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4.生命的意义

时间:2020-08-15 12:28:20来源:试读吧

海兰萨领主小说4.生命的意义

林场山脚下的土坡上生长着大片郁郁葱葱的地薯,一阵风热浪吹来,土坡上的地薯秧像麦浪一样起伏。

这里雨水充沛,气候温热的夏季,没有土拨鼠这样的天敌,地薯长势非常旺盛,水.嫩的茎叶是雷霆犀最喜爱的食物,不过想要让雷霆犀保持充沛的体力,就要给这些雷霆犀投食含有大量淀粉的地薯。

第二小队的战士们顶着烈日挥舞着镰刀,将大片的地薯秧割倒,在用铁镐将深埋在土层里的地薯挖出来。

这些如同手臂粗细的地薯每根都足有一米长,淡黄色的浆液里含有一种微弱毒素,如果是平常人吃下去,在吃下地薯一小时的时间里,嘴唇会肿得如同香肠一样,舌头也会像狗一样伸出来,半张脸肿得没办法正常说话,在格林帝国鲜有人食用地薯。

雷霆犀以及一些大牲畜却不在乎这一点点微弱的毒素,偏偏这些地薯生命力顽强,产量又是极高,就算是旷野里也随处可见这种植物,第四大队第六中队这次负责为团里的雷霆犀准备半个月的口粮,中队里面五支小队全部出动,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将这片土坡上的地薯挖出来。

苏尔达克打着赤膊,挥着镰刀冲在最前面,他知道用什么样的姿势才能最节省体力,怎么样才能勾到地薯的根茎,何博强跟在他的身后,用准备好的藤条将地薯秧捆成一大捆,整齐的摆在山坡上,每捆地薯秧都保持着同样的距离,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黑小子杰隆南和红头发的克劳斯分别扛着镐头,卖力地从肥沃松软的泥土中刨出一根根地薯来。

这样四人凑成一组互相配合挖地薯是何博强提出来的,事实证明,大家互相配合的工作效率明显要比单打独斗高出许多来,而且各司其职也让挖地薯这件事变得更加有趣儿。

队长山姆将摆得整整齐齐的地薯装到平板车上,走到何博强的身边,用力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呲着一口黄牙对何博强称赞道:“干得不赖嘛!看你身体这么健硕,想不到竟然还懂得农夫的活计。”

打头的苏尔达克停下来,直起腰拿起水壶‘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气,才将水壶抛给了何博强。

何博强也没有客气,把水壶里剩下的水一口气灌倒肚子里。

“你是北方人?”山姆队长坐在一捆地薯秧上,仰着头眯着眼睛看着何博强问道。

何博强从融合的记忆中看到了连绵不绝的雪山,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大家给你凑一点路费,你就回家吧。”山姆队长从怀里摸出一只烟斗来,叼在嘴里干巴巴的咂了两下,声音沙哑地对何博强说道。

何博强眯着眼睛,回忆着另外那个世界,笑容里面充满了苦涩。

“怎么,不想回家吗?”山姆队长向何博强问道。

何博强目前虽然能够凭着记忆碎片里的知识,听得懂帝国语,但是却没办法精准的发音,因此和人交流还存在一定的障碍,只能听,不能说。

苏尔达克这段时间一直在照顾何博强,因此两人走得最近,不过苏尔达克很少向何博强谈及这些,这次山姆队长向何博强询问,苏尔达克才算趁机问了句:“你该不会是忘记自己家在哪了吧?”

苏尔达克没想到何博强居然会点头,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呆呆地咒骂一句:“该死的位面战争!”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山姆队长向何博强问道,见到何博强沉默着不说话,只当他是位听力正常的哑巴,便转头向苏尔达克说:“达克,你不是认识塔拉帕敢的商人吗?要不然问问他们那缺少人手不……”

苏尔达克答应下来:“明天上午我抽空去问问。”

作为第五十七重甲步兵团里为数不多拥有剥皮技术的战士,苏尔达克显然更受那些跟随步兵团进入汉达纳尔郡敛战争财的商人们的欢迎,他认识好几个商队里的管事,山姆让苏尔达克去找那些商人帮忙,绝不是无的放矢。

黑小子杰隆南从后面插言说:“队长,干嘛不将大个子留下来?”

