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2章极品们

时间:2020-10-09 09:01:34来源:试读吧

作精大佬总是要我偏宠他小说第2章极品们

这时,酒吧门口走进来三个身影,走在前面的两个勾肩搭背,长相帅气。左边那个一头黄毛,看着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却罕见的带着一股稚气,一身的奢侈品牌,看样子是哪家受宠的公子哥。

右边那个要高一点,身材不错,透过白色的T恤布料隐隐看得出肌肉,嘴角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左耳带着一枚耳钉,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紫色的光芒,平添一股神秘感。

本来以为这两个挺极品了,而随后走进来的那人直接把所有看向这边的视线聚集了起来。

那人肩背挺拔,将至一米九的高个子,却是精瘦的身材,身形颀长。冷白的皮肤,面容俊美,轮廓深刻,凤眸锐利,鼻梁高挺,薄唇如削,就连下巴也弧度完美。

来酒吧这种休闲场所依然一身阿米尼西装,每一粒扣子都严丝合缝,禁欲系十足。周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却仿若杀人于无形,让人只可远观而不可近其身。

看样子,是个顶顶尊贵的爷!

无视众人的目光,几人直接往楼上走。

Paris酒吧近一两年才在南城落脚,但却迅速占领了酒吧行业领头羊地位,高档且私密性好不提,老板也很是神秘,听说后台很大,一开始来闹事的那些都被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

一楼有舞厅,面积足够大,娱乐设施丰富,是高阶层白领们下班后的好去处,或放松,或是猎艳。

至于二楼,据说相当豪华,只供那些超级超级有钱的富家子弟们和成功人士们玩乐得场所,一般人上不去。虽然只是一楼梯之隔,但是差之千里。别看明面上还摆着楼梯,人家根本不屑露面的都直接走秘密通道上二楼甚至更高的楼层的。

别问宋之遒他们为什么走楼梯,因为有人想高调,比如姓蒋的某位。

“三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京城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啊,我在这里可是快玩够了,我家宝贝一直催我回去呢。”刚一落座,秦枫就嚷嚷开了。

“滚蛋吧你,之前可是你拉着我非要跟三哥来的,现在你烦了我可没烦,要回你自己回,妻管严!我看这里就挺不错,美女也多,而且重要的是……”,说到这里,还破有深意地笑了笑,才接着道,“开放~”蒋越扬颇为得意的扬了扬眉。

“去!别拿你这种花花公子跟我比,我可是对我家宝贝儿守身如玉,忠贞不一的。”

“是是是,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所以现在还不是小处男一个。”蒋越扬对此嗤之以鼻。

“我,我这是爱我媳妇儿,你有能耐别人身攻击!”秦枫倔强着不肯低头,耳朵却悄悄红了一圈,又被蒋越扬当做笑点嘲笑了好一阵。

宋之遒就坐在一边冷眼看着他们闹,未发一言,仿佛已经习惯了,更像是骨子里的淡漠。

不一会儿,几人点的酒送上来了,秦枫尝了一口,咂了咂嘴,语气颇为遗憾:“喝过三哥调的酒,再喝别的还真是……啧啧~”

“得了吧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不知足,那天还没喝够?你以为三哥调的酒能轻易喝的到吗?”蒋越扬眼神一个劲的暗示,怕他找死。

他们一直知道宋之遒是个调酒高手,却只尝过那么几次。前几天宋之遒被几人怂恿,调了一回,可是好像有人把他真的当成了调酒师,在宋之遒分明含着笑却冷的刺骨的眼神里,两人战战兢兢的一杯一杯的喝掉,最后醉的不成样子。

然而自始至终完全不敢开口,生怕被五马分尸。没想到秦枫这小子好了伤疤忘了疼,完全不怕死啊!

秦枫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然后偷偷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宋之遒,见他没什么反应,就强势转移了话题。

“三哥,你那边合作谈的怎么样了?”

“再等几天,那边有点分歧。”冷冷清清的声音,像极了他的性子。

“怎么又出问题了?磨磨唧唧的,干什么非得跟他们合作。”

“你懂什么?三哥做事向来有分寸,你不懂就别瞎嚷嚷。”

“哎!我不懂?你牛逼你懂啊?我说你是不是不怼我几句就不舒服啊?”

“你才知道啊!”

“嗨,你……”

两人又吵了起来……

宋之遒依然稳如泰山,就坐在那不知道想什么。

唐知想给沈毓雯打了电话,对方说一会儿就到了,她百无聊赖地品了口刚上的酒,还挺烈的,间歇应付了几个来搭讪的男人。

她眼睛四处转了转,就这么无意间瞄到斜对面三个人,最清冷却格外吸人眼球的那个可不就是她心心念念的“调酒师”吗?

