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19章你且等着我

时间:2020-10-06 09:52:11来源:试读吧

穿越女的佛系美食之路小说第19章你且等着我

“林琅,把这个也一起给那车夫。”

像是没有看到林琳可怜兮兮的眼神,林当将猪头肉用油纸包好,扔给了林琅,又要去驴车上头找找,却被林琅拦住。

“你一个姑娘家,去翻什么腌臜人的东西,还是让弟弟效劳。”

林琅说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要不是脸颊红扑扑,双眸漆黑晶亮,整个人萌噗噗的不行,林当险些都要将他当成个大人了。

“噗嗤!”

林当越看越觉好笑,但是为了小儿的面子还是强自忍着。只是她忍着忍着还是笑场了。

“噗哈哈哈哈!”

笑声是能传染的,一直瑟缩的林琳偷偷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嘻嘻”一笑。

好萌的小姑娘,林当的手痒痒伸了过去揉了揉。林琳一双杏核眼亮晶晶地跟林当的杏眼对上,二人不由又是一笑。

林当边笑边想:果然好笑,就是有点对不住林琅了。

对上林琅手受伤的眼神,林当且得拉闸忍笑再清清嗓子,补救:“内什么,我这是想起车夫刚才尿裤子了呢。噗哈哈..”

诶,小女子不才,养气功夫没到家啊!

林琅嘴角蓦地现出个梨涡,待林当发现想伸出手指戳上一戳时,那梨涡像是知道害羞一般却又立刻消失。

只见林琅小儿他板着脸,认真且严肃地跟林当掰扯:“二姐姐,咱非礼勿视,也非礼勿言。”

到底是个才三岁的孩子,想掉书呆子肚子里头的货也到底有限。林琅才说完又踮起脚尖在林当的耳边低声说道:“二姐姐,咱不跟这样式的人一般见识,你且等着我。”

林当挑眉:“等你作甚?”

林琅躲开林当撸萌娃的手,正衣冠、理仪容,尔后才郑重其事地说道:“你且放心,你的余生有我守护。”

“个小屁孩,在这儿说什么大话呢!”

林当喉头有点堵塞,眼眶微温。她愠怒着、狠狠地撸了一下林琅的头发,将他才正的衣冠揉乱了,方才训斥:“你这么小的孩子,不要心思这么重。为何小小年纪身上就背负这么多?你要爱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等以后有能力再想着别人也不迟,穷则...富则...”

原谅林当词穷了,实在是被这孩子气得不轻。

林琅笑着替她说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二姐姐品德高洁,让人佩服。”

林当尴尬一笑:“呵呵,如果我没猜错,你今年顶多三岁吧?一个三岁小儿,拽什么文掉什么书袋子。”

林琅眼神一黯,旋即小脸上又堆叠出笑容,萌态可鞠地冲林当说:“二姐姐,琅儿和琳儿都乃是花朝节生人,到明年二月,我们就满四岁了。”

林当默默地记下了这两个小儿的生辰,心里又盼:说不得二月花朝节,她就能回去?因为对于未来有憧憬,林当倒也来了几分兴致:“你们生辰,都吃什么?”

吃什么?什么都行趴!林琅舔了舔嘴唇,他饿了。

“咕噜”再怎么彬彬有礼的孩子,肚子饿了是瞒不住人的。林当嘴角带笑,催着车夫下山,又随手丢出几个碎银子要就要扔给车夫。

“二姐姐等会儿。”

林琅严肃且认真地接过林当手里的碎银子,想了想还是拿出其中一个,余下皆给了车夫。等车夫惊疑不定地接过银子,林琅这才昂首挺胸地看着旁处,冷冷地说道:“你且去吧,往后莫要使坏,莫要看人低以免遇到伤害。”

眼看林琅一个小小孩童努力装出一副大人模样,甚至因为身高不够便故意看向他处的这种浅显的小心机都别有一番可爱之处。林当忍着笑,等车夫走远,才道:“你方才做的很好,只是林琅你告诉我,为何要拿下一个碎银子来?”

林琅脸上的严肃之色还未曾消失,听见林当来问,忙正色说道:“二姐姐有所不知,咱们大棠权贵富户鲜少有人用驴车,且如今所处的庄子靠近保定府,此处人爱用驴肉,一头驴给他一个碎银足矣。”

林当继续追问:“既然一个足矣,何故给了那个车夫两个?”嘴上如此,心里却腹诽:唉,这大棠的小孩儿还真是早慧,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

林琅挠挠头:“二姐姐,那人衣裳腌臜了,那些...给他买件衣裳?”

