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目录

第二章 这事没商量

时间:2019-11-10 22:49:26来源:试读吧

农门绝色之空间小医仙小说第二章 这事没商量

第二章这事没商量

他一进来,就对陈婆婆说:“娘,我回来了。”

接着又环视一圈,见陈康和他的婆娘都站着,才道:“大哥,大嫂,怎么还不吃饭?”

从头到尾,他的视线并没有在白小娴身上停留。陈康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欲言又止。吃饭的时候,他又忍不住道:

“阿恒,你知不知道这姑娘……”

“好了,阿康,你就让阿恒好好吃饭吧!”陈婆婆突然拿拐杖敲了敲地面,不轻不重道:“这丫头,以后就是我们陈家的人,这事儿没商量!”

“……知道了,娘。”陈康有些讷讷,摸了摸鼻子,低下头默默扒饭了。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闷,一家人默默吃着饭,白小娴也很识趣地没有开口。唯一让她感到奇怪的是,陈婆婆为什么愿意留下她?

饶是白小娴活了两辈子,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饭后,她又十分自觉地收拾碗筷,准备洗碗的时候才发现水缸里没水了。可要是偷懒不去打水,不仅碗没法洗,第二天的早饭也是个问题。

白小娴叹了口气,认命地拎起水桶去后院挑水。然而陈家的水井修得很远,白小娴开了院门,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只觉得心里发怵。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手里还举着一根蜡烛。

“啊,多谢!”

白小娴本以为好心帮她的是周玉,可一转头就吃了一惊:“你……”

“拿着。”

陈景恒依然没看她,平静地把蜡烛塞进她手里,紧接着拎起了地上的水桶。白小娴这才如梦初醒,急忙跟在对方身后。

陈景恒的动作干脆利落,白小娴连水声都没怎么听见,就见他打上两桶水,连气都没有喘一口,直接拎进了屋子。

自始至终,他都没和白小娴再说一句话。

等把水倒进水缸,白小娴才想起要和陈景恒道谢,可她一扭头,身后早就没人了。

真是个怪人!

陈家的这两兄弟,老大陈康是个豪爽的,心里从来藏不住事,有话就说,而陈景恒却是个闷葫芦,两个人不仅长得完全不像,连性格也是天差地别。

白小娴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想到明天早晨还要做活,便决定先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鸡刚刚开始叫的时候,白小娴就爬了起来。

——她这一宿睡得并不好。陈家虽说人口不多,地方宽敞,可是并没有多余的屋子能睡人。陈婆婆的闺女倒是探亲去了不在家,可人家掌上明珠的闺房,别说白小娴不好意思开口,就是她真提出来,陈家人也绝不会答应。

因此,白小娴只能在柴房凑合了一夜。

即使她白天累得不轻,还是冷得睡不着。最后还是周玉这个妇人心细,悄悄送来了一床棉被,白小娴裹着,才胡乱眯了一会儿。

饶是如此,她还是睡得很浅。为了不再尴尬,白小娴干脆早早做好饭,带了点干粮就出门了。

陈家的地不是村里最多的,却是最好的,每年收获也能比别人多打些口粮。平日里陈景恒在外做官差,陈康和周玉夫妇二人打理田地也就够了,可眼下快到收获的季节,家家户户都盯得紧,陈家人手不够,也就有些力不从心。

白小娴去得最早,在田里闷声不响地忙了一会儿,才有附近的农户陆陆续续地下地,等他们发现白小娴时,不免都有些吃惊。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陈家那丫头,不是从来不下地吗?”

“你眼瞎了吧?什么陈家丫头,那是白老输家的傻子!你还不知道吧,听说那丫头和陈婆婆家的阿恒定了娃娃亲,啧啧啧,可真是好命!”

“得了吧,陈家能看上她?还不是白老输死皮赖脸,硬把人塞过去的!”

白小娴知道,自己现在在陈家,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原主她爹的名声,肯定要被人议论。可她并不在意这些,手里动作一刻不停,做得比一些笨手笨脚的农妇都好。

眼看日上中天,白小娴觉得有些饿了。正在此时,有个妇人突然走过来,悄悄碰了碰她,有些疑惑地问:“娴丫头?”

“……小婶婶?”

白小娴只觉得眼前的妇人有些眼熟,她愣了愣,立刻想起来,这是原主的婶婶,叫云秀。原主本来有个叔叔,性格敦厚人也有才华,可惜英年早逝,只留下年轻的云秀守寡。

“娴丫头,你真的去了陈家?”

云秀一脸愤愤不平,眼里带着心疼:“你那爹就是个畜牲!他就是为了陈家的钱……也不想想,陈家能对你好吗?这和卖了你有什么区别!”

“小婶婶,我没事,我挺好的。”

白小娴不知道为何,也觉得鼻子有点酸——从小到大,只有云秀不觉得原主是个傻子,坚持说她只是比旁人笨了些。其实原主真的不傻,因为从小不哭不闹也不爱说话,才有人说她是个傻子。

“走,咱们回家,陈家决不能继续待着!”云秀擦了擦眼睛,突然抓住白小娴的手,坚决地要拉走她。

白小娴正想说不用,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快跑!野猪,有野猪!”

野猪?!

这村子三面环山,山上免不了有些飞禽猛兽,野猪就是其中之一,平日里很少出现,只有饿狠了才会闯入村子抢食伤人。

一旦运气不好撞上,那就是非死即残!

事情发生得突然,白小娴和云秀都没有防备。等两人回过神来,地里的人已经一哄而散,而野猪喘着粗气,毫不犹豫地朝云秀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