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时间:2020-10-15 07:04:06来源:试读吧

主角是钟沫夕顾维的书名叫《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本小说的作者是进酒所编写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那一声好,钟沫夕一路上都有些神游天外,直到见到了小晚。看得出来,虽然已经提前打过...主角是钟沫夕顾维的书名叫《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本小说的作者是进酒所编写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那一声好,钟沫夕一路上都有些神游天外,直到见到了小晚。看得出来,虽然已经提前打过...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精彩章节推荐

因为那一声好,钟沫夕一路上都有些神游天外,直到见到了小晚。

看得出来,虽然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钟沫晚还是有些紧张,苍白的小脸无比纠结,看得人心疼。钟沫夕这才回了神,放柔语气哄道:“小晚别怕,这是顾维哥哥,你以前不是见过的吗?”

小晚瘪着嘴不敢说话,钟沫夕叹了口气,“算了,你先吃点汤包,你顾维哥哥给你买的。”

钟沫晚小心翼翼地看向顾维,声音比蚊子嗡嗡大不到哪里去,“谢谢。”

还好,还记得要说谢谢,钟沫夕宽心地想着,却不知顾维突然搭错了哪根弦,迈开长直的腿走了几步,给钟沫晚倒了一杯开水,放到了她手边,差点没把她噎住。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主要是你姐姐一个人到处乱跑,我不放心。”

钟沫晚小小地呛了一下,钟沫夕连忙给她顺背,一边转过头看向顾维,无声地质问他在说什么胡话。

顾维旁若无人地继续道:“可能还是我来的少,以后我有空就陪你姐姐来看你,多熟悉熟悉就好了,毕竟以后都是一家人。”

钟沫晚无措地抬眼看着她姐,显得可怜兮兮的。

“顾维,”钟沫夕干笑,“你还是别说话了。”看把孩子吓得!

顾维立刻抬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眨了眨眼,看着竟然比钟沫晚还委屈几分。

钟沫夕头疼,转头却发现,小晚因为他这个小小的动作而变得放松了下来,大眼睛眨也不眨,有些好奇地望着顾维,后者见了,立刻勾起嘴角,钟沫夕第一次知道,顾维竟然也能笑得这么阳光,像个开朗的大男孩。

他的目光越过姐妹二人,正好能看见窗边摆放的画板,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意外,看向小晚问:“小晚,你喜欢画画啊?”

小晚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画板,有些脸红,小小声地解释道:“我,我就是随手画一画,医生说找点事做可以放松心情,有利于养病。”

“然后你就选了画画?那还是喜欢的嘛!”顾维转头看向钟沫夕,“你以前怎么没告诉过我?小晚要是感兴趣,我有个朋友正好闲着,可以教教她。”

钟沫夕一怔,下意识道:“也不用那么麻烦,小晚就是随便玩玩,也不指望她往专业的方向发展。”

“就算玩,咱也得比别人玩得好,而且小晚很有天赋啊!”

钟沫夕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画板,画纸上是一扇窗,窗外春暖花开,阳光明媚,一只喜鹊拖着长长的尾巴落在窗台上,活灵活现的。

小晚的确是有天赋的,只是……“小晚,你要是想学,我可以给你请老师,但是你不能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最多就是玩玩,明白吗?”

钟沫晚欢喜地点头,看向顾维的目光都少了几分怯懦。钟沫夕舒心一笑,揉了揉她蓬乱的头发,柔声催促,“快吃吧,吃完了带你去墓园。”

这句话一出,顾维就震惊了,不是看妹妹吗?怎么突然就要去墓园了?心思百转,却到底没在小晚跟前表现出异样。

听说他们要去墓园,陈真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不过顾维一记冷淡的眼神过去,他也就没有多问,车子平稳地驶向目的地。顾维把后座让给了姐妹俩,自己坐上了副驾,一路上,钟沫晚安静得过了头,要不是几次回头都见她苍白的小脸上满是紧张不安,他都要相信小丫头是真的淡定自若了。

不光是小晚,钟沫夕也沉默了下来,顾维忍不住再一次转头,就对上她木然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心小小地抽动了一下。钟沫夕没开口,目光却是在无声地询问——怎么了?

顾维轻咳了一声,视线有意无意地投向小晚,“她这个样子,没问题吗?”不是说病情不宜情绪过激吗?

