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幸得识卿桃花面

时间:2020-10-15 07:10:54来源:试读吧

完结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由千苒君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卫卿殷璄穿越,书中主要讲述了:第007章麻烦姑娘道德一些卫卿脚步一凝,道:“怕啊,所以我这不是赶着下山么。”“你背篓里可是药草?”他问。卫卿暗啐一声,怕是从她一靠近这片范围伊始...完结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由千苒君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卫卿殷璄穿越,书中主要讲述了:第007章麻烦姑娘道德一些卫卿脚步一凝,道:“怕啊,所以我这不是赶着下山么。”“你背篓里可是药草?”他问。卫卿暗啐一声,怕是从她一靠近这片范围伊始...小说幸得识

幸得识卿桃花面

《幸得识卿桃花面》精彩章节推荐

第007章麻烦姑娘道德一些

卫卿脚步一凝,道:“怕啊,所以我这不是赶着下山么。”

“你背篓里可是药草?”他问。

卫卿暗啐一声,怕是从她一靠近这片范围伊始,就被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卫卿抬脚继续往前走,道:“不是。”

又走了几步,身后那声音幽幽传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美德。”

卫卿扬了扬眉,道:“你运气不好,遇到的是个不怎么有美德的人。”

她料想,这人躲在树后迟迟不现身,又要她背篓里的药草,必是伤得十分严重。卫卿要走,他未必拦得住。

结果他却说道:“我这里有钱,可以向你买。”

卫卿回头去一看,见他从树后伸出一只手来,那手心里躺着的果真是两锭白花花的银子。

卫卿心里一动,她现在身无分文,能弄到点钱也好。

遂她主意一改,转头朝那棵树走去,道:“你不是被人追杀么,命都快没了,竟还把银子揣得这么紧。这银子应该很重吧,你一路逃命揣着也碍事,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卫卿走到大树旁,没见着树后面躺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便从他手上取走了银子。

却见他那只手洁白分明,分外好看。

他想趁卫卿取走银子的空当反手抓住她的手腕,但卫卿早有防备,手腕灵活一挑,叫他抓了个空。

卫卿一时没现身,道:“先把你的武器给我。”

“嗯?”

“我若救了你,万一你恩将仇报,拿武器宰了我怎么办。”

他道:“那我若把武器给了你,一会儿你拿武器宰了我怎么办?”

卫卿一耸肩:“得,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还救你作甚。多谢你的银子,我走了。”

还未及转身,适时,树后的人便把一把长剑递了过来,那长剑上还滴着黏稠的血。

他道:“我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麻烦姑娘道德一些。”

卫卿勾唇笑了笑,伸手接过他的剑。手指碰到他的指尖,温温凉凉的,看样子甚是虚弱。

卫卿也不再耽搁,拎着剑便绕过大树,走到了他面前。

眼下夜色来临,天幕中悄然挂上了细细碎碎的星子,还有一轮精神抖擞的月亮。

一抬头便依稀能够看见。

是个晴朗的夜晚。

但树叶遮挡间,光线却十分昏暗。

卫卿低头一看,隐隐见得树脚下靠着一个男子,气息幽弱。他也正抬头看着卫卿,一双眼眸在树叶缝隙间漏进来的月色下,恍若浸着满天星辰。

卫卿在他面前蹲下,早有准备,从怀里取出火折子,这是之前她在小院厨房里生火时用的,顺手就揣了起来有备无患。

卫卿问道:“这林子里可还有你的对头?”

他摇了摇头,“全无。”

那生火就不用顾忌什么了。

卫卿打开火折子吹了吹,顿时豆点的熹微火光在两人之间缓缓亮开来。

这林子里最不缺柴,她随手捡了些树枝来架上,以枯叶点燃,不一会儿便是一个明亮的火堆。

火光轻轻闪烁。

卫卿这才抬头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男子。

他确实伤得很重,身着浅色衣袍,可周身浸着血色,必是伤痕累累。

他的伤口轻重不一,严重些的久久止不了血。因而他脸色极具苍白。

即使他已经这般狼狈虚弱了,卫卿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子长得真是好看。

宛若清风拂泉、明月松照般令人赏心悦目。

因而卫卿抬了抬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他,道:“长这么好看,死在荒郊野外,确实可惜。”

他笑了笑,双眸微弯,眼里有几许深浅不定的光,道:“被一个乡野丫头调戏的滋味,很不好。”

卫卿看他眼神便知,他的心思可不如表面上这般无害。真要以为他是在跟自己打情骂俏,那就大错特错了。

卫卿在他面前坐下来,拿过背篓,在火光下开始翻找草药,道:“鉴于你长得不错,得加钱。”

“......”他无语了片刻,道,“长得不错不是该给些优惠,怎的还要加钱?”

卫卿看他一眼:“你的皮囊给你的性命多添了两分价值,自然就贵些,你加是不加?”

男子道:“方才说了,我全部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了。”

卫卿睃了一眼他的腰间,“不是还戴着一枚玉佩么。”

“这个不行,这是娶妻用的,你想做我未婚妻?”

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 第007章 麻烦姑娘道德一些 试读结束。

《幸得识卿桃花面》免费文案分享

第002章吃了熊心豹子胆

卫卿稀疏平常道:“可能是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晕过去了。”

林翠翠盯着她手里的棍子,一脸不信。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的卫卿似乎有点可怕。

她的眼神变了,态度也变了。

卫卿顺着林翠翠的视线,亦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棍子,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然后随手抛进了猪圈里。

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她还面不改色。

虽然很让人怀疑,可在林翠翠的印象里,她娘已是村里头少有的凶悍,以前卫卿挨打的时候吭都不敢吭一声,怎么可能有那个胆子反来打她娘?

