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时间:2020-10-15 07:04:44来源:试读吧

独家完整版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是进酒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沫夕顾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钟沫夕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只相处了一年,但她对他还是十分了解的。他一经认定了的...独家完整版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是进酒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沫夕顾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钟沫夕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只相处了一年,但她对他还是十分了解的。他一经认定了的...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精彩章节推荐

钟沫夕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只相处了一年,但她对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他一经认定了的事,哪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眼下她孤立无援,还有个白莲花那一挂的旧情人虎视眈眈,必须掌握点主动权才行!

况且就这么任由他和杜晶来往,鬼知道会是个什么展开?那个女人,怎么看都不是个省油的灯,总得防着她趁顾维失忆使坏。

想到这里,钟沫夕脑中便不由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脸,那人自称是杜晶的小叔是吧?既然要防着杜晶,这个人也不是不可以拿来利用一下。她现在,实在是太被动了……

钟沫夕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面上却丝毫不显,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装作没看见他眉宇间一闪即逝的抗拒,自顾说:“很晚了,你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有事随时叫我。”

毕竟是刚做完手术,药物影响加上术后反应,强大如顾维此时也开始疲倦,先前杜晶一通哭诉已经分去了他不少精力,这会儿因为莫名其妙答应下来的赌约而心神放松,他倒真有些困了。

钟沫夕见状站起身,放平病床,掖被角,调节空调的温度,一连串动作熟练而自然,像是做惯了似的。顾维不禁想起陈真之前说的,他住院期间似乎真的只有她在照顾自己。

身边有个陌生人守着,原本是不该那么容易睡着的,可顾维意外地睡得很安稳。

呼~总算是稳住他了。钟沫夕看着他的睡颜微微出神,睡熟了的他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分别,仿佛失忆什么的都只是一场梦,钟沫夕只需要伏在床沿打个盹,再睁眼就会看到他含笑望着自己,温柔地唤她的名字,说这一切不过是他开的玩笑……

快打住吧!钟沫夕无声地自嘲一笑,为自己不受控制神游天外的美好幻想感到无语。

一夜无话。

强大的生物钟将顾维从睡梦中唤醒,还没适应头部的刺痛感,视线就下意识地在病房内扫了一圈,最后微微下移停在了床沿。

钟沫夕面朝着顾维伏在床沿,一双漂亮的眼睛这会儿轻轻合着,白皙的皮肤衬得眼底的乌青更加明显。

没有休息好么?顾维在心里想,后知后觉地发现手背传来的负重感——这人,睡着了还抓得这么紧。

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钟沫夕缓缓睁开眼,对上顾维的视线后,自然而然地露出一抹甜蜜的笑,“你醒啦?我扶你去洗漱?”

“不用。”顾维冷淡地答了一句,顿了顿,还是抽回了自己的手,小小的一个举动刺痛了钟沫夕的心,也让她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回到现实。

好想他……钟沫夕鼻头泛酸,可还是压下了心底里的委屈,面上重又堆出笑容,找出顾维的换洗衣物,敲了敲卫生间虚掩着的门,“换洗的衣服放在门口了哦,刀口还不能沾水,这两天就忍一忍吧。”

没人应声。

病房门被敲响,钟沫夕放下衣物去开门,是陈真,“钟小姐早上好,顾总醒了吗?”

钟沫夕朝洗手间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在洗漱呢。”她的目光略略下移,落在陈真手中厚厚的文件袋上面,虽然封皮上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觉得里面装的东西必然跟杜晶有关。

陈真朝她点了下头,便行色匆匆地朝洗手间去,脸色不是太好,迎头对上顾维后,想也不想脱口道:“顾总,那个杜小姐有问题。”

顾维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水,抬眸冷淡地看了钟沫夕一眼,相伴一年,钟沫夕太知道他那一眼代表着什么,自嘲一笑,很识趣地说:“我出去看看徐姨来了没有。”

徐姨是顾维请的阿姨,两人还没认识的时候,就一直在照顾顾维的饮食起居,钟沫夕来了以后,徐姨就被调去照顾小晚了,要不是顾维失忆,徐姨恐怕也不用每天两头奔波。

钟沫夕走到公共洗手间洗了把脸,沁凉的水让她清醒了些,回到病房门口时,正好看到了徐姨。

“钟小姐,”徐姨温和地朝钟沫夕笑了笑,继而想起什么似的正色低声问:“顾先生他?”

