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无极医仙

时间:2020-02-07 09:53:10来源:试读吧

醉仙楼的装修极具古韵气息,岳风甚至隐约有一种回到古代的感觉。一楼是茶话室,二楼沐浴间,三楼为包房正厅。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谈生意的居多,所以免不了一些繁文缛节。服务员先是带着他们到了二楼沐浴更衣,说是为了去晦升气,身上无味,才能更好的享用美食。岳风嘴上没说,但心中却着实有些无奈,这么折腾下来,一顿饭

无极医仙

无极医仙小说精彩片段:岳风嘴上没说,但心中却着实有些无奈,这么折腾下来,一顿饭不得吃好几个小时。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谈生意的居多,所以免不了一些繁文缛节。沐浴的地方并不是什么淋浴间以及浴池,而是香桶沐浴,桶是用上好的香楠木制作,对人身体有相辅相成的作用,不必添加什么香料等物,已是清香扑鼻。一楼是茶话室,二楼沐浴间,三楼为包房正厅。

无极医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醉仙楼的装修极具古韵气息,岳风甚至隐约有一种回到古代的感觉。

一楼是茶话室,二楼沐浴间,三楼为包房正厅。

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谈生意的居多,所以免不了一些繁文缛节。

服务员先是带着他们到了二楼沐浴更衣,说是为了去晦升气,身上无味,才能更好的享用美食。

岳风嘴上没说,但心中却着实有些无奈,这么折腾下来,一顿饭不得吃好几个小时。

沐浴的地方并不是什么淋浴间以及浴池,而是香桶沐浴,桶是用上好的香楠木制作,对人身体有相辅相成的作用,不必添加什么香料等物,已是清香扑鼻。

半小时后,三人换好宽袍,服务员带着他们往楼上而去。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上楼中间,柳恬瑶扭头问道。

“岳风。”

“你做什么工作?”

柳恬瑶对岳风似乎非常上心。

而岳风听到这个问题则是一怔,自己现在算得上是一个无业游民,还被家人撵了出来。

要是就这么回答,好像有点丢人。

反正只是萍水相逢,何况家世殷实的柳恬瑶,和他根本不是一路人,吃了这顿饭,估计再见面也不会和他打招呼了。

“医生。”

说出这两个字,岳风多少还是有点心虚。

和服务员走在最前面的秦桂仪听到岳风的话,下意识扭头看了过来。

“你是医生?”

岳风并不擅长撒谎,被人这么质问,顿时泄了底,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刚在协和医院上班。”

秦桂仪眉头微皱,未再多问,继续走上去。

三楼是私房包间,每个房间的门口都有专人顾餐。

引领员将他们带到天字二号的包间,顾餐员马上开门带他们走了进去。

“你们点单吧,我吃什么都行。”

走进包房坐定,岳风笑着说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的餐点都是固定的,不需要点餐工作。”

顾餐员马上解释,脸上带着职业笑容,心中却多少对岳风有些鄙视。

秦桂仪似有些不满,自言道:“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哎呀,妈…”

柳恬瑶最不喜欢秦桂仪这个样子,嫌贫爱富,不注重内在人品。

“好了,你出去吧,中间不用你照顾。”

柳恬瑶不耐烦地对顾餐员说了一声。

岳风尴尬地笑了笑,不好再多说什么。

“对了,岳风,还没给你介绍呢,这是我妈,她做珠宝生意。”柳恬瑶面带微笑,接着说道:“我是做美容的。”

岳风笑了笑,马上秦桂仪说道:“阿姨,您好。”

秦桂仪身子靠在座椅背,双腿交叉而坐,面色冷漠地应了一声。

柳恬瑶心生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本只是出来请岳风吃个饭,和他说声抱歉,最好能交个朋友。

秦桂仪知道自己的女儿要出去见朋友,说是不放心,非要跟着来。

“协和医院只是一个二流的小医院,你在那里工作是没有出息的。”

秦桂仪不阴不阳地说道。

岳风只能尴尬地笑笑,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能在协和医院做主治医师,已经很不错了。

“你别听我妈乱说,协和医院也很不错,你这么年轻,能在那里做主治医师,也算得上年轻有为了。”

柳恬瑶心性善良,看岳风尴尬,马上出声劝慰。

“什么年轻有为,要是真有为,就不会只是一个二流医院的小医生了。”秦桂仪依旧冷哼一声,眼皮微微抬起,看着岳风说道:“你家里有什么人?都是做什么的啊?”

