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

时间:2020-10-14 07:31:38来源:试读吧

经典小说《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是柒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长安北墨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九章:柳氏被迫侍奉祖母顾府总善房在前厅后面,用于节日或其他活动府里人员聚餐用,其余...经典小说《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是柒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长安北墨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九章:柳氏被迫侍奉祖母顾府总善房在前厅后面,用于节日或其他活动府里人员聚餐用,其余...小说毒医狂妃:殿下

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

《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精彩章节推荐

第九章:柳氏被迫侍奉祖母

顾府总善房在前厅后面,用于节日或其他活动府里人员聚餐用,其余时候大多都是在自已院里解决。

顾长安在门外就看见了桌上菜色齐全,老夫人,顾白暮,柳氏和顾倾城等人坐在饭桌前。

她一进屋老夫人便看见了她,慈祥地笑道:

“长安来了,快,快来,让我好好瞧瞧。”

一边说一边朝她招手。

顾长安看着祖母脸上慈祥的笑意心里顺间变得暖乎乎的,心里也涌出了思念已久终于相见的喜悦。

她自然知道这是原主记忆对祖母的情感反应,她并没有控制而是任由它去。

随即顾长安便上到老夫人跟前给她屈膝行礼,笑着说道:

“长安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摸了摸顾长安的头顶。

声音宠溺道:

“乖,坐下吃饭吧!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五年不见她似乎长高了许多,却清瘦得让人心疼,一想到这些年顾长安流落在外她的心里都是惭愧和无奈,又听说她刚一回来就被柳氏陷害心里更是难受。

当年顾长安的母亲死后柳氏就拿了府中财政大权,自此在府里她这个老夫人越来越没了话语权,当年说送顾长安出府是她还跟顾白暮闹过,可始终拗不过他两口子,让顾长安被送走,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顾长安听着老夫人宠溺的声音竟心里有些感动,她这个祖母是真的喜爱她,她前世出生在医毒世家,即行医也研毒,她父母早亡,除了师傅,家族里的叔伯亲戚都对她冷眼相待,可是后来师傅也没了,她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没有感受过这样被别人宠溺的感觉了。

随即顾长安坐了下来,她拿起筷子在盘子里夹了块红烧肉放在了老夫人的碗里,笑着说道:

“祖母,你也吃。”

顾白暮看着顾长安脸色变得阴沉,接着便沉声呵斥道:

“这里长辈门都还没动快子你倒是先动了筷子,你都教养都那里去了?”

他眼神看着顾长安是藏不住的嫌弃,她这个女儿真是太没规矩了。

柳氏心里更是得意,这放养的野丫头就是跟她家的城儿没法比,一点规矩都没有。

顾倾城看向顾长安的眼神里更是藏不住的幸灾乐祸,但是瞬间便又隐藏了下去又恢复往常的温柔和善解人意。

随即她柔声说道:

“父亲,你也别姐姐,毕竟她离府那么多年,有些规矩可能记不住了,慢慢就会好些的。”

柳氏见势也附和道:

“是啊老爷,你也别怪长安了。”

老夫人见顾白暮训斥顾长安她也是心疼,她看着顾白暮沉声说道:

“好了,长安刚回来你就少说两句。”

顾长安挑眉,呵、这娘俩表面上是在替她说话暗里实则一个表现自己有多优秀懂事,一个表明自己有多宽宏大量,就连老夫人都被顾倾城娘两绕了进去。

她放下筷子撇了眼顾白暮,冷声说道:

“敢问父亲,我先动筷子给祖母夹个菜怎么就是没教养了?怎么就是不懂规矩了?难道要先给父亲你夹菜还是要先给二夫人夹菜才算有教养是吗?难道说在你们眼里祖母就不算长辈了?”

顾白暮当即被反问得一口闷气赌在胸口上不来。

“你…我没这么说。”

这么些年大家在一起吃饭自己也没给母亲夹过菜更别说柳氏,方才见顾长安先动筷子他就一顿训斥,没想过那么多。

顾长安继续说道:

“父亲你是没说,我给祖母夹个菜你们都要说我没教养,看你今日的作派想来往日在这饭桌上定也没个人给祖母夹菜到水吧,看来祖母在府里的地位堪忧啊!”

老夫人听了此时心里极不是滋味,以前顾长安母亲在时日日给她俸茶问安,在桌上第一口菜总是先为她夹,反观这柳氏进门后仗着娘家得势,平日里阳奉阴为,心里没把她当回事过,偶尔还得看她的脸色过日子。

顾长安尤其把“你们”两个人咬的极重,说罢故意看着柳氏长叹一声。

顾倾城在一旁听着自己母亲被人这么明里暗理地说道,气得心里憋不住想要反驳却被对面柳氏的一个眼神示意给憋了回去。

这古代注重孝道,特别是儿媳妇对婆婆,顾长安把事情说破这顾白暮定有所思量。

果然,顾白暮此时一脸阴沉地撇了眼柳氏,想着这些年也只顾得讨好柳氏竟忽略了自己亲娘,再细想些年柳氏的做为他的脸色变得更是阴沉。

这时坐在一旁沈姨娘也笑着附和道:

“大小姐说的是,我们做儿媳的就该守本分孝敬公婆,二夫人做为家中主母更应该给姐妹们做个表率才是。”

这二夫人在府中的做为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这逮着机会当然要过个嘴皮子痛快了。

随即坐在一旁的顾相思也故意补充道:

“是啊是啊,二夫人做个表率让我们晚辈也学习学习如何孝敬老人。”

顾长安这才朝沈姨娘母女看去,记忆里这两位是沈姨娘和三小姐顾相思,是府里柳氏唯一难以掌控的姨娘。

按规矩这府里姨娘是不能和老爷及当家主母一起吃饭的,可这个沈姨娘不一样,这沈氏娘家是江南的首富,光每年给顾府贡奉粮食油米都不计其数,还有各种金银首饰都是从顾府后门一箱一箱地运进顾府,可是说顾府一大半的经济来源都归功与沈氏,所以顾白暮破格让沈氏与他们一桌吃饭也是理所应当的。

柳氏虽然背景权力强大,姐姐又是当朝皇后,但家族旁系太大,开销这方便也不怎么顾得到她,所以柳氏纵使心里不舒服但她也不能钱过不去。

这沈姨娘长得如江南女子一般柔美娇小,眉眼如丝,金钗绾发,发鬓上插着上好的玉簪,别着手工精美的珠花,耳上别戴着一对粉色圆润的珍珠耳饰,一身锦绣华衣更是用上好的江南丝绸缝制,两手腕上一边带两个上好的翡翠镯子,举手投足见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副贵尽显啊!

顾相思也自然遗传了她母亲江南女子般的柔美漂亮,柳眉下一双媚眼里藏不住的机灵,一身水蓝萝裙外因为天气冷加了件白色斗篷披肩显得她整张脸更加娇小妩媚,反观沈氏她不喜戴沉重的首饰,只是简单用玉钗绾起发鬓戴着简单钳着蓝色宝石的额饰,整个人看上去大方美丽。

记忆里顾相思还经常在她被欺负打伤后半夜偷偷给她送药去,在她饭食被抢走后偷偷给她送饭去,有时还用些小手段来整治欺负顾长安的那些人,只是那时候她被**得有些自闭不跟任何人说话,也包括顾相思,所以也没太多交流。

顾相思见顾长安看向她,她便迅速地向顾长笑着抛了个眉眼。

顾长安嘴角抽了抽,这个机灵鬼,真是一点都没变。

此时柳氏被气得差点没把手中的筷子折断,这死丫头三言两语就把她说成不孝儿媳,她更恨不得马上撕了顾长安。

但是她不能,此时她若是忍不住那她这么端着的形象就全毁了,看着顾白暮那张极其阴沉的脸,她得做点什么来消除他心里的芥蒂。

随即她便走到老夫人身边柔声道:

“儿媳给你夹菜倒茶,以往是儿媳的疏忽,是儿媳不对!”

随即便给老夫人夹了些菜又倒上了茶水递到了她面前。

顾白暮见柳氏侍奉老夫人当即脸色缓和了些,想着也是自己多想了,也只不过是些日常小事罢了。

老夫人此时想着柳氏对她的不恭敬心里便怒火腾升,自然也不想受这柳氏虚伪的侍奉。

随即她把脸转到了一边,冷哼道:

“老身受不起。”

小说《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 第九章:柳氏被迫侍奉祖母 试读结束。

《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免费文案分享

第十九章:怒不可揭的顾倾城

柳氏则脸色极差,坐在了桌边的圈椅上。

“说,怎么回事?”

这次出了最精锐的杀手怎么会让顾长安活着回来。

风月双手抱掌前推向柳氏和顾倾城行了一礼,这是她习武之人的礼仪,随即低头禀报。

“属下无能,结果想必夫人已经知晓,这顾长安武功了得,我们所有的精锐杀手全数折损,后来她似乎被什么事绊住了脚,否则属下也不能幸免。”

想到顾长安当时看着她的邪魅眼神,她现在头皮都不由得一阵发麻。

顾倾城脸上的笑意瞬间停止,手上的针扎破了手指也没感觉,随即她走到风月的面前双手摇着她的肩膀暴怒地嘶吼着。

“怎么会这样,她那来的能奈?她怎么可以活着回来。”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本来十拿九稳的事突然泡汤了。顾倾城怒不可揭。

风月站在原地任由她摇晃,顾倾城秉性她最清楚,人前是京都的第一才女,温婉漂亮,才艺超群,似地下却是喜怒无常,阴险惨忍。

柳氏用力握着圈椅扶手几乎要将椅子捏碎,她想到最有可能的是顾长安侥幸逃脱,没想到却是全军覆没,她整个人都气得有些发抖。

当下她得稳住。如果她也稳不住那城儿心里就更加乱套了。

随即她站起来上前拉住了顾倾城,语重心长地说道:

“城儿你要冷静,不能遇事如此暴躁,为娘不能一辈子为你鞍前马后,你要自己学会控制思量。”

她隐隐约约感觉这顾长安将来会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对手,若她有一天不能再我她筹谋了那她该怎么办?

