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筠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十四章 药池,修仙,从抢夺主角机缘开始,木筠笙,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看到鬼蔓,老乞丐这才知道苏白没有说谎,她可以清除自己体内的毒。

没想到老和尚竟然真的没有骗他,他都在这里摆摊十多年了,还以为会死在这里,没想到啊,真的遇上了能救他的人。

虽然他不知道苏白要他的毒干嘛,但有鬼蔓在,自己身体的毒不成问题。

而这些毒进入苏白的体内,竟然引来了那些白雾,就像之前鬼蔓被这些白雾笼罩一样,老乞丐体内的毒也被这些白雾包裹住了。

恍惚间,她似乎透过这些白雾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那里全是白雾。

一闪而过的画面让她心惊,那个地方给她的感觉很震撼,仿佛只要能进去,她就能让自己生出灵根。

很奇怪的感觉,但她真的觉得是这样的。

可惜,这些毒不够,只这一瞬间,毒就被吃得干干净净了,照这样看来,这个鬼蔓不简单啊。

在她身体里和这白雾和平相处了那么久,看来要破开这个白雾的谜团,还得升级鬼蔓才行。

可鬼蔓是原女主的灵兽,可信吗?

苏白一边想,一边睁开了眼睛,老乞丐见她把毒都消化了,觉得十分不可意思,他围着苏白不停的转圈,上看看下看看,却看不出什么。

“奇了怪了,你这女娃好生奇怪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从小被人下毒,早就百毒不侵了,你的东西都归我啦!”

“这是自然,这些本来就是诊费。”

“行,那就后会无期。”

苏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转身就跑开了,老乞丐看着苏白的背影,好奇的低喃:“老和尚说,救我的人能搅动风云,这小娃女能搅动什么风云啊,真是危言耸听。”

老乞丐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离开。

苏白和他前后脚走,那蓝衣少女就又带着黄衫女走了过来:“咦,这老乞丐呢?”

“姐姐,虽然你现在着急要腐枯草,可那个老头太不识抬举了,想来也不会按照市场价卖的。”

“再试试吧,不行的话就只能等珍品轩了。”

蓝衣少女是个丹师,她现在正在练习碧灵丹,能增进修为,清除身体里多余杂质和丹毒的一种丹药,可这丹方里有一味草是剧毒,便是这腐枯草,这草如其名,只要沾上一点,就会腐蚀一切。

她不明白丹方里为什么会加入这样一味毒草,可她也给师尊看过丹方了,他说丹方没问题,里面有一株天麟香中和了毒素,可就算是这样,应该还要再加上特殊的手法才能炼制。

马上就要进行宗门大比了,要是她能炼制出碧灵丹,那么大比第一名就一定是她。

这次的第一名奖励是异火榜上最后一名的晨霄,她现在急需要腐枯草来练习,可没想到珍品轩竟然缺货。

她们这才又回到这个地方,可这个老乞丐人不见了。

“姐,这.......”

黄衫少女戚悦看着已经人去楼空的地方,有些害怕的看着她姐姐,仿佛十分惧怕她。

戚文颖知道戚悦是害怕回家被责骂,轻轻抚摸了她的头:“没事的,我们再等等珍品轩的吧,实在不行,只能去其他城镇再找找看了。”

腐枯草虽然不是什么稀有灵植,可毕竟是毒植,成货都是很少的,一般都得定,可即便是定现在也有些来不及了。

虽然有些失落,可这事也怪不了其他人,毕竟她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灵石购买,本来还想劝劝那个老人家便宜一点给她的。

.....

苏白沿着无方城跑了一圈回到家,已经变成了个汗包。

苏爷爷一大早起来就看到浑身是汗的苏白,连忙走了上来:“小宝啊,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浑身都是汗?”

“爷爷,我锻炼去了。”

说话间神情还十分得意:“爷爷,我绕着无方城跑了一圈呢,可厉害了!”

这傲娇的小模样逗乐了苏爷爷,只见他连忙唤来一个下人,然后对着苏白说:“是是是是,我们家小宝最厉害了,你先跟着阿苗去药池泡泡,别生病了啊。”

“药池?我也能去吗?”

苏白惊诧的看着苏爷爷,这可是原著里只活在大家口中的东西啊,女主几次想进去都被拦截下来了。

苏爷爷乐呵呵的拿出自己的令牌递给她:“用爷爷的,既然我们家小宝也能修行了,当然能泡浴池,去吧去吧。”

“阿苗,带小小姐去温和一点的药池泡。”

“是老太爷。”

苏家有三个药池,而阿苗带苏白去的药池药效比较普通,是刚开始修行的人才会使用的。

阿苗用苏爷爷的令牌,用特殊的手决打开门之后,就把令牌还给了她:“九小姐,这令牌您收好,等会你泡好之后直接从里面出来就可以了。”

“嗯嗯,谢谢阿苗哥哥。”

“九小姐客气了,我在外面等你。”

“嗯嗯。”

苏白转身走进了药池,清甜的药香弥漫在整个空间里,水面冒着腾腾的水雾,在这水池下似乎是很多奇怪的药植,它们在水下生长得很好。

她慢慢走入药池里,还以为会碰到水下的药植,毕竟看起来,这些药植就是生长在水里的。

随着水流,药植也在晃动,可却像是隔着一层屏障,看得到摸不着。

“这些药植在水里也能生长?”

苏白对这些不了解,鬼蔓飘在水面上,悠哉悠哉的泡着,慢慢给她解释到:“这些药植是先种在药池里的,等药植适应了药池之后,就要在药池四周刻下阵法,这阵法是保护药植不被破坏的。”

“阵法?”

苏白看了看水池四周,并没有看到阵法的痕迹,只是有些花纹在水池壁上,苏白上手摸了一下。

“这些就是你说的阵法?”

鬼蔓分神瞥了一眼苏白摸的地方,舒服的游来游去:“药池的布置蛮难的,首先得花上几年的时间将药植移植入池底,先把药植养好,之后刻第一个防护阵法,

保护已经成长好的药植,然后在完成的阵法之上在设置一个转换阵,利用这个转换阵将药植的药性慢慢渗透出去,在转换阵上再放置一个水池,

在水池里放入灵泉,当灵泉和药植散发出来的药性完全融合之后,在四周画上铭文锁住药性,不能让它随意泄露,最后还要养上几年甚至上百年之后才能使用。”

“听着就复杂,看不出来,你知道的还挺多?”

苏白这下对这个喜欢撒娇卖萌的鬼蔓有点改观了,至少他知道的东西比自己要多,看来,要准备多看一些有关修仙世界的书籍,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位列仙班,今年大三!

贪睡的虫儿

醉里,剑气如霜

风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