林当想起车夫吓得当场尿失禁,不由又是哈哈大笑,决定不陪熊孩子文绉绉掉书袋子了,以免这孩子往后成了个书呆子,林当说:“你都说刚才那个人势利,对人见风使舵,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他受个教训,也好心存敬畏,知晓善恶。”

林琅眨巴一双满天星辰繁星眼,一闪一闪亮晶晶地盯着林当:“受教了二姐姐!”

林当:“....”喂,小朋友,你能否正常跟我交流?

“女施主真是妙语佛心。”

听到声音,林当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穿半旧不新素衣的尼姑,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她们几个。林当前世虽不信佛,但是脖子上惯常带着老爹从玉佛寺开光得来的玉佛,偶有上山也是逢庙便拜的。但是这么周周正正跟个方外之人说话,这还是第一回。

林当以前看过书上那些穿越的人,每每见到这些大师都喜欢掉书袋子说些花非花、雾非雾,菩提树本无树、明镜一空台这些似是而非的话。

当然,她也很想这么拽一拽,奈何林当就不是个雅人。要她一开口,肯定是问:“敢问大师,您家寺庙里头的拿手素斋都有什么,能不能让我尝一尝?可否告诉我这写出菜都有那些典故,用料都是什么?”

咳咳...同是穿越人,真丢穿越的脸。

等林当的衣角被小儿轻轻拽了拽后,林当这才觉得有些脸红。自己也真是太不拿师太当外人了,这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

林琅见林当脸颊绯红,不由叹了一口气,给林当解释:“好叫师傅知道,我姐姐问您这个,也是一片爱护弟妹之心。皆是因为我和妹妹都饿了,姐姐也是没法子,咕嘟..”

林琳也是个小精灵鬼,奶声奶气地接了一句:“饿!”

“你这个小东西,看什么看,再看,再看就把你吃掉!”

被林当吼完之后,琳琳的眼中果然露出了惊骇之色来。小脸蛋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上的一根鸡毛也随着她的脸快速地抖动着。

小男孩立刻挡在妹妹前头,伸出一只小手:“二姐姐,你别吃琳琳,吃我吧,我的肉嫩。”

林当:“....”

这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怎么都是这么一副脏兮兮又可怜巴巴的模样?她伸出手刚要摸上一摸,就见那个叫琳琳的小姑娘已经瑟缩地往后躲了躲,当然脸上的鸡毛也随之抖了一抖。

这么胆小还让自己抱?也是个叶公好龙的主儿。

林当“呵呵”一声,预备转过身子睡自家的大头觉。不过,有人就是不肯成全她。林当才闭上眼睛假寐,就觉得身边有动静,窸窸窣窣就跟小老鼠偷偷摸摸出洞口一样。

“姐姐!”

林当寻声看去,就见是琳琳拉着她的手却只不敢抬头。

“放手!”

林当努力让自己温柔点儿,她的耐心早已消磨殆尽,但是面对一个小姑娘发脾气她却也做不出来。

“姐姐,鸡汤,琳琳捉,你吃!肚子饱饱!”

琳琳显然没有哥哥表达能力强,只这么几句话就颠三倒四让人听不明白,不过林当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你捉鸡,让我吃鸡汤?”

林当没有抽手,只是拿了空暇无事的左手将琳琳脸上的鸡毛拿了下来。

“鸡呢?”

林当看着小女孩一脸的惭愧,就知道这个小东西没本事。小样儿,还没有三岁的小孩也敢捉鸡吃鸡,就不怕鸡反啄了自家眼睛?真是不知道世事艰辛,难道被食物反丨杀是什么舒坦事儿?

林当一想到此处,脸上全是郁郁之色。

“嗯嗯,姐姐!”

琳琳吓得赶忙闭上眼睛。她等了又等,并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琳琳不由睁开眼睛怔怔看过去,就见林当好看的脸上有着她从未见过的神情。

虽然不甚温柔还带着些许的不耐,可是琳琳却瞬间不觉得害怕了。

琳琳悄默声往林当身上蹭了蹭、又蹭了蹭,低低沉沉还带着小奶音悠悠扬扬地唤了一句:“二姐姐!