钟沫夕知道她要问什么,神情淡淡地摇了摇头,引得对方叹了口气。

徐姨把带来的两个保温盒一股脑塞到她手里,絮叨地嘱咐着:“这个里面是排骨汤,给顾先生补身子的,这里面是给你的清粥和两样小炒,徐姨知道你难过,但也总得填饱肚子,这个节骨眼上,你可不能先垮了,就算不为顾先生,你也想想小晚那孩子。”

提起小晚,钟沫夕眼中总算有了丝光亮,她神色复杂地问:“徐姨,小晚还不知道吧?”

“我没告诉她,放心吧。”徐姨正要再说什么,回头瞥见病房门开,陈真神色古怪地从里面出来。

单看陈真的样子也知,两人刚才的交谈不会有多么愉快,钟沫夕心思微动,将保温盒塞还给徐姨,“徐姨,麻烦您帮我看着顾维吃饭,我有事想问问陈助理。”

陈真面上闪过一丝不情愿,可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拒绝。

果然……

钟沫夕默默地朝楼梯走,陈真顿了顿,还是跟了上来。两人在消防出口前站定,四下无人,钟沫夕也不拐弯抹角,“帮杜晶争遗产这件事,出了什么问题吗?”

陈真皱了皱眉头,面上的抗拒依旧很明显,“钟小姐,这件事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严格来说,还是有点关系的,”钟沫夕慢条斯理地说。“我男朋友和他前女友的关系,当然是越早断了的越好。我看陈助理似乎在这方面遇到了困难,所以才想着问一问,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陈真木着脸沉默了一阵,钟沫夕也不催,只是歪着头看着他,良久,陈真还是开口了,“我不知道你以前跟顾总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比起杜晶,我更愿意相信你。”

钟沫夕勾了勾唇角,“那还真是谢谢了。”

“我查到的资料显示,杜小姐的丈夫过世后,她得到的不只一套房产,段云岩生前还在繁华地带买了两个商铺给杜小姐开店,店里生意一直很好,段云岩过世后这两个商铺也都归到杜小姐名下。此外,段云岩的弟弟段云深还从自己名下划给杜小姐一笔钱,数额十分可观。”

钟沫夕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照陈真所说,杜晶收获颇丰,几乎可以带着父母在美国衣食无忧地过一辈子了。

陈真想起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房产也不是普通房产,而是有市无价的豪宅。”

何止衣食无忧?养尊处优都够了,这个杜晶到底还想要什么?

“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你用一天的时间都能扒个遍,杜晶既然有目的,不该这么不谨慎……”钟沫夕若有所思。

陈真苦恼地点头,“是,可是顾总不管这些,只让我调查段云深和段氏集团的背景,我看顾总的意思,是想吞并。”

钟沫夕挑眉,似有些意外,“据我所知,段氏集团只在美国发展吧?维京科技在顾维的打理下虽然前景不错,但跑到美国去吞并人家,是不是有点困难?”

“岂止是有点?难度系数都快超标了。”陈真的语气几近乎抱怨,可见对失忆款总裁有多么招架不住。“钟小姐,我这么跟你说吧,顾总以前是真的很在意那个杜晶,为了她做了很多旁人无法理解的事,杜晶嫁到美国以后,顾总消极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肯定也知道。如今她回来了,不说你,我都很难接受顾总再为了那个女人做傻事,所以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她当然得想办法!钟沫夕心情复杂,原以为跟顾维打个赌就能稳住他,日久生情,只要她揣着足够的耐心,顾维迟早会像以前一样重新爱上自己,可听陈真这么一说,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赌约?顾维被她激得一时兴起答应了又怎么样?旧情人服个软示个好,谁还记得钟沫夕是哪根葱!

越想越委屈,钟沫夕深深地吸了口气,抬眼看向陈真,神色木然道:“不用你说,我也不会让杜晶继续坑顾维的。陈助理,谢谢你肯告诉我这些,以后顾维再让你做什么关于杜晶的事,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个信儿?”

