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三章:地妖皇城

时间:2020-09-15 06:54:42来源:试读吧

妖夜传小说第三章:地妖皇城

收下这些怀春少女的贴身信物,青年应付了为后辈说亲的老人,才抱着小狼,与魁梧壮汉离开了广场,摸着自己的脸,无奈又自恋道:“长得太好看,也是一种罪!”

“呵呵!”壮汉用笑声作答,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意思尽在不言中,转过话题道:“成狼礼还有几个月,你这么早回来干嘛?丹域不是待得挺好的嘛?”

“怎么?小姨夫喜欢外边?是家里的饭不好吃了?家里的床睡着不踏实,还是家花没有野花香?”俊美青年似笑非笑,别有深意地打趣着。

往日里最喜欢到称呼,此时听着稍显刺耳,黝黑壮汉顿时变了脸色,认真地点了点头,回道:“离开地妖城这么久,我也确实有些想家了,回家好,回家好啊!”

见到他放弃了继续追问,青年也就陪着他干笑,没有再落井下石,悄悄松了一口气,心说:难道我还要告诉你,我是怕被宁菡那小丫头馋了身子?

丹域的生活其实挺惬意,修修道,炼炼丹,没人打扰,逍遥自在,偶尔和宁秋声论道,从他那里打听师尊的情况,唯独不好的就是宁菡常常不请自来。

自打当年在丹皇城,小胜了这丫头一筹,宁菡就似乎升了别的情愫,这一年多他在丹皇城隐居,其他的都好,就是宁菡,常借着学习炼丹的由头,跑来吃他豆腐。

没办法,人家是小地主,他寄人篱下,难免看人脸色,也不好动手驱赶,便由着她时常来往,带些小礼物讨好小狼,可她却完全没有自我认知。

也许是真到了成熟的时候,最近几个月的时间,宁菡对自己越来越馋,从暗处渐渐浮出了明面,不得已,夜阳只能跑路,提前回到地妖城。

临走之前,宁菡依依不舍,泪眼汪汪,拉着他的手不放,宁秋声这老家伙,也不知道进退,就在旁边乐呵呵看戏,也不知道阻拦,害他差点错过传送。

“唉,造孽啊!”每次想到这里,夜阳就不禁由衷感叹,为了妖界的和平,他算是鞠躬尽瘁了,想他堂堂的地妖皇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怀里的小狼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很是清楚夜阳回来的真正原因,也因此生了闷气,宁菡经常带好吃的来看他,他在丹域才是真的惬意,乐不思蜀,埋怨夜阳不该这么早回来。

事实上,也确实到了该回来的时候,地妖的成狼礼在八月举行,举行地点在月澜草原的银月山,回到皇城再集合赶往,就是六月上下的事。

地妖狼族三族分治,夜狼族主管行政,族长统领全族,血狼族主管军事,大长老管理族务,银狼族主管祭礼,大祭司组织所有的祭祀活动。

而银狼族居住的银月山,自古就是狼族的祭祀之地,皇城封印前就是如此,皇城封印后也没有改变,如今皇城再度解封,也自然不会有变化。

狼族的小祭也就是成狼礼,每隔两百年举行一次,古族寿命悠长,即使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只要拥有血脉之力,也能安安稳稳活到一千岁,两百岁才算是成年。