自从何博强醒过来,身上的伤势逐渐的好转,虽然他暂时还无法说话,但这并不妨碍他做事。

很多来至于身体主人记忆碎片里的经验,在融合了另外世界里那些经验之后,便出现了许多新奇的点子,有些可能受到种种制约无法实现,但是也有些用起来效果就非常不错,正因如此,何博强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但却已经被第二小队所有人接受了。

山姆队长咬着烟斗,含糊不清地骂道:“胡闹,我们是在服兵役,格林帝国的募兵制度摆在这儿,如果不是强制征兵,有谁愿意跑来打仗,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

一句话怼得杰隆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从怀里扯一块烤麦饼,塞进嘴里随便嚼了嚼便咽下去。

何博强清晰的看到杰隆南喉咙鼓起乒乓球大小的鼓包,看着他无比艰难将那口干巴巴的麦饼吞下去,竟然不需要喝一口水,只是眼睛有些发直。

……

这些割下来的新鲜地薯秧也要运回营地,全部丢进兽栏外面的食槽里。

那些如同小山丘一样的雷霆犀便从四处凑过来,张开大嘴一口就能吞下一捆地薯秧,这些食量惊人的雷霆犀算是军营里最强运力,只是喂养这些大家伙是件极为繁重的工作,平时拥有专门的饲养人员,只有临时雷霆犀的准备口粮,才会让一群战士到野外收集。

第四大队获得清扫战场的美差之后,后面接连执行了几次侦查任务,连同这次为雷霆犀准备草料,也都是蒙德.戈斯伯爵为了让另外几位大队长心里面变得平衡些。

这些地薯运回营地,第二小队的工作还不算完,紧接着还要有人捣碎地薯,并且将这些地薯浆汤送到后勤炊事班那边,借用那里的大蒸屉将地薯浆蒸成地薯饼,这才算是雷霆犀最喜欢的食物。

制作地薯蒸饼算是何博强比较有性趣的几件事之一,因为在制作蒸饼的过程中,可以近距离观察那些雷霆犀。

对这些体重足有数十吨重的大家伙,何博强很想骑到它的背上去感受一下。

不过营地里的饲养员却看得很紧,不肯轻易让人接触这些巨兽。

虽然对这个世界有着无限的好奇,但是何博强却总是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躺在帐篷里养伤的那些日子里,何博强为了忍受身上的伤痛,一直在偷偷对自己进行催眠,他不断地默默告诫自己:‘不要怕,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等梦醒了,这里所有的苦难将会全部消失’

这是他每天晚上进入梦乡前,一定要对自己默念的一句话。

等到新的一天开启,他会在清晨的阳光中,寻找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生命的意义。

两个月的时间让何博强身体彻底恢复过来,这些在军营里的日子也让他慢慢的沉淀下来。

格林帝国许多步兵团在野外作战,并没有专门的后勤补给部队,第五十七重甲步兵团也是如此,作为第五十七重甲步兵团团长蒙德.戈斯伯爵和其他步兵团团长一样,都将后勤补给交给了随行的商队。

跟随纽曼大公爵进入汉达纳尔郡的商队数量非常的庞大,那些大商人们都跟在纽曼公爵主力构装骑士团的身后喝汤,只有一些小商队才会跑来做重甲步兵团的生意,当然这些商队里面多数都是西德尼男爵领地里的商团,这些商团不仅有办法帮助战士们将军饷和书信带回家乡,偶尔还能给士兵们带来家乡的消息。

苏尔达克手里经常能够搞到一些黑纹魔皮,因此很多商团的管事他都认识,平时大家也能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聊几句。

何博强坐在营地门口土坡上,看着苏尔达克站在营地外面与一位穿着丝绸紧口裤砍袖长衫的商人闲聊,偶尔那位脸上堆满了胡子的商人不时地向何博强望上几眼。

开始那位商人还以为苏尔达克是在说笑,说道后来才认真起来。

苏尔达克向何博强招了招手,何博强从草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几步跑下了山坡。

那位商人微微仰着头,与何博强对视着,眯着眼睛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北方人?”他随口问了一句,目光落在何博强手臂坟起的肱二头肌上。

何博强点了点头。

这里的人都很在意自己是北境人的身份。

一旁的苏尔达克连忙说:“嗨!拉金,他不能说话,可能是受伤留下来的后遗症,不过你吩咐他做什么绝对没问题,就是别指望他能回答。”

拉金的目光从上至下慢慢的审视一圈,最后落在何博强脚上,感叹道:“……够强壮的,我敢肯定他以前是位战士,你真的要把他塞进商队里?”

