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

时间:2020-10-15 07:12:10来源:试读吧

主角是凤浅轩辕彻的小说叫做《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楚鲤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尽管内心十万分的不愿意,凤浅还是被请进了慕府。慕清萧兄妹先行进去禀报,凤浅等...主角是凤浅轩辕彻的小说叫做《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楚鲤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尽管内心十万分的不愿意,凤浅还是被请进了慕府。慕清萧兄妹先行进去禀报,凤浅等...小说看来朕偷翻墙头

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

《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精彩章节推荐

尽管内心十万分的不愿意,凤浅还是被请进了慕府。

慕清萧兄妹先行进去禀报,凤浅等在慕太傅的卧房门口,隐约能听到兄妹俩的说话声,慕清萧大概是在强调她是轩辕彻亲自送来的人,必须重视起来,而慕清婉则从头到尾都在说她的坏话。此时此刻,她反而希望慕家的人能听慕清婉的,将她当作废柴或者骗子,直接赶出府去。这样一来,她就能回去和轩辕彻交差了。

可事与愿违,很快慕清萧出来了,客气地将她请了进去。

“我爷爷听闻,姑娘是王上亲自指派的大夫,甚是欢喜,让我立刻请姑娘进屋。”

“其实……我不是什么大夫。”凤浅苦笑。

慕清萧温和地微笑:“姑娘谦虚了。”

我真没谦虚啊——

凤浅哭笑不得。

慕清萧忽然问道:“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凤浅。”

慕清萧微微一讶:“姑娘姓凤?”

凤浅刚要点头,慕清婉从屋里走了出来,不屑地打断道:“凤姓乃是贵族姓氏,她区区一个宫女,低贱又卑微,怎么可能姓凤?依我看,她是姓风吧!”

慕清萧疑惑地看着凤浅,等待她的回答。

凤浅眉毛一挑,想了想,如果承认自己姓凤,他们应该很快会联想到她王后的身份,堂堂王后,假扮宫女,这就已经很跌面了,万一她治不好慕太傅,岂不是更加跌面?反正是你们自己猜的,不是我有意要欺瞒,可不能怪我啊!

她咳嗽两声,故意撇开话题:“慕太傅不是要召见我吗?我们还是快进去吧,别让他老人家久等了。”

兄妹俩见状,心照不宣,都在心里认定了,她就是姓风。

卧房内,站着五六人,一个个眉头皱成疙瘩,看向不远处躺着的一位老者。

轩辕彻的恩师,慕宗庆。

这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躺在床上,面无血色,气息微弱,一口气多,一口气少,看样子随时都会死亡。

凤浅本是怀着忐忑的心情进来,但看到老者的模样,心中不由唏嘘,生出几分同情和惋惜。

“爷爷,风姑娘来了。”慕清萧上前道。

老者睁开眼,朝凤浅望来,怔了怔,颇有些意外和迟疑,沙哑的声音道:“风姑娘居然如此年轻……”

老人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下去,本来听说王上给他找了位大夫,他还抱着几分希望,但看到来人如此年轻,他立刻不抱希望了。

凤浅歉意地笑了笑,刚要开口,一旁穿灰袍的中年男子突然抢话道:“风姑娘是王上亲自指派的大夫,想必医术一定十分高明,我等迫不及待想要见识见识姑娘的医术。”

另一个穿蓝袍的老者也跟着接话道:“我等医治了太傅近一个月,一直不见太傅好转,相信姑娘妙手回春,一定可以令太傅立刻恢复起来。”

灰袍男子附和:“是啊是啊,王上推荐的人,定然差不到哪里去!”

二人表面上客气,眼底却明显溢着轻蔑,故意将她捧得高高的,目的却是要让她狠狠摔下来。

“什么医术高明?刚刚她自己还说,她不行呢!万一让她随便医治,把爷爷医出个好歹来,那可怎么办?”慕清婉没听出他们的弦外之音,直言不讳道,“依我看,还是把她轰出去!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凤浅用力点头,赞同道:“慕小姐说的对,我真的不是大夫,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在下先行告辞!”说完,她转身就想溜。

“唰——”

眼前一道寒光飞掠,一柄长剑毫无预兆地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凤浅抬头,只见眼前一名中年女子拦在了她面前,她身穿红衣,英姿飒爽,眉宇间却涌动着一股冷冽的杀气。

“王上处事向来谨慎,父亲又是王上的恩师,他绝对不会随意拿父亲的性命开玩笑。他既派你前来,定是有把握,知你一定能医好我父亲。你现在诸多推脱,不想医治我父亲,又是为何?”

凤浅自然不能告知真相,她救命的药,其实是抽奖抽来的,她也不能保证,是不是还能这么幸运,再抽到两瓶百草液,所以这个责任她不能背啊!

“夫人,并非我不想医治太傅,实在是能力有限,不敢担此重任。”

慕夫人冷哼一声:“你少跟我装蒜!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既然王上把你交给了我们慕家,你是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

她手中的长剑跟着一翻,抵在了凤浅的肌肤上,激起一片寒意。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医治,要么去死!你自己选择吧!

小说《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 第19章 赶鸭子上架 试读结束。

《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免费文案分享

冷宫,不负其名,阴冷又潮湿。

小丫环一路进来,一路落泪:“娘娘,您是千金之躯,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呢?要不您再向王上求个情,跟他服个软,王上看在相爷的份上,肯定不会把您怎么样的……”

小丫环名唤紫苏,是凤浅家里送来的贴身丫头,对她十分忠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唠叨。

“我看这里挺好,又宽敞又清静,简直就是豪宅。”凤浅走到落满蛛网的床榻边,掀了掀被角,却蓦然对上一双幽亮绿眼,她当场定住!

