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时间:2020-10-25 13:52:58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林穆儿顾墨衍的小说叫《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茶微甜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谢妈妈领着两个丫头下去了,兰雪整理着桌上的账本,看着桌上一摞摞的账本,林穆儿问...主角叫林穆儿顾墨衍的小说叫《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茶微甜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谢妈妈领着两个丫头下去了,兰雪整理着桌上的账本,看着桌上一摞摞的账本,林穆儿问...小说冷王有喜:爱妃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精彩章节推荐

谢妈妈领着两个丫头下去了,兰雪整理着桌上的账本,看着桌上一摞摞的账本,林穆儿问到:“府里可有书房?”

兰雪顿了一下,随即回答道:“有,王爷的书房就在微月居的西边,出了微月居院子几步路就到。”

听到是王爷的书房,林穆儿微微的皱了下眉头:“还有其他书房吗?”

“没有了,娘娘是想要个书房?”

林穆儿点点头:“以后怕是少不得看些账本什么的,有个书房方便些。”

“微月居的左暖阁本就是空着的,把它改成小书房,娘娘看可好?”兰雪问到。

“左暖阁?”

“嗯,左暖阁本来就是和卧房相通的,王爷觉得卧房太大了,便把它隔了开来,娘娘要是需要,可以再打开来,布置一个小书房。”兰雪尽职的解释,还用手指指了指挡在两间房之间的隔断。

林穆儿想了想,觉得还不错,在一个屋子里还方便,于是说道:“那就打开吧,不用弄得太复杂,简单的就好。”

“是,奴婢一会就吩咐下去。”

林穆儿点点头,仔细的翻着账本,这些账本无非就是一些铺子的进账出账,田地的收成之类的,再加上王府的各类开销支出。账本做的很细,但是不觉得繁琐,让人一目了然,加上兰雪在一旁的解释,林穆儿很快的看完了账本。

“王府的铺子和田地,大都都是皇上赏赐的,连带着铺子里的伙计,管理田庄的管事,都是皇上赏的,王爷说,不可怠慢,所以,开销也比较大。”看着林穆儿若有所思的盯着账本,兰雪轻声的说道。

“怪不得。”林穆儿了然,这些铺子都是些非常盈利的行当,田地也都是良田,但是一番折腾下来,竟然基本上都是收支平衡,难得有结余,不曾想还有这些事在里面。

“那王府的开支也从这些铺子田地里来吗?”林穆儿问到。

兰雪收拾着账本回答道:“府里的开销一般都是王爷的俸禄,加上早年册封王爷时候赏赐的一些铺子,所以。”兰雪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林穆儿。

“所以什么?”林穆儿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桌子。

“所以,现在没了王爷的俸禄,府里的开销,怕是有些吃紧。”兰雪有些不好意思。

“啊?”林穆儿手顿了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兰雪,兰雪有些不忍心,默默地低下了头,慢慢的整理账本。

林穆儿看着假装忙碌的兰雪,嘴角扯出一丝苦笑,心说道:“这繁花似锦的晋王府,原来却只是个空壳子啊。”

“娘娘,时候也不早了,您要不先歇息吧?”兰雪收拾好账本,有些愧疚的看着满脸失落的林穆儿。

林穆儿点点头,微叹了一口气,心说:“慢慢来吧,实在不行,还有嫁妆先顶着。”

“那奴婢伺候您歇息。”

“不用了,你下去歇着吧,让谢妈妈过来就行了。”林穆儿摇摇头,谢妈妈到底是伺候惯自己的,自己的一应起居都很熟悉,还是让谢妈妈来伺候着吧。

“是。”兰雪也不坚持,收拾好账本就下去了。

谢妈妈带着红杏伺候着林穆儿沐浴更衣后,都快二更天了。

“妈妈今晚还陪我睡吧。”林穆儿斜斜的靠在床上说道。

“是。”谢妈妈理好床幔,答应着。

红杏给谢妈妈抱来一床铺盖,青橙也端着一碗羊乳气呼呼的过来,说道:“厨房的婆子说太晚了,怕娘娘吃了面条会积食,只给了一碗羊乳,我看她们是怕麻烦,不想开灶。”

