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3章 法场初见

时间:2019-09-05 10:05:00来源:试读吧

丞相的枕边妻小说第3章 法场初见

">,小说城“什么时辰了?”ErNWpiI6QmrF1YXi监斩台上的男子,手端一杯茶盏,闲然的品着!一举一动间,浑身上下都在诠释着两个字:雅致!hVQgGHrF9Fhpdb“回右相,午时一刻!”zaQQNLAsPjy3sA“斩!”wiF4q6C8kVZQytzv1宫玥戈放下茶盏,一手从案上拿起了一块刻着‘斩’字的令牌,便执了出去!j3F9w0fowyLX两旁一字排开的官员,皆诧异不已,这午时三刻,还没有到……可,丢出去的令牌,岂有收回之理!ga1QFYNyxa一时间,所有的刽子手,都面无表情的抬起了手中银晃晃的大刀,只等着令牌落地的声音响起,便直接挥下刀去。

TbcbS6JCSgO刑台四周,层层拥挤的人群,一刹那,都蓦然屏住了呼吸,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双目睁大,紧张的望着那一块呈抛物线向着地上落去的令牌!rwdXj4ZYjS“不能斩!”5xVi2aV2aXdd1Zhm5“夜将军是忠臣!”rtAromg1gAkrGofI2K“……”OUfAgyBYSIV0SNe声音,在令牌离地面越来越近的时候,忽的,从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但却丝毫阻止不了令牌落地,也丝毫无法减缓令牌落地的速度!GlUJ9frWtQ3n3GIs四周的百姓,霎时,都忍不住黯然的闭上了眼睛!yM5RvWhp5XDAH4GNOM但,不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差半寸就落在地面上的令牌,突的飞了起来,循着落下那一条轨迹,‘砰’的一声,落回了案上那一只插着令牌的竹筒!VdJvnD7Sa5eNnX这一变故,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怔住了!Sl5d2t0ybcb8下一刻,只见一抹白色的身影,翩翩然从天而降,衣袂飘飘,落在了刑台之上。

kupVFiGIHjDr8Lbw但见他,白衣胜雪,玄纹云袖,腰间束着一条与白衣一致的白色腰带,配一块羊脂白玉,将他的身躯,勾勒得笔直修长。一双星眸,如水晶珠般清透,却又深不见底。眉如墨画,多一分则嫌粗、少一分则嫌细。一头乌黑如缎的长发,用一根雕工简洁的白玉簪,简简单单的束起。眸光扫向处,柔和与锐利并存。顿时,令监斩台两侧的所有官员,都突感一股迫人的压力,纷纷垂下了头去!dpzzxu2ciVeEiEFTx任是此刻场景不对、气氛不对,但所有的人,都还是抑制不住的被男子诗意入画的美丽所深深地震撼住!Zaz004at1zvh空气,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rholNSHD1GWA0VC“左相,你这是何意?”pUJyrdfi2NoUgk9iAiq宫玥戈悠然而坐,恍若天籁的嗓音,如山涧的清泉,又如一道优美的旋律,任是是前一刻冷漠的下令‘斩首’的人,也让人怎么也恨不起来!G0I9wgR5HUE2ZcyPhZb慕容尘不语,只是轻轻的一拂衣袖。

ivl6zyAY5A霎见,所有刽子手手中的大刀,一瞬间,都控制不住的脱离了手掌,飞至半空中,再刀尖向下,在刽子手的头顶,直直的坠落。QkRQZvkOuawlTtY所有的刽子手,抬头一望,皆惊惧的连连后退了两步!NXdzEQSv1itbw顿时,一脚踏空,全都狼狈的跌下了刑台!f6yhiGVF2Upu9iv7下一刻,一把把带着鹤唳风声的大刀,便整齐一致的直插在了刑台的两爆阻止了刽子手再上擂台。ddTtrvXkx2lifG慕容尘缓步走向屈膝而跪的夜璟天,白色的衣摆,在行走的过程中,微微的飘逸而起。

明明,身处在这世俗乱世当中,却又是那样的远离红尘,不染尘埃!FQebAQZZ4DNCn6xWB如,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sAdLGp9LKgzf7tYvOH弯腰,完美毫无瑕疵的双手,便将地上的夜璟天给扶了起来,“夜将军,我来晚了!”音质与人,同样的透人心弦,任是如何杀戮的人,在这样的声音下,也恍若被清泉荡涤了灵魂,不由自主的滋生出几分仁善来!JPblgWfxqTPQPlpxvT夜璟天站起身来,一袭青衣,一如往昔,如竹如松。

衣摆上的那一点尘土,丝毫无损与他的气节,“左相,此次,我之所以会受宫玥戈陷害,也是因为我自己……”话语一搁,似有似无的叹息一声,旋即,语气一转,接着道,“我的生死,倒是其次,我只是担心陵儿……”w5FqmvokC37tyJQ6I8“夜将军放心,此事,我已禀告太后,太后正在赶回京城的路上!”ovQ5JcJidFHcJ9闻言,夜璟天身后还跪着的那些人,都忍不住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只觉‘劫后余生’!但夜璟天,却并没有如他们一般来得乐观。

