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

时间:2020-10-14 07:34:18来源:试读吧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由明药倾心创作的一本民国虐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轻舟司行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翌日下起了寒雨,雨丝在玻璃窗外的栏杆处缱绻飘洒,温柔细腻,只是太冷了。一只灰雀躲避凄风...《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由明药倾心创作的一本民国虐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轻舟司行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翌日下起了寒雨,雨丝在玻璃窗外的栏杆处缱绻飘洒,温柔细腻,只是太冷了。一只灰雀躲避凄风...小说民国第一奇女顾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精彩章节推荐

翌日下起了寒雨,雨丝在玻璃窗外的栏杆处缱绻飘洒,温柔细腻,只是太冷了。一只灰雀躲避凄风苦雨,落在顾轻舟的窗台上,用红嫩的喙轻啄羽翼。

看到顾轻舟对镜梳理青丝,雀儿并不害怕,反而兴致勃勃打量她。

顾轻舟微笑。

“以后闲来无事,我养只雀儿玩,倒也是不错的事。”顾轻舟低低的想。

只是这么想,真让她养,她也未必养得好。雀儿是很娇贵的,需得养得富贵,才有趣好玩。

细小的事,让顾轻舟心情还不错,将自己的长发挽起,梳了个低髻,鬓角一支翡翠玉簪,又换了件青色斜襟五彩连波的夹棉短袄,收拾妥当下楼了。

顾轻舟今天下楼有点晚,全家都坐在餐厅独缺顾轻舟。

“阿爸,我来晚了。”顾轻舟笑道。

众人都看着她。

她一袭老式衣衫,青丝低垂,露出一段修长嫩白的颈,流水肩纤薄,柔媚又清纯,将老式宽大的斜襟衫,穿出了玲珑美感。

“没想到老式的斜襟衫这么好看,我也要去做一身。”二姨太和三姨太都在心里偷偷想。

这几年城里早已不流行老式的斜襟衫了,名门大户人家女眷们的衣橱里,都是洋装、旗袍和皮草。

倏然见顾轻舟这么打扮,两位姨太太看到了顾圭璋眼底的满意。她们以色侍人,为了争宠,什么手段都要用上的。

秦筝筝母女几个,则眼眸阴冷。

“阿姐,你瞧顾轻舟,她又穿这种老式的衣裳。”老四顾缨低声,跟老大顾缃耳语。

“她就是上不得台面。”顾缃咬牙切齿。就是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居然可以做督军府的少夫人。

顾缃太不甘心了,想起来就银牙碎咬,恨到了极致,骨头缝里都恨。

老四顾缨则想要当场讽刺顾轻舟,被秦筝筝的一个眼神递过去,话就堵在喉咙里,不敢说出来。

“轻舟小姐,你今天要跟着太太去司家看望司老夫人么?”三姨太苏苏突然问。

众人又是一愣。

顾圭璋抬眸,问顾轻舟:“督军府打电话给你了?”

他都不问秦筝筝。

顾轻舟摇摇头:“没有。”

顾圭璋不解,看着三姨太。

秦筝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十分难堪。

而顾缃也紧张攒住了手,将头低低埋了下去。

昨晚是司夫人打电话来了,说司督军的母亲,也就是司少帅的祖母,想要见见顾轻舟这个未来的孙儿媳妇。

秦筝筝在电话里应下,不情不愿的,结果司夫人又说:“老太太喜欢热闹,你带着顾缃一块儿去看望她老人家,人多喜庆。”

这是在暗示秦筝筝,顾轻舟未必就是少帅的未婚妻。若是老太太看中了顾缃,督军喜欢顾轻舟也没用。

顾缃也许可以取而代之,要不然为何让顾缃也去?

秦筝筝大喜!

督军夫人暗示到了这个份上,她自然不会再带顾轻舟去的。

于是,她打算带着顾缃,以“少帅未婚妻”娘人家的身份,去看望司老夫人。

司老夫人年老昏聩,万一真喜欢顾缃,拉着顾缃的手说孙儿媳妇,先认下了顾缃,司夫人再里应外合,司督军为了孝道,也要放弃顾轻舟的。

多好的如意算盘,却被三姨太偷听到了电话,还公然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出来。

秦筝筝怒极,她之前能容得下三姨太,是为了防止二姨独宠,让她们俩相互制衡和争斗,秦筝筝坐收渔人之利。

如今看来,这个三姨太是留不得了。等她先处理完顾轻舟,就要取了三姨太的命!