谢妈妈见状,接过青橙手里的碗,瞪了一眼青橙,说道:“莫要瞎说,婆子们说的有些道理,去冰鉴子里拿一碟凉糕来。”

“不用了。”林穆儿接过羊乳,慢慢的喝着,“不是很饿,不用去拿了。”

青橙嘟着嘴站在一边,谢妈妈伺候着林穆儿漱了口,把碗递给了青橙,说道:“快去歇着吧,明早让厨房多做碗面条。”

“嗯。”青橙点点头,朝着林穆儿行了个礼,下去了。

“妈妈不必如此。”林穆儿静静地看着拾掇着的谢妈妈。

谢妈妈抿了抿发髻,笑着说:“主子莫要怪我多事,不管什么,主子想吃,下人就要做出来,您体恤下人,可也不敢让他们欺了去。”顿了顿,脸色有些严肃的说道:“王府不比侯府,这里您是唯一的主子,您要在这待一辈子,那就该要有主子的规矩。”

听到这话,林穆儿本来是斜斜的靠着,这会也坐的端正起来,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一双美眸晶莹清澈,在昏黄的烛火映射下闪闪发亮,本是稚嫩的少女,这会给人感觉像是洞悉世事的高人,谢妈妈一阵恍惚,见林穆儿如此认真的看着自己,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妈妈可是真心为我谋算?”林穆儿微笑的问到。

“小姐…这…这话…”谢妈妈一时摸不准林穆儿是什么意思,竟有些结巴。

“我虽是晋王妃,可妈妈也知道,我这晋王妃是个什么处境。”林穆儿慢悠悠的说道:“但是今后,若是有妈妈帮着我,咱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舒坦。”

“奴婢是小姐的乳母,自小看着您长大,自是盼着您过得舒坦的,如今,小姐只要…只要有能用得着妈妈的地方,妈妈我绝不二话。”谢妈妈有些哽咽,拿帕子掖了掖眼角。

看见谢妈妈有些激动,林穆儿走下床来,握着谢妈妈的手,诚恳的说道:“只要妈妈愿意帮我,我定让妈妈晚年无忧,做这王府里最尊贵的老太太。”

“噗嗤。”谢妈妈破涕为笑,反手握着林穆儿的手说道:“净瞎说,逗我老婆子开心,这王府里最尊贵的老太太以后可只能是你。”说着,理了理林穆儿脸颊两边的垂发,突然就红了眼眶:“我这最乖的小姐,怎么,怎么就…”

“妈妈…”看见谢妈妈满眼盈着泪,一脸的痛惜,林穆儿的心忽然就颤了一下,抽出手,紧紧的抱着谢妈妈:“妈妈,我很好,一个人过日子也很好。”

“哎,哎。”谢妈妈慌忙的拿起帕子擦眼泪,“瞧瞧我这老婆子,瞎说什么呢。”

林穆儿松开手,退开一步,看着慌乱的谢妈妈,心忽然就暖了起来。这个哑着嗓子,嘴边起着燎泡的人,是自己的乳母,自己喝着她的奶长大,冰冷的侯府里,她与自己相依为命,不离不弃!如今看来,以后的晋王府中,自己还是要与她荣辱与共,如此,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她吗?

“小姐赶紧去歇息吧,时候不早了,明儿还要见各位管事呢。”谢妈妈擦了擦眼泪,催促着林穆儿上床歇着。

“妈妈给我讲讲小时候的事吧。”林穆儿乖乖躺下,眼神亮亮的看着谢妈妈。

“小时候的事?”谢妈妈有些疑惑,但也不多问:“小姐想听什么?”

“就从您进侯府做我乳母开始讲吧!”

