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

时间:2020-10-14 07:27:57来源:试读吧

主角是乔薇姬冥修的小说叫做《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是作者偏方方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乔薇问不出缘由,把目光落在了女儿身上,乔望舒愣愣地摇头,她不知道呀,她和小白在一边玩,哥哥突然和他们打起来了。一开始刘婶子还有些心虚,景云性...主角是乔薇姬冥修的小说叫做《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是作者偏方方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乔薇问不出缘由,把目光落在了女儿身上,乔望舒愣愣地摇头,她不知道呀,她和小白在一边玩,哥哥突然和他们打起来了。一开始刘婶子还有些心虚,景云性...小说穿越成了两个包

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

《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精彩章节推荐

乔薇问不出缘由,把目光落在了女儿身上,乔望舒愣愣地摇头,她不知道呀,她和小白在一边玩,哥哥突然和他们打起来了。

一开始刘婶子还有些心虚,景云性子如何她是清楚的,不会随便与人结怨,自己儿子的尿性她也清楚,爱撩闲。恐怕真是儿子干了啥对不起景云的事,景云才一怒之下把儿子打了。但这会子景云不吭声,她心头那点子心虚瞬间消散无踪了。

她挺直了腰杆儿,得意地哼道:“怎么样?问不出来了吧?就是你儿子理亏,发疯乱打人!铁牛的伤你给我看清楚,是你儿子和那小畜生弄的!这件事,我就是告到村长那儿,也不能这么算了!”

村长是她远房堂哥,没出五服,村长会偏着谁,似乎不难推测。更何况她又是个外乡人,把本村的欺负了,就算她没错也不占理。

乔薇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存的艰难,不是没有饭吃,也不是没有钱赚,而是这种无所归依的感觉,永远没有家的感觉……她拼了二十几年才摆脱这种不安的状态,一眨眼回到古代,她又得从头开始。

她深吸一口气,把翻滚的情绪压回心底,对刘婶子道:“你想怎么办?”

刘婶子没好气地说道:“你儿子把我儿子弄伤了,怎么也得赔点钱吧!那小畜生也不知有病没病,我得带我儿子上镇里找个好大夫,诊金可不便宜!”

说来说去就是想讹点钱。沉闷了半晌的乔薇忽然笑了:“那你踹我儿子一脚的账又怎么算?我儿子还这么小,也不知你那一脚有没有给踹出个好歹来。我正好也想带我儿子到镇上瞧瞧,不如一起?”

一起还讹个屁?刘婶子被噎得牙痒痒。

这事儿谁都不占理,不过真追究起来,刘婶子那一脚最不该,小白团子咬人也好,景云打人也罢,便是铁牛让小伙伴们围殴景云,那都是孩子们的破事儿,刘婶子就算要教训,也该教训那个小畜生。她不敢惹凶悍的小雪貂,却拿景云出气,她自己其实也知道理亏的。只不过她跋扈惯了,受不得气罢了。

乔薇打开钱袋,掏出一两银子扔到她怀里:“这可不是医药费,是看你儿子可怜,给他买点糖吃罢了。”

刘婶子都做好空手而过的准备了,凭空得了一两银子,简直是天降横财,当即喜得笑了。

乔薇懒得再看她那副嘴脸,拉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一路上,两个孩子都十分沉默。

乔景云是有心事,乔望舒是不明所以。

乔薇也不吭声,一家三口,难得安静。

最后,还是乔景云忍不住了,小声道:“娘,对不起。”

乔薇云淡风轻道:“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我打了人,还是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打人?”

乔望舒好奇地看着哥哥,却见哥哥咬紧了唇瓣。

乔薇道:“不想说就算了,娘不逼你,娘还是那句话,相信你不是个惹是生非的孩子,你这么做,一定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告诉娘。”

乔景云欲言又止,纠结了半晌,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道:“娘,为什么要给他们钱?”赚钱多不容易啊,一下子就给铁牛他们了……

乔薇其实也心疼银子,但铁牛的确受伤了,不管是谁有错在先,儿子的宠物把人挠伤了,儿子都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她不希望儿子将来长成一个为所欲为的人,这世上那么多罪犯,哪个不是有自己的苦衷?但苦衷能让他们逃避责任与后果吗?

