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幸得识卿桃花面

时间:2020-10-15 07:09:42来源:试读吧

《幸得识卿桃花面》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主角叫卫卿殷璄穿越,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第002章吃了熊心豹子胆卫卿稀疏平常道:“可能是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晕过去了。”林翠翠盯着她手里的棍子,一脸不信。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幸得识卿桃花面》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千苒君笑,主角叫卫卿殷璄穿越,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第002章吃了熊心豹子胆卫卿稀疏平常道:“可能是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晕过去了。”林翠翠盯着她手里的棍子,一脸不信。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小说幸得识

幸得识卿桃花面

《幸得识卿桃花面》精彩章节推荐

第002章吃了熊心豹子胆

卫卿稀疏平常道:“可能是摔了一跤,磕到了脑袋,晕过去了。”

林翠翠盯着她手里的棍子,一脸不信。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的卫卿似乎有点可怕。

她的眼神变了,态度也变了。

卫卿顺着林翠翠的视线,亦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棍子,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然后随手抛进了猪圈里。

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她还面不改色。

虽然很让人怀疑,可在林翠翠的印象里,她娘已是村里头少有的凶悍,以前卫卿挨打的时候吭都不敢吭一声,怎么可能有那个胆子反来打她娘?

今天卫卿猪圈也不扫了,猪也不喂了,直接就朝院落里最偏的那间房走去。

林翠翠见状,嫌恶道:“你这个猪女,一身猪屎,你的窝不就在那猪圈里么,还想进房间?!”

卫卿没理会她,直接开门进去,把房门关上。

这间偏漏的房间,以前是卫卿住的,但自从她被赶去猪圈以后,就被用来放置杂物了。

她翻出洗得发白的粗布衣服换上,拿布条擦了擦脑门上的血,躺在杂物上缓了口气。

脑子还胀得厉害,只要她一闭上眼,那些过去的画面就又源源不断地浮现出来。

卫家的朱红大宅门,凄凄凉的后院,仆人们的势力嘴脸......

还有卫卿的爹卫辞书,和他的妾室徐氏。

想到这两个人时,卫卿的心就像被刀子狠狠捅过一般。

记忆里的最深处,有一抹世上最温柔最圣洁的身影。却在那年冬日,初晨的第一抹阳光照亮窗棂的时候,随着房梁上垂下的三尺白绫,而香消玉殒......

记忆里,仿佛是她亲手推开了那扇房门,仿佛是她亲眼看见那副光景。

她还太矮太小,拼命地跑过去,想要托起上方悬挂着的人,却怎么都托不住。

只剩下痛,痛得彻骨。

卫卿闭着眼,良久叹口气,眼角微红,道:“卫卿啊卫卿,你活得可真够窝囊的。”

院子里林翠翠费力地把林婆子拖回屋里,猪也顾不上喂了,等她回过神来想找卫卿时,发现卫卿已不在了偏漏的房间里。

她一早就出门去了,直到快傍晚才回来。

卫卿额头上有伤,这院里估计不会有什么药,她得出去找药疗伤,止血是其次,留下了疤可就不好了。

她很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既来之则安之,在哪里过活不是活?

上午时,林婆子才幽幽醒转过来,对卫卿恨得是咬牙切齿,一直破口骂个不停。

不知卫卿是怎么敲的林婆子的脑袋,她脑门上起了一个大包不说,脑浆都像是要糊了一般,晕得她一阵恶心犯吐。

林婆子要脸,只嚷着要收拾卫卿,可没说卫卿打了她。不然传出去还以为她好欺负。从来只有她收拾别人,哪有别人收拾她的份儿!

因而林翠翠也不知具体情况究竟如何。

她问林婆子:“娘,那**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林婆子啐道:“我看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听说卫卿出去了,林婆子扒着床沿,恨恨道:“老娘定要扒了她的皮!”她抬头看了一眼林翠翠,恶狠狠道,“愣什么愣,还不快去给老娘做午饭!”

林翠翠满腹怨气,以前做饭可从来轮不到她做。都是那**害的,她不回来干活,跑到哪里去了!

傍晚的时候卫卿回来时,脸上的脏污洗得干干净净,露出清瘦的面颊,额头上的伤也用药草敷过了,没想到还拎了一只野鸡回来。

她走时拿了一把砍柴刀,到了山林里做了一些简易的捕猎陷阱。不光今日捕到一只野鸡,兴许明后日还会陆续有猎物掉进她的陷阱里。

彼时林翠翠正端着一盆她做好的猪食出来,累得满头大汗,抬头看见卫卿,满肚子火气没处发,喝道:“**,偷懒是吧,一天不见人影,去哪和野男人厮混了?!还不快过来去喂猪,否则我娘打断你的狗腿!”

林翠翠端的那盆猪食,还是她费了半下午功夫辛苦煮出来的。

今天一天都没喂猪,林婆子还躺着,自然只能由她来。可以前这些活儿可都是卫卿干的,她现在当然火气大得很。

那喷火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卫卿烧焦。

卫卿也不反驳,放下手里的砍柴刀和野鸡,道:“就来。”

林翠翠见她这顺从的姿态,心里这才舒坦了些。平日里她不就该被自己呼来喝去的么,今天早上她那副有点可怕的样子,一定是自己没睡醒看错了。

猪食还冒着热气,林翠翠鄙夷而恶毒地笑了笑,道:“出去浪荡了一天,没饭吃肯定饿了吧,你可以自己留点,剩下的再给猪吃,反正猪女配猪食,你又不是没吃过。”

以前卫卿整天挨饿,林婆子不给她饭吃,便只给她吃这样的猪食。

卫卿走到林翠翠面前,伸手接过她那盆猪食。

林翠翠又啐道:“你以为你不吭声就没事了么,你在外面定是勾搭了野男人吧,啧啧啧,真是和你那**的娘一个德性。当初你娘不甘寂寞背着卫大人偷了汉子,说不定你就是她和那奸夫生的杂种,还配姓卫?卫大人是宅心仁厚......”

