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2章 暗挑拨德妃遭斥

时间:2019-09-05 09:57:41来源:试读吧

废太子重生记小说第2章 暗挑拨德妃遭斥

胤礽私以为康熙把心中的火气发出来也好,发泄了心中的郁气自然也就少了,再者今儿个也算是意外之喜,绝大部分皇子的额娘都被牵扯进去了,看着自己的额娘被骂,估计这些个兄弟也好受不到哪里去,想到其他人不舒服,胤礽心中微微有些暗爽,重生之后,胤礽已经知道自己要对付的并不是这些个兄弟,只要他能维系住自己在自家汗阿玛心中的地位,不结党营私,太子位坐稳当了,将来的继承人注定是自己的。讨好汗阿玛,可比对付十几个兄弟容易多了。但是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胤礽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那样的胸襟。

康熙本来就心情极度不好,此刻骂起人来更是什么恶毒的词都往出蹦,今天的事真是撞到他心口上了,此刻他是看谁谁不顺眼,就连德妃挺着八个多月的大肚子,因跪着很难受,加上肚子里的孩子也在不停的抗议,就微微挪了挪,结果被康熙逮个正着。

尔不过区区一届包衣奴才,竟罔顾朕平日对你多有怜惜……骂着不解气,康熙还打算上脚,胤礽一看发觉有些过了,一直忙爬到康熙面前,抱住他的腿。德妃肚子里的是老十四,胤礽虽不喜欢,可也没有打算直接在一开始就灭了他。这万一出了事,以后要是自己这个小心眼汗阿玛想起来,定时会牵扯到自己身上的。

汗阿玛,息怒啊!胤礽沙哑着声音哭喊道:汗阿玛,乌库玛玛还在看着呢!德妃娘娘就是有天大的不是,看在德妃娘娘怀有龙嗣的份上……胤礽可还记得曾经老十四给自使得绊子,记得前世的时候太皇太后离世之后,因为十四阿哥的出生,还缓解了汗阿玛的伤心之情,所以老十四自出生后,还是很受汗阿玛关注的。

龙嗣……康熙冷笑道:这个贱人就是仗着怀了孩子,连太皇太后都不放在眼里,亏得太皇太后在世之时还对她多有关心,区区包衣奴才,人卑贱,就是孩子出生也指不定是个什么东西?给这么个东西高位,朕真是悔不当初啊!康熙现在不缺儿子,此刻对德妃那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胤礽看到康熙气的浑身发抖,心里也确实赞同他的话,老十四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又看到各个嫔妃也是一脸惊慌的样子,而且的德妃感觉也撑不下去了。于是爬起来死死抱住康熙,坚定的劝道:汗阿玛,……息怒啊!乌库玛玛最疼孩子了,您忍心让她难过么?……汗阿玛……儿子求您了……

康熙听了胤礽的话,又看到自家宝贝太子苍白的脸色,想到他前一天还因为伤心过度晕倒,叹口气,看也不看德妃,之时拉着胤礽重新跪在灵前。

给太子换个厚点的垫子……许是发了一通火,康熙此刻的精神头还不错,也有心情关心儿子了,不过依旧仅限太子一人。

汗阿玛,您也要保重身体,保成已经没有乌库玛玛跟皇额娘了,您一定要长命百岁……保成不能没有汗阿玛!胤礽脑子里思索着自家臭小子是怎么给他的外祖父曾外祖父撒娇的,于是照搬……

康熙一听儿子真心的关心,刚止住的泪水,差点又奔出来。其他人都说什么万岁万岁的,都是虚的,还是自己的保成好,是真心关心自己,于是又留恋的抬头看了一眼自家皇玛嫲的棺木。又跪了一会儿之后,然后拉起自己的儿子,儿子年纪还小,在这么熬下去,身子骨就坏了,自己是阿玛,不能在儿子面前让他担心。

梁九功,阿哥公主们都过于年幼,你让人看着,别让他们过于哀伤,以致伤了身子。康熙拉着胤礽对自己的贴身大太监吩咐,说完就拉着自己的宝贝太子慢慢的走出了慈宁宫。

一路上,康熙绞尽脑汁的告诉‘悲哀’中的太子,虽然太皇太后仙逝,自己也跟他一样的难过,太皇太后不会希望看到他这个样子,为了所有关心他的人,你小子一定要坚强起来,不能一直这么哀伤下去,那让不止已经逝世的太皇太后,就连你阿玛也会很担心的……

