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005 真是狠毒

时间:2019-12-04 19:59:30来源:试读吧

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小说005 真是狠毒

房内。

慕灵樨刚打算好好休息。

毕竟昨晚折腾了一夜,今儿个又倒霉,遇了车祸,整个人都倦倦的。

佣人上来后,把门敲得震天响。

慕灵樨蹙眉去开门,询问,“什么事?”

佣人态度冷淡道:“夫人让你下去一趟。”

慕灵樨一听,就知道下去准没好事。

那顾明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也算是习以为常。

慢悠悠下了楼梯,就听到靳向晚在那边虚伪的说:“妈,您别气了,灵樨也不是故意的,车祸这种事,本来就是意外,哥哥不是好好的吗?”

“哼,你们兄妹俩一个德行,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

两人说话间,慕灵樨也下了楼,来到跟前,问道:“阿姨,找我有事?”

顾明华恢复一贯冷漠的神情,道:“你来靳家也快十年了,虽说,家里不缺你那一口饭,但是起码要有人在屋檐下的自觉,你说是吗?”

“说得是,所以阿姨的意思是?”

慕灵樨顺应的回答,对这种不痛不痒的刁难,表示很淡定。

顾明华见她难得识趣,便道:“既然如此,那从今日起,就不要做个闲人了,你不会赚钱,我也不强求,但干干体力活,应该是不错的。看到花园里那片空地了吗,最近我打算种植国外高价购买回来的绿植,上面的草需要除,你就去做那个吧。”

慕灵樨没料到,顾明华这手段,会这么低等,不由蹙眉道:“靳家不是有园林师吗?”

“哦,你说老张啊,他前几天刚好崴了脚,在家休养,得需要一段时间呢。”

顾明华端起茶,慢悠悠的享用了一口。

靳向晚在旁边简直幸灾乐祸。

能把慕灵樨当佣人使唤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心底暗笑,表面又假惺惺地道:“妈,灵樨怎么也算咱们家的小姐,这细皮嫩肉的,要是被太阳晒伤了怎么办?这可是大夏天。”

顾明华没回应,只是盯着慕灵樨道:“如何?”

慕灵樨笑道:“那有什么问题,不过……可不可以从明天开始?”

她这会儿双腿还有些酸软,实在站不住。

顾明华又哪会那么容易发放过她:“既然说要做,那就从现在开始,别想推脱……还是说,又想跟你靳叔叔告状了?”

慕灵樨老神在在道:“阿姨犯不着用这种方式来激我,我也不是那种喜欢吃白食的人,我欠了多少,自然会还多少,不会占你一丝一毫的便宜。”

顾明华脸色顿时沉下去,咬牙切齿道:“那就好。”

随后,慕灵樨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直接去了花园,准备除草。

花园里正在工作的一些长工和佣人见到,都是一脸惊疑不定。

不管怎么说,慕灵樨也算是靳家小姐,靳先生一直爱护有加,跟对待亲生女儿似的,和靳向晚又是好姐妹,平日里别人见了都是恭恭敬敬的。

现在,这位大小姐忽然要做起工人的活儿,众人不由窃窃私语了起来。

慕灵樨装作没听见,打算先去取工具,谁知道,到了工具房,负责看顾的工人却结结巴巴的道:“抱歉,灵樨小姐,夫人交代了,让您用手去拔。”

慕灵樨闻言,神情阴了一下。

还真是狠毒啊!

那些草叶,有的能割人,她要是下手去拔,绝对会被割伤。

不过,人在屋檐下,暂且只能忍。

等到她找到路子赚钱,到时候自然不需要在这看人脸色。

慕灵樨压下内心所有的恼怒,转身去了花园,开始除草。

艳阳烈烈,慕灵樨细皮嫩肉的,晒了没一会儿就觉得头昏眼花,手指头被草叶割了好几个口子,有些流血。

大宅里……

靳向晚一边悠哉喝着咖啡,一边津津有味看着花园处,正顶着烈日拔草的身影,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意。

站在她旁边的佣人小莲,笑眯眯地奉承道:“小姐,等那些草拔完,她的手估计也伤痕累累了,您真是太聪明了。”

“这件事可不要说漏嘴了,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是妈的主意,明白了吗?”

靳向晚得意洋洋的说道。

小莲机灵道:“小姐放心,保证不会说漏嘴。”

花园处。

慕灵樨虽然看似埋头在拔草,实际上,也将别墅内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靳向晚和小莲有说有笑,她心里多少也有点数。

那个贱人一向喜欢来阴的,看来没收工具是她的杰作了。

慕灵樨嗤笑一声。

靳向晚啊靳向晚,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就别怪我了!

忙了整整一个下午,靳向晚勉强把草拔干净了。

回到屋内,整个人脏兮兮的,身上沾满泥土,整个人累得够呛,站在凉快处,眼前几乎一阵发黑。

靳向晚见到她那狼狈的模样,眼中掠过一抹嫌弃,表面却假意慰问,“灵樨,你总算是拔完了。再不拔完,我就要去把你给叫进来了!真的很抱歉,我刚才帮你跟妈求情,她不听我的。”

“是吗,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我没事,洗个澡就完事儿了。你可别靠近我了,说不定身上会沾虫子,要是被咬到,可就不好了。”

一身汗,加上泥土,全身粘乎乎的,手掌上的伤口,被泥土戳伤,这会儿正刺疼得很。慕灵樨早就受不了了,不过还是强忍着,笑得像个傻白甜似的,告诫靳向晚。

靳向晚一听有虫子,吓得连连后退。

慕灵樨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玩味,慢悠悠的上楼去了。

美美的泡了个澡出来,又翻出医药箱,正准备给自己的手上药,楼下陡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啊!虫,我身上有虫!”

慕灵樨嘴角慢慢勾了起来,笑得一脸狡黠。

跟我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