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筠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十二章 生命力顽强的原女主,修仙,从抢夺主角机缘开始,木筠笙,试读吧),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清漪从深坑里爬了出来,月光下,她颤抖的身影显得格外狼狈。

她目光呆滞地盯着自己变异的双手,惊愕的失声叫着:“这,这,这是什么?”

她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像是要冲破胸腔逃脱这恐怖的现实一般,她无法接受,自己往日里娇嫩白皙的双手,竟然变成了怪物的双手?

“这不是我的手…这绝不是我的手!”她逐渐开始崩溃,每一个细胞都在为这不可思议的转变而恐慌。

她拒绝接受这荒谬的事实,她的内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她几乎无法呼吸。

“这绝对不是我,绝对不是!!!”

她双眼通红,眼神阴鸷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狠狠的将手上的鳞片一片片拔下来,瞬间,遍地鲜血,可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只是满脸惊恐麻木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对苏家的怨恨和愤怒霎时将她淹没,如果不是苏家的人心狠手辣将她杀了,她绝对不会变成这样的怪物!

“对了,对了,我还有娘亲留给我的仙灵府!”

愤怒让她的理智稍微回笼,她蓦然想起她的空间,连忙想进去查看,却发现,她的空间不见了?

她的修为也没有了?

也感觉不到元丹的存在了?

“是谁?究竟是谁!!!!”

清漪大声的怒吼着,犹如恶兽咆哮的声音震飞了林间的鸟兽。

‘哒哒哒——’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细微的声响,好像有马车在靠近。

清漪猛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野兽的直觉让她瞬间警戒。

不远处有一个人架着马车,正在朝她的方向迅速逼近。

她连忙翻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仿佛千斤巨鼎,无法正常使用,也无法站立:“苏家,还有夺我灵宝的人,你们给我等着,我清漪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直觉告诉她,只要吃了这个人,她就能走了。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可目前也没有办法了,清漪忍着恶心,将混着血的泥土涂抹在自己身上,掩盖那些鳞片,将发髻拆散,让长发落下,遮挡住摸起来凹凸不平的脸。

尽管她现在看不到也知道,自己的脸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呜呜呜呜——’

清漪发出一阵虚弱的啼哭声,吸引马车上的人。

‘吁——’

“姑娘,夜露深重怎一个人在此?”

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马车上跳下来,朝着清漪走去,他的面容威严,一身黑袍紧紧的裹着他的身体,显得有些神秘和诡异。

可清漪现在顾不得许多,她迫切的需要肉,需要血。

娇弱的声音略带抽泣的说着:“我,我被恶人所害,请大哥救救我~”

听着她的软侬细语,黑衣男人微微一笑,脚步沉重的走向她,清漪立刻心下警戒,这是个修者!

还是一个体修,只有体修才会有这样沉重的脚步声,每一步仿若千金重鼎狠狠的砸在她的心口上。

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她的时候,清漪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姑娘,请恕我无礼了,我将你扶到车上吧。”

“谢谢大哥~”

黑衣男人的手拉住了她,只是清漪低着头,丝毫没有看到男人嘴角戏弄的笑容。

清漪本想趁着对方不备,直接朝着他的脖子咬去,可却压根没碰到人,就被他一手捏住了脖子。

“哈哈哈哈——”

“我果然没有闻错,真的是异妖!”

这男人的手劲很大,清漪涨红了脸,无法喘息的手脚都在挣扎,可都无济于事。

“放,放,开,我!”

清漪很勉强才能说出话,可谁知这从这男人的袖口处飞出一根红色的绳子,快速的将自己绑了起来,另一端牵在他自己的手上。

“放是不可能的,异妖稀少,像你这样毫无修为的异妖就更少了,少主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说着他拽着清漪,架着马车离开了。

清漪被这男人拖拽了一路,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小镇,四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兽鸣声,以前她很喜欢听这种穷途末路的哀鸣,可现在却蓦然觉得,这些哀鸣声将会是她未来的下场。

不行,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把这异妖看好了,我去找少主。”

一个仆从从男人手里接过红绳,将她牵往后院,清漪随时准备伺机而动,一路走来,她发现这个城里没有什么人把守。

而这个仆人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只要她把这个仆从杀了,就能想办法逃走。

来到一个看似牢房的的后花园,这仆从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毫无防备。

就是现在!

清漪奋力一扑,双手从后伸出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尖锐的牙齿狠狠的咬住他的脖子。

‘唔——’

仆从从一开始的挣扎,到慢慢失去生命。

看着倒地的人,清漪犹如一只野兽般疯狂进食。

随着血肉下肚,她的腿开始慢慢恢复知觉,被剖丹时的影像也随之在脑中回放。

看着苏白那个傻子竟然那么熟练的挖出自己丹,还知道认主的方法,清漪满脸恨意,双手紧握锋利的指甲嵌入自己的掌心。

血珠渗了出来,她却毫无反应,只知道,她要杀了苏白那个傻子,竟然抢走她的空间至宝,洞天福泽之地。

“苏白,我和你,不死不休!”

.........

“阿嚏——”

苏白坐在自己床上,突然鼻子痒痒的,不禁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鬼蔓将自己吊在她的床幔上,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哎呀呀~是谁突然打喷嚏呀,原来是我那个小气吧啦的主人啊~~~”

鬼蔓真的很想看那个空间里有什么,可这个小气的就是不许自己进去,然后她还倒出了一杯浓浓的山灵泉水,那水里的灵气十分浓郁。

他本来就只想蹭一口的,结果,她都喝了,一口都不给他,他就没见过那么抠门,那么小气的修者。

苏白对他的阴阳怪气一点都不在意,饱汉不知饿汉饥,末世那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把东西藏得稳稳当当的。

毕竟只有这些东西在自己手里才是真的,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起来才是真的,在她彻底变强之前,这些可都是她和男女主对抗的资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位列仙班,今年大三!

贪睡的虫儿

醉里,剑气如霜

风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