地妖皇朝统治妖界,大大小小的狼族嫡系、旁系、属族、支脉,遍布在直系的十个大域里,嫡系血脉只有不到千人,林林总总,却有二三十亿的族人。

需要觉醒血脉的族人很多,年龄一百岁到三百岁不等,二十多亿的基数,年龄合适者不下千万,如此众多的族人数量,不可能全到银月山去。

除了掌握大权的三个主脉嫡系,其他的三十六个属族,一百八十个支脉,根据实力的高低,分到的名额也不等,少的只有几十人,多的成百上千。

就连三族几百万的旁系里,也只有天赋佼佼者,才有资格去银月山参加祭礼,至于其他的普通族人,在各自的族里,就自己觉醒了血脉。

因此,支脉、属族的成狼礼,往往比主族要早几年,小族的祭祀结束,就派人前往了附近的大城,在大城汇合后再赶往主城,最后一同朝月澜草原出发。

夜狼三族也提前了一段时间,为大部分旁系族人觉醒血脉,被选中参加成狼礼的族人,则等到了银月山上再觉醒,这些都是往年就有的惯例。

皇城解封了四十多年,荒古平原蓬勃发展,狼族不少的属族、支脉,被分封到了各地居住。成狼礼临近,这些族群派出队伍,来到作为主城的地妖城。

参与祭祀的小辈、陪伴同行的长辈、看热闹的外族人……地妖城人流量剧增,人山人海,吵闹喧嚣,处处是热火朝天的景象,比记忆中热闹了几分。

人多是非多,麻烦也多,不乏居心叵测的外族混在其中,城中的治安压力也随着暴增,经常能看到军队身披重甲,四处奔走巡逻,检查那些可疑的外来者。

内城里边有专门的驿站,提供给参加祭礼的族人,夜阳对那些族人有些兴趣,却没有去驿站看看的打算,而是直接前往了皇城,他现在的身份不方便。

地妖皇城的大部分人知道,夜阳皇子在行宫常年闭关,突然出现在了内城走动,解释起来相当麻烦,其他人怎么想无所谓,家人怎么想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避免韩清兰担惊受怕,他谎称是在行宫闭关修炼,离开皇城游历妖界的事,只有夜长风少数几人知道,韩清兰从始至终不知道这件事。

要是她知道他偷偷跑出去,这些年在外边作死蹦跶,挨打挨骂顶多只算小事,连累了帮忙隐瞒的夜长风,夜阳就真的过意不去了,这是父子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无论如何,他都得先悄悄回行宫,再装作刚刚出关的样子,才能圆满了这个谎,之后再想去哪儿、做什么,都是他的自由,无人能干涉。

有黑魁这位太上强者在侧,能否悄无声息潜入皇城,根本用不着担心,他俩有身份令牌识别,不会受到阵法阻拦,镇守城门的,最高只是大能而已。

夜孤云和夜长风应该能察觉,却不会戳破他们两个的行踪,以太上层次的赶路速度,不消片刻,黑魁就带着夜阳,进入了皇城,来到一座青山前。

山腰处有一片漂亮的庭院,依山傍水,鸟语花香,连绵的高耸院墙环绕,里边有花园、有莲池、有竹林、有田地、有药圃……正是夜阳的皇子行宫。

到了这里,他的生命安全,才真正算有了保障,黑魁也算完成了任务,把夜阳传送进府中密室,就径直离开了这里,去找夜长风汇报任务。

夜阳推开尘封已久的石门,从修炼的密室走进房间,接近二十年的时间不在,房中的布置忆如往昔,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像他离开的时候那样。

十丈见方的卧房内室,萦绕着恰到好处的檀香,最显眼的,是拿张用万年沉香木,整体雕刻的精致大床,长五丈,宽五丈,能容下十几个人在上边打滚。

床帘是天蚕丝编织的轻纱,床上披着一层厚厚的毛毯,原料取自五品兽圣的皮绒,水火不侵,冬暖夏凉,在他的生活里,最重要的是吃,其次就是睡。

傍边是一方清澈见底的浴池,规模与大床相当,长宽各是五丈,一半暖光荧荧,一半冷芒幽幽,池底下是冰玉和火石,满满当当铺了一层。

有一股清泉从屋外引进,汨汨而流,常年注入浴池,引自山间的灵泉,水里带着淡淡的灵气与元气,富含能量,长时间侵泡,有改善体质、驻颜益寿的奇效。

光是这两样,就占据了房间一半的面积,事实上,内室的东西本来就不多,除了大床和浴室,就只剩一面洁白的玉璧,以及铺着青石地砖的地板。

白玉占据了一整面墙壁,高五丈,宽三丈,侧面形似一个“乚”,檐角高高翘起,凹陷处连接着浴池,壁面光滑如镜,清晰映照着屋内的景象,是殿下独有的梳妆台。

乘坐了两个多月的传送阵,夜阳也不免觉得有些困乏,躺在温暖熟悉的大床上,小憩了半天,又走进宽阔的浴池里,游玩翻滚了片刻,才恢复了些活力。

九界时令二十五年一变,二二零年刚度过春季,到了炎热的夏季,夏初时节,妖界并不酷热,但荒古平原地形特殊,大面积沙漠地带,人流量又多,难免觉得燥热。

同一方浴池,水温却截然不同,一边滚烫如火,一边寒冷似冰,他在浮着冰碴的寒区滚了几圈,就跃出浴池,穿上了长衫,披散头发,伸着懒腰走出内室。

小狼在连云山脉遇到的对手很强,迫不得已激发了全部的血脉力量,挣脱了夜长风设下的隐藏禁制,随时都处在危险状态,被黑魁带去了皇宫,没有他在,夜阳的周围相当冷清。

外厢的面积更为宽广,足足是卧室的两倍,四周的白墙涂满了玉粉,看起来犹如玉石温润,成片的一幅幅丹青字书,几乎挂满了一整面墙。

众所周知,妖皇夜长风修为盖世,却更喜欢舞文弄墨,丹青、书文、词藻、曲赋,造诣皆是不凡,时常把自己的作品,送给后辈或朋友,家人深受其熏陶。

夜阳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从小文采斐然,写得一手好字,深谙音律之道,丹青也喜欢,却不怎么擅长,还没弟弟夜空画的好,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墙上挂着的这些字画作品,丹青多是夜长风的手笔,文章多是他自己的杰作,夜空也有几幅绘画和字迹,剩下的,则是妖界的大家名作,外界的不多。

