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1章 睡个男人

时间:2019-12-05 19:44:30来源:试读吧

邪魅总裁温柔妻小说第1章 睡个男人

望着眼前豪华的凯撒大酒店,林如棠迟疑着顿住了脚步。

到底要不要去见继姐给她找的人呢?

只是指导一下论文而已,为什么选在这么奢华的酒店呢?总感觉有点不靠谱啊。

没等她想好,从酒店出来忽然几个黑衣大汉,二话不说,拎起她就走。

林如棠被搞得措手不及,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大喊:“喂!你们干什么……绑架啊救命……”

她挣扎着,可是于事无补。

很快,黑衣大汉把她带到了凯撒顶层的总统套房,二话不说,将林如棠丢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林如棠摔了个四仰八叉,获得自由的时候还庆幸地板上铺了厚厚的波斯地毯,好歹保住了她美美的脸蛋。

她低声咒骂几句,然后就听到了房间里的脚步声。

抬头一看,一个半裸美男出现在眼前。

流线般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亦或是一双超级大长腿,最最主要的是,一张看了就想舔的盛世美颜。

“擦擦口水。”

连声音都性感得让人五肢俱硬。

“哦。”

林如棠听话的抬起胳膊往嘴巴一抹,无辜地笑了起来。

“fu/ck。”

如同太阳神一般俊美的男人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伸出右手一把将林如棠拽起来,扔到了房间里豪华的超级大床上。

“喂喂……你做什么……”

男人覆在林如棠身上,一双深如寒潭的双眸似狼一般盯着她,眸中闪烁着野性的欲望。

从林如棠的角度看去,就是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到令人窒息的面庞,和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

她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了不安,下身被某个坚硬的东西抵着,就是再蠢,她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我其实走错了……你信不信……”

男人的薄唇微微勾起,看起来冷漠又凉薄。

不等林如棠再说什么,男人几个动作就让林如棠瞬间成了赤裸的羔羊,柔滑白嫩。

“不要……唔”

下一刻,他用嘴堵住了林如棠的惨叫。

霸道的药性再也忍不住,全都倾泻在林如棠纯洁的身体上。

这一夜,眼泪洒满了枕间。

夜越来越重,总统套房里春色无边,女人羸弱的哭泣更为这场欢爱添了一把狂热的火。

当林如棠从无边的噩梦中惊醒时,已经是凌晨十分。

她身体就跟被一辆大卡车碾过一样,手脚都仿佛不是自己的。

满室狼藉。

林如棠看也不看身侧的男人,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胡乱套上,不顾酸软的身体,冲出门去。

一行泪落在了星光之下。

外面的世界还是昨天的世界。林如棠却不再是昨天的林如棠了。

她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双腿似灌了铅一样沉重。

继姐好心给自己找来了帮忙写论文的前辈,她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占了身体!

怪她胡思乱想,没有及时去找前辈。

快到家门时,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林如棠当即被淋个正着,一身湿漉漉的打开了家门。

谁知道迎接她的并不是一室黑暗,而是灯火通明的客厅和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后妈继姐,和即将成为她未婚夫的陆鸣飞。

气氛古怪,众人脸上神情严肃。

陆鸣飞望过来的目光不再温柔缱绻,他盯着林如棠脖颈间的青紫痕迹和她一身凌乱,一言不发。

继姐林娜走过来,看着林如棠一副被蹂躏过得样子,眼神闪过得意,嘴里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棠棠啊,你果然去酒店了……你就算为了出名也不用去和那五十岁的导演上床啊!唉!人家可都结了婚的!”

什么?

林如棠被她这番话惊如坠冰窖,她望着林娜,不可置信地问她:“你不是说是……”

“是什么!”后妈打断她的话,痛心疾首地又哭又喊,什么“就知道你大晚上出去没好事”“林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等等,彻底坐实了她鬼混的行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林爸爸脸色铁青,面容仿佛瞬间就老了十岁。

林如棠下意识捂住颈间,不让陆鸣飞看到。

可惜,已经迟了。

后妈说累了,林娜紧接着指着她训斥:“你说你一个大学生,巴巴的上了导演的床,别人怎么看?不就是我没让你进剧组么?我是为你好啊,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你才不到十八岁啊!”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林爸爸有些站不稳地看向一旁自始自终没说过一句话的陆鸣飞,难堪地开口:“鸣飞,婚约取消吧,棠棠她……配不上你!”

后妈和林娜俱都停止了唱念做打,眼神灼灼地望着陆鸣飞。

沉默中,林如棠脑海中灵光一现。林娜的眼神中是多么明显的动机,她看上了妹妹的未婚夫。

一叶障目!

从前林娜在陆鸣飞面前貌似无意的挑/逗,勾引,林如棠总是不当回事,以为姐姐性情开朗而已。

如今,即将订婚之时,林如棠鬼混被未婚夫撞见,多好的取消婚约的理由。

不管是林娜说的五十岁的导演,还是那个陌生男人,不都一样吗?

她难道还要庆幸不是一个油腻中年人睡了她吗?

林如棠眼眶里不知不觉盈满了晶莹的泪水,当陆鸣飞开口时,她的眼泪全都滴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心碎的声音。

“你从哪里回来?”

“鸣飞,我刚不是说了么……”林娜迫不及待地插嘴:“为了出名去爬导演的床……”

“闭嘴!”

陆鸣飞一声暴喝,额角青筋直冒,他这副样子把林娜吓了一跳,迁怒一般恨恨瞪了眼眼林如棠,咽下了后面的话。

林如棠终究还是伤了他的心,她从没有看过他这个样子。

只是,再如何说被设计陷害,和别的男人上床也是不争的事实。

她身上的痕迹,她眼里的泪水,全都再说,她脏了,再也不配和陆鸣飞站在一起。

“我……解除婚约吧……”

扭过头,泪水模糊了视线。林如棠强迫自己不去看陆鸣飞失望痛苦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