儿子还小,乔薇不知怎么与他解释才好,沉吟了片刻,方说道:“对不起,上次刘婶子到山上来找麻烦的时候,娘给你做了错误的示范。娘不该对她动手,害你也学会了对人动手。”

其实这只是她的猜测,她还不确定儿子是不是学了自己才敢与人干架,不过不论怎样,以后再教训人,得避开儿子一些了。

“动手……不好吗?”景云问。

乔薇想了想,道:“那得看什么时候,当你很危险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就一定要动手。”

“今天,我不危险,所以,我不该动手。”景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乔薇欣慰地点点头:“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如果你想学,娘可以全部教给你,现在,可以告诉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景云点头,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说了。

原来,只是因为她与徐大壮的一顿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 【第八章】第一次采买(一) 试读结束。

《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免费文案分享

严冬的风,极冷。

一处破败的小茅屋内,两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衣衫单薄地跪在地上,守着面前昏睡不醒的女子。

女子看上去已经没有呼吸了,身上凌乱地盖了些干草,以及孩子的两套棉衣。但他们的衣裳实在太小了,她的手和脚还**在冰冷的空气中。

小男孩儿又脱了棉裤,套在女子的脚上,如此一来,他只剩一条单裤了。

一阵寒风吹来,他打了个喷嚏。

小女孩儿怯生生地问:“哥哥,你是不是冷?”

小男儿抬起脏兮兮的小手,揉了揉她脑袋,违心地说道:“哥哥不冷,你肚子饿不饿?”

小女孩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哥哥别走,我怕。”

天黑了,这里连盏灯都没有,全靠窗外透进的月光,才微微照亮了一点地方。但这点微弱的光,还不足以驱走她内心的惧怕。

小男儿轻声道:“哥哥很快就回来了,你乖乖地守着娘知道吗?抓着娘的手,就不会害怕了。”

小女孩儿似懂非懂,将女子的手抱在怀里,那手明明已经没有温度了,冰冷如刀,她却依旧得到了莫大的力量,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不怕了。”

小男孩儿站起身去了。

小女孩儿抱着女子的手,娘,娘,一声声地唤着,仿佛这样她就真能不害怕了。

小男孩儿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嘴里咬着一根小小的鸡腿。

他把馒头递给妹妹,将鸡腿拿在手里,抱歉地说道:“哥哥只弄到一个鸡腿,先给娘吃好不好?等娘的病好了,哥哥再给你弄更大的!”

小女孩儿看着香喷喷的鸡腿,看得口水都流了出来,可她明白,娘生病了,比她更需要营养。

她吞了吞口水:“嗯,我吃馒头,哥哥也吃。”

“好。”小男孩儿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馒头,娘和妹妹都需要他照顾,他不能轻易挨饿、不能倒下,虽然一个馒头,其实也填不饱肚子。

他吃一半,留一半,开始喂娘亲,一小片鸡肉,一小片馒头。

乔薇是被塞醒的,嘴里鼓囔囔的,不知谁不停地往里塞东西,她最讨厌睡觉的时候被人吵醒了,正想把那恶作剧的家伙拧起来打一顿,却发现自己根本抬不动胳膊。

她身子一抖,睁开了眼!

天啦,她看到了什么?一个孩子!五岁上下,头发长长的,穿着浅色衣裳,夜色太暗,她看不清他五官,只觉那一双眼睛,如黑曜石一般,亮得逼人。

直觉告诉她,这个长发小豆丁是个男孩儿。

刚刚往她嘴里恶作剧的家伙就是他吗?

看在是孩子的份儿上,不与他计较了,不过很奇怪,她的实验室是禁止陌生人出入的,怎么会有个孩子跑了进来?

乔薇吐出了嘴里的东西:“你是谁家的孩子?爸爸妈妈呢?”

她一开口,被自己那沙哑的嗓音吓到了,她好像没干什么吧,嗓子怎么哑成了这样?

还有,谁把灯关了?暖气也停了!

一连串的古怪闪过脑海,乔薇的头开始疼了。

小男孩儿听到了她倒抽凉气的声音,知道娘又不舒服了,轻轻地问:“娘,你是不是哪里又疼了?我给你揉揉?”

冰凉的小手覆上乔薇的额头,乔薇怔住了。

“哥哥,娘醒了吗?”小女孩儿眼睛发亮地走了过来,“娘!”

两个小包子,同时叫她娘,如果这不是有人恶作剧,那么——

乔薇摸上了自己的脸,她号称微胖界的乔一刀,脸蛋圆得跟块月饼似的,绝不是一张小