘山河社稷图’,今日免你一死。”

方羡鱼怒极,骂道:“趁我不在,毁我中洲城,屠我中洲百姓,真是狗胆包天。”

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在云间出现:“唉,师姐,你何必动怒,若非你执意独占‘山河社稷图’,伤天地本源,我等也不会出此下策。”

“看来是太一乾坤派给你们的狗胆。”方羡鱼气极反笑,挨个分辨面前这些仙神的势力根脚和出身,皮笑肉不笑地念道:“中洲太一乾坤派,蓬莱上神……哦,蓬莱岛,我看看,蓬莱、方丈、昆仑,好得很,十洲三岛竟然全都出了人,好大的阵仗。”

又有人说道:“太阴上神,我等尚还尊您一声上神,且把‘山河社稷图’交出来,中洲城重建就是,别再执迷不悟了。”

“重建?”方羡鱼愤怒地质问:“城池推倒可以重建,死去的百姓呢!?你来偿命吗!?”

“不过是一些凡人,何必大动肝火。”

“不过是一群凡人……哈哈!不过是一群凡人!”方羡鱼眼中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浓烈杀意,于是,她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召出来了一张画卷。

她嗓音沙哑,用一种除了她自己、所有人都从未听过的语言问:“我还有多少积分?”

画卷中也传来了同样对所有人来说都陌生无比的语言:“十二万三千四百八十一。”

满天仙神看到那金光闪闪的画卷,纷纷目露贪婪。

“我这个人自打在此间天地诞生以来,做事总是束手束脚,”方羡鱼表情看起来十分平静,但双眼冰冷,看着周围仙神宛如死人,“但今日发现,做大事不能太束手束脚。”

“不好——”

为首的蓬莱上神灵觉微动,神色一变,扭头就要飞遁离开。

只可惜已经晚了!

方羡鱼凭空飞起,金色画卷中磅礴的能量朝她身上涌去,眨眼之间,天地间仿佛凝聚出了什么巨大的恐怖,一道毁天灭地的白色光芒自她所在之处扩散开来。

瞬息,天地一片寂静,群山腰断、花木皆亡,所见之处,唯有一片焦土。

附近的仙神修士,任地位多高、修为多强,皆归虚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尊我为剑仙

一剑走四方

仙侠:仙人抚我顶,我授仙人长生

风起重山

游戏成真,我在现实成仙了

胖虎不会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