“好!”谢妈妈有些好笑,真是个孩子,亏她昨天还以为自家小姐撞了邪,净说一些奇怪的话。

谢妈妈真的就不厌其烦的从第一眼见到林穆儿开始讲起,讲她如何乖巧,讲她如何想要得到侯爷夫人的夸赞,讲她在众姐妹中如何的出挑,讲她如何的娴静温婉……

即便谢妈妈的用词斟酌了又斟酌,林穆儿还是能听出来:她在侯府多么的不受待见,爹不疼,娘不爱,一众姐妹不喜她,不管她多么的努力,都不能改变,最后只能安静的待在她的闺房,越来越安静,越来越不受待见……

“这,真的是我吗?”林穆儿闭着眼迷迷糊糊的想,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天一亮,谢妈妈就伺候着还在迷迷糊糊的林穆儿起床,深秋的天气正是早凉晚凉,尤其适合贪睡补眠的人,林穆儿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今儿可不能贪睡,各大管事都在等着自己,可不能让人笑话了去。谢妈妈麻利的给林穆儿梳了一个端庄的流苏髻,薄施粉黛,一袭绯色镶金边银线绣百子榴花裙,衬的白皙的小脸更是红润可人。

“小姐看看可还行?”终于在换了几种步摇以后,谢妈妈挑了一支翠玉点金的蝴蝶步摇插上,方停了手。

林穆儿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虽是不掩稚气,但是,经过谢妈妈这一番的打扮,倒也显得庄重大气了许多,随即点点头:“不错!”

“小姐,今儿的羊乳马蹄露可新鲜了,您快来尝尝。”青橙摆着碗筷,笑着说道。

兰雪扶着林穆儿坐到桌前,青橙赶忙盛了一碗,放在林穆儿面前。林穆儿抿了一口,奶香浓郁,点点头:“确实好吃。”

得到自家小姐夸奖,青橙笑嘻嘻的说道:“那小姐多吃点。”

正说着,红杏端着一碗玉笋鸡丝面进来,面条冒着热气,丝丝缕缕的香味传了过来。

“小姐,这是厨房刚做的面条,您可要尝尝?”红杏放下手中的碗,问道。

林穆儿瞟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赏给昨晚厨房值夜的婆子吧。”

闻言,红杏愣了下,随即想起昨晚青橙嘟着嘴回房的缘由,点点头:“是!”

“哼,真是便宜了那婆子一碗好面条。”青橙瞪着面条气呼呼的说道。

一旁的兰雪虽有些疑惑,看到气愤的青橙,心中也七七八八猜出些什么,但主子没有吩咐自己,所以也不好多嘴什么,依旧恭敬的伺候主子用膳。

小说《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6空壳 试读结束。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免费文案分享

穆儿想了想,问道:“那昨晚为何没有瞧见桃夭馆的账簿?”

兰雪像是没料到王妃会突然问这个,愣了下,然后解释道:“这是王爷的意思,毕竟桃夭馆是青楼,挣得都是些脂粉银子,王府要是用了这些银子,怕是不大体面。而且桃夭馆从妈妈到姑娘,都不可能赎身,以至于她们挣得多,花的也多,所以,桃夭馆的账目都是自己管着,不出乱子就成。”

林穆儿点点头,没想到,这晋王还挺有人情味的,不至于苛待了这些姑娘。

“好了,都撤了吧。”林穆儿接过谢妈妈手里的帕子,擦擦嘴角说道。

红杏依言上前去收拾,林穆儿皱了皱眉,问道:“青橙呢?”

谢妈妈端过一杯水过来,说道:“小孩子脾气,这会怕是在房里呢!”

林穆儿有些好笑:“莫不是我这个主子说不得她了?竟然耍起了脾气?”

“小姐,您别生气。”一旁的红杏害怕林穆儿不高兴,急忙解释道:“青橙她不是跟您闹脾气,她只是觉得给青楼的妈妈赔不是,有点抹不开面子。”

林穆儿微微的叹了口气,那倒是,桃夭馆的姑娘虽说都是身不由己,但到底也是堕入风尘了,莫说是寻常的人家,就连下人,怕也是对她们鄙夷万分。林穆儿轻叹一声:“罢了,红杏,给她送碗桃胶燕窝去吧,王府不比侯府,万事都需谨慎妥当,有时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我都未必能够保得住她。”

林穆儿的语气淡淡的,红杏听了却心头一凛,点点头:“娘娘放心,奴婢会好好劝劝青橙的。”

林穆儿点点头,话以至此,剩下的,她们自己去思考了。

“娘娘,可要休息一会?”兰雪问道。

“不必了,让曹妈妈过来吧。”林穆儿揉了揉太阳穴,本来身体就没有大好,忙了一早上,头都开始疼了。

一边整理小书房的谢妈妈听见了,放下手上的东西,快走了几步,急忙阻拦道:“小姐,不妥!”

