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十章 家破人亡

时间:2019-12-05 10:29:32来源:试读吧

道门野史小说第十章 家破人亡

王天化躲在小巷子里,暗中观望着日本兵的动静。

他刚才就发现一件事情,僵尸精血除了提高他的身体强度外,还增强了他的视线。虽然现在在夜间,但是他却对日本人的一举一动看得很清楚,恍如白昼。

王天化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平日里当护卫队操练的时候,他也喜欢和那帮人混在一起训练。

护卫队的教官是王晋安聘请的退役的残疾军官,军官姓赵,叫赵虎。

赵虎早年间隶属于清廷的新兵,后来参加了 辛 亥 革 命,也算是和王晋安有一段战友情,但是赵虎的运气不好,虽然读过陆军小学粗通兵法,但是不善言谈交际,为人耿直,所以得罪了一些人 。后来起义的时候被枪打断了一条腿,于是就被人落井下石,给了几块大洋就被打发出去了。

也算是他运气好,当年王晋安归乡的时候,可巧在途中休息的时候遇到他,又凑巧两人同桌打尖,聊起天来,才发现原来都是参加过革 命的战友。

于是两人惺惺相惜,王晋安可惜赵虎的境遇,又佩服他的才能,于是想着带他回沛县找路子,赵虎又因亲人都已亡故,所谓的回乡也不过是一场空,打定了主意就跟王晋安混了!

王晋安只是一介文人,所以王家庄护卫队组建的具体细节都是赵虎在操办,剿匪的功劳其实也是由于赵虎指挥得当。

王天化跟着赵虎学了很多军事知识,所以当他看到日本人的哨兵巡点时,就知道他们的站位布阵严谨得当,就连苍蝇都很难飞进去。更遑论一个大活人了!

王天化的心情很糟糕,他从小路走进村子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人被日本兵赶到村子里的那片空地上了。但是空地上还有很多尸体,那些尸体他很眼熟,都是护卫队的!

赵虎的尸首也在其中,他的双眼睁得很大,面目狰狞,王天化看得出赵虎死不瞑目,赵虎平生一最恨贪官污吏,这和他早年的境遇有关;二最恨日本人,因为日本人丧心病狂。

所以死在日本人手里,对赵虎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侮辱,而这种侮辱是永远都无法洗脱的!

看到惨死的赵虎和其他乡亲,王天化悲痛不已,他很害怕在其中看到自己的父母。

由于王天化的视线很强大,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他依旧清楚地看到空地里没有爹娘,再结合此时他家周围布满了日本人的哨兵,他推测爹娘还活着,现在应该就被困在自己家里。

王天化心想爹娘还没死,而且有日本兵把守此地,说明日本人想从我爹娘身上得到什么!所以他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不过,父亲刚毅,肯定不会轻易答应日本人的要求,到时日本人必定恼羞成怒,如此一来后果不堪设想!

看来爹娘的处境还是很危险,必须得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

王晋安夫妇此时被困在家里,他们不清楚王天化一整天的遭遇,也不知道王天化此时就潜伏在自家附近。

虽然王晋安被日本人控制起来,但是他很欣慰幸好天化不在家。

他从妻子从容的眼神中看到了坚强,他知道妻子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只要王天化是安全的,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他们!他们宁可死也不会对这些禽 兽 屈服 !

伊藤介勇30岁出头,短发无须国字脸,身形短壮,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像是个精干坚毅的人。

他早年在东三省待过一段时间,会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是个地道的中国通。

伊藤介勇从保长王宝勇那得知王晋安的事情之后,很快就断定,只要王晋安能够归顺皇 军,那么整个沛县都会被皇 军牢牢控制住。

所以他在消灭掉全部的王家庄护卫队员之后,下令包围王府,活捉王晋安,并且不得伤害王晋安家里的任何一个人。

他是想用王晋安的亲人来迫使王晋安屈服!

只是可惜没有捉到王晋安的独子,不过他的妻子在这里,想必也能起到一点作用。

伊藤介勇的打算是很精明的,但是他忽略了王晋安早年的经历和抱负,如果他清楚王晋安的为人,现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 枪 崩了王晋安!

因为王晋安不可能当汉奸!

不过伊藤介勇现在是抱有幻想的,毕竟王晋安的家人在自己手上,不怕他不服软。只要王晋安归顺皇 军,那么皇 军在沛县的压力和受到的抵抗一定会极大地减小。此刻在他的眼中,王晋安就是一个宝贝,他一定要把这个宝贝拿下!

