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2章反击

时间:2020-10-06 09:51:58来源:试读吧

穿越女的佛系美食之路小说第2章反击

方才也是只顾着逃难,林当险些忘了自家的本事。她老爹可是给她报过游泳班,什么自由泳、蝶泳、蛙泳一系列泳,她都信手拈来。作为一个资深的美食爱好者,若想要吃得好还要不长肉,游泳自然是首选的健身好法子。不过林当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个爱好成了逃生本领。

林当奋力游着,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她有点后悔没能跟老爹见一面。原本她想的是,老爹天天只想着自己还怎么开始新生活,这才装作讨厌让老爹别整天惦记自己,没想到现在是想见也见不成了!

叫你矫情!

林红骂了一句自己,头上擦肩而过一块石头。

“这个讨人厌的老娘们!”

林当又骂了一句娘,身后的正石头蜂拥而至,密集得让她不敢不加快手下的动作。她游得很快,也很用力。一个人心里一旦有了某种执念,就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林当现在要保命,自然是奋力搏击。

“小犟种我让你跑,就不信你能在这池塘里呆上一天!”

一个腰间肉将衣服最得鼓鼓囊囊,让人忍不住担心略一动衣服就破了的胖婆子,伸出双肥嘟嘟的五短三粗手指着林当咒骂间,却不料这时水里突然钻出一个人,冲着婆子猛扑过去,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住了婆子的双脚,在婆子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将她拖进了水里头.....

“呜呜呜呜...”

方才掐腰站着骂骂咧咧的妈妈,现如今只能发出“呜呜咽咽”声儿。方才还嚣张至极的她肥嘟嘟鼓囊囊一身肉落在了林当的手里,自然就成了一摊名副其实的烂肉。

林当满心的震惊、惊惶、愤恨此时都化作了戾气。她也不说话,只是憋着一股气将个肥婆子一会按进去水里喝个水饱,一会儿又放她出来透透气。

手下的动作就仿佛她平日里汆丸子时那样流畅自然。婆子在她的手底下一会儿飘成坨肉一会儿又成了颗石头,直直-插-入池塘。

“真好,真过瘾!”

“打她!打死这个方婆子!”

“林当,就是这个婆子要害死你!她还天天让你吃脏东西!”

“左勾拳,对对对,右边,右边来一下!”

就在林当打人打得正欢实的时候,冷不防周遭突然冒出这么一连串的话来。

林当下意识回头四顾,却发现这里荒凉得根本不见一个人影。那声音喋喋不休,听着聒噪,林当想捂耳朵,可这会儿手里头还拽着个肥婆子呢!

无法,她只好深吸一口气,从肥婆子身后反手一拽,拖着她就往岸边游过去。

打人很累,尤其还是在水里。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啊!”

拖死狗一样将人拖上岸,随手一丢婆子就以脸杵地,所到之处都露出个浅浅的印记。

虽然已经到了岸上,肥婆子还是一副扑腾的姿势,根本顾不得爬起来只是口口声声喊着“饶命,”,她显然是被方才的险象环生给吓住了。

“喂喂,怎么把她拖上岸了?让她死,让她死!林当,就是这个婆子从前虐待你,也是这个方婆子将你踢进水里头的!林当,打她,快打死她!”

方才那个声音这会儿又冒了出来。这声音听着莫名耳熟,林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她摸了摸额头,自言自语着:“不烧啊,怎么糊涂了?”

不是自己发烧烧糊涂了,她怎么总觉得这声音是从自己身体里头传出来的呢?

“啊...嚏”

林当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着自家面前正一个接一个打喷嚏的婆子,心里真叫一个五味杂陈。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意料之中地扑了个空。

都不用低头林当都知道,自己这会儿穿着的不是那身家居服,毕竟面前这个老婆子身上可是穿着鲜亮的襦裙。

林当眉头紧锁陷入了蜜汁困惑:开什么玩笑?莫非是林老头又玩的什么鬼把戏,非要演一场让自己看清她那个妈的真面目?

可是她早就知道自家那个妈的吸血鬼属性啊!这个老爹,就是喜欢瞎操心!

林当努力让自己往好的地方想,可是眼前的事实让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分明就是痴心妄想。

“妈的!”

林当彻底放开淑女包袱,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口后就烦躁地拨头发。只是这个动作不过持续了一瞬,她就又颓然地耷拉着肩膀垂泪松开了手。

她那头齐脖子的辛芷蕾造型没了,而现下这一手长到腰如海草一样的长发让她不由暗骂一万句“草泥马”!