钟沫夕侧过脸看了眼小晚,眼底闪过一抹心疼,语调却不见得多么温情脉脉,“小晚没那么脆弱,也不能不学着坚强起来,越是把她当做易碎品,她就越容易被摔得粉碎,这个道理我很早以前就跟她说过。”

顾维不解,要说疼爱,他看得出钟沫夕是真的很疼爱这个妹妹,可这番话又未免过于冷情,顾维不禁想起她扬言要与自己打赌的情景,她也是这样,自信且冷静,那个时候的她,到底又在想什么呢?

思绪纷乱,说话也就没怎么过脑子,顾维笑了笑,没头没尾地说了句:“你跟小晚倒是一点也不像。”

他本意是说两个人的性子差了太多,可不知怎么就让小晚小小地哆嗦了一下,怯懦地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继而把小脑袋垂得更低了。

顾总裁踩雷而不自知,只觉莫名,倒是钟沫夕很快平静了下来,不动声色地捏了捏小晚的手,继而淡笑道:“小晚像妈妈,漂亮又温柔,我就不行了,妈妈的优点我一点也没遗传到。”

小晚抬头看向她,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显然是不能赞同姐姐的话,破天荒地小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姐,我觉得你更像妈妈。”

钟沫夕看她一眼,笑了,“哦?哪里像?你可不要闭眼吹啊,我不缺这种安慰。”

小晚继续摇头,“不是,是真的很像。你们都是不肯往外倒苦水的人,再难再累也不肯对人说一个字,全都压在自己心里……”说着说着,小晚眼眶有些泛红,“妈妈总拿我们当小孩子,什么也不肯对我们说,现在……姐你也拿我当小孩子,我……”

“好了小晚。”钟沫夕目光沉了下去,有些不近人情地打断了小晚的话。小晚吸了吸鼻子,面有委屈,却听话地噤声不再多言了。

钟沫夕叹了口气,心疼地摸了摸小晚的头,“你呀,不用想那么多,乖乖养病,有我呢。”

这样温柔的模样是顾维醒来后从没看到过的,她的眼中不光有心疼,还有浓浓的责任感和别的什么,糅杂在一起让人无从辨别,不知道为什么,顾维心中浮现起一丝抵触的情绪,这样的钟沫夕,刺了他的眼。

一行人下车进入墓园,陈真才小小地松了口气,这一路上的气氛,未免太压抑了,尤其是在他旁边的顾维,一张脸冷得能直接去冻鱼了。

他没有跟着进去,只留在原地看车,这片墓园依山傍水景色宜人,远离了喧嚣的城市,连带着空气中都仿佛带了丝甜味。

陈真在车子附近转悠了一圈,闲适地活动着有些僵硬的筋骨,一个多小时眨眼就过去了,里面的人还没出来,杳无人烟的墓园就迎来了新的来访者。

一辆极为低调的雷克萨斯从山下驶来,缓缓停在了墓园大门前,车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视线。

还没等陈真反应过来,对方已经迈着长直的腿朝他走了过来,“哟,这么巧?你怎么也跑这儿来了?”

“……二爷,”陈真面上的意外无从掩饰,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直言问:“您怎么在这?”据他所知,顾家没有什么人葬在桐城,所以他来这里,是跟他要查的事情有关?

原以为顾均雅会三言两语地把他打发了,毕竟顾家二爷要做什么,怎么也轮不到他陈真多问,却不想顾均雅轻笑一声,也不避讳:“还是为我来桐城的那件事,不知道人是死是活,只能挨个墓园先排查一遍了,要是都没有……不是正好说明人还活着么。”

陈真抽了抽嘴角,心道您这说法也太牵强了,就算人死了也未必就死在桐城,死后也未必会送回来,就算死在桐城了,万一人家意愿就是骨灰一扬随遇而安呢?上哪儿找去。

不过到底是人家的一点念想,人家也未必就想不通这一点,陈真也就没有多嘴,正想着一会儿要怎么把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的理由解释清楚呢,顾均雅就问道:“你呢?跑这里来做什么?跟小维来的?”

“啊,是……医生说顾总需要适当活动一下。”

顾均雅笑,“然后就活动到这里来了?”