陈真小小地松了口气,“没什么麻不麻烦的,我也会继续调查杜晶,有消息会通知你的。”

“谢谢,合作愉快。”

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第5章 合作愉快 试读结束。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免费文案分享

这张脸,跟怀表里那张照片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常年身处高位,就连时光都不敢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他见到钟沫夕,眼底闪过一抹讶色,随后自然而然地露出得体的笑容,语调谦和有礼,“请问,顾维是住在这间病房的吗?”

钟沫夕怎么也想不到,努力了一年也没见上面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了面前,心脏狂跳,面上还要维持着最基本的淡然。她没动,只是状作疑惑地问:“您是……”

顾均雅没回她,目光看向她身后,钟沫夕这才察觉有阴影拢下来,回头,顾维已经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了,“二叔?你怎么过来了?”

钟沫夕识趣地让开去倒水,顾均雅边进门边笑道:“我不来,还真要被你小子糊弄过去了。怎么生病了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别的不说,顾家基因是真的好,叔侄俩一人占着沙发的一端坐着,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看着格外养眼。钟沫夕默默放下水杯,就听顾均雅问:“这位是你小女朋友?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钟沫夕心里揣着小小的期待,下意识地去看顾维,后者依旧面无表情,“不是。”

还是否认了,钟沫夕落寞的收回视线,压下心头的委屈,努力摆出跟顾维同款的面无表情。

顾均雅挑眉笑笑没有追问,“行吧,我来桐城这边出差,正好遇见你的助理,看他愁眉苦脸的就多问了两句,这才知道你生病了,怎么样,现在好点了吗?”

顾维面露不悦,似乎在对陈真的口风感到不满,“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没什么大问题,休息几天就能出院了。”

“脑瘤手术……不算小问题吧?”顾均雅面上依旧挂着淡笑,语气却是在责怪。

钟沫夕在旁小小地惊了一下,陈真跟着顾维有些年头了,口风一向很严实,早上跟她说的那些只是因为担心顾维,她又在中间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是顾均雅不一样啊。

顾维本就有刻意压下自己脑瘤的消息,顾家又是这样复杂的背景,让家里知道他的病情,保不齐顾老太爷的其他几个孙子孙女会动什么歪心思,顾家的长房长子不好当,明里暗里无数双眼睛盯着。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陈真肯定比她更清楚,按理说不管顾均雅怎么逼问,陈真只要不说,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不惜把这事儿抖搂出来,必然是顾均雅发现了什么更加不能说的事,比如……顾维吞并段氏集团的计划。

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顾均雅无意中发现陈真在查段氏,追问之下,陈真只好把脑瘤的消息抖出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毕竟脑瘤不严重,做了手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吞并段氏那才是真的疯了,一个不小心,他这几年的积累就全得搭进去,顾老爷子不会同意的。

一阵胡思乱想后,心底里微微泛着酸楚的失落感被冲淡,钟沫夕不得不告诉自己,事情已成定局,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小期待该收一收了。

她将目光转移到顾均雅的脸上,他面上的关心和责备都不像是装的,但似乎是只知道顾维得了脑瘤,并不知道失忆的事,否则就不是这副表情了。

顾均雅想到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算了,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爷爷那边我帮你瞒着,但是下次再有事,一定要跟家里说,别什么事都自己担着。”

他这番话说得太过诚恳殷切,钟沫夕要不是知道自己母亲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都险些要信了他的鬼了!

顾维无所谓似的扬了扬眉,“二叔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你如今是熬出头了没人管,我的日子还长着呢。”

“臭小子!”顾均雅笑了下,“陈真说只是个小手术,我看着你也没什么大问题,什么时候出院了跟我说一声,我请你吃饭。”

顾维有些意外,“你要在桐城待多久啊?”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问出了钟沫夕的心声,她也比较好奇,而且十分希望顾均雅能在桐城多待些日子,越久越好,这样她就会有更多的机会调查。

顾均雅迟疑了一下,继而失笑,“好吧,实话跟你说,我这次来桐城是有事要查,出差只是顺便,公事处理完我就要留在这里办私事了。”

顾维一怔,似有些意外,“查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你?算了吧,事情过去得太久了,那会儿你还在京城呢,什么都不知道,能查什么呀。”

他这么说,摆明了这件私事真的很私密,连亲侄子都不能说,这让钟沫夕不由得有些好奇。

“真好啊!”顾维眼底似笑非笑,语气中都透着一丝调侃。“无拘无束的,做什么都没人管得了你。”

顾均雅失笑,“我都是三十多了才彻底摆脱家里的掌控,你才多大?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未见得像你这么有出息。”

听着叔侄两人的“商业互吹”,钟沫夕心里一阵哭笑不得。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不错,可是怎么她之前一年都没怎么听顾维提过呢?