十几座高大的木架靠墙而立,都是昂贵的美人松制作而成,有的架子摆着琳琅满目的珍奇古玩:机巧工艺、玉刻石雕、金银宝物、玩具器物……

有的架子排满了典籍书册,大部分是传说异志和诗词曲赋,少部分是修炼秘籍和战斗技巧,还有的架子放着药草和灵材,或造型奇特,或效用非凡。

房间的各个角落地带里,还立着许多高高的玉瓶,体态细长,装着能量丰富的灵土,种着各式各样的植株,有的能散发异香,有的能清新空气,有的能安魂养魄……

从卧室的房门出来,是高耸伫立的屏风,上边绣着山水花鸟,左右有两架披着凉席的躺椅,有火炉,有香盒,有茶桌,有蒲团,有杯盏。

正对着的是厢房的外门,两边各有一座大地窗,大得能让三个人并肩走出,外门的旁边是那些木架,两个地窗的旁边,是成片的诗书绘画。

两边的地窗上沿挂着风铃,窗前都有长长的书桌,上边有笔墨纸砚,桌是金丝楠木,笔是夜山狼毫,墨是南域松浆,纸是碧海幽竹,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贡品。

厢房中央是一张宽广的大圆桌,围绕着许多的凳子和椅子,桌上盖着杯子和水壶,正上方是高高的屋顶,挂着琉璃做的灯盏,制作精良,美轮美奂。

房中各处明亮干净,即使长时间不住,也没有异味和灰尘,说明时常有人在清理,圆桌上有个食盒,夜阳将其盖子掀开,里边是他喜欢的酒菜。

菜肴自然不可能热着,早就变得冷冰冰的,却非常的新鲜,没有丝毫变质,是最近几天放的,应该是有人预备着他出关,所以才特意送来的。

即使他二十年不见身影,也照例经常送到备着,时不时就来打扫房间,能照顾得这么无微不至,除了可人的小侍女蝶舞,实在想不出还有谁?

俊美的脸上浮现笑意,夜阳把酒菜取出,给自己倒了杯美酒喝下,就拿着筷子开始品尝美味,肉食虽然没有变质,但吃冷肉这事,他向来是不喜的。

不为其他,味道不好。除了肉食,还有不少素菜,凉拌、杂烩、糕点、甜品、零嘴,这些是他下筷的主要目标,在他狂风暴雨的攻势下,很快就见了底。

房间外的廊道里传来脚步声,夜阳尖锐的耳朵动了动,笑了笑,停下了筷子,倒了一杯酒细细品位,目光望向了房门,脚步声在门外停下。

“吱——”一声短促尖诮的轻响,紧闭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修长苗条的淡红倩影,出现在夜阳的眼前。

来者正是他的侍女蝶舞,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上边衣领阔口,刚好包裹住丰满的酥胸,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脖颈。

裙角及膝,下边是一双半透明的凉靴,白花花的小腿、小巧的玉足若隐若现。模样没太大的变化,只是越发成熟了几分,像极了熟透的水蜜桃,等待着人采摘。

蝶舞的年龄比他大上几十,如今快要接近三百岁,境界在冲脉境巅峰,离突破妖圣尚有些时日,妖王一千岁的寿元,三百岁,正是女子最好的年纪。

她俏脸红润细腻,五官精致玲珑,眼中透着柔柔的媚意,与夜阳在空中目光相融,他的嘴角含着笑,她的眼里带着懵,从惊讶,到惊喜,再是浓浓的思念。

“啪嗒!”提着的食盒从手中滑落,发出的声响惊喜了蝶舞,水汪汪的大眼中,爆发出无比强烈的欣喜,激动得语无伦次:“殿下!您出关了?您终于出关了!”

随即她又大叫了起来,看见了桌上的冷菜剩菜,又看了眼汤汤水水撒了一地的食盒,蹲下身来收拾,有些又心疼又自责,喃喃自语道。

“哎呀!殿下闭关这么久,想来是饿极了,都怪奴婢,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带的饭菜全弄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说着说着,就眼中就蓄满了泪水。

夜阳突然觉得有些心疼,自己在妖界到处鬼混,蝶舞不知情,整天傻傻在府里等着,令人心酸,他抓住了她的手,制作了她,温柔笑道:“傻丫头,看我的吧!”

语落,他脑海魂力爆发,破碎的瓷盘拼合,见不到任何的裂纹,倾洒的汤汁酒水飞回,回到盅里和壶里,干干净净,不染纤尘,回到了没打翻之前。

食盒的盖子再度合拢起来,夜阳弯下腰提起了食盒,伸手在蝶舞呆滞的眼前晃了晃,蝶舞迅速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