顾倾城转身拉住了柳氏,泪眼婆娑地抽泣。

“母亲,怎么办?最精锐的暗卫都杀不死她,怎么办?”

她心里开始变得慌乱了,这顾长安活在这府里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威胁。

柳氏伸手擦点她脸上的泪水。声音缓和了下来。

“先去睡觉,其它的交给为娘就可以了。”

说完又转身吩咐道:

“绿环,服侍小姐更衣休息,风月你与我回海棠院院。”

说完她没做停留转身出了锦华院,风月也紧跟其后。

柳氏急步回海棠院里,匆匆备纸墨拟了一封书信交给风月带去丞相府,又目前局势还得求助丞相府,顾长安的能力已经超出她的掌控范围了。

吩咐李嬷嬷前去通知柳管家明日一早前启辰去禹州。

这顾长安与从前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得派人打探她这些年在禹州发生了什么?

交代完后柳氏解衣进帐,可辗转反侧,竟一夜难眠。

同样锦华院的顾倾城也思绪万千,她该怎么办?顾长安不死她该去何去求皇上赐婚。

她喜欢了凌王殿下九年,那一年她第一次入宫不慎掉入了皇宫的荷花池里,她不会水性就当感觉自己要死的时候北墨染救了她,把她救上岸自己却扶在一旁的石柱上呕吐半天。

那如同谪仙一般的容颜,那双勾人的凤眼,那样不顾一切的去救她,让她一喜欢就喜欢了好几年。

想到这里眼里露出了愤恨,顾长安必须死,这样她才能得到她想要的。

映泉山庄里。

乘风将在梨花院里看到的悉数与北墨染禀报。

北墨染侧身半卧在贵妃榻上假寐。

良久,他嘴角勾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低哑的声音响起。

“这倒像是她那狂傲的性子做出来的事。”

即狂傲又聪睿,但心里却心疼她在顾府里过着步步为营的日子。

乘风看着北墨染那抹温柔的笑意愣了一下,那笑容里仿佛还有一丝回味和想念,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他家殿下真的变了很多。

随即他慢慢挣开双眼,声音变得浑厚。

“放出消息,明日三军抵达京都,另外,传令下去,按计划行事。”

随即他嘴角勾出一丝邪笑,“是该好好会会我的那些哥哥们了。”

他因身中其毒,只能让大军在城外盘踞,既然那些有心之人想要他的命,那他就给他们布一道障眼法。

翌日,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顾长安战在屋顶上眼望顾府北门。

几个人匆匆上了一辆简易的马车朝禹州方向去了。

她早预料到柳氏会派人前去禹州查她的底,顾长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就让去查吧,她就是顾长安,顾长安就是她。

她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一阵冷风卷来,天空突然飘落着一片一片的雪花,她伸手去接,可雪花却入手即化,无发捕捉。

顾长安挨例洗漱完,扮了一身男像准备出门,却惊呆了正抱着火炭进门的小凌。

只见她一身玄色束腰长袍,头发束及头顶冠中,星眉剑目,右手拿一把折扇,左手背于身后腰间,英气十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个世家的俊俏小公子呢!

“小…小姐,外面下雪你这是要去那儿?”

小凌看着顾长安惊得说话都有些结吧。

顾长安拿着折扇在手里掂了掂道:

“怎么?看得出我是女的吗?”

她前世习医毒也是一名出色的特工杀手,会乔装打扮是必要的。

,小凌木乃地摇了摇头,“看不出来。”这打扮没人说还真看不出来她是女儿身,这一身英气与她女装时的机灵漂亮截然不同。

顾长安得意地笑了笑,虽然她一身乔装可以以假乱真,但与她熟悉的人见了还是认得出来的,但陌生人那就不一定了。

“那就得了,我一个出去转转,你就别跟着我了。”

说完就朝屋外走去,她今日要去大街上熟悉熟悉路况,毕竟得了药铺是要经常出入的。

正午时分,雪越下越大,大街上人却越来越多,男男女女,老人小孩都有。

一时间从城门至街尾百姓井然有序排成两排面色沉寂,官兵在一旁手持长毛疏通秩序。

顾长安也跟着站了过去,她也好奇什么人进城,那么大排场,为什么百姓却一脸沉寂,神色各异。

顾长安拍了拍前面一位大哥的肩膀问道:

“大哥,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么大排场,还有大家为什么都很难过的样子啊?”

那中年男子回头叹道:

“你还不知道吧,凌王七殿下回来了,边疆大乱,凌王殿下就只用了两年扫平乱匪,是我们大陈国的战神啊,只可惜啊…”

那男子说到一半难过地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顾长安挑眉,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了似乎满大街都贴满了战神凌王边疆大捷凯旋而归的消息,一时间中百姓欢欣鼓舞,恰恰其谈,都等着战神归来。

“大哥你把话说完啊,只可惜什么呀?”

看这阵仗像是抬了他的遗体回来似的。

小说《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 第十九章:怒不可揭的顾倾城 试读结束。

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推荐指数:★★★★★,看了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毒医狂妃:殿下追妻忙的故事情节紧凑,节奏感很强,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