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五章 当然走

时间:2019-12-02 19:38:45来源:试读吧

顾少,你认错人了小说第五章 当然走

林晓欣一顿,急忙在房间里面翻找起来。

哟吼,照片还挺多的,各种臭屁自恋的摆拍,还有不经意的模样,甚至连结婚证这样宝贝的东西都翻出来了。

林晓欣看着上面的那些照片,无一例外,有个屁的痣?

敢情之前在总裁办公室里面看到的那张照片出了瑕疵?尼玛!她那之后才想出来的证明啊!就这样夭折了。

“咔擦~”

“谁!”

一道轻微的声音传来,林晓欣顿时脸色大变。

只见顾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见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的房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问道:“找到了吗?”

“什么?”

“离婚协议书,你想找的不就是那个吗?”

不啊!她完全不想找那玩意。

林晓欣呐呐的看着顾泽,实在搞不明白他都在脑补什么。

不过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就是吧!

殊不知,这无所谓的态度让顾泽心中刚刚升起的一抹疑心顿时烟消云散。这女人,真应该去拿一个奥斯卡。

当然,奥斯卡什么的现在可不在林晓欣的考虑范围之内,她此时紧紧盯着顾泽,一脸的后怕。

这夜深人静,表面斯文的男人会不会眨眼间变成人面兽心的混蛋,是一个值得深刻思考的问题。

然而,顾泽却只是轻飘飘的看了眼房间里面那堆的快有一个小孩高的照片,连给林晓欣一个正面的眼神都显得奢侈。

“你若安分点,这离婚协议书我就当没有见过。如果你还想搞事情,这份离婚协议书我会亲自送到郭家。”

“哦。”

林晓欣急忙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要是你现在就送的话,她这个伪郭凝云是不是就可以功成身退,和这诡异的一切说拜拜了?

“要不,你送郭家试试?”

林晓欣试探的说了一句,要是郭凝云知道了,说不定就会回来了。

然而,这话听在顾泽的耳中却充满了浓浓的威胁。他脑海当中顿时响起之前她分析的那一段话。

这个时候把离婚协议书送去郭家,只怕明天一早就会出现他顾泽卸磨杀驴,狼心狗肺的传言了吧?

顾泽脸色一冷,说道:“要不要送到郭家是我的事情。但是别以为你用这样的方式,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

“……”

林晓欣抽了抽嘴角,求别另眼相看,这位总裁,你的眼睛都不知道长哪里去了好吗?

顾泽显然不想再和面前这个女人交谈下去,这样只会让他更加气愤。他当即掉头就走,临了还吐槽道:“你这样的女人,我永远不会碰!”

“……谢谢啊!”

“……”

这女人难道不应该生气难过,歇斯底里的又吵又闹吗?

没有得到意料中的反应,顾泽眼中透出一抹不爽。

林晓欣却机不可失的提醒道:“顾总裁,慢走不送。”

“走?我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顾泽迈开的步伐顿时停了下来,带着一丝羞恼。

“不,不走?”

林晓欣顿时吓了一跳,本来在厚重刘海下显得平淡无奇的脸此时也变得灵动了些。

“当然走,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

“谁知道你是不是又在房间里面放了什么催情的东西。”

顾泽冷冷的补充一句,看着林晓欣的脸色越发僵硬,这才满意的离开。

这边,林晓欣却惊恐莫名的看着房间,一股想要再次扫荡一遍的心熊熊燃烧。郭凝云竟然还在房间放这种东西?

因为顾泽这话,她愣是一晚上都没敢睡。不是担心他去而复返,而是担心自己脑抽做了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情。

这夫妻两个太奇葩了,保命要紧!

所幸,这一夜到天明,她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总算是撑到了天亮。一整个晚上,她都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怎么才能让顾泽相信自己真的不是郭凝云。

顾家二老她是指望不上了,那就回郭家吧!郭凝云爹妈肯定能认出来!

林晓欣摸了摸自己的脸,脑海当中却全都是郭凝云顾盼生辉,巧笑倩兮的脸庞。原来,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是真的。老爸误我!

就这顾影自怜的功夫,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林晓欣顿时吓了一跳,犹豫了半响这才探出脑袋。

昨天被迫在这里住了一晚上就已经够无奈了,这回不会又出什么事情吧?

她悄默默的将门打开,就见一个佣人说道:“夫人,廖先生来了。”

“……”

廖先生?谁啊?

“先生叫你下去。”

“……”

这句话才是关键吧。

林晓欣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硬着头皮跟着佣人往下走。

虽然才短短数语,但是看得出来,郭凝云夫妇应该和这个廖先生很熟悉。不过再怎么熟悉又有什么用?连朝夕相处三年的老公都能把自己认错,就别提这廖先生了。

林晓欣很是乏味,顶着一头厚重的刘海,顺便又托了托快要滑下来的眼镜。

就这样一个形象,一直在客厅等候,显得有些焦灼的廖承直接愣了。

从离婚协议书辗转送到顾泽的手上到现在,他一直都联系不上郭凝云。已经几天的时间了,他简直不敢想象。要不是顾泽打电话来告诉他郭凝云已经回来了,他此时恐怕已经吃了一万吨的后悔药了。

“你好。”

这时,下楼的林晓欣满是尴尬的打了声招呼。这廖先生到底什么来头,倒是来个人告诉她啊!

听到这话,廖承立即抬头。当看到林晓欣的第一眼,廖承便怒道:“你是谁?你不是凝云!顾泽,你就是这样找的人吗?”

听到他怒气冲冲的话,林晓欣差点没感动到哭。

太好了,总算有人能分辨出来了。

林晓欣张口欲言,冷不丁的廖承竟然横冲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摇晃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告诉我,凝云去哪里了?”

“……你,咳咳~我也不知道啊!你能不能先放手啊!”

林晓欣吓了一跳,这又是那位神经病?

“救命啊!快松手,我要被你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