“嗯?不妥?”林穆儿有些疑惑的看着谢妈妈:“有何不妥?”

“这…这曹妈妈虽说是王府下面的管事,到底还是青楼的妈妈。”谢妈妈斟酌了下,开口说道:“如今,留她在府里用膳已是她天大的福气,如何还能让她到内院,尤其是主子的卧房来,这要是传出去,对娘娘清誉有损,万万不可!”

林穆儿皱着眉头想了想,谢妈妈的话也挺有道理的,“那妈妈觉得哪里见她会比较好?”

“这……”谢妈妈一时也犯了难,这晋王府,她也真的不熟。

“不如就去园子里吧?”一旁的兰雪开口说道:“园子里个大池塘,莲花开的正好,那儿有个远观亭,娘娘既能赏到莲花,也不会叫人挑了理,更不会传出什么闲话,娘娘您看可好?”

林穆儿一听可以去看莲花,眼睛瞬间就亮了:“不错,谢妈妈你看呢?”

“嗯,还是兰雪姑娘的主意好。”谢妈妈也点头表示赞同。

“那就这么定了,走吧。”林穆儿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园子里。

谢妈妈看着急不可耐的林穆儿,有点好笑的说道:“好,我这就叫人去收拾,小姐别急,刚用完膳,小心走急了岔气。”

“没事,我慢慢走,顺带看看园子里的景色。”林穆儿一脸的兴奋。

一旁的兰雪听林穆儿说了这话,脸色突然有些古怪起来,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王妃满脸兴奋的样子,就又忍了下来。

谢妈妈见林穆儿迫不及待的要出去,也只好无奈的跟在后面。

微月居离园子很近,穿过一条花廊便是,进了园子,林穆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到底是王府,这假山层层叠叠,怕是比普通的假山大了不止一倍,这树,也是粗壮有力,这……林穆儿看着看着,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一旁的兰雪默默地观察林穆儿,看她皱眉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窘迫。

林穆儿越往里走越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园子虽是打理的井井有条,但这些花花草草也太寻常了吧,就像是普通人家庭院的花草,跟这王府的气派完全不搭,这些个假山树木的,也是太随意了些吧,于是忍不住问道:“兰雪,这王府的花园怎会如此…如此简单?”

兰雪虽是窘迫,但仍旧无奈的开口说道:“不瞒娘娘,以前王爷长年在外,这王府也住不了几天,王府里也没个主子,园子也就没什么人过来,所以这园子就种了些好养活的花草,就连那边花廊的花,也是大婚才从外面采购的。”

林穆儿愣了,这也太敷衍了吧!不过也就释然了,主子不在府里,种些名贵的花花草草给谁看呢:“那池子里种的莲花也是因为好养活吗?”

“这倒不是。”兰雪摇摇头:“因为王爷比较喜欢莲花,所以王府的各个池子里都养了不同品种的莲花。”

“估摸着也有好养活的原因吧,若是难养活,你家王爷怕也没这心思种莲花了。”林穆儿打趣地说道。

“是!”兰雪看着满脸笑意的林穆儿,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虽说王妃是自己的主子,但自己到底比主子大了几岁,想的也就多了,看着林穆儿如此云淡风轻的说着王爷,仿佛对自己寡妇的身份毫不在意,兰雪还是有些微微的心疼。

“走吧!”林穆儿笑着说,“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咱们呀慢慢的把这园子打理起来!”

