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4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四)

时间:2019-09-05 10:10:03来源:试读吧

快穿之完美命运小说第4章 扒一扒那个喜欢我的妹夫(四)

陈立果在他原本的世界,暗恋了一个男人十三年。

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他生命结束。

当一辆重型卡车将他撞飞之后,他的人生换了一种模样。而重生后的陈立果,也开始尝试放下自己那一份过于沉重的感情。

冉青空是个很吸引他人目光的男人,他英俊、沉稳,有着女人想要的品质和让男人羡慕的

一切。

陈立果是喜欢冉青空的,如果不是系统限制,他也乐于和冉青空试试。

但是现实摆在那里,所以陈立果只好被迫敛了自己的心思,一心一意改变冉童彤的命运。

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事情突然来了这么一个陡峭的发展。

为什么徐萝雅会突然找他,为什么冉青空会给他做饭吃,这一切的一切,都在陈立果被迷晕只后有了完美的答案——冉青空居然对他有企图!!!

在得到这个认知后,陈立果流出喜极而泣的泪水。

陈立果:“系统!!!系统!!!这次不怪我吧!!”

系统:“……”

陈立果:“是他逼我搞基的!!不是我自愿的!!!”

系统:“……”兄弟,你说自己不是自愿的时候能收敛一下自己那兴奋的表情吗。

陈立果:“所以这个并不算违规。”如果陈立果拒绝走主线是会被强行调离世界的,一个命运点也攒不到。

系统:“……”失算了。

陈立果:“有点开心呢。”

系统:“……陈立果。”

陈立果:“嗯?”

系统道:“就算是他强迫你,你也不能表现出自愿。”

陈立果:“(⊙v⊙)?”

系统:“详情请见第一个世界。”第一个世界就是陈立果被“美色”所惑,结果被强行从那个世界调离了。

陈立果:“唉……好吧好吧。”他就知道系统的漏洞不是那么好抓的。

不过虽然可以和系统没有阻碍的对话,但陈立果的身体却依旧在昏迷之中。

也不知不过了多久,他终于朦朦胧胧的有了知觉。

然而似乎是因为睡了太久,陈立果的身体和精神都十分的疲乏,即便是睁眼这一个动作,他都是做了许久才勉强做到。

眼皮好似糊了胶水一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陈立果才能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的景物。

这是一间完全陌生的屋子,简洁的装饰,白色的窗帘,和从窗外射入的橙色温暖阳光。陈立果缓缓动了动,耳边隐约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文悠。”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了陈立果的额头,冉青空的声音还是那般温柔,温柔的让陈立果恨不得用脸在他手上蹭一蹭。

但万幸的是,他忍住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陈立果的声音十分虚弱,他感到自己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面对陈立果的问题,冉青空并未回答,他只是将陈立果揽入了自己怀中,然后将一杯水递到了陈立果的嘴边。

水里有蜂蜜的味道,陈立果一点点将水吞进口中,让水滋润了自己干涩的喉咙。

“冉哥。”靠在冉青空的怀里,陈立果的表情在茫然之中还带着丝丝惊恐,他似乎才注意到自己脚踝上银色的锁链,甚至于原本明亮的眼睛都因为恐惧添上了一份水泽。

冉青空还是不答,他摸了摸陈立果的头发,然后低下头,亲了亲陈立果的头顶,他正欲说什么,身侧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冉青空看了一眼手机号码,什么也没说便起身走了出去。

陈立果盯着冉青空的背影,默默的咽了口口水,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踉跄着走到了那大大的落地窗边,接着,他便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只见落地窗之外,是一片蓝色的大海,金色的沙滩和高大的热带树木都显示这里绝不是他之前所在的内陆城市。

陈立果被窗外的景色所震撼——不、与其说是他被景色所震撼,倒不如说是他被冉青空吓到了。

在他的印象里,冉青空是个稳重的人,陈立果是万万没想到,冉青空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唉,真是——又刺激又害怕还有点小羞涩呢。

陈立果默默的笑了。

就在陈立果独自暗爽的时候,出门打电话的冉青空不知何时回来了

他站在陈立果的身后,轻轻的按住了陈立果的肩膀,陈立果被他吓了一条,身体不由的抖了抖。

冉青空慢慢的叫了声:“文悠。”