“我打算吃完饭再跟轻舟说,没想到三姨太这么心急。”秦筝筝收敛心绪,笑容温婉慈祥,对顾圭璋道,“昨晚督军夫人的确来了电话,让今天上午送轻舟去看望司家的老太太。”

言语之中,点明三姨太邀功,甚至诬陷太太。

二姨太不喜欢太太,更不喜欢比她年轻的三姨太,当即落井下石:“苏苏最擅长听墙根了,太太跟督军夫人打电话,她都知晓。”

三姨太腹背受敌,一时间脸色微白,手里的填白瓷小碗捏得有点紧。

顾轻舟知晓三姨太在刻意帮她--当然也是为了利益,希望将来得到顾轻舟的提携,有个终身的依靠。

在此前,顾轻舟需要盟友。

“原来是要去督军府啊,我说太太和大小姐怎么都换了如此好看的衣裳。”顾轻舟声音温软道。

她眼眸幽静,墨色眸子映衬在蔚蓝的眼波中,像月夜下的古潭,静谧、深不见底,却偶然闪过几缕粼粼波光。

这柔色眸子里,闪过几分锋芒时,顾圭璋就懂了。

秦筝筝和顾缃打扮妥当,而顾轻舟是没打算出门的,她们根本不打算带顾轻舟去。

顾圭璋瞥了眼秦筝筝,眼神冷锐,什么都明白了。他重重放下碗筷,道:“以后督军府的电话,你就不要替轻舟接了。若是轻舟不在家,让三姨太接就是了。”

三姨太和顾轻舟扳回一局,秦筝筝脸色难看,二姨太更是尴尬。

饭桌是女人的战场,没有硝烟,却斗得血淋淋的。

“老爷,我怎能接呢?”三姨太妩媚一挑眉,“轻舟小姐还小,需得太太帮衬着她出门,我只是小妾,我陪轻舟小姐去督军府,咱们顾家就太不知规矩了。”

顾圭璋听了这话,很满意点点头。

看看,这才是识大体!

秦筝筝到底出身低微,平日里还好,一旦有事就泄了老底,上不得台面,顾圭璋很恼火。

“还是你知道规矩!”顾圭璋道,他把规矩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秦筝筝顿时面红耳赤。

早膳之后,顾圭璋去了衙门,秦筝筝气得冷嘲热讽,骂了三姨太几句,然后对顾轻舟道:“回房换衣裳啊,我们要走了。”

顾轻舟还需要司家未婚妻的身份给自己撑腰,也不说什么,回房换了套绯红色杏林春燕的短袄,月白色挑线裙子,外面套着银红色大风氅,下了楼梯。

仍是老式的装扮,穿在她身上,却格外雅致。

想起自己还没有给顾轻舟做洋装和旗袍,秦筝筝也不说什么,免得老爷想起来又出一笔钱给顾轻舟添衣。

“好老土!”顾缃在心里冷笑,“顾轻舟是**吗,去这么重大的场合,穿得这样俗气,还嫌不够丢督军府的脸?”

小说《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 暂时结盟 试读结束。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免费文案分享

顾轻舟回到顾公馆的第一个晚上,顾公馆鸡飞狗跳。

最先听到顾三惨叫声的,是顾轻舟的异母兄长顾绍。

他匆忙进来开灯,就见老三老四倒地,老四手里还拿着剪刀,刺入老三的胳膊,鲜血流了满地。

血色暗红秾丽,似一副诡异又华丽的锦图,在地上缓缓铺陈开。

老三的叫声惨绝人寰。

顾轻舟则拥被坐在床上,吓得脸色雪白,无辜睁大了眼睛。

她那双纯净的眸子,碎芒滢滢,有种随时要落泪的柔婉。

然后,顾圭璋、秦筝筝、长姐顾缃,两位姨太太,全部挤到了顾轻舟的房间。

“是她!”老四大哭着,指着顾轻舟,“她抓住我的手,把剪刀插入三姐的胳膊里!”

这是实情。

黑暗中老三可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拿着剪刀的老四却是一清二楚。

只是太快了,老四还来不及反应,剪刀就插入了老三的肉里,而老四拿着剪刀的手全软了,不敢抽出来。

众人看到的,则是老四还维持捅老三的姿势。

老四对顾轻舟的指责,没有任何可信度。

顾轻舟则披散着一头浓密长发,刘海轻覆着,瑟瑟发抖坐在床上,咬唇不语。

她多可怜啊!

所有人都觉得顾轻舟好可怜,吓坏了。

“来人啊,送去医院!”顾圭璋不相信老四的话,愤怒喊了下人。

先去医院要紧。

去医院的路上,老四还在大哭大骂,说:“就是那个**,她用剪刀捅三姐的。”

没人答话。

顾圭璋紧抿了唇。

“阿爸,您要信我!”老四撒娇着哭,“不是我捅三姐的!”

“轻舟半夜把你们俩拉到她房间里,还带着剪刀,用你的手捅伤老三?”顾圭璋愤怒。

他觉得老四把他当**。

“不是这样的,阿爸,是我和三姐想捉弄顾轻舟,剪掉她的头发,没想到.......”

“闭嘴,你阿爸有眼睛,自己会看!”顾圭璋忍无可忍,狠狠掴了老四一巴掌。

老四被打得眼冒金星,想哭不敢哭,缩着肩膀。

父亲从未打过她,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顾圭璋真的动怒了,秦筝筝也不敢说话,心疼抱着三女,身上全是血。

老三已经疼得昏死过去。

秦筝筝也怪老四。

老四一向顽皮,秦筝筝和顾圭璋都认为,肯定是老四想去捅伤新来的顾轻舟,结果黑暗中挥手过度,反而插伤了老三。

两个蠢货!