小丫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凑过来一瞧,吓得脸色煞白,失声惊叫:“啊!蛇——”

盘绕在被子下面的眼镜蛇受到惊扰,立刻警戒地伸长了脖子,咝咝咝咝地吐出火红的信子,像是吐着复仇的火焰。

“闭嘴!”凤浅低低一喝,拔下头上一支发簪,双目紧盯着眼镜蛇,眼镜蛇也紧盯着她,一人一蛇,久久对峙着!

小丫环双手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睁大眼睛,呆立在原地,不住地发抖。

就在这时,眼镜蛇率先发起了进攻,一跳两米高,直取凤浅的眼珠子!

说时迟那时快,凤浅手腕一震,发簪脱手而出,尖锐的一头闪着银色的寒光,对准了眼镜蛇的七寸位置,狠狠地刺了进去!

不多不少,恰好七寸!

又狠又准!

飞在半空中的眼镜蛇啪地重重落地,椭圆形的头栽倒在地,毙命当场!

空旷的冷宫静得能听到一根针落下的声音,小丫环在最后一刻闭上了双眼,久久听不到动静,她微微睁开了一只眼偷看,却见王后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而眼镜蛇已然毙了命。

她惊魂未定,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娘娘,您没事吧?您……您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啊!

凤浅没有解释,吩咐她道:“你身上有火折子吗?”

小丫环微微一愣,捣蒜似地点头。

凤浅取了火折子,又在屋外拣了根木棍,动作娴熟地将它做成简易的火把,燃着火把,将冷宫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蛇虫鼠蚁大多怕火,四处逃散。经过一个时辰的努力,总算将栖居在冷宫里面的蛇虫鼠蚁驱赶了个七七八八。

难怪妃嫔们都怕进冷宫,这地儿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不过,身为杀手界的No。1,凤浅一直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热带丛林、荒野沙漠、雪山之巅、中世纪的古堡……她都住过!

她总能很快适应新的环境,随遇而安,所以冷宫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反而落个清静!

“我饿了,去给我弄碗面吃吧。”

“奴婢这就去。”

身为杀手,刺杀术、伪装术、追踪术、遁逃术等等专业技能,凤浅样样精通,唯一的弱点就是……吃!

她是杀手界闻名遐迩的吃货!

曾经为了吃一碗顶级皇厨做的面,明知道对手在面里下了毒,她还是把一整碗面都吃完了,然后才撑着最后一口气去找她的神医师兄解毒。

这等不要命的吃货,除了她,世上没有第二人。

所以师兄常说,如果有一天她丢了小命,肯定是坏在她这张嘴上。果不其然,师兄的话应验了,只不过她不是被毒死,也不是被撑死,而是在飞往不丹参加皇家宫宴的路上遭遇了空难,魂飞魄散。

一转眼来到北燕国的王宫,成了燕宫的王后,命运不可不谓神奇!

北燕国说小不小,境下有十几座城池,说大也不大,它只是大燕领主国下面的一个郡国而已,而大燕领主国之上还有星汉帝国,凌云大陆三大帝国并存,如果非要在凌云大陆的地图上寻找到北燕国的疆域,它仅仅只是一粒黄豆大小的存在,小的可怜。

不过,对凤浅来说,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单单一个北燕王宫,就已经困住了她。

以她目前的状况,想要从北燕王宫安然脱身,都是件难事。

但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离开北燕王宫,去过她想要的自由自在的日子!

什么王后,什么丞相之女,统统狗屁!她凤浅从来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她只做她自己!

没多久,紫苏回来了,低垂着脑袋,两手空空。

“娘娘,奴婢回来了。”

凤浅眸色一黯,倏地起身探近她,纤细的手指挑起紫苏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字一句沉声问:“谁干的?”

强大的气场大山似的压了过来,紫苏惊惶地眨着眼,右颊上的掌印微微变形扭曲。

娘娘她……怎么有些不一样了?好可怕的气场……

“说,谁打的?”

紫苏咽了口口水,轻轻摇摇头:“没、没谁。”

睨视她片刻,凤浅松开了手,低沉地哼了一声:“别人欺我,你也欺我?”

“奴婢不敢!”紫苏惊吓,扑通跪地,“是……是御膳房的李嬷嬷!奴婢去问御膳房要一碗面,李嬷嬷却说王后现在身居冷宫,只配吃剩菜剩饭,奴婢与她争论,她便打了奴婢一个耳光!”

凤浅不怒反笑:“胆儿挺肥!说本宫只配吃剩菜剩饭?”

住在这个蛇蚁成窝的冷宫,她忍了,但不给她吃的,这绝对不能忍!

大袖一甩,凤浅迈步朝冷宫外走去,紫苏急了,死死扯住她胳膊:“不行啊,娘娘!您现在被王上关入冷宫,是不能随意离开的。”

凤浅浑不在意地笑笑:“如果我离开了,会怎么样?他会杀了我吗?”

紫苏一愣:“呃……那倒不会!”

凤浅眉尾一扫:“还不带路?”

小说《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 第3章 冷宫惊险 试读结束。

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推荐指数:★★★★,看了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看来朕偷翻墙头瞒不住了给你五颗星因为我喜欢看现代言情文,作者慕晚大人更新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