陈真自知他的理由太过蹩脚也太过牵强,思索了一下,他便做出了取舍——越是藏着掖着,就越是让顾均雅起疑,上一次他拿顾维的病情做幌子,这一次……只能把钟沫夕卖了。

“顾总新交了个女朋友,是陪着那位过来的。”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零零星星的脚步声,墓园管理者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大爷,亲自把来访者送出来,口中念念有词:“放心吧孩子,你们母亲那里我一直照应着呢。”

小晚乖巧地跟在自己姐姐身后,两只手不安似的紧紧抓着钟沫夕的胳膊,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但也能感受到自她身上散发开来的沉闷气息。

钟沫夕连声道着谢,还不忘摸摸小晚的头以示安抚,看向停车的位置时,离老远就瞧见了顾均雅,正饶有兴致地挑眉望着他们这边。

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第11章 又遇 试读结束。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免费文案分享

这张脸,跟怀表里那张照片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常年身处高位,就连时光都不敢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他见到钟沫夕,眼底闪过一抹讶色,随后自然而然地露出得体的笑容,语调谦和有礼,“请问,顾维是住在这间病房的吗?”

钟沫夕怎么也想不到,努力了一年也没见上面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了面前,心脏狂跳,面上还要维持着最基本的淡然。她没动,只是状作疑惑地问:“您是……”

顾均雅没回她,目光看向她身后,钟沫夕这才察觉有阴影拢下来,回头,顾维已经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了,“二叔?你怎么过来了?”

钟沫夕识趣地让开去倒水,顾均雅边进门边笑道:“我不来,还真要被你小子糊弄过去了。怎么生病了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别的不说,顾家基因是真的好,叔侄俩一人占着沙发的一端坐着,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看着格外养眼。钟沫夕默默放下水杯,就听顾均雅问:“这位是你小女朋友?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钟沫夕心里揣着小小的期待,下意识地去看顾维,后者依旧面无表情,“不是。”

还是否认了,钟沫夕落寞的收回视线,压下心头的委屈,努力摆出跟顾维同款的面无表情。

顾均雅挑眉笑笑没有追问,“行吧,我来桐城这边出差,正好遇见你的助理,看他愁眉苦脸的就多问了两句,这才知道你生病了,怎么样,现在好点了吗?”

顾维面露不悦,似乎在对陈真的口风感到不满,“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没什么大问题,休息几天就能出院了。”

“脑瘤手术……不算小问题吧?”顾均雅面上依旧挂着淡笑,语气却是在责怪。

钟沫夕在旁小小地惊了一下,陈真跟着顾维有些年头了,口风一向很严实,早上跟她说的那些只是因为担心顾维,她又在中间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是顾均雅不一样啊。

顾维本就有刻意压下自己脑瘤的消息,顾家又是这样复杂的背景,让家里知道他的病情,保不齐顾老太爷的其他几个孙子孙女会动什么歪心思,顾家的长房长子不好当,明里暗里无数双眼睛盯着。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陈真肯定比她更清楚,按理说不管顾均雅怎么逼问,陈真只要不说,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不惜把这事儿抖搂出来,必然是顾均雅发现了什么更加不能说的事,比如……顾维吞并段氏集团的计划。

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顾均雅无意中发现陈真在查段氏,追问之下,陈真只好把脑瘤的消息抖出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毕竟脑瘤不严重,做了手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吞并段氏那才是真的疯了,一个不小心,他这几年的积累就全得搭进去,顾老爷子不会同意的。

一阵胡思乱想后,心底里微微泛着酸楚的失落感被冲淡,钟沫夕不得不告诉自己,事情已成定局,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小期待该收一收了。

她将目光转移到顾均雅的脸上,他面上的关心和责备都不像是装的,但似乎是只知道顾维得了脑瘤,并不知道失忆的事,否则就不是这副表情了。

顾均雅想到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算了,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爷爷那边我帮你瞒着,但是下次再有事,一定要跟家里说,别什么事都自己担着。”

他这番话说得太过诚恳殷切,钟沫夕要不是知道自己母亲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都险些要信了他的鬼了!

顾维无所谓似的扬了扬眉,“二叔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你如今是熬出头了没人管,我的日子还长着呢。”

“臭小子!”顾均雅笑了下,“陈真说只是个小手术,我看着你也没什么大问题,什么时候出院了跟我说一声,我请你吃饭。”

顾维有些意外,“你要在桐城待多久啊?”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问出了钟沫夕的心声,她也比较好奇,而且十分希望顾均雅能在桐城多待些日子,越久越好,这样她就会有更多的机会调查。

顾均雅迟疑了一下,继而失笑,“好吧,实话跟你说,我这次来桐城是有事要查,出差只是顺便,公事处理完我就要留在这里办私事了。”

顾维一怔,似有些意外,“查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你?算了吧,事情过去得太久了,那会儿你还在京城呢,什么都不知道,能查什么呀。”

他这么说,摆明了这件私事真的很私密,连亲侄子都不能说,这让钟沫夕不由得有些好奇。

“真好啊!”顾维眼底似笑非笑,语气中都透着一丝调侃。“无拘无束的,做什么都没人管得了你。”

顾均雅失笑,“我都是三十多了才彻底摆脱家里的掌控,你才多大?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未见得像你这么有出息。”

听着叔侄两人的“商业互吹”,钟沫夕心里一阵哭笑不得。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不错,可是怎么她之前一年都没怎么听顾维提过呢?

