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九章 康纳的口袋妖怪

时间:2020-05-03 19:05:50来源:试读吧

康纳的霍格沃兹小说第九章 康纳的口袋妖怪

“莱特先生,哈森向您问好。”这位名叫哈森的人拘谨地说道。

老迪文点了点头,冷淡地说:“你忙你的,我带我的外孙参观一下。”

哈森如蒙大赦地退下。

“这是一位哑炮,康纳。”迪文拉着康纳走向一条正在运转的生产带。

“哑炮?”

“是的,你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巫师血脉都能成为一名巫师。我们把那些出生在巫师家庭,却没有施法能力的人称为哑炮。”

“哦。”康纳知道老迪文还没有说完。

“虽然他们不会使用魔法,但并不代表他们是没有魔力的。哑炮也有两种,一种是先天魔力不足,他们没有足够的魔力支撑他们施法。而另一种…。”老迪文指了指脑袋,继续说道:“他们有着正常的魔力,却失去了作为巫师的天赋——他们念出了魔咒却不能使用魔法。”

老迪文又指了指那几个管理,说道:“他们都是第二种,他们又被称为魔力工人,是所有巫师工厂生产链上的主要魔力来源。”

康纳又一次接触到巫师世界的另一面,果然哈利波特的世界并不完全像电影里那么光鲜亮丽…

“这种哑炮…很多吗?”

“嗯?这个么,康纳,你知道全英国有多少巫师吗?”老迪文沉吟片刻,反问了康纳一个问题。

“额,我不知道。”康纳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康纳回想了一下前世看的电影里,一年级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上飞行课,大概是二十几个人,那一年级大概有五六十新生,大概估算一下的话……大概有五六千人?这么一想,巫师还是珍稀保护动…

“全英国,真正在魔法部注册在案的巫师,大概有七千多人。如果算上那些未注册的黑户巫师和你这种还未记录在案的小巫师,那大概有一万人左右,而巫师家庭里出现哑炮的概率大概是六分之一,所以英国大概有近两千名的哑炮,这还是没有算上那些遗忘了自己巫师身份的哑炮家庭的人数。”

康纳吃惊道:“原来有这么多哑炮吗?”因为原著里整个霍格沃兹康纳就知道一个…那个…叫啥费啥来着的管理员一个哑炮,康纳还以为哑炮是稀有生物来着。

“是的,大部分哑炮在知道自己没有施法能力后,都会选择在麻瓜世界生活。但也有很多不愿意去麻瓜世界生活的哑炮,他们就承包了巫师界那些正式巫师不屑去做的工作。”迪文指了指在那些“魔法机器”上工作的哑炮员工。

“像他们这种,体内有魔力的哑炮,算是哑炮里的高个子,能接很多活,生活不成问题。而那些没有魔力又无法融入麻瓜社会的哑炮,被两个世界排斥,无论是在麻瓜世界还是巫师世界,都活的像个小丑,是真正的可悲。”

老迪文语重心长地摸着康纳的小脑袋说道:“康纳,你要知道,我们能生而为巫师,是一种幸运,我们不可以因为拥有着这种力量而傲慢自大,要时刻保持着谦逊,对魔法要抱有敬畏。不是我们掌控了魔法,而是魔法选择了我们。”

“我明白了,外祖父。”康纳认真地点了点头,自己这位外祖父对自己是真的用心良苦了,康纳对莱特家族又多了一份认同,毕竟已经多了一个妈妈了,再多一个外祖父也是可以接受的。

老迪文感受到小外孙对自己多了一份亲近,老脸上露出菊花般的微笑,继续牵着康纳走向那个大块魔法机器。

“这是很精密的炼金产物,你看这个模具,是不是很眼熟,上面的魔纹就是“连通”魔纹,这就是我不着急教你这个魔纹的原因,因为所有的巧克力蛙画卡的连通魔纹都是通过这个机器直接复刻在画卡上的,所以即便你没有掌握“连通”魔纹也可以生产你的...额...比卡丘画卡。”

介绍完这个,老迪文又把康纳拉到流水线的另一半,并叫停了哑炮工人,从那个复杂的仪器上拆下来一个东西,递给了康纳,“这是我的原画。”

康纳接过来一看,正是巧克力蛙上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画里的邓布利多还调皮地眨了眨眼。