今天卫卿猪圈也不扫了,猪也不喂了,直接就朝院落里最偏的那间房走去。

林翠翠见状,嫌恶道:“你这个猪女,一身猪屎,你的窝不就在那猪圈里么,还想进房间?!”

卫卿没理会她,直接开门进去,把房门关上。

这间偏漏的房间,以前是卫卿住的,但自从她被赶去猪圈以后,就被用来放置杂物了。

她翻出洗得发白的粗布衣服换上,拿布条擦了擦脑门上的血,躺在杂物上缓了口气。

脑子还胀得厉害,只要她一闭上眼,那些过去的画面就又源源不断地浮现出来。

卫家的朱红大宅门,凄凄凉的后院,仆人们的势力嘴脸......

还有卫卿的爹卫辞书,和他的妾室徐氏。

想到这两个人时,卫卿的心就像被刀子狠狠捅过一般。

记忆里的最深处,有一抹世上最温柔最圣洁的身影。却在那年冬日,初晨的第一抹阳光照亮窗棂的时候,随着房梁上垂下的三尺白绫,而香消玉殒......

记忆里,仿佛是她亲手推开了那扇房门,仿佛是她亲眼看见那副光景。

她还太矮太小,拼命地跑过去,想要托起上方悬挂着的人,却怎么都托不住。

只剩下痛,痛得彻骨。

卫卿闭着眼,良久叹口气,眼角微红,道:“卫卿啊卫卿,你活得可真够窝囊的。”

院子里林翠翠费力地把林婆子拖回屋里,猪也顾不上喂了,等她回过神来想找卫卿时,发现卫卿已不在了偏漏的房间里。

她一早就出门去了,直到快傍晚才回来。

卫卿额头上有伤,这院里估计不会有什么药,她得出去找药疗伤,止血是其次,留下了疤可就不好了。

她很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既来之则安之,在哪里过活不是活?

上午时,林婆子才幽幽醒转过来,对卫卿恨得是咬牙切齿,一直破口骂个不停。

不知卫卿是怎么敲的林婆子的脑袋,她脑门上起了一个大包不说,脑浆都像是要糊了一般,晕得她一阵恶心犯吐。

林婆子要脸,只嚷着要收拾卫卿,可没说卫卿打了她。不然传出去还以为她好欺负。从来只有她收拾别人,哪有别人收拾她的份儿!

因而林翠翠也不知具体情况究竟如何。

她问林婆子:“娘,那**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林婆子啐道:“我看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听说卫卿出去了,林婆子扒着床沿,恨恨道:“老娘定要扒了她的皮!”她抬头看了一眼林翠翠,恶狠狠道,“愣什么愣,还不快去给老娘做午饭!”

林翠翠满腹怨气,以前做饭可从来轮不到她做。都是那**害的,她不回来干活,跑到哪里去了!

傍晚的时候卫卿回来时,脸上的脏污洗得干干净净,露出清瘦的面颊,额头上的伤也用药草敷过了,没想到还拎了一只野鸡回来。

她走时拿了一把砍柴刀,到了山林里做了一些简易的捕猎陷阱。不光今日捕到一只野鸡,兴许明后日还会陆续有猎物掉进她的陷阱里。

彼时林翠翠正端着一盆她做好的猪食出来,累得满头大汗,抬头看见卫卿,满肚子火气没处发,喝道:“**,偷懒是吧,一天不见人影,去哪和野男人厮混了?!还不快过来去喂猪,否则我娘打断你的狗腿!”

林翠翠端的那盆猪食,还是她费了半下午功夫辛苦煮出来的。

今天一天都没喂猪,林婆子还躺着,自然只能由她来。可以前这些活儿可都是卫卿干的,她现在当然火气大得很。

那喷火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卫卿烧焦。

卫卿也不反驳,放下手里的砍柴刀和野鸡,道:“就来。”

林翠翠见她这顺从的姿态,心里这才舒坦了些。平日里她不就该被自己呼来喝去的么,今天早上她那副有点可怕的样子,一定是自己没睡醒看错了。

猪食还冒着热气,林翠翠鄙夷而恶毒地笑了笑,道:“出去浪荡了一天,没饭吃肯定饿了吧,你可以自己留点,剩下的再给猪吃,反正猪女配猪食,你又不是没吃过。”

以前卫卿整天挨饿,林婆子不给她饭吃,便只给她吃这样的猪食。

卫卿走到林翠翠面前,伸手接过她那盆猪食。

林翠翠又啐道:“你以为你不吭声就没事了么,你在外面定是勾搭了野男人吧,啧啧啧,真是和你那**的娘一个德性。当初你娘不甘寂寞背着卫大人偷了汉子,说不定你就是她和那奸夫生的杂种,还配姓卫?卫大人是宅心仁厚......”

当年是卫家的人把卫卿送到这乡下来交给林婆子看管的,林婆子听到些什么不足为奇。

因而这些陈年旧事,总会有人拿出来嚼,翻来覆去嚼不烂,却总恨不得用自己那张恶臭的嘴去中伤。

以往卫卿听到这些恶毒之语时没有还击之力,只能忍气吞声。

而今么,呵。

林翠翠话还没说完,卫卿便端着那一盆热腾腾的猪食,上前一步,举起到林翠翠的头顶,然后不紧不慢地兜头泼了下去。

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 第002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试读结束。

幸得识卿桃花面推荐指数:★★★,看了幸得识卿桃花面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幸得识卿桃花面这本小说非常好的一本书。没有过多废话。热血澎湃。真的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