这么叫着好玩是不是?

林当真是神烦这些个熊孩子,她伸手推了推:呵,没推动。

好吧,你小你有理好不好!

比起鸡汤,林当更想睡觉。可是这会儿还有个腿部挂件阻碍她会周公呢。

好吧,说不通就只能动武了!

林当长叹一口气,随手将小丫头除了鞋袜抱上了床。被林当粗鲁拽了鞋袜的小丫头全程没有反抗,若是林当这会儿细细看她的脸,只怕还能从中看出一丝的满足来。

一直担忧地看着这边动静的小男孩见状不觉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神情却又迅速染上了歆羡的神情:二姐的怀抱看着都温暖,若是他也能上去就好了。

三岁的小男孩并不能将自己的心事儿藏好,心里的渴望全都写在了脸上,只可惜林当就不是个怎么有爱心的人,也许她看见了,但是她选择了无视。

小男孩等了又等,直等到他的二姐姐轻轻地打起了鼾这才走过去拉住了林当的手,温柔又依恋地将脸放在林当的手上挨挨蹭蹭了一会儿后,握住林当的手,并不敢上床只就着床脚闭上了眼睛。

手被拽疼的林当过了许久睁开眼睛,随手抱起小男孩扔进了自己的床上。

唉!

这都是什么烂七八糟的!叹了一口气,嫌恶地躲开小女孩凑过来的嘴巴,林当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无论人怎么烦恼,太阳还是照旧日出日落。

一觉醒来又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一天。

林当烦闷地看着陈旧得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房顶,才要起身就发觉自家的手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林当忍着将手臂上的小姑娘扔过去的冲动慢慢地将自己被人枕得发麻的手抽出来。

“姐姐,姐姐你别走!”

就在这时,一个甜蜜又带着些许可怜味道的声音传来,林当愈发烦躁起来,这一个个的怎么就跟狗皮膏药一样揭不下来了呢?

“醒醒,快醒醒!”

林当下意识摸了摸身下,手上的湿意告诉她这果然不是自己的幻觉。唉呀妈呀,自己这是非要将人生从来不曾遭遇的事情经历了一遭才成?

“快给我起来!”

林当再顾不上生气,拎起小姑娘的衣领,恨恨地骂道:“奶奶的,我就说让你睡我的床准当没好事!”

小姑娘在迷迷蒙蒙中被人惊醒,倒也没哭,甚至还飘着小奶音继续喊着:“姐姐,姐姐.”

这倒霉的熊孩子尽给她添乱,林当在心里骂了一句:“MMP”,眼睛一闭任命地抱起了那个奶娃娃,动作僵硬地往那个黑乎乎的尿壶跟前送。

唉,她也是好人家的奶娃娃好么,若是她那个钱串子老爹见着自己给人家带娃,指不定要怎么慨叹难过呢。

“姐姐”怀里的小奶娃娃略动了下,许是因为林当下手太重,奶娃娃挣扎了一下终究是没舍得这个久违的怀抱憋红了脸——“嗯”了一声。

林当却是奇异地听懂了,她知道这是心里那个奶兄奶兄的娃娃造的孽,不过能听懂总比听不懂要强得多。可是这样的喜悦并未维持多久,林当就听见怀中的奶娃娃又嗯了一声后手底下就传来了“噗嗤”一声,不等林当反应过来一股浓厚的气息扑面而来,

“哎呀妈呀!”林当的嘴巴里冒出一句她不熟悉的词语,这个声音虽听着耳熟,但是林当却知道这并不是她自己发出来的,可是这会儿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

因为,林当已经暴躁地险些扔了手里的小奶娃。这还是小姑娘么,这是谁家脏兮兮臭烘烘的小孩儿啊!

任凭林当想象力怎么丰富,也想象不出有朝一日她自己会站在一个黑乎乎的尿壶前头,抱着个奶娃娃拉屎把尿啊...

啊啊啊!

呜呜呜!

前世就是因为不想做个铲屎官,这才忍痛放弃了撸猫,想不到这么一会儿她就将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做了个实打实!

“姐姐”

奶娃娃虽小,却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诺诺换了一声之后就低着头红着脸。要命的是,她这裤子怎么解开啊1

盈盈笑秋水说

嗯,没错,今天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