林当虽然怀有侥幸觉得自己经历的这一切或许是个恶作剧,却还是呕得那叫一个老血在喉,偏偏这时候地上的肥婆子也不省心。

方婆子仿佛才明白敌人太强、而自家坏人难当,转头抱着林当的大腿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说出来的原因更是敷衍至极却又理直气壮:

“唔唔..姑娘别气,妈妈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声泪俱下,她涕泗横流,她晓之以情……

氮-素....林当一个字也听不懂!

方婆子怎能不害怕,谁能告诉她林当怎能如此恶毒,居然一句话没有就狠厉反击?她方才一击不中已经失却先机,再有这会儿老太太还在,林当这个小贝戈种若然不肯放过她,到时候搅风搅雨只怕难-弄。

“妈-的!”

林当烦躁地一脚踢向婆子,婆子吓得忙捂住头。

怎么、怎么又叫我了!

“姑...姑娘,真的不怪妈妈啊!”

只要肯叫自己妈妈,老太太面前就好交代。

婆子松了一口气,只脑子还是有些懵。

林当不管这婆子,脚步匆匆走进了池塘边,对着浑浊的水照了照,只见里头模模糊糊露出个头发凌乱、身形瘦削,浑身湿哒哒的女子。若是仔细瞧,那样子同自己倒是还有五分像的。

却,

不是自己!

“NND的!”

林当一着急就会暴露暴发户爹林父的遗传基因。她随口骂了一句后,就泄气地坐在一块光溜的石头上仰头看天。

眼看着那个倔种跟从前一样又是一副忧伤得不能自已的模样,方婆子倒是更加放心了些。

只要这个倔种还跟从前一样不吭声,她就可以到老夫人随意诬陷随意说。现成的说法就是她自己坐在石头上掉下去的。反正这个倔种小时候就从树枝上掉下来过,也自房梁上摔下过,还不检点地无媒-苟-合……

咳咳,方婆子摁下思绪,有些事情她想都不能想!这可是他们林家家主亲自下的封口令。

“姑娘,回去歇着吧!”

肥婆子随手摸了一下脸上的脏水,心里骂了一句娘,却不敢在面上显示分毫。

林当:“...”

她诧异地看向肥婆,她这叽里咕噜说的到底是什么鸟语?

盈盈笑秋水说

盈盈写文从不断更,(#^.^#)

所以?

“泰语?马来话?还是闽南方言?”

林当觉得自己脑子要炸,她不仅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

林当觉得按着三维、四维五维乱七八糟维的这些什么平行空间概念,自己大约是被那只报复人类的八爪鱼给拖进了咱们大中华隔壁的某个邻国?毕竟这婆子虽然丑得天怒人怨,可是身上却深藏着大中华嬷嬷们见人插针的气质。

“林当....你,你说的是什么话啊!”

方婆子伸手就摸林当的脑袋,想要看看林当是不是烧糊涂了,这怎么一张口就跟唱歌似的?

别说,这犟种唱歌还挺好听!

“滚!”

林当狠狠地打落方婆子伸过来的手,烦躁地吼道“滚一边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说着又阴森森地咧着白乎乎的牙,笑得瘆人:“不要问我静静是谁,我他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方婆子一听,前面那一长串还是听不懂。不过后面好歹又唤自己妈妈了。她心下难安,却到底也没法子。想了想只好忙忙摇曳着一身水、拖着长长的水印子,揉红了眼睛去后院禀报老太太,直言二姑娘她魔怔了!

“活该你被八爪鱼给噎死,活该你亲生妈都对你见死不救!你就是蠢……蠢死了!”

林当的心里蓦地冒出这么一长串,恶狠狠中还带着决然狠厉的话来。

呵呵,真有趣儿。刚才那个具有容嬷嬷气质的婆子,说话她一句听不懂,这些骂她的话,倒是一句也没漏下。

林当点点头:没错,她可不是蠢么,为了反击那个爆头的女主播什么手段不行?非要答应她什么亲测爆头,其结果就是自己被八爪给爆了!

她一声长叹,勾起满腹伤心事:唉,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自己的身体,自己这是到死都不光彩啊!

想想头条上会怎么说?

#美食博主林当爆头反被爆#……

“震惊!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千万粉丝美食博主命丧八爪口中....”

或者是:“这个死丫头,死了也没留多少钱!”

啊!

