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不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7章 百髓噬生阵,帝君太粘人,重生魔后只当美强爽,云山不乱,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偌大的地下暗室里,一株粗壮的妖藤拔地而起,几乎铺满了整座暗室。

每根分叉上,密密麻麻的串着人彘。他们无一里外被残忍的砍断四肢,任由妖藤穿破琵琶骨,在血肉里扎根、啃啮、吸食。殷红的血滴落在成堆的白骨上,白骨森森,透出极致的压抑和绝望,让人喘不过气。

炼狱,不过如此。

看见妖藤正中心那张墨沉奕的脸时,白漓眼底遮不住震惊:“百髓噬生阵。”

这个凶阵,她已经百余年未见。

此阵以鬼面噬心藤为介,抽取九百九十九个阴女的血髓,再抽取九百九十九个阳男的骨髓,以阴调阳,以太元破血煞,就能淬洗灵力中的杂质,从活人身上提取至纯至净的力量。

但若想阵法大成,那千余人必须生祭,保证在活着的时候取血取骨,否则就会反噬其主。

因为献祭太过残忍,且极易反噬走火入魔,一直被各大宗门势力视作禁术。

没想到,竟会在墨家看见。

“三,三小姐……”

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静寂中显得尤为明显。

寻声看去,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彘断断续续道:“太好了……能再见到小姐,灼华死而无憾了……快逃,家主想杀,杀你……”

她是灼华?

这个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竟是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的灼华姑姑?

眼底微热,眼睛不受控制的发肿发胀,身体里积压了一股火山爆发般恣意滚烫的怒气。怒气叫嚣着想要冲破她的身体,誓要把这罪孽的鬼面噬心藤给劈裂。

这是来自原主的悲恸。

她从小没了娘亲,都是灼华姑姑陪伴她长大。所以在她心里,灼华姑姑就是半个娘亲呀!

她前脚刚殒命,灼华姑姑就被活生生做成了人彘!

墨沉奕!

你真是!好!狠!的!心!

“坚持住,我救你下来。”

白漓立刻掐了个凝血咒,替灼华止住喷涌不止的鲜血。既然看见了,她便不能见死不救,那可是这世上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感受到异物入侵,那株鬼面噬心藤立刻发动攻击。数十条藤蔓从白骨中窜出,直直的劈向白漓门面。

凭借着在密林丛中厮杀锻炼出来的敏锐,白漓灵巧躲过,飞快抽出腰间骨刀,反手狠狠的剁下一只触手。

鬼面噬心藤发出愤怒的嘶吼,瞬间释放全部威压。似是被她激怒一般,更多的倒钩藤蔓从白骨中间破缝而出。

橙阶巅峰的威压……这根本不是她能承受的。

白漓瞬间被压得动弹不得,汹涌的藤蔓毫不留情的刺穿她的肩胛骨。

“噗…”鲜血喷了一地。

但鬼面噬心藤仍不消气,又将她狠狠甩向高空。

白漓的身影如脱线的风筝,直直的飞了出去。

她狠狠咬住牙槽。

太弱了!

还是太弱了!

若在她巅峰时期,哪会给这等腌臜妖物放肆的机会!

“小心!”

鹿仔从神识里冲出来,幻化出本体接住她,“姐姐快走,你不是这东西的对手。”

白漓没有反驳,因为她知道鹿仔说的没错。

以红阶一星的水平死磕橙阶巅峰,根本就是找死。

但放任这鬼面噬心藤戕害他人,她同样做不到。

既然两条路都行不通,闯哪一条不是闯?

“传本尊指令,以吾之魂融彼之躯,鹿笙,融剑铸魂!”

随她令下,鹿仔的身躯消失,化作粒粒流光钻入骨刀之中。她的身后,缓缓浮现出神鹿的影子,紫眸泛起一片决绝的潋滟,那一刻,娇小的身躯犹如神祗,高傲尊贵让人无法直视。

“本尊绝不会让你祸!乱!人!界!”

每前进一步,浑身骨骼都承受成倍增加的威压。但威压再重,也压不住白漓斩妖藤、破凶阵的决心。

转瞬间,她已经闪现在鬼面噬心藤的“鬼脸”前,对着那张跟墨沉奕同款的脸,狠狠刺去。

“给、吾、死!”

几乎同一时刻,墨沉奕猛得吐出一口黑血,右眼珠子从眶里崩出,化作齑粉消失不见。

墨沉奕惊得酒醒了大半:“糟了,快来人!随本家主去密室!”

等他赶到时,密室已经变成了死城。鬼面噬心藤已经彻底枯死,而串在藤蔓上的人彘也无一例外成了干尸,凌乱的掉落在白骨堆里。

他的秘阵!竟被人给破了!

这绝不可能!

丘鸣国内有头有脸的阵法师都被他宰了,还有谁能坏他的好事……是她!

墨沉奕面色突然阴晴不定,仅剩的那只左眼滴溜溜的转。半晌后,他突然爆发桀桀的笑声,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般:“果然是那个女人的贱种,哈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子抓你的小崽子也一样!”

——

郊野之外,白漓对着简陋的坟头磕了三个响头。坟前立了块石碑,石碑上却空空的没有写一个字。

白漓没有说话,就连平日里聒噪的鹿仔,也半晌发不出声音。

就在刚刚,白漓催动秘术将他淬入兵刃,借助他的神兽血脉威压反制鬼面噬心藤,再以万藤穿心为代价,一刀劈碎了百髓噬生阵的阵眼,救下那些被祭祀的活人。

但整整九百九十九人,竟无一人求生,都哭喊着让她杀了他们。她永远忘不了灼华姑姑最后那抹释然的笑容。

灼华姑姑说:“小姐,能死在你的手里,是老奴这辈子最后的心愿。”

她当然完成了那个愿望,也动用鹿仔的死亡之力吸尽了他们的生机,痛快的送他们最后一程。

但同时,心底有股暴躁的力量,让她烦躁的想杀人。

紫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嗜血的红,周身的灵力暴乱般四处乱撞。

鹿仔大惊,这是,堕魔的先兆?

“唧。”

小蛋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伸出毛绒绒的小爪轻轻按了下白漓的脑袋,似是在安慰。

发型突然凌乱的白漓:“?”

被小蛋蛋这么一打岔,她的思绪平静下来,目光重又恢复清明。

也是,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唯有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才能做她想做的事情,护她想护的人。

等她彻底平复心境,小蛋蛋从她的头顶跳下,端正的坐在白漓面前。

随后,吐了她一身。

白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你说什么?我又变成穷光蛋了?

翼翼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