陈立果收敛了脸上的表情,转过头看着冉青空,许久后才叫出一声:“冉哥。”

“文悠,别怪我。”冉青空低下头,用唇轻轻的碰了碰陈立果的耳坠,温声道:“我等的太久了。”

陈立果好似浑身都僵了,他在冉青空的怀里,像是一只被吓坏了的小动物,甚至连反抗都忘记了。

冉青空看了陈立果这幅模样,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歪过头,吻住了陈立果的唇。

陈立果一直暗恋冉童彤,这也导致他至今没有女朋友,冉青空非常清楚,即便是在国外的这几年,陈立果也没有同任何人发生过关系——不然,他也不会任由陈立果在国外旅行几年。

两人唇丨舌交缠,陈立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红晕,他想要从冉青空的怀中挣脱开来,却被冉青空的牢牢的抱在怀中。

“冉哥……”陈立果哆嗦着嘴唇,轻轻的叫了一声。

冉青空看陈立果这模样,几乎以为他下一秒那双发红的眼睛就会流出眼泪,然而无论陈立果再怎么哭,他也绝不会放开他。

当然,冉青空万万没想到的是,陈立功想说的话是:冉哥,你放开点行吗,我要硬了。

一吻结束,陈立果气喘吁吁,他垂下头看着自己脚踝上的锁链,声音听起来难过极了,他说:“冉哥,这里是哪?过了多久了。”

“十三天了。”冉青空说:“这里是国外。”

陈立果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同家里解释的,我就这么不见了——”冉童彤那条线不会出事吧?!

冉青空早就料到了陈立果的问题,他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松开陈立果,转身去床头柜上,拿了一张报纸递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拿过报纸一看,发现报纸上用粗大的字体写着一个标题:富家子闹市飙车,无辜路人惨遭牵连。

待他细细的看了报纸的内容,才发现那个被牵连的无辜的徐姓路人,显示就是他自己。

“不可能!”陈立果震惊极了,他道,“你怎么做到的?童彤呢?徐家的人呢?”

冉青空说:“童彤很好,你不用担心他。”

怎么可能不担心!要是冉童彤出了什么意外,他这个世界的完成度就又要浪费了!陈立果这才有点慌了。

冉青空见陈立果脸上出现惊慌之色,还在不紧不慢的补刀,他说:“你忘了你姐姐找你签的那份文件了?”

陈立果稍微一愣,才回忆起在咖啡厅里他姐找他签的文件,之前他还以为他那个便宜姐姐是抽风了,结果到现在才想明白,被阴的那个人居然是自己……

剧情发展太刺激,陈立果表示自己根本承受不住。

拿着手里的报纸,陈立果整个人看起来都呆住了,他轻轻的说了句:“为什么?”

冉青空坐在陈立果的对面,就这么平静的看着陈立果,似乎一点也不打算解释一下他的所作所为,更不打算用爱来伪装自己的卑劣。

“为什么?!!”陈立果的声音抖了起来,他的声音从无助到充满了怒火不过是片刻的事情,下一秒钟,陈立果的拳头就挥到了冉青空的脸上。

冉青空吃了陈立果这一拳,他的脸被打的偏向一边,嘴唇也溢出了鲜血。

“冉哥,你骗我的对不对?”陈立果的声音起来脆弱极了,甚至充满了泣音,冉青空知道陈立果的脾气从来都是很好的——不然他也不会默默的喜欢冉童彤那么多年,甚至愿意在冉童彤的婚礼上,看着她和别的男人携手。

“冉青空!你说话啊!”陈立果揪住了冉青空的衣领,咬牙切齿道。

然而当冉青空抬起头时,陈立果却不由自主的松了手后退几步——冉青空的表情太可怕了,就好像一头正在哈着血腥气味的巨兽,只是一张嘴,就能咬住陈立果的喉咙。

“文悠。”冉青空站起来,语气平淡而冷漠,他说:“我喜欢你。”

陈立果:“……”他还以为冉青空要说,我要揍死你呢。

陈立果看着这个模样的冉青空,顿时心如擂鼓,简直恨不得直接扑倒冉青空身上,兄弟你太帅了——但是他用自己的自控力努力忍住了,脸上还十分配合的扯出一个绝望的笑容:“冉青空,你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下一刻,冉青空便朝着陈立果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