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前献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9章打破天才的枷锁,天倾之后,佛前献花,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醒来!”

沉浸在修行当中的李易突然耳旁传来一个声音。

他立刻被惊醒了,同时打断了修行。

林月此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到是一点也不客气,一进入修行状态就整整四个小时,害我一直在充当你的引导员。”

“已经四个小时了?”李易很吃惊,他朝着窗户外看了一眼。

此刻天已经黑了,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真没想到一修行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你的天赋我刚才看了,我这四个小时里一共引导了一百份宇宙能量进入你的身体里,而这期间你总共吸收了四十五份,其他的全部都消散了,这么看来你吸收宇宙能量的效率为百分之四十五。”林月说道。

李易心中暗道果然。

那些主动涌入自己身体里的宇宙能量真的是林月刻意引导的缘故。

“林姐,百分之四十五,这个数据是不是很低?”他随后又问道。

林月说道:“数据表现虽然低了点,但鉴于你这是第一次修行的缘故,所以还能理解,我当初第一次的数据也才百分之七十,总体说来,你是略有一点修心天赋,可以走修行的这条路,只要多努力还是有成就的。”

“有天赋,但是不多,是这个意思么?”李易自嘲一笑道:“这还真糟糕。”

“不,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随着你的修行经验加深,你的能量转化率还能提,我估计到个百分之六十五左右没有问题。”林月说道。

李易说道:“这也就是刚刚及格。”

林月白了一眼:“及格就很好了,之前白天你看见那些学员了么,他们修行过一段时间后数据也才百分之四十,五十左右,你放在培训班里也算是优等生。”

“那些修行天才的数据是多少?百分之百?”李易忽的好奇问道。

“不,百分之百的数据不算天才,真正的天才都是百分之两百以上。”林月说道。

“......”李易。

他以为卷面分是一百分,自己能有个六十五分算还行的了,没想到总分是上不封顶。

“对了,林姐,刚才你在引导宇宙能量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有没有感知到一个特别的能量场?”李易突然开口问道。

林月皱起了眉头:“特别的能量场?不,没有,我的感知里就只有一片灰白色的世界,并没有存在特别的能量场,怎么?你感觉到了?如果你感觉到了的话要特别小心一点,那可能是突然打开的虫洞,你的意识千万不要被卷进去,不然容易受损,到时候重者昏迷几个月,轻者头疼好几天。”

“我明白了。”李易郑重的点了点头。

随后心中有些纳闷,自己感知的能量场应该是刀币散发出来的才对,为什么林月没感知到?

难道残缺的刀币能量场太小了,所以范围有限?

“哈哈,你们别忙着修行了,来,来,来,我刚才在旁边的酒店里点了几个好菜,我们今天好好吃一顿,侄女,这里还有你最喜欢吃的油焖大虾。”这个时候,标叔的声音响起,他心情愉悦,手里拎着一大堆外卖盒走了进来。

“叔叔,你又乱花钱。”林月说道。

“赚了钱就应该吃好喝好,不然生活多没趣。”标叔兴致勃勃的拆着打包盒:“你看,还有啤酒,李易我们喝两口,不醉不归。”

“额,我不会喝酒。”李易说道。

标叔一把搂过他脖子笑道:“都二十岁的大伙子了,不会喝酒怎么行,我来教你。”

直到晚上十点。

李易才带着几分微醺离开了标叔的冥想室。

夜晚,城市的凉风一吹,他一个激灵立刻恢复了精神,略显昏沉的脑袋也再次清醒了过来。

没有过多的耽误时间,他以最快的速度往家赶去。

路上,李易心中暗暗思忖了起来:“现在我可以确定了,我手中的那半截刀币就是一件奇物,虽然还不知道它有什么奇异的能力,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能够帮助我修行,而且从林月口中得知,我的修行天赋不算差,和大部分人比起来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

“但是我当下要考虑的事情是怎么样留住这件残缺的奇物,毕竟这东西现在还拿不稳,一旦那伙人应付完了那个调查员王建,回头肯定就会找上我,到时候摆在我面前的就只剩下两条路。”

“要么上缴上去,换取足够的利益以及调查局的保护,要么冒险留在手里,至于老鸦那边?抱歉,不是很熟。”