岳风一怔,这是干什么啊?

只是来吃个饭,怎么整得像是相亲一样,问东问西的,有点过分了吧。

柳恬瑶有些无奈,问这些问题做什么,眉头微皱看向了秦桂仪。

可秦桂仪却视若无睹,对于她来说,女儿交的朋友,每一个都要查清楚才行,万一遇到骗子怎么办。

岳风尽管心中不满,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道:“我家里没什么人了,我妈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对于岳冠天,岳风不愿意再提及,既然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个儿子,自己又何必把尊严放在他脚下?

“也就是说,你只是一个孤儿对吗?你爸呢?”

秦桂仪眉头微皱,继续问道。

“死了。”

在岳风心中,岳冠天确实已经死了。

“好了,妈,你就不要再问了。”

柳恬瑶心生怜悯,对岳风说了声抱歉。

“没什么,我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很不错,每年的今天,就当是自己重生一次。”

今天,是岳风的生日,每年也只有他自己记得而已。

“重生?”

柳恬瑶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淡然一笑说道:“今天是你生日?”

“你生日?”

这次是秦桂仪的声音。

看着她满是疑惑的样子,倒是让岳风有点紧张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确实是我的生日。”

秦桂仪脸色变了变,转而又问道:“你父母叫什么,在宗门落单吗?”

宗门?

落单?

什么意思?

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什么宗门。

岳风一头雾水,有些奇怪看向秦桂仪。

“阿姨,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岳风一脸不明白的样子,秦桂仪马上又说道:“也就是说,你是孤儿,没什么任何家族和宗门背景,对吗?”

这个时候,几名服务员已经端菜进入,连续十几人列队进入,每道菜都用专制的木盘端上来。

这木盘也是极有讲究的,上等的金丝楠木,温菜,保味,这也可以看出醉仙楼确实不同凡响。

“岳风,认识你很高兴,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

从醉仙楼出来,柳恬瑶开心地说道。

她对岳风越来越有兴趣,没有心机,有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这是一种自信,让人有一种少有的安全感。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岳风点点头,目光顺势看向了一旁的秦桂仪,礼貌说道:“阿姨,认识您也很高兴。”

秦桂仪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状态,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随后就转身上车。

“岳风,你不用在意,我妈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其实她人很好的。”

柳恬瑶急忙解释。

自从知道岳风不是什么大家族和宗门的人,秦桂仪就再也没有问过任何问题,也没有再刁难过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寒暄了几句,柳恬瑶和秦桂仪就驱车离开了。

目送他们离开之后,站在门口的保安悄悄来到岳风身边。

“先生,能不能问您个问题。”

“什么问题。”

“怎么结识富家小姐,然后和他们做朋友。”

保安认真的样子,让岳风心中一阵冷笑。

这个世界上,想走捷径的人太多了,少奋斗十年,这句话虽是玩笑,可还是有很多人有这样的“理想”。

岳风对此嗤之以鼻,在他看来,只有通过自己双手得来的,才是最可靠的。

“这个柳恬瑶是富家女吗?”

岳风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哎呦,先生,你还不知道啊,秦桂仪可是柳氏集团的副总裁,柳家权利中心其中一人,您说这柳恬瑶是不是富家女。”

保安现在有求于人,哪还有刚才嚣张的样子,对岳风的话自然是有问必答。

柳氏集团?

柳家?

岳风心中不由得骇然一声,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柳恬瑶的身份确实不简单。

在西广,柳,马,周,欧阳四家是名门望族,产业遍及全国,这柳氏集团就是柳家的经济中心,专营全国的珠宝生意。

可以这样说,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卖珠宝的地方,不管大小,多多少少都会和柳家有关系。

秦桂仪是副总裁,可想而知她的身份有多尊贵。

柳恬瑶如此心善,倒是和她的身份有些不搭。

要知道岳曼珠不过是一个岳家小千金,就已经如此嚣张跋扈,和柳恬瑶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刚才柳恬瑶提出给岳风一些赔偿,岳风当场就拒绝了。

在他看来,他虽然没钱,但还没有到靠讹诈的地步,再说,他身上的伤早已经愈合了,根本就不需要赔偿。

“先生?”

