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阮溪陆景琰小说阅读

时间:2020-10-27 20:54:32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阮溪陆景琰的小说叫做《陆少的偷心甜妻》,它的作者是燕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最后他干脆将自己的领带扯下来捆住了她不停挣扎的手,两人就那样在大床上纠缠到了一起。一场情事结束,阮溪原本穿在身上的礼服早就凌乱不堪,她以狼狈而又难堪的姿势趴在床上,哭到眼圈通红嗓子嘶哑。陆景琰看着她这...小说主角是阮溪陆景琰的小说叫做《陆少的偷心甜妻》,它的作者是燕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最后他干脆将自己的领带扯下来捆住了她不停挣扎的手,两人就那样在大床上纠缠到了一起。一场情事结束,

阮溪陆景琰小说阅读

小说主角是阮溪陆景琰的小说叫做《陆少的偷心甜妻》,它的作者是燕绥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最后他干脆将自己的领带扯下来捆住了她不停挣扎的手,两人就那样在大床上纠缠到了一起。一场情事结束,阮溪原本穿在身上的礼服早就凌乱不堪,她以狼狈而又难堪的姿势趴在床上,哭到眼圈通红嗓子嘶哑。陆景琰看着她这...

甜宠新书《陆少的偷心甜妻》由燕绥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阮溪陆景琰,内容主要讲述:结婚之前,阮溪就知道陆景琰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后来有一天,陆景琰的心上人重回他的怀抱,阮溪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离婚后的阮溪对陆景琰爱理不理,一言不合就开怼。每每见面,陆景琰总是被她气得半死。他抗议她这般粗鲁地对他,她冷冷地笑,“陆景琰,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不精神变态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最后他干脆将自己的领带扯下来捆住了她不停挣扎的手,两人就那样在大床上纠缠到了一起。

一场情事结束,阮溪原本穿在身上的礼服早就凌乱不堪,她以狼狈而又难堪的姿势趴在床上,哭到眼圈通红嗓子嘶哑。

陆景琰看着她这幅破碎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想要上前说句什么,可想起她的尖酸刻薄来就又什么都不想说了,抬腿从床上下来,他径自进了浴室。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她孩子都生过了,可那副身体对他还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他一沾上就停不下来。

一开始他只想堵住她的嘴,让她别再说那些难听的话了。可谁知道会发展到这一步,看得出来她被他这样强硬对待很受伤,可谁让她非要跟他对着干?

等陆景琰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阮溪已经不在卧室了。

她在别的浴室洗过了澡,又回更衣室为自己重新选了一条裙子。

因为身上被陆景琰弄出了许多暧昧的痕迹来,她只能选了一条保守的黑色连衣裙,款式倒也简单大方端庄优雅,只是跟她之前选的大红色相比,没有那么明艳了。

两人随后一起坐进车里,司机载着他们直奔陆家老宅而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陌生得好似根本不是结婚好几年的夫妻。

他们的女儿陆暖已经被陆母田宁从幼儿园接回老宅了,阮溪不得不承认,田宁是个极好的婆婆,自从陆暖上了幼儿园,田宁就经常主动帮她把孩子接回老宅,说是让她跟陆景琰好好享受晚上难得的二人世界。

是不是真的享受了阮溪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她跟陆景琰的两人世界,变成了三人世界。

陆家是名门望族,因此田宁的生日宴办得很是盛大。

奢华气派的宴会厅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宴会还在持续进行,不过陆家老爷子也就是陆景琰的爷爷年纪大了体力不支,因此打了招呼打算提前离席。

阮溪在老爷子起身的那一刻轻声喊住了他:“爷爷,请等一下。”

她跟陆景琰离婚是陆家大事,老爷子必须要在场。

陆老爷子和善笑着问她:“阮溪,有什么事吗?”

阮溪知道,陆老爷子一直都对她这个孙媳妇很满意,也很喜欢她,不仅仅是陆老爷子,她的公公婆婆还有陆景琰的妹妹陆繁,都对她极好。

除了陆景琰,整个陆家的人都喜欢她。

可她要那些人的好有什么用呢?她又不是要跟他们过一生。

“是的爷爷。”阮溪微笑着从容说道,“正好趁今天大家都在,我有件事想要宣布一下。”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不减,说出来的话却惊天动地:“我打算跟景琰离婚,离婚申请我已经请律师递交法院了。”

她此话一出,整个宴会厅都炸了。

就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陆老爷子都愣在当场,更别说阮溪的公公和婆婆了。

陆景琰更是在惊怒过后起身猛地拽住了她:“阮溪,你在闹什么?”

她淡定迎向他震怒的视线:“陆景琰,在这种场合宣布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闹。”

陆景琰被她气的此时脑袋嗡嗡作响,看着她决绝没有一丝留恋看向自己的眼睛,他的心没来由的慌了一下,竟然一句话都反驳不出。

陆老爷子抬眼看向施施然站在那里的阮溪,她穿了一件端庄优雅的黑色连衣裙,领口处有细细的水钻点缀,衬的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

如果不说出来,没人知道她已经跟陆景琰育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了。

老爷子终究是阅历丰富能镇住场子的人,当即就镇定问她:“离婚的理由呢?”

老爷子的话一出,整个宴会厅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他们这边,静待阮溪给出答复。

是啊,要离婚总要有个理由。

阮溪迎着众人的视线,弯起唇角自嘲地笑着说:“离婚的理由就是:我的心很小,在这场婚姻里容不下第三个人。”

这话等于间接声明,他们中间出现了第三者。

陆景琰气了个半死,抬手捏住她的手腕咬牙低吼道:“你什么意思?”

阮溪甩开他的手平静地说:“我的意思就是,既然你的心上人回来了,那我退出,成全你们。”

陆景琰还想再说些什么,阮溪在他之前开了口:“那天参加晚宴的时候,我看到你们抱在一起了。”

“我也听到了她说她爱的人是你,而你,并没有推开她。”

陆景琰阴沉着脸看向她,莫名觉得呼吸有些窒,他抬手不耐地松了松领带。

阮溪笑得轻快却又无比嘲弄:“果然,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不爱了随时可以离开,想爱了也随时可以回来,反正不管她怎么折腾,你都在原地等着她。”

阮溪轻嗤一声:“陆景琰,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喜欢被人这样作践地虐来虐去。”

阮溪的话要多刻薄就有多刻薄,陆景琰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怒火攻心之下他上前打算把她给拉走。

阮溪避开了他的手,迎面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陆景琰,你他妈是受虐狂愿意被人这样虐来虐去,但我不是!”

“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了,受够了怎么努力都走不进你心里的日子了。被你这样阴晴不定不冷不热的虐了这么多年,我也够了!”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不过被她很好地压制下来了。

她望向他,眼神倔强而又决绝:“所以,陆景琰,我们离婚!”

她说完迈步就朝宴会厅外面走去,不顾任何人的劝阻,也完全不在乎别人看笑话的眼神。

走了几步她又抬脚踢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抬手拎着裙子赤着脚疾步走着。

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反正这个婚她是离定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跟陆家的人有什么往来了,她也不需要再注重自己豪门贵妇的形象,也不需要再为了谁而委屈自己。

她身后,是一众被她又飙脏话又打人又当众踢掉高跟鞋惊呆的陆家人。

其中,还包括被她甩了一巴掌半张脸又疼又麻脸色阴沉的陆景琰。

小说《陆少的偷心甜妻》 第二章 试读结束。

阮溪陆景琰小说阅读推荐指数:★★★★★,看了阮溪陆景琰小说阅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阮溪陆景琰小说阅读这书的整体结构非常完美唯一欠缺的就是人物内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