顾家的车子,连夜去了德国教堂医院,顾轻舟的房间却没有熄灯。

她重新脱掉了睡衣,换了件正常的衣裳,坐在桌子旁等待着。

顾轻舟唇角有一抹淡笑。

初战告捷!

顾家的人,并不是那么难对付,他们人多心不齐,可以逐个利用。

有人敲房门。

顾轻舟收敛狡狯的微笑,换上一副纯良的模样,打开了房门。

是她的异母兄长顾绍。

顾绍今年十七岁,比顾轻舟大一岁,穿着绸缎睡衣,纤瘦高挑,手里端了杯热腾腾的牛乳,递给了顾轻舟。

“吓坏了吧?”他言语温柔,“喝点牛乳安神。”

顾轻舟接过来,捧在掌心。

“老三和老四从小就爱恶作剧,大家都看见了是怎么回事,没人会怪你的。”顾绍安慰顾轻舟。

顾轻舟垂眸不语,她修长的羽睫,遮盖了眼睛,看不出情绪。

“早些睡吧。”顾绍拍了下她的肩膀,很快就缩回了手。

从小没见过面的妹妹,很难产生亲情,顾绍倒觉得顾轻舟很纯美,像保存得很完全的古董,不染世俗气。

他心头微动,转过来视线。

“阿哥,陪我说说话吧。”顾轻舟倏然轻轻拉住了顾绍的袖子。

顾绍一张脸就红透了。

顾轻舟只是看出,顾绍眼神微闪,似乎对她有点动心,于是她试探了下,果然如此。

这一家人,没有伦常!

顾绍却不知顾轻舟的用意,坐下来陪着她闲聊。

顾绍问顾轻舟:“你在乡下读书吗?”

“不读,只认识几个字。”顾轻舟低声道。

“那你整日做什么?”顾绍好奇。

顾轻舟细皮嫩肉,唇红齿白,不像是田地里劳作的,应该也是养尊处优。

“我跟着一位师父学医术。”顾轻舟道。

顾绍错愕:“医术?”

“嗯,中医。”顾轻舟道。

“可中医都是骗人的,现在学者们都在讨伐中医。”顾绍眉头蹙得更深,“你学中医有什么用?”

“中医并不是骗人的,那是老祖宗的智慧。”顾轻舟道,“比如阿哥你,生气的时候会头疼欲裂,甚至倒地昏迷、口吐清水。吃了很多西药都不见效,若是我给你开方子,三剂药就能吃好。”

“你.......你怎知我的顽疾?”顾绍大为意外。

“中医便是可以相面而诊断。”顾轻舟道,“阿哥不是说中医无用么?”

顾绍哑口无言。

他自然是不敢让顾轻舟治疗的,只当顾轻舟是从旁处打听到的,讪讪笑了笑。

他们兄妹俩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顾圭璋带着女儿从医院回来了。

顾轻舟和顾绍下楼。

顾圭璋带着妻女刚进门,顾家的老四顾缨就瞧见楼梯蜿蜒处的顾轻舟。

老四恨极了,冲上来要厮打顾轻舟。

“都是你,你刺伤我三姐!”老四恨恨道。

顾绍挡在顾轻舟面前,拽住了老四的胳膊,低喝道:“你还疯,还没有闹够吗?”

老四拳打脚踢。

顾圭璋呵斥一句:“都滚回去睡觉!谁再惹事,我的鞭子不客气!”

顾轻舟只得先回房了。

这一夜,顾轻舟睡得很安稳。

她来了,她母亲和外祖父留给她的遗产,该拿回来了!

十六岁是个契机。

哪怕没有司家的退亲,顾轻舟也准备十六岁回城。

十几年里,她的乡下遇到了一些能人。

她遇到一个老中医,是北平政府高官的私人医生,那高官倒台之后,老中医有些仇敌,无奈躲到了江南,顾轻舟四岁就跟着他学医。

她也遇到一个杀手,同样在他们村子里隐居,他教顾轻舟开枪、简单的拳脚功夫等。

另外,顾轻舟前年还认识一个沪上名媛,她丈夫是帮派人士,结仇不少。丈夫去世之后,她害怕报复,就带着私产躲到了偏僻的乡下。

那名媛教顾轻舟跳舞、油画、弹钢琴、品酒,以及衣着礼仪。

十六岁了,顾轻舟学会了高深的医术、开枪、简单的防身武术、城里贵族小姐吃喝玩乐的把戏。

她回来了。

顾公馆只当她是个乡下的小白兔,顾轻舟微笑:她喜欢他们这样天真!

小说《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 笑天真 试读结束。

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推荐指数:★★,看了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民国第一奇女顾轻舟个人觉得这本写得还不错,就是张峰胡欣婷两人的恋情发展得慢些,其他的很精彩,内容比较丰富,个人比较欣赏这种文章,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