林当拒绝去想林老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但是心里酸涩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林当抬起头,嘴巴里喃喃念着一句毒鸡汤:仰起头,眼泪不会流。

呵呵,

讥讽一声,默默擦干腮边泪。

林当:“你是谁?”

林当终于鼓起勇气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却不知道自己这是被系统绑定了还是修仙需要历劫,亦或是...

“都不是!”

心里的那个声音冷冷地打破林当虚无缥缈的幻想:“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咱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等林当开口,声音继续阴恻恻着:“本来我觉得你还不错是个可造之材,可你把那个肥婆子放出去了,所以我就再不喜欢你了!”

林当有些‘方’还带点儿愁:“咋了?总不能让我杀人放火吧!”

她索性破罐子破摔着,随意地将自己倦怠的身体平铺在那块晒衣石懒懒地提醒:“杀人是要偿命的!”

见那声音久久不应,林当又添一把火:“再说这身体也不知是不是我的,所以,我得替人家负责!”

真的,没人比林当悲催,手忙脚乱这么久她还不知道自己在哪自己是谁,自己如今什么情况!为毛看书的时候人家眼睛一闭一睁,一声长叹:哎呀妈呀,我穿越了!

或者是:这不是我的身体,我成了国公府的嫡女?

可她呢?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这是魂穿、人穿还是.....

诶,自己看了一部庆余年怎么就以为穿越便是走向了人生的巅峰呢?真是看着别人穿得丨爽,自己一来就是进了火葬场。

怎么办?

如何回去?

当理智回潮,明白了当下处境的林当开始为自己犯愁。

“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回去么?”

林当试图同心里的这个声音沟通,她也只能同这个声音沟通。

林范打着商量:“或者,换个说法,咱怎么才能让你回来?”

林当抱着个幻想,说不定这个声音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也不一定。

“呵呵,愚蠢的人类!”

那人发出宛如婴儿般悦耳动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能气死个人!

“莫非你不是人?”

林当心下沉沉,暗骂一句这反人类的怂操作!

“我自然不是人,我是你爹钱串子送给你的惊喜!”心里的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钱串子是林当老爹林富贵的绰号,林当从前只觉得俗不可耐,现在听着却觉得亲切至极。

这一刻,她想了很多很多,却又什么都没想...

脑子乱成一锅粥,心里乱成一团麻说的就是她现在的状况。偏偏还有人没眼色地过来裹乱。

“老太太您看看,这都呆在那儿半个时辰了,不说话也不动弹,奴婢是真拿姑娘没法子了!”

此时搬了救兵过来的肥婆子身上的衣裳凌乱,整个人在秋风萧瑟中显得有气无力再没了手叉腰推人落水时的耀武扬威。

“阿啾!”

揉了揉肥厚的鼻子,肥婆子希冀地看向老太太:希望当家老太太能够发个善心,放她回去换身衣裳。

“林当啊,你怎么坐这儿了呀,奶奶的心肝啊!”

老太太并未注意一连声打着“阿秋”的肥婆子,抖着一脸的菊花纹的脸颤巍巍地朝着林当伸出手,脸上更露出慈祥老人特有的微笑。

林当虽然不知她说的是什么,但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这个老太太笑得一脸慈祥,看着倒不像是个坏人?

“爹的小林当啊,坏人脸上都写字啊!”

林当正要踏脚走几步,钱串子老爹的话自心底冒出来。林当想了想,决定按兵不动。

其实她也只能按兵不动,毕竟谁也不认识、说话也不懂,她也很无奈好不好。

“林当?”

老太太的手伸了过去却没人回应,不免有些奇怪。这丫头从前虽不爱说话,但是她的话总还是听的。

“好孩子快过来!”

老太太不愧是这村里头独一份的心善人,对于这个一家子都嫌弃的孙女儿向来都是一视同仁,甚至比大姑娘二姑娘四姑娘还更好些。

婆子冷眼旁观,只觉得这个犟种真是笨得够可以的。毕竟这家里她唯一能够指望的人就是老太太,她也只能依靠老太太。可这犟种居然还不知道要好好迎奉老太太,莫非是还想指望她那个没用的娘不成?

“林当?三丫头?”

老太太的手腕等得有些酸,她诧异地看向林当,嗔怪:“这孩子怎么了?连祖母都不理睬了?”

林当没说话,却用实际行动让老太太知道她还真就是不理也不睬了。

只见她身子一转,居然背朝着老太太,斜侧着身子忧伤地望起天来,心里却是默念:“不是人的人,出来!”

盈盈笑秋水说

新老读者们:

收藏来一波?投票来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