当年是卫家的人把卫卿送到这乡下来交给林婆子看管的,林婆子听到些什么不足为奇。

因而这些陈年旧事,总会有人拿出来嚼,翻来覆去嚼不烂,却总恨不得用自己那张恶臭的嘴去中伤。

以往卫卿听到这些恶毒之语时没有还击之力,只能忍气吞声。

而今么,呵。

林翠翠话还没说完,卫卿便端着那一盆热腾腾的猪食,上前一步,举起到林翠翠的头顶,然后不紧不慢地兜头泼了下去。

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 第002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试读结束。

《幸得识卿桃花面》免费文案分享

第014章脖子又痒了?

林翠翠急得跳脚,又哭又嚎,“那你倒是给钱啊!”

一边是她的女儿,一边是她的财产,林婆子再舍不得,最终也只能消财免灾。

这场闹剧持续到正午才结束。

最终,无疑是牙婆得了林婆子退的十倍定金,还套走了后院里养的三头猪。

林婆子愤恨地想,若不是卫卿恰好今天去割了猪草回来,提醒了牙婆子后院里还养得有猪,说不定那三头猪还能保得住。

现在好,猪没了,钱也没了。村民们都意犹未尽地散了,只剩下院里冷冷清清;林婆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半晌才从地上爬起来,一阵心灰意冷。

林翠翠则一**瘫坐在地上,到现在还两腿发软。

但是当她抬头看见卫卿时,一股愤怒和怨恨袭上心头,恨不得把卫卿大卸八块,顿时就又有了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就朝卫卿撕打去。

嘴上还叫骂道:“都是你这个杂种惹的祸!一大早你出去割什么猪草,平日里怎么不见你这么勤快!你一定是故意的!”

卫卿不费什么力气,侧身躲开,林翠翠扑了个空,刚一回头准备再接再厉,就见卫卿捡起地上那把她割猪草用的镰刀,挥手就朝林翠翠捥来。

那一刻,林翠翠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整个人干巴巴地站着连怎么闪躲都不知道。

随之砰地一声,那把弯弯的镰刀恰好勾着林翠翠的脖子,贴着她的皮肤,尖端重重地钉在她身后的木桩上。

顿时木桩上木屑飞扬。粗糙的镰刀刃若有若无地摩擦过林翠翠的皮肤,传来一阵**辣的痛。

卫卿几乎贴在她身前,面上淡得没什么表情,远比任何表情还要可怕,轻道:“莫乱动,动一下说不定脖子就没了。”

林翠翠惊恐地看着她,浑身哆嗦着快要站不稳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站稳,再不敢乱动一分。

今日这一顿毒打,彻底把林婆子打得没有了脾气。就是卫卿从她身旁走过,她也不敢去拦。

卫卿进屋时,淡淡道:“折了一笔财,就该消停些。不然伤了残了,回头连请大夫的钱都没有。”

卫卿走后,林婆子连忙跑过来取下了勾着林翠翠脖子的镰刀,母女俩抱头嚎啕大哭了一场。

林婆子暗暗发誓,若是叫她逮住了机会,定要叫卫卿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林婆子脑子比林翠翠灵光,知道今天的事跟卫卿绝对脱不了干系。

牙婆子进村后便是直接来她家的,怎么会知道卫卿不是她的女儿?而且今日恰好卫卿一早就不见了人影。平日里卫卿都是白白净净的,偏偏今日是一副又黑又丑的脸孔?

若不是蓄意为之,她死都不信!

只是林婆子想不明白,想把卫卿卖出去这件事,只有林婆子和林翠翠知道,卫卿又是怎么知道的?

林婆子坐在屋檐下,想着之前那镰刀擦着林翠翠的脖子盯在木桩上就一阵后怕,抽着淤肿的嘴角对林翠翠道:“暂且还是不要去招惹那小蹄子了。”

后来母女俩都对卫卿有所忌惮和退避,三人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

晚间卫卿用清水洗了把脸,把一盆水洗得青黑。而她黑丑的脸孔又变回了之前白皙光滑的模样。

林翠翠怕她,虽然躲得远远的,可也忍不住嘴上犯贱,啐着唾沫骂道:“白天不是那么丑么,有本事你一直丑下去啊,怎么这会儿又恢复原样了?果然是有预谋的,心肠这么狠毒!我娘好歹也白白养了你几年,没想到你恩将仇报,真是猪狗不如!将来你一定会遭报应的,不得好死!”

卫卿也不恼,一边用巾子擦拭额前的水珠,一边道:“白天不是脸过敏么,这会儿当然又好了。”她擦干了水珠,才侧身看向林翠翠,眯着眼笑了一笑,又道,“你呢,脖子又痒了?”

小说《幸得识卿桃花面》 第014章 脖子又痒了? 试读结束。

幸得识卿桃花面推荐指数:★★★★★,看了幸得识卿桃花面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幸得识卿桃花面很喜欢,通过阅读这本书让我的心游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