“王先生,你好。”伊藤介勇嘴上说着你好,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他此时傲慢的神态。

“哼!不是很好!”王晋安被日本人压制住,感觉受到了侮辱,忿忿地回道。

“哈,王先生真性情啊!”伊藤介勇丝毫不在意王晋安的无理,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是胜利者,他适中认为胜利者对失败者充满怜悯才能展示出胜利者的雄伟光彩。

“我觉得我们应该合作。”伊藤介勇开门见山。

“我觉得你们应该去死!”王晋安唇枪舌战,不放过一丝挤兑伊藤介勇的机会。

“王先生太失礼了!”胜利者的怜悯是有限,更何况是一位“暴君”,所以看到王晋安如此不配合,伊藤介勇露出了他原本的面目。

“王晋安!”伊藤介勇怒道。

“小鬼子!”王晋安不屑地反击。

听到王晋安的话,伊藤介勇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没想到王晋安竟然这么顽固不化,丝毫不给他商量的机会,一开始就撕破脸皮!

“王晋安!别忘了你的家人都在我手里!”伊藤介勇玩味地看着王晋安,“我觉得你应该配合我!”

“不配合又如何!”王晋安怒目凝视。

“你有一个老婆,我有100多个士兵!他们可都2个月没见过 女 人了!”伊藤介勇阴笑道。

“你敢!”王晋安听到这句话,腾地一下站起来,握紧双拳直扑向伊藤介勇,但是人才敢站起来就被左右两边的士兵打中膝盖,控制住拉回座椅上。

王晋安担心妻子受辱,眼睛发红瞪着他们,恨不得吃了伊藤介勇。

王晋安的妻子一言不发,面色如常,丝毫不被伊藤介勇的话影响,也没有因王晋安被打而动容。

只是整理了一下衣服,默默地站起来走到王晋安面前。

她身边的两个日本兵看到她站起来,想要出手制止,但是被伊藤介勇示意退下。

“安哥,我很高兴能和你在一起,这20年来我很快乐。”王夫人笑靥如花。

“你还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吗?”

王晋安正要回答,但是王夫人却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时候你去我家里提亲,其实我是在屏风后面偷偷看着你的,你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吧。”王夫人回忆起往事,不禁莞尔。

“那个时候我就看上你了,你那时还没有如今这般胖,你看看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王夫人调侃道。

王晋安听到这话,似乎也忘了此时的处境,竟然有些尴尬扭捏。

“其实我现在也没什么挂念的,就是很遗憾不能亲眼看到天化结婚生子。”王夫人说这话时一脸惋惜的样子。

说到这里,王晋安知道妻子要做什么了。但是他不能阻止,也无法阻止。

他不能看着妻子受辱,也不能让妻子受辱,既然如此,妻子将要做的事情他只能莫莫接受。王晋安突然感觉心很疼,很酸,眼泪在眼眶打转。但是他使劲憋着,不能让妻子看到自己掉眼泪。

他努力地笑出来,笑得很难看,是真的难看。

王夫人似乎没有看到王晋安的表情,继续说道:“你还记得你当初教我化学的时候吗?”

王夫人想起往事,甜甜地笑了出来,王晋安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那时不懂,还以为氰 化 钾是杏仁的粉末,差点就误食。要不是你及时制止我,我那时可能就死了。想想真是有点后怕。”王夫人拍拍胸口,装作害怕的样子。

“你看,我刚才在你的书房藏了一点氰 化 钾在身上!”王夫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状带有苦杏仁气味的物品,就往嘴里塞!

“快!拦住她!”伊藤介勇这才发觉大事不妙,急忙让手下拦下她,但为时已晚!

王晋安呆呆地看着妻子痛苦地倒下,他痛苦地笑着,假装不经意地拭去眼角的泪水。

“哼...哼...哼...哈...哈...哈”王晋安此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有些歇斯底里地吼叫着。

日本兵看到王晋安有些发狂,在伊藤介勇的示意下控制住王晋安,生怕他做出骇人的举动出来。

“把他关在这里!严加看管!”伊藤介勇非常生气。

“把她拉出去!”伊藤介勇又指着王夫人的尸体恨恨地说道。

“人死了...人死了...”王晋安似乎有些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伊藤介勇看到他这个样子,气急败坏指着王晋安给士兵下命令:“把他拉到广场去!”

“哈依!伊藤君,那其他人呢?”一个士兵询问道,他说的其他人是指王晋安家里的长工佣人和一些亲戚。

“一起拖过去!”伊藤介勇气急败坏地吼道。

“哈依!”房间里的士兵看到长官生气了,大气不敢出,收到命令之后鱼贯而出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