这个疑问刚在心里冒出个尖尖,钟沫夕就惊觉地发现,别说是他小叔,他在她面前,仿佛从没有刻意地提起过自己的家里人和朋友,钟沫夕对他身边的事很多都一无所知,就连顾家的那些传统,也是两人在一起很久以后,顾维无意间提到的。

刻意也好,无意也罢,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眼下更在意的还是顾维的话。她记得顾维曾经说过,拓展业务这种历练只是第一步,如果不能混出个名堂来,就还是要听家里安排,钟沫夕始终弄不清怎样才算“混出名堂”,但如今看来,顾均雅显然是及格了。

顾维曾经说过,他想早日摆脱顾家的掌控,她不知道顾家的老太爷到底做了什么,给顾维留下这么深的阴影,但想来谁都希望自己是无拘无束,而不是处处受人掌控的吧。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顾均雅说:“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顾维慵懒地点了下头,甚至连起身相送的动作都没有,顾均雅笑骂一句“兔崽子”,摇摇头走了。钟沫夕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被隔绝在门板之外,都愣愣地没有收回视线。

“嗒嗒”

一旁传来轻响,回头就见顾维脸色不善地看着她,右手食指中指弯曲,骨节朝下,还停留在敲击实木茶几的动作上。“你要真是舍不得,就跟着去,别在这里望眼欲穿的。”

钟沫夕一阵火大,想也没想地回怼:“不会说人话就闭嘴谢谢!”

托他的福,钟沫夕心中纷杂的疑虑全被愤怒挤走了,她无视了顾维的目光,收走茶几上的水杯,而后自顾继续先前的工作。

这样的态度刺激到了顾维,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会这么在意钟沫夕的一举一动。“怎么着,心虚了是吧?其实我能理解,你这种人,可不就是谁有钱跟谁走,其实我二叔也不错,温柔体贴有本事,虽说岁数大了点,但人家也一直单身,你跟他也不算吃亏。”

“说完了吗?”钟沫夕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直视着他,神情不是先前有过的任何一种,而是变得有些冰冷和木然。顾维看着这样的她微微愣神,她却语调平静地继续道:“顾维,如果不是看在你生病的份儿上,我肯定不会这么好脾气,算我求你,我已经够难过了,别消耗我的情绪。”

心莫名一紧,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握住,不怎么舒服,顾维正要说什么,钟沫夕却不想听了,“该带走的都收拾好了,我现在回去,你有什么要我带的吗?家里应该都有,没有的话我去外头现买。”

顾维没有说话,她就当他是什么也不要,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租车上,钟沫夕额头抵着前座的靠背,想将自己通红的眼眶隐藏起来,可低沉的情绪早就如同实质,打从她一上车司机师傅就注意到了。

司机师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寸头,晒得黝黑,一脸的朴实,他好奇地透着倒视镜打量了钟沫夕好几眼,见她始终维持着一个姿势不动,再回想起她上车时的表情还有沙哑的声音,同情心登时泛滥成灾,忍不住开解起来,“妹子你家里什么人生病了啊?哎呀你别这么难过,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也不一定真就没救了,你得把心态放宽,家人还等着你照顾呢,你不能自己先垮了是不是?”

是啊,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钟沫夕心头涌起一阵希望,顾维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她做什么这样悲痛欲绝的?只是失个忆而已,兴许还会想起来呢?就算想不起来有什么关系,他能爱上自己一次,还愁爱不上第二次?

钟沫夕豁然直起身,眼底闪过熊熊斗志,司机一看,乐了:“这就对了嘛!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放轻松,啊!”

“谢谢你。”钟沫夕正要再说些什么,包里的手机响了,是陈真打来的电话。

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第7章 意外来客(二) 试读结束。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推荐指数:★★★★★,看了失忆后他只忘了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失忆后他只忘了我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