李易内心其实偏向于后者。

因为老鸦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手中就一定拿到了奇物,毕竟那一天除了自己之外,那个王虎还有卫理也都拿走了一份东西,而且他还担心一旦暴露了这东西对方很可能会选择杀人灭口。

修行之人一个照面,就能让你毙命,李易可不敢赌对方会遵守承诺。

带着几分忐忑和不安,李易回到了家中。

他先是和父母打了个招呼,然后检查了一下医疗舱,确定医疗舱运行没有问题之后,他最后看了看医疗舱中营养液的剩余量。

营养液:不足百分之十。

闪烁的提醒,让李易不得不再次发愁起来。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余额:1876。

这点钱只够买一支营养液,连两支都买不起。

“这一天的到来不是早就预料到了的么?”李易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他陷入了沉默当中。

家里从父母成为沉寂者开始就已经入不敷出了,只要父母不苏醒,早晚有一天家里的钱会被消耗的干干净净,他一个人努力打工也不过是延缓这一天的到来罢了。

只是李易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晃就是六年。

之前他还天真的以为只要过了两三年父母就能醒过来,但是现在看来,再过三年这种情况都未必能改变。

“也许上缴残缺的奇物才是正确的,拿到一笔钱至少能让我一家人都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甚至还有机会让我继续修行。”

李易摩挲着手中这半截刀币,看着房间里躺在医疗舱内的父母,他的心中不由想到。

“但是我好不容易拼了命才侥幸捡到这么一件能改变命运的东西,如果今天放弃了的话我估计会后悔一辈子,而且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修行很快就会有成效,成为了修行者之后赚钱就容易多了,到时候又怎么会被几支营养液给难住。”

短暂的犹豫之后,李易再次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他再次看了一眼房间里的父母,然后道:“爸,妈,就让我拼一次,如果你们哪天醒来相信也一定可以理解我的选择。”

说完,他握着那残缺的刀币,再次闭目而坐,开始摒除杂念进入入定修行状态。

既然要拼,那么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浪费,未来把握不准,但是现在却可以把握,只要奇物还在手中一天,李易都要拼命的修行,只有自己变的足够强大了,才不用畏惧即将到来的麻烦。

很快。

他再次进入了白天那种状态。

感知之内,那残缺的刀币散发着一个狭小的能量场,在其意念影响下纯净的能量被引导进入了李易的身体里。

或许李易的修行数值不高,能量转化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五,但是他拥有这件残缺奇物的情况下,不需要花费时间去捕获虫洞溢散的能量,也不担心能量被浪费掉。

天赋对他而言已经变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因为即便是天才,一晚上修行大部分时间也是耗费在捕获能量上,而稀少的纯净宇宙能量是限制天才修行的最大枷锁。

李易在奇物的帮助下能打破这种枷锁,一晚上修行的成果超过天才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与此同时。

深夜,老城区。

身材高挑,留着长长单马尾的宁舞以及她的同伙老鸦,还有一行穿着黑色西装的下属从身后的调查局里走了出来。

“宁舞,虽然有人出面保你们,但是我奉劝你们这伙人还是收敛点,倘若还敢闹事的话,我保证你们十年别想走出牢房。”身后,传来了调查员王建的警告声。

“哼。”

宁舞很不满意的哼了哼,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等离开调查局的范围之后,她脚步一停立刻道:“老鸦,你必须用最短的时间不惜代价,联系到王虎,卫理,李易他们三个人,让他们把东西还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这个当然,我也不愿意再看到意外出现。”老鸦点头道。

宁舞眸子闪烁光亮,她气的牙痒痒:“要不是这个王建突然横插一脚,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在废城区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拿到东西了。”

“宁舞,别急,他们都是普通人,找起来不难,而且即便是他们手中真拿到好东西,他们也不识货,大不了我们提高点价钱,他们见钱眼开相信很愿意交出来的。”老鸦说道。

“最好是这样,我的耐心快被耗光了......这可事关奇物啊。”

宁舞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青葫剑仙

竹林剑隐

从御鬼术开始无限暴兵

卖剑买酒

被逐出师门的我,只想逍遥天下

哀嚎的狂风

我靠长度修仙

糖醋牛油果

王氏仙路

清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