岳风的思绪被保安拉了回来,他还在等着岳风给他传授一些“经验”呢。

“你想结识富家千金,就想办法让她们打你一顿。”

岳风说完,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打一顿?

就这么简单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别说是一顿了,十顿都行啊。

还想多问,却发现岳风已经离开了。

岳风并没有骗他,他确实是这样和柳恬瑶认识的,至于其它的办法,他也不知道。

此时,西广某家五星级大酒店,*套房。

“还有多长时间?”

一个五十多岁,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潮水浮动,表情凝重地问道。

他是柳荣海,柳家家主,及万千荣耀于一身之人,身份显赫,在龙国,任何人见了他,恐都要行礼。

他心中似乎有心事,两鬓生出的丝丝白发向后背过,沉着泰然的气势,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常年发号施令的人。

“不出一月。”

身后沙发上站起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满头白发,虽年岁长于柳荣海,但是态度却异常恭敬。

“必须要找到一个和您月日相一致,且晦气缠身,没有什么背景,最好是孑然一身的男子,与大小姐成亲,方能渡过此劫。”

老人眉头微皱,长叹一声。

找到一个和柳荣海同月同日生的人,对于柳家来说,非常容易,但是要找一个穷困潦倒,晦气缠身的人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何况这个人还要孑然一身,就更是难上加难。

柳荣海现在看起来容光焕发,可实则身患顽疾,久治不愈,他的身体莫名生出鳞片,现在连半身都是这样了。

这些年,世界各地的知名医生几乎都已经找遍,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治疗。

无奈之下,只好从昆仑山请出一位深修老道,吴天山,号自在真人,也就是柳荣海身后的这个老者。

吴天山看了他的情况,这才告诉他,他身上所生鳞片叫做蛇蛊鳞,乃是南疆早已绝迹的一种蛊毒。

这种蛊毒只有施蛊之人用自身血脉才能救治,否则无药可医,就连吴天山也没有办法。

至于凶手到底是谁,柳荣海查了几年,也没有一点消息。

而现在吴天山告诉他,他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鳞片长到脖颈,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也有另外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刚才吴天山所说,必须要找到一个和他同月同日所生,同时满足另外几个条件的男子和他的女儿柳萱成亲。

这样从命理上会代替柳荣海承受所生鳞片,并不是将鳞片长在这个人身上,只是依靠玄学命理,延长柳荣海的发病时间,应该能够多活十年左右。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柳荣海派人找了很久,依旧一无所获。

协和医院人来人往,门庭若市,虽是一家二流医院,但好在医疗设备比较先进,加之治疗费用也比较低,所以就诊的患者并不少。

在龙国,人口基数比较大,只要是医院,几乎都不缺患者。

从醉仙楼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岳风在复印店打印了简历,便匆匆打车到了这里。

毕竟是面试,自然要给人事部留一个好印象,所以岳风提前半个小时就过来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点,岳风敲了敲挂着人事部牌子的办公室。

“请进。”

屋内一个女孩低声喊道。

“不好意思,我是来面试的。”

办公室坐着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比较年轻,另外两个则相对年纪比较大。

“你是岳风吧。”

年轻女孩起身,面带笑容说道。

“嗯。”

岳风答应一声。

女孩马上说道:“你好,我叫秋玲,请跟我来。”

在另外一个会客的办公室,岳风眉头微皱,长叹了一声。

“你们的招聘简章上不是写着主治医师吗?”

在询问了相关问题和查看了岳风的简历之后,秋玲告诉岳风,他的条件非常符合,如果可以,第二天就可以来办相关手续,呼吸科的李主任正好缺一个助理医师。

岳风一听,顿时就不愿意了,说好的主治医师,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助理医师了。

醉仙楼的装修极具古韵气息,岳风甚至隐约有一种回到古代的感觉。一楼是茶话室,二楼沐浴间,三楼为包房正厅。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谈生意的居多,所以免不了一些繁文缛节。服务员先是带着他们到了二楼沐浴更衣,说是为了去晦升气,身上无味,才能更好的享用美食。岳风嘴上没说,但心中却着实有些无奈,这么折腾下来,一顿饭,这本书人物形象描写细腻,情节生动,章节衔接紧凑,内容丰富,写的不错,给予好评,继续努力出更多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