“这台机器(B)与刚刚那台机器(A)不同,这个更复杂,也更昂贵。刚刚那台机器(A),使用的核心魔纹是‘复制’魔纹,而这台机器(B)的核心魔纹是‘回溯’魔纹。‘复制’是比较简单的平面型魔纹,而‘回溯’魔纹是立体的,这两者的制作难度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一整天下来,康纳和外祖父迪文一直在工厂里参观学习,不仅看了负十层的“画卡制造车间”,还参观了负九楼的“巧克力蛙加工车间”和负六到八层的“魔法零食制造车间”。

这两个人一个教得不亦乐乎一个学得如痴如醉,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直到佛罗拉下来叫两人吃饭,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康纳,我已经把生产画卡的原理和流程都告诉你了,如果你希望的话,现在你就可以用这些白板画卡制作你的神奇动物画卡了,我想很快你就可以在对角巷的商店里见到你的作品。”晚餐餐桌上,老迪文心情愉悦地说道。

“不,外祖父,我希望能换一个模具,嗯,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的是长方形的卡片而不是五边形的。”康纳有点艰难地用刀叉切着牛肉,嘴里还咬着半块面包,嘟囔着说道。

“嗯,可以,问题不大。”不过是单独开出一条生产线而已,只要外孙高兴就好,老迪文想着。

旁边的佛罗拉皱了皱眉头,有点小郁闷,时隔多年能和父亲吃上一顿晚餐,还是挺值得高兴的事情,结果父亲从头到尾都没理过自己,说到工厂的事情也不问一下自己的意见,明明我现在才是工厂主管好伐?

其实在离家出走前,佛罗拉和外祖父的关系一直很好,毕竟如果不是从小像公主一样惯着,怎么会干出与人私奔这种事。可是以前三姐妹谁也没有像康纳这么“受宠”啊!

一想到曾经宠爱自己的父亲对康纳的偏爱,佛罗拉不禁“幽怨”地看了康纳一眼,明明是我先...

察觉到佛罗拉“慈爱”的目光,康纳很自然地说道:“妈妈,我希望我的卡片能和之前的巧克力蛙画卡区分开来...”

“嗯,你是指不同的包装吗?那自然...”

“不不不,妈妈,我的意思是,我的卡片不是买巧克力蛙送的,而是买我的卡片送巧克力蛙!或者别的什么零食也可以...”

“这...可以是可以,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佛罗拉不解地问道。

“嘿嘿,那是因为我的卡片可不仅仅是用来收集的卡片,等过几天我准备好了再告诉你们!”康纳昂着小脸,尝试萌混过关,然后大boss佛罗拉使用了技能掐脸,康纳败下阵来。

“我说我说,快放手!快放手...那是我在外公把我的皮卡丘和丘比连在一起的时候发现的.....”康纳揉着被掐红的小脸,拿过自己画的皮卡丘,上面是一只被皮卡丘拖到老家反复雷击的丘比。

“他们会打架!”康纳像是发现了华点一般大声地说道,然后发现场面有点安静。自己的两个观众并没有反应过来,在纳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下尴尬地挠着头。

“拜托,我这是会打架的画卡诶!你们有见过会打架画卡吗?”

“你是说,你想要卖的是你这种会打架的卡片,而不是卖零食?”老迪文反应过来了,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点子,很适合他们这种画画的家族的口味,“所以你之前问我能不能控制他们的连通状态?但我已经告诉你了,连通符文并不是对称的,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到底是姜还是老的辣,老迪文也抓住了华点,康纳这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其实很简单,我们只需要一个‘接口’,比如说这是两张画卡,我们把大部分的‘连接’魔纹印到这一张画卡,而另一张画卡只画一个小小的‘角’,比如这样...”

康纳拿出两张纸,然后并接在一起画了一个模拟连接魔纹——火影木叶护额的标记,然后把两张纸分开,圆圈在一张纸上,小小的三角在另一张纸上,然后再用画圆圈的那张纸在画三角的那张纸的每条边上又画了三个三角。

“很聪明的想法,的确,这样就可以实现控制画卡的连接了,而且在技术上完全可以轻易地实现。”迪文啪啪啪地鼓起掌来,“或许你应该为你的打架画卡起个名字?”

康纳得意地笑了笑说:“就叫口袋妖怪(PocketBeasts)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