鹊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08章 你把你徒弟落下了啊喂!!!,被读心后,给修仙界一点吃瓜震撼,鹊枝,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崔柏一脸木然地想,看着金家祖孙和正一宗楚云缈同时开口抢人,一时间觉得自己简直在梦里。

金家祖孙哪怕是专程为了恶心他,也不至于给自己捡这么大一个麻烦吧?

可楚云缈又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沈行简的师父吗?

好端端的徒弟不帮,怎么反倒要给崔姝牵线搭桥,让她去正一宗了?

他正想着,却听耳边一声惊呼。

“行简哥,你怎么、你怎么成了这样?”

地上那衣不蔽体、被灵符烧得乌漆嘛黑的那一大团“物事”,直到出声之后才被人发现,这竟然是方才看起来算得上风度翩翩的沈行简!

金家老祖微微一笑,身藏功与名。

如果问沈行简在众人瞩目之下是什么心情。

那么只有两个字“想死”。

除了想死,那多半只剩下“后悔”两字了。

他本来就是个好名之人,否则也想不出毁人名声的路子,瞧着众人按照他的意愿将症结归咎到崔姝身上,他别提多高兴了。

谁知道不过一个时辰,局面竟然来了个大反转。

先是被当众揭穿和崔灵儿的奸情,又被人拿灵石做文章,在万宝楼还被抓了个正着。

他都搬出了沈家的名头,可金家老祖竟是全然不给沈家面子,当街烧了他的衣服。

就连刚刚还浓情蜜意的金秀秀,竟是在三言两语之下翻脸。

现在这个名声尽毁、灰头土脸的人,竟然成了他自己,连他的师父都没有站在他这边,还将这一切归咎到他身上,还要收崔姝进正一宗?!

他思前想后,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倒底是怎么出了岔子。

该死的,如今他的丑态被所有人看见,日后他还怎么做人?

想到这里,沈行简当场吐了一口血,晕死过去。

……

场上的这些人当然没像他想的样子盯着他嘲笑。

此刻这些人的耳朵里,被一阵中气十足、延绵不断、快活至极的大笑声所填得满满当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歇一会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老天啊金家祖孙真是个人才,还知道把他拎过来给我看看!】

楚云缈侧目看了一眼用手帕掩口,好让自己微笑得不那么明显的崔姝,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心里有些无奈。

揉耳朵并不能减轻她听到的狂笑!

【说起来,金家为啥给我天上掉馅饼呢?难不成是看见沈行简倒霉,开心的当散财童子?】

当然不是。

这哪里是当散财童子。

金家这分明是欠了天大的一个人情啊!

平洲城无人不知金家孙辈当中就出了这么个姑娘金秀秀,平日里千娇百宠,人也养得有些天真娇纵,倘若被沈行简哄去,露了些家族秘辛,这可不是损失几千灵石那么简单。

在场的这些人无不是名门之后,一时间也难免有些感同身受。

若是这样的事儿,发生在自己家,那该如何是好?

若是自己家遇到事情,得了这么一句提醒,那岂不是可以避免很多损失?

这种人尽皆知的道理,金家祖孙当然不会意识不到。

金家靠着崔姝的心声,抓包了沈行简,反而让崔姝拿不着灵石,他们若是心安理得地受了,岂不是要让人戳金家脊梁骨,说他们吝啬吗?

因此眼见着崔柏冷嘲热讽,崔姝无处可去,金家祖孙当即现身,预备给她留个去处。

想不到竟是和楚云缈想到了一起。

【万宝楼给的条件好诱人啊,但是如果还是在平洲城的话,还是距离崔家太近了!成天在我眼前晃悠真的很烦,要不还是往正一宗去?】

金百万多会来事儿的一个人啊。

他虽然没有闻弦歌而知雅意的(文雅)本事,但是属于是那种看人撅屁股就知道要放屁的主儿。

他听见崔姝心里已经有了念头,当即就道:“竟是正一宗?这可是个好去处啊!今日崔家妹妹不光斩尽前尘,此刻还得入师门,这真是件喜事啊。”

他招手,身后金家的仆从立刻送来一枚储物戒指,奉到崔姝面前。

“有了这喜事,当然我也要备份礼,就祝崔家妹妹仙路顺遂吧。”

金百万心里咽下了不能明说的感谢,看着崔姝接过戒指。

“里面放了些灵石灵符,有一道为元婴修士所制,我在历练时拿来保命的。”

【!!!家人们谁懂啊,还有升学礼的吗?】

【我错了,我不该说金家是散财童子,这分明是真的活菩萨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崔姝接过戒指,兴奋得两眼发亮,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对哦,我是不是得意思意思推让一下。收红包的时候要怎么说来着?】

【“哎哎哎,这是干嘛?真不用真不用?”——可是万一他真的觉得我不要怎么办?】

金百万:……

他懂!他太懂了!

他少年时候和他祖父走亲访友的时候就这样!

金百万一个眼色,仆从直接将储物戒指塞到了崔姝手上。

【咱们修仙界好人是真的多啊!!!】

听到这句,他昂首挺胸,决定明天改名叫金大善人。

……

在金百万的带头作用之下,周遭众人总算反应过来,接连朝着崔柏贺喜。

可是看见这个女儿出息,崔柏比自己挨了嘴巴子还难受。

这种出息不光没给他长脸,反而打了他的脸。

他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崔姝:

“就你这等微末修为,还好意思去正一宗丢脸,我告诉你,你今日若是去了,从今往后,你可切莫说你是崔家的人,也别做我的女儿!”

在他的想象里,崔姝应当赶忙回绝楚云缈,苦苦哀求家人别不要她才是。

却见崔姝“嚯”地抬起脸,眼神闪亮:“当真?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下一秒,她麻溜地往楚云缈面前一站,又脆又甜地喊了一声:

“楚长老,我愿意去正一宗!能现在就走吗?”

“……?”

崔柏差点没揉揉眼睛。

这个从来低眉顺目的女儿,刚刚闷声不吭了半天,怎么现在答应的这么麻利了。

瞧着崔姝晶亮的眼睛,还有那仿佛即将逃出牢笼一般雀跃的神情,楚云缈暗骂了两声沈行简造孽,她伸手摸了摸崔姝的发,只温声道:“好啊,那我们这便走。”

只见楚云渺手一挥,竟是当即携着崔姝,御剑破空,往正一宗而去了。

沈行简幽幽醒转,却只看见自己师父带着崔姝破空而去的样子。

不是?

等等?

师父你是不是忘记了点什么?

也不知是场上的谁喊了一句:

“楚长老——你把你徒弟落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被全世界追杀的我成了神

辣椒是我命

女总裁的小夫婿

我爱喝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