呦,真是巧啊!她不由得吹了个口哨。

刚喝了酒,酒劲儿隐隐上头,唐知想莫名的又想撩人了,尤其人还那么“可爱”。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见色起意了。

秦枫几人意识到什么,抬头看了过去,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来人是个美人不错,不过怎么看怎么熟悉呢?

等察觉到身边突然开始散发的强烈的存在感,两人后知后觉,这不就是前几天把遒哥当成调酒师给调戏了的那位吗?

因为唐知想长得太有标志性了,基本一眼就能记住。

一个字概括——美!

唐知想视线转到两人身上停顿了一下,长得还不错,她在心里赞道。

然而,还是差了点。

这样想着,她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白嫩的脸颊因为喝了酒染上了淡淡的红,显得越发娇艳。

手中的酒杯被她晃了晃,端着酒杯的手指白皙纤细,红色的酒液泛着妖冶迷离的光泽,似乎下一秒就要脱离酒杯倾泻而出。

“又见面了,真巧。”她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

秦枫首先反应过来,笑嘻嘻的回话,尖尖的小虎牙可爱极了:“我还记得你呢,上次也在这个酒吧,确实挺巧的。”

唐知想觉得他挺可爱的,冲他挑了挑眉问:“介意我坐下吗?”

“不介意不介意!来,坐这儿吧。”秦枫指着宋之遒对面的单人沙发。

唐知想:“听口音,你们不像本地人。”

秦枫快言快语:“对啊对啊,我们是京城人,最近有点事才过来的,不过也快回去了。”

蒋越扬:……这倒霉孩子,一下子把底全兜出去了。

他露出绅士的微笑:“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唐知想。”

“唐小姐?难道是唐家那个大小姐?”蒋越扬疑惑的问道。

“这么算的话……是这样的没错。”这人还挺会猜,上来就掀了她老底,这是在给那个小黄毛报仇吗?

蒋越扬扬了扬眉,唐家啊,南城首富,当然,不只是南城。

唐家也是传承多年的家族了,在整个南方相当于霸主,在京城也是占据相当的一席之地的,别人见了也得敬三分的角色啊。

唐知想倒是不太喜欢别人经常拿唐家大小姐来称呼她,倒不是低调,这种该放松的时候她更享受两个人之间单纯的交流。

在外面她是高贵的唐家大小姐,但是在酒吧这种地方,她不想做人了……

略带敷衍的听蒋越扬与秦枫做完自我介绍,她就对准了自己的目标。

“嗨,小宋宋,还记得我吗?”

她抬眼看向宋之遒,抛了个媚眼过去,忽视对面那人源源不断散发的冷气,继续说道:“我可是对你印象深刻,刚才听到我的自我介绍了吗?我叫唐知想。”

就在唐知想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就听见宋之遒低沉喑哑的声音:“忘了。”

唐知想有些惊讶,随即语气纵容地说道:“啊,忘了没关系,我们再重新认识?”

对于帅哥,她一向很有耐心,尤其是这种前无古人的极品。

宋之遒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眼眸深沉。

他抿了抿唇,开始直视唐知想,心里满是复杂。

她看向自己的眼神,热烈的仿佛注视着自己深爱已久的情人。

明明他们应该只见过两次面。

他放在腿上的手在没人看见的视角里紧了紧,想起这几天自己内心的纠结,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就不停的想到那天的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她脑海里徘徊不去,甚至是她明媚大方的笑容。

他自己都被惊到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沉迷于学业、事业,从不耽于个人感情方面,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在它看来纯粹是浪费时间,一点不如商战有意思。

现在看来,他难道是一见钟情?

从没接触过感情,一上来就这么刺激的,宋之遒有点迷茫。

不过,从小到大,他对什么事情一旦上了心,就会认真对待。

现下,想不出来说什么,他直接遵从本心点了点头。

旁边的秦枫和蒋越扬都惊呆了!

两人对视一眼,三哥这情况不对啊。

他难道看不出来他是被撩了吗?

居然傻傻地答应了!

呸!三哥才不傻!

而且,蒋越扬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三哥突然提出要来paris的……

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秦枫就抑制不住地想开口,被蒋越扬眼疾手快地拦住了。

这个傻子,三哥的事哪次用得着他们解决?更别说,让秦枫这小子上的话就是添乱了。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透明人为好。

唐知想直接挪了个地儿,坐在了最靠近宋之遒的地方,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毫不避讳:“你介意我盯着你看吗?”

嘴里这么说,眼神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

宋之遒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难以形容。

她直勾勾的眼神直接让他心潮翻涌,但到底是宋之遒,不过几秒钟就调整回状态,恢复波澜不惊,甚至还抬眼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