这个疑问刚在心里冒出个尖尖,钟沫夕就惊觉地发现,别说是他小叔,他在她面前,仿佛从没有刻意地提起过自己的家里人和朋友,钟沫夕对他身边的事很多都一无所知,就连顾家的那些传统,也是两人在一起很久以后,顾维无意间提到的。

刻意也好,无意也罢,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眼下更在意的还是顾维的话。她记得顾维曾经说过,拓展业务这种历练只是第一步,如果不能混出个名堂来,就还是要听家里安排,钟沫夕始终弄不清怎样才算“混出名堂”,但如今看来,顾均雅显然是及格了。

顾维曾经说过,他想早日摆脱顾家的掌控,她不知道顾家的老太爷到底做了什么,给顾维留下这么深的阴影,但想来谁都希望自己是无拘无束,而不是处处受人掌控的吧。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顾均雅说:“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顾维慵懒地点了下头,甚至连起身相送的动作都没有,顾均雅笑骂一句“兔崽子”,摇摇头走了。钟沫夕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被隔绝在门板之外,都愣愣地没有收回视线。

“嗒嗒”

一旁传来轻响,回头就见顾维脸色不善地看着她,右手食指中指弯曲,骨节朝下,还停留在敲击实木茶几的动作上。“你要真是舍不得,就跟着去,别在这里望眼欲穿的。”

钟沫夕一阵火大,想也没想地回怼:“不会说人话就闭嘴谢谢!”

托他的福,钟沫夕心中纷杂的疑虑全被愤怒挤走了,她无视了顾维的目光,收走茶几上的水杯,而后自顾继续先前的工作。

这样的态度刺激到了顾维,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会这么在意钟沫夕的一举一动。“怎么着,心虚了是吧?其实我能理解,你这种人,可不就是谁有钱跟谁走,其实我二叔也不错,温柔体贴有本事,虽说岁数大了点,但人家也一直单身,你跟他也不算吃亏。”

“说完了吗?”钟沫夕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直视着他,神情不是先前有过的任何一种,而是变得有些冰冷和木然。顾维看着这样的她微微愣神,她却语调平静地继续道:“顾维,如果不是看在你生病的份儿上,我肯定不会这么好脾气,算我求你,我已经够难过了,别消耗我的情绪。”

心莫名一紧,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握住,不怎么舒服,顾维正要说什么,钟沫夕却不想听了,“该带走的都收拾好了,我现在回去,你有什么要我带的吗?家里应该都有,没有的话我去外头现买。”

顾维没有说话,她就当他是什么也不要,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租车上,钟沫夕额头抵着前座的靠背,想将自己通红的眼眶隐藏起来,可低沉的情绪早就如同实质,打从她一上车司机师傅就注意到了。

司机师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寸头,晒得黝黑,一脸的朴实,他好奇地透着倒视镜打量了钟沫夕好几眼,见她始终维持着一个姿势不动,再回想起她上车时的表情还有沙哑的声音,同情心登时泛滥成灾,忍不住开解起来,“妹子你家里什么人生病了啊?哎呀你别这么难过,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也不一定真就没救了,你得把心态放宽,家人还等着你照顾呢,你不能自己先垮了是不是?”

是啊,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钟沫夕心头涌起一阵希望,顾维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她做什么这样悲痛欲绝的?只是失个忆而已,兴许还会想起来呢?就算想不起来有什么关系,他能爱上自己一次,还愁爱不上第二次?

钟沫夕豁然直起身,眼底闪过熊熊斗志,司机一看,乐了:“这就对了嘛!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放轻松,啊!”

“谢谢你。”钟沫夕正要再说些什么,包里的手机响了,是陈真打来的电话。

小说《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第7章 意外来客(二) 试读结束。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推荐指数:★★★★,看了失忆后他只忘了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失忆后他只忘了我作者放下了的书真的很经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