拉金最后的那句话,是笑着问苏尔达克的,感觉就像是在开玩笑。

苏尔达克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对拉金说:“行不行说句痛快话,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去找大眼儿皮克。”

拉金见苏尔达克没有开玩笑,连忙给自己打圆场,连说:“我又没说不行,对我有点耐心好不好,我们可是同乡,你关照我,我照顾你,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嘛!”

苏尔达克感觉拉金还是在耍滑头,要开口斥责拉金两句,拉金也没给他这个机会,拍了拍苏尔达克的肩膀,连声说:“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把他交给我吧,我看他……也不太需要照顾,我会付给他工钱的。”

何博强被商人拉金拖着离开军营,站在军营门口的苏尔达克对他轻轻地挥手。

……

商人临时住所在距离军营不算太远,这里俨然就像是一条热闹的街市,帐篷街市两侧搭建起一些帐篷,帐篷外面摆着各种生活用品,沿街摆着各种商品,商人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军营里的战士们时常会跑出来购买一些日常用品,更多的战士跑出来则是为了吃顿好的。

不过对于这里的商人们来说,这些小生意并不是他们主要经营项目,依靠这些士兵们兜里有限的几个银镚儿,并不值得让他们千里迢迢跟随军团跑到前线上来。

这里主要的生意还是军营里大量采购的军需物资,包括粮食,布料,铁器等诸多方面的大宗采购,另外商人们还代收各种战利品,将这些战利品兑换成金币和银镚,会让战士们感觉到更踏实,一些大商会还有寄送服务,他们会将战士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钱送到他们的家乡。

第五十七重甲步兵团负责在林场北坡一带防线,这边只是偶尔会有恶鬼出现,最近一次战斗也是在一个月之前。

何博强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心里面对苏尔达克还是非常感激的。

想到苏尔达克之所以被商人们尊重,无外乎就是他拥有一门精湛的剥皮手艺,低头看着自己结实的大手虎口处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子,何博强觉得自己也应该将自己擅长的手艺捡起来。

商人拉金忽然停下脚步,低头走在后面的何博强差一点就撞倒他的身上,他转头对何博强说:“哎,我都忘了问达克你叫什么,那么我怎么称呼你?”

何博强尝试着发音,只是将脸涨得通红,说话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想起‘a—o—e’这些音节,看来要彻底忘记才行啊。

“大个子?”

拉金试着叫道。

何博强脸色有点难看。

“北境小子?”

拉金继续试探。

何博强眼睛瞟向旁边。

“要不就随便来个名字,反正就是一个代号,叫你摩根怎么样,以前商队里就有个叫摩根的大个子,他是个赶马车的好手。”拉金毫不气馁地向何博强建议道。

就在何博强觉得自己或许应该使用以前名字的时候,拉金用力一拍脑门,对何博强询问:“好吧,那你想要我喊你什么?……小达克!”

见何博强犹豫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臭着一张脸,商人拉金立刻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兴奋地说:“哈,我也觉得这个名字的确很棒!”

两人并肩走进这条临时建起来的街市,拉金依然在没完没了地说个不停。

他很好奇苏尔达克是怎么讲何博强从战场上带回来的,于是就问:“听说是达克在战场恶鬼尸堆里把你刨出来的?”

何博强只是偶尔在他目光注视之下,才点点头。

拉金带着何博强来到一处由三组帐篷组成的营地,将蹲在街边看守摊位的卷发小子和一位躺在帐篷外面睡觉的壮汉喊过来,对何博强介绍说,年轻卷发小子叫做加比,睡眼惺忪的壮汉叫做尤利塞斯,大家今后要在一起做事云云,

卷发小子加比显得很油滑,在拉金的面前对着何博强友好笑了笑,就跑回去看摊儿。

倒是壮汉尤利塞斯对何博强很感兴趣,主动伸出手。

何博强习惯地握上去,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铁钳子将自己的手夹住,并且力量越来越重……

尤利塞斯脸上出现了得逞的笑容。

可还没等那笑容完全扩散到脸上,尤利塞斯黝黑的面孔就慢慢的变得有些僵硬。

何博强不动声色地将手松开,尤利塞斯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迅速将手缩了回去。

对下属之间这些试探性的小动作,拉金只是当做看不见。

与两位雇工打完招呼,拉金便给何博强安排住得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