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真千金无所畏惧》无删减阅读

时间:2020-11-15 17:00:51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叶佩李明哲的小说叫做《真千金无所畏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佩看着镜子里许久没见熟悉的脸,伸出右手,忍不住抚摸了下,等感觉到手心里真实的触感,她的瞳孔紧缩了下。镜子里的自己,巴掌大的小脸上枯燥毫无光泽的黑发被随意扎成麻花辫,刘海是大剪刀随手剪出的参差不齐一字...小说主角是叶佩李明哲的小说叫做《真千金无所畏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佩看着镜子里许久没见熟悉的脸,伸出右手,忍不住抚摸了下,等感觉到手心里真实

《真千金无所畏惧》无删减阅读

小说主角是叶佩李明哲的小说叫做《真千金无所畏惧》,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佩看着镜子里许久没见熟悉的脸,伸出右手,忍不住抚摸了下,等感觉到手心里真实的触感,她的瞳孔紧缩了下。镜子里的自己,巴掌大的小脸上枯燥毫无光泽的黑发被随意扎成麻花辫,刘海是大剪刀随手剪出的参差不齐一字...

主角叫叶佩李明哲的小说叫做《真千金无所畏惧》,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火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佩看着镜子里许久没见熟悉的脸,伸出右手,忍不住抚摸了下,等感觉到手心里真实的触感,她的瞳孔紧缩了下。...

叶佩看着镜子里许久没见熟悉的脸,伸出右手,忍不住抚摸了下,等感觉到手心里真实的触感,她的瞳孔紧缩了下。

镜子里的自己,巴掌大的小脸上枯燥毫无光泽的黑发被随意扎成麻花辫,刘海是大剪刀随手剪出的参差不齐一字形,覆盖过眉毛,几乎遮住那双眼长而秀、黑白分明、润而有光的瑞凤眼。

脸上的五官还是熟悉的精致形状,但因为炭黑的肤色,粗糙的肌肤,再精致的五官也会叫人忽视了去,乍看之下,毫无美感。

往下,她身上穿着的是乡下10块钱一米剪来的绵绸布自己纯手工缝制成的无袖衣服与中裤,虽然针脚均匀犹如缝纫机机制,但陈旧的款式加上略带褶皱的面料穿在她干扁的身上,显得那么土气。

“我那是做了个梦?”

叶佩却丝毫没有嫌弃自己炭黑的脸颊与干扁的身材,对着镜子掐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呆愣片刻后,她黑白分明的眼里闪现微微疑惑。

脑海里,三年前的今天,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古代世界,而且作为刚及笄的太傅之女即将面临选秀。

叶佩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和古代一心想要进宫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秀女想法有出入,一入宫门深似海,她接受不了将来的丈夫会有后宫佳丽三千。

好在太傅爹爹也不是有野心之人,看出她的心思后默许了她的想法不说还暗中帮助她落选,叶佩成功从秀女变成了一个宫女,只等年满25便可出宫获得自由。

那时候叶佩想,25岁在古代算是年老色衰,但现代观念中其实还是一个女子的黄金年龄,她不笨也肯干,在古代就算是不嫁人也饿不死自己,实在过不下去还可以落发为尼,反正古代的尼姑也不需要文凭。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想要当个默默无闻的宫女,机缘巧合之下,却一不小心还是成了宫中最尊贵的女人,还是帝王独宠那种。

当然没人知道她与新帝同房两年多,两人都没有**。

与其说她是新帝的妻子,不如说她是他的谋士更贴切些。

三年过去,新帝从一个傀儡皇帝彻底掌握了政权,而她也从十五的年岁长成十八妙龄,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要在古代度过,却不想十八岁生日当天,新帝醉酒……亲了她,她眼前一黑再睁开眼,脑海里的一切如昨日发生般清晰,然而事实是,现实世界的她依旧是十七岁的外貌,时间竟不曾流逝。

因此叶佩有些怀疑,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

“太真实了……”

叶佩喃喃自语间,垂下手却不经意碰触到绵绸布制作的灯笼裤裤袋里有小巧坚硬的物品,鬼使神差伸手一掏,叶佩手心里却多出了一枚精致的红宝石叶形戒指。

“听说你家乡的习俗成婚需要佩戴‘戒指’,这是朕特地命人制作,你试试。”

脑海里回荡新帝清冷中带着诚意的话语,叶佩的眼神微微恍惚。

好半天回过神,她才惊觉这三年的一切并不是虚幻的梦境,只不过她魂穿的那些日子,现实世界的时间轴根本没有发生变化。

叶佩望着手心里那枚静静躺着的戒指,沉默了一会儿后,循着记忆打开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书包,从书包小隔层各色线团中掏出一个红色线团,拔出上面插着的针,从线团上扯出了一根长线,折叠捏揉成一根较粗的麻绳状红绳,才穿过了戒指,把它挂在颈间,藏入领口。

“咚咚咚。”

房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叶佩把针线盒收起重新放回书包后,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外,是叶家女仆来不及收起表情的略有些不耐烦的脸:

“叶佩小姐,马上开饭了,您准备一下下楼吃晚饭。”

“知道了。”