汗阿玛,即如此,儿子也求您,不要过于哀伤,这样不止儿子会很担心,就连乌库玛玛她老人家也不希望您……快到毓庆宫的时候,胤礽也反手拉着康熙,关切道。对于跪了许久走路已经有些蹒跚的汗阿玛亲自送自己会毓庆宫,胤礽不是不感动,他已经决定这辈子绝不会令康熙失望,于是决定做一个好儿子,此刻只能反复劝导。

康熙迟疑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有对他身边的人吩咐了半天,要他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太子,然后自己就坐着龙辇回了养心殿。

坐在毓庆宫的书房,胤礽打发了伺候的人出去,然后拿了一张宣纸出来,按照记忆,将脑海中妻子的相貌画下来。

‘老说你画的不好,可是我连你的一分神韵都画不出来,芸芸,你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别为我难过、伤心,好么?我的心无论在哪里都留给你,你说好不好?’胤礽伸手摸着画中的妻子默默的想。科技不发达,连纸张都远比不上后世的,

看了一会之后,胤礽将画卷起来,放到烛火上,看着它一点点燃尽……心里越来越觉得空虚。如果可以他根本就不想回到这里,他只想要拥着妻子,看着儿女,过那种平静而又温馨的生活。

虽然是新年,可是太皇太后驾崩,自然不便庆祝,康熙又怕胤礽伤怀,并不要求他时时守在灵前,每日早早的就叫他回来,胤礽则在没人的日子,不停的思索以前的事情,还开始按照自己之前的笔迹练起字来。直到二十七日除服后,看到字练的差不多了,胤礽心中一动,拿来一摞纸,显示写了好几首悼词,然后按照孝庄太皇太后去世的时间写起随笔来。只是随笔里有对孝庄的思念,以及回忆之前孝庄对自己的好,还有一些康熙跟孝庄还有自己在一起相处的情景,满篇充满了对孝庄这个乌库玛玛的怀念,以及对康熙的敬爱。

一连写了好几遍,又仔细看了看,觉得自己都感动的不行,才分别标上不同日期,然后胤礽又叫了小禄子找了一个檀香木的盒子,将随笔放进去,塞进书架之中。

胤礽自是知道,原本康熙是执意打算为祖母守孝二十七个月的,但是百官再三劝奏,他才勉强同意祖母遗嘱以日易月,二十七日而除。连续六十天不宽衣解带,尤为盥洗的侍疾、守丧生辉与巨大的悲痛,几乎摧毁了康熙的身体。所以为日日陪在康熙身边,陪他伤心,也因此康熙对宝贝太子有了更多的关注,为替太子着想,稍稍控制住了自己的悲伤。

太子这两日都做什么呢?大过年的,又逢太皇太后逝世,康熙的心情并不怎么好,控制住情绪之后,就又处理了一番之前累积的奏折之后,问了声。

梁九功帮康熙换上新茶,恭敬道:太子爷除了每日守灵,就是去陪陪皇太后,再有……就是在书房里……

在书房里干什么?康熙又问。

奴才听说是写了悼词,然后默默的烧掉……梁九功只得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康熙一听,叹口气,道:这孩子,就是太过诚孝。

梁九功打着千,恭敬道:这也是跟皇上您学的。他自然知道康熙此时对太子爷有多满意,于是夸耀着。

康熙一听点点头,又问了胤礽这两日都进了什么?又问了他是否休息……梁九功一一回答。其实每日康熙在忙都会见见胤礽,可是已然习惯的问问,也许胤礽这两日表现的对自己的担心,让康熙心里很是熨妥。

自从康熙训过众嫔妃之后,接下来的守灵,便没有一个人敢脑什么幺蛾子,德妃因为被康熙训过之后,更是不敢怠懈,接下来的日子就算在难受,都不敢在有任何表示了。正月初八,怀孕刚满九个月的德妃就发动了,康熙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只有皇贵妃前去照看。初九一大早,康熙正拿着自己命人从太子那里拿过来的悼词,真挚的语言,质朴的情怀,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是平白的讲述了之前太子跟太皇太后之间的小事,但是读起来,更是朗朗上口,仿佛所描述的景象历历在目的样子,后面还有太子对太皇太后离世的悲伤与难过。看的康熙也忍不住想起自己跟皇玛嬷之前的相处,忍不住热泪盈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再没有读过比这个更质朴动人的文字了。皇贵妃命人来报德妃产下一个小阿哥,也就是康熙第二十三子,目前活着的第十四子。

康熙得到德妃平安产下龙子的消息之后,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来报喜的小太监,只是专注的看着太子写的那摞悼词,伸手抚摸了太子的笔迹,终于自己也忍不住,提笔也记录起自己跟太皇太后之间的事情来。

作者有话要说:太子爷是爱媳妇爱孩子的好男人!

改错字,其实这张在发文前,就改了无数遍,但是一发完,还是有无数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