Q9agnwgsJg91lwP8Or果然,只听监斩台上的那一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紧不慢、不咸不淡的语调,楞是令在场所有的人,都懵然屏住了呼吸,“左相,本相奉皇上之命监斩‘通敌叛国’的夜家,你此举,可是未将皇上之命看在眼里?”d5QULJ7VkTfe2VOuKXh“右相,此事尚未调查清楚。你急于处决,可堵得住这天下悠悠之口?”慕容尘面上含笑,带着一丝淡淡的嘲意,墨玉般的星眸,同时闪过一丝冷冽!1OPZlMJdwwwlKN“人赃并获,罪证确凿!左相还想要如何调查?”MxNyrkRtHEMsXG“证据何在?人又何在?”jmjkmNBlCK4RxzJy4uA宫玥戈抬眸淡笑,笑容如流水月光,表面清润,内里看不透,“既然左相执意要‘证据’,那么,来人,将‘证据’呈给左相过目!”7BOUXmJCPTPvgtbCLcR话落,立即有一侍卫,将一份似乎早已准备着的信函,送到了慕容尘的手中!OEBqMhFd6xLw慕容尘打开,目光掠去,手,倏然一紧,手中的信函,刹那间便化为了一堆灰烬,风一过,随风而逝!lt8ccKo42D3q7f8P8宫玥戈笑容越深,配上那分神俊美的容颜,怔是一刹那夺去了众人的呼吸,温和与强硬并济,“左相,众目睽睽之下销毁‘证据’,若是不能当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实难让人相信你与此事无光!”dpMk5Wew8fDDh96b4JF“宫玥戈,你……”10MqFvSOOpqhw33KMXs慕容尘脱口,直呼其名,略失一贯平静!S6q43Gdhp2宫玥戈唇角始终噙着那一抹弧度,好似夜空里的一轮弯月,任何话语经他口说出来,即使是生杀予夺,都带着云淡风轻,“左相,若是你此刻愿意亲自监斩夜家,那么,本相便愿意相信左相与‘夜家’无关,”语气一转,暗藏凌厉,“否则……”pUsksaX0l8NoKPzB86Pk“如何?”HErUyd6Vxg5wtdv慕容尘淡漠冷笑!Ehh8HxC63R1kB宫玥戈笑得愈发深邃,瞬即,眸光骤沉,“来人!”c8NT92SXYYNKGw6koK顿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行暗卫,手持弓箭,将刑台围了个水泄不通!z3s3vdIVz7TYQU知晓自己今日,已是败在了监斩台上之人的手中,但慕容尘却是笑了,一双星眸,凛冽胜冰,显露一丝罕见的杀气!wFifExfA6dkh周围的百姓,看着这一阵势,潮涌般后退!zvk262urwO8顷刻间,箭如密集的雨丝般,便铺天盖地的将整个刑台围住!c2wRi8W1mpec4DIF3慕容尘足尖轻点,飞跃而起,身形矫健,恍若游龙,手掌霎即一翻,底下密密麻麻的箭矢,便徒然转了一个方向,窜掠而起,在数米高的半空中,交织成圆,顺序旋转!5YbvFOMtY3QVJw宫玥戈岿然不动的坐着,身在局中,却如一局外人,任四周风云变幻,也只是看着。

良久,长眸一敛,似划过一丝叹息,右手,随之一拂桌案上的茶盏。27wdj0jDu0MK茶盏,刹时便呈抛物线落向地面。5qxtJCyupK40UOgH茶盏中的水,在这一过程中,倾数倒出!2ynGoXBaVm1Xxe他翻起的手掌,再往上轻轻一抬,便巧妙的控制住了那茶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袭向半空中的慕容尘。同时,左手再丢下那一块刻着‘斩’字的令牌,笑着下令,“斩!”ubJo3hDkrtXM迎面而来的水滴,看似不堪一击,却带着千钧之势,远胜那密集箭雨,令慕容尘一时间不得不全心身相挡,而眼睁睁看着那令牌落向地面却无能为力!2vKaYfnGS5eHI2Q4N“不!”oXpjlXIaYckpo一道道凄厉的声音,立时出自刑台上那一个个还跪着的人!Whr6hVYwUj8ltlTWa1众人的面色,随着令牌离地面越近,而变得越发的惨白,有的人,甚至低低的哭泣了起来!OdAeD8iZvqdyDI这时,空气中,蓦的划过一道破空之声!glVrMrkEw30R落下的令牌,转瞬间,被一只金簪,牢牢的钉在了监斩台案桌的桌脚上!离地面,不超过长睫的距离!ObsIeVB2Y0s所有的人,顷刻间,不由自主的顺着那一道声音而来的方向望去!G88m6CVZ4My11qUkBX5但见,不过片刻的时间便已然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袭白衣,从街道的尽头,飞速的策马而来。

衣袂飘扬间,背后明媚的阳光,形成一个金灿灿的光晕。tQ7rGa4gfpjCejlSOaQ她,乘着光晕而来!PhgzyRTel2所有的暗卫,侧头相望,那惊艳不真实的一幕,令他们都呆愣的停下了手中射击的动作而不自知!sOspgtQNH8xlVCUx“踏踏踏”的马蹄声,一声声,清晰的敲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keC4DEaLMKD4一袭白衣,须臾间,来到众人的面前。骏马,震天的嘶鸣一声,双蹄,腾空而起,带着尘土飞扬。

她,双手牵着缰绳,控制着身下的骏马,眸中潋滟光芒,倨傲如炬,带着一丝轻蔑与不屑,直落在监斩台上的那一袭白衣之上,寒冽入骨!声音,掷地有声,“今日,谁敢动夜家人一根头发,我定将他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