叶佩淡淡回了一句,随手关上客房的门。

自打有记忆起,叶佩就知道自己的妈妈生下她后跑了,她的妈宝男爸爸迟铁牛没两年去登记了分居离婚手续后,又娶了一个老婆回家。

迟家奶奶重男轻女严重,叶佩又不是新媳妇的亲生女儿,在农村的十七年,叶佩是被当奴仆使唤长大的。

五岁喂鸡养羊,七岁洗衣做饭,要不是农村也实行九年强制义务教育,叶佩估计连读书的机会也不会有。

后来之所以能上高中,也不过是她暑假打临工挣学费,加上后妈想要把她身价提高点儿多收几万彩礼,才同意了下来。

高一暑假结束的时候,叶佩就听到后妈打电话说要把她许配给县里的水泥厂厂长当二婚头老婆,彩礼都商量好了,就只等她年满十八办婚礼,二十岁补登记。

只不过正当叶佩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之际,迟铁牛忽然患上了白血病。

一家的主心骨倒了,迟家人自然是想要把人救活的。一开始,他们想着叶佩二十万的彩礼钱马上就要到手,所以也没有让迟铁牛等死,而是积极配合医院治疗。

听说捐献骨髓对人身体可能有副作用,这骨髓匹配的事情首先自然是落在了叶佩身上,毕竟叶佩的弟弟迟金宝是迟家的心肝宝贝,身子金贵。

也是这检查,让迟家知道了叶佩根本不是迟铁牛的亲生女儿。

迟家奶奶一想到可能的风险得让孙子承担,拿起拐杖对着叶佩就是一阵打骂,说她是汪郑梅偷汉子给她儿子戴的绿帽。

浑身骨头被打得酸痛,叶佩被勒令回家做饭之际,却偷偷跑到派出所报了警。

当时的叶佩想法很简单,只要能脱离迟家,不用嫁给那个三十七岁水泥厂厂长,就算找到的亲生父亲不认她,也没关系……

叶佩的血型特殊,警方搜索之下,她却得知,自己并不是汪郑梅偷汉子的产物,而是A市豪门叶家当年被抱错的千金。

叶佩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其实内心是充满了期盼的……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

不过这份期盼,在得知亲生父亲出差,母亲因为假千金忽然晕厥病倒只派了管家来接之际,被现实狠狠击打。

叶佩虽然已经被接回了叶家,户籍也由管家处理迁入,然而在穿越之前,她都是没有见过叶家人的。

此刻,被通知下楼吃晚饭,叶佩的眼眸微微恍惚,好一会儿才清透了回来。

夕阳西下,房间里的光线不知不觉变得昏暗。

叶佩关上门后,顺手按下门口齐肩高的开关。

房间天花板上方形简约款吊灯瞬间发出白昼一样明亮的灯光,叶佩眼眸一扫,打量了下叶家为自己准备的房间。

装修简约大气,米白色欧式花纹墙纸铺陈整个房间,银灰色系窗帘、棕色系拼木地板以及浅灰色床单被套透露出的冷色调疏离透露出这应该只是临时打扫过的客房。

“连接我都没时间,估计也没有心思为我准备其他。”

明明是落寞的话语,叶佩嘴里溢出来却并没有什么失落哀伤,仿佛客观叙述什么天气预报一般。

推开滑动式衣柜门,叶佩有看到里面挂着吊牌整齐的裙装,只不过,她微微一瞥,就发现这些衣服尺码不对。

160尺码的裙子,套她170身高的身体上,显然不搭。

叶佩随手关上衣柜门后,也不打算换衣服了……反正现在她的样貌与身材,穿什么都不好看。

叶佩自嘲一笑后,直接出了房门。

从房间不远处的木制旋转楼梯而下,她看到大厅里华美璀璨的水晶灯下餐桌旁,已经有四人端坐。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四人先后也抬头朝她的方向仰视过来。

得益于良好的视力,叶佩一秒内看清了四人的清晰模样:

主位坐着的中年男人,梳着的倒背头油光发亮使他看起来严肃又精神,九月的秋老虎还没过去,他却穿着长袖衬衣一丝不苟,显然所处的环境都是冷气十足不需要他适应天气,是叶父。

六人桌叶父左侧坐的中年妇女,一身改良牡丹花旗袍显出好身段与好气质,年近四十的年岁,脸上眼角却没有一丝皱纹一处斑点,一张脸保养得比许多电影明星还好,被染成酒红色的长发被盘起在脑后,显得高贵又端庄……是叶母。

她对面坐着两个年轻人。

靠近叶父的那位身形高大挺拔,仅仅坐着也可以看出身高180以上,转过头朝叶佩看来的时候,他微微眯起的眸子里有莫名的冷光闪过,仿佛面前的人不是他血缘相亲的妹妹,反而是什么伤害了他心头宝的仇敌。

另外一位身形娇小,乌黑亮泽的卷发被烫成波浪卷披散在她脑后,宛若飘逸的海藻,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她似乎反应慢半拍也转过头来,然后那白皙如鸡蛋的脸颊上,那双湿漉漉的小鹿眼,似乎被什么惊扰,闪现出脆弱需要保护的盈盈波光。

不用说就是那位忽然生病让叶家人无法抽身去接叶佩的假千金叶昕柔。

小说《真千金无所畏惧》 第1章 真千金 试读结束。

《真千金无所畏惧》无删减阅读推荐指数:★★★★,看了《真千金无所畏惧》无删减阅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真千金无所畏惧》无删减阅读望作者小石头能坚持,写一本书在我看来,不仅是给别人看的,也是给自己看的,不论结果如何,就如把你的追求写出来一样,他人看法,何须在意,如果自己如此厉害为何不自己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