“是呢!这么好的园子可不能浪费了。”一旁的谢妈妈也笑着附和。

兰雪也忍不住重重的点点头,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

既然是没什么特别的景致,一行人也就快步到了远观亭,下人们早已经过来打扫布置了,但也是简单的很,一个石桌,上面沏着一壶茶,旁边是几个石凳,上面放着绣垫。临水而建的亭子,旁边就是碧色层叠的莲叶,**的莲花点缀其中,俏生生的开着,一眼望去只叫人心中舒畅,忘忧忘愁。

桃夭馆的曹妈妈已经在亭外侯着了,林穆儿见她一身水粉色的长裙,显得身姿绰约,发间虽未戴多少首饰,但看得出来也是精心打扮过得,简约又不俗气,只不过近看却发现脸上的粉似乎多了些,依旧压不住眼角些许的鱼尾纹。但到底是个美人,即便往那一站,也叫人心生怜爱,不能漠视。林穆儿心叹:到底是宦官小姐的出身,即便流落风尘,自小养成的大家闺秀的气质,还是不经意的流露出来,想来,是要比那些普通的青楼妈妈抢眼不少。

林穆儿坐定,朝着兰雪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兰雪福了福,开口唤道:“曹妈妈,过来回话吧。”

曹妈妈听见兰雪唤她,赶紧理了理衣服,边走还边拢了拢耳边的发髻,这才走到林穆儿低头跟前行礼:“妾身给王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

“谢王妃娘娘!”

规矩丝毫不差,恭敬有礼,进退得当,林穆儿暗暗点头,心里对曹妈妈倒有了几分好感。

“之前在议事厅有什么事,现在说吧。”林穆儿说道。

一听这话,曹妈妈立刻满脸愁云,一双美目泫然欲泣,“妾身本不该拿这种事来打扰娘娘,只不过,妾身真的没有法子了,才不得不……”

“说说吧。”林穆儿皱眉示意,曹妈妈这一做派,林穆儿倒是不太喜欢。

曹妈妈掖了掖眼角的泪水,福了福,才继续说道:“前几日,礼部王侍郎家的大公子王卿在桃夭馆醉酒闹事,非要将锦玉姑娘带出去过夜,可是,我们虽是青楼,但却是卖艺不卖身,锦玉不从,那王大公子竟将锦玉的腿打断了…”曹妈妈有些哽咽,缓了下,继续说道:“本来么,我们这些人,身如浮萍,又毫无倚仗,挨了打便罢了,自己咽进去苦水慢慢养着便是,可是,昨儿个,那王大公子又来了,点名要锦玉陪,锦玉没办法,只好去了,谁知道,谁知道……”曹妈妈有些说不下去了,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捏着帕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又如何了?”林穆儿皱着眉头,心里也有些气愤起来。

“他又想意图不轨,锦玉哪里肯从他,那王大公子羞恼成怒竟…竟把锦玉剥了个精光,从二楼厢房扔到了一楼大厅……”曹妈妈泣不成声。

“啊…这…!”一旁的兰雪也震惊的张大嘴。

“岂有此理!”林穆儿也是怒从心起,竟有如此歹毒之人!桃夭馆的姑娘虽是艺伎,但也万不该如此对待啊!

曹妈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流着眼泪说道:“娘娘,妾身说句大不敬的话,以前王爷在时,妾身还能抬出王爷的名头来压一压,可如今,妾身是万万不敢提王妃娘娘,实在是怕辱了娘娘的清誉!”

“快起来吧!”林穆儿看着哭倒在地的曹妈妈,不由得心酸起来,虽说桃夭馆也是王府产业,但自己毕竟也是内宅妇人,正经的诰命王妃,若是被青楼妈妈挂在嘴边,倒真真是拉了身份,辱了清誉,其他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晋王府呢!

曹妈妈抽泣着站了起来,一双美目已经红肿了起来,林穆儿微微叹了口气:“那现下锦玉姑娘如何了?”

这话一问,曹妈妈原本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朴簌簌的掉下来了:“锦玉从二楼被扔下来,大夫说,怕是伤到了内脏,以后就算养好了,也是个病秧子了!娘娘,青楼女子,妾身本不该妄谈什么清白,可我们到底是卖艺不卖身的,如何经得起如此羞辱?这会,锦玉一心求死,什么药都喝不进去了……”

小说《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 9曹妈妈 试读结束。

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推荐指数:★★★★★,看了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小说生动形象,对女主的描写简洁明了,章节剧情紧凑。描写细腻,深入人心。人物关系,性格,立场,明确,易懂。使这本小说更生动形象,具体。圆满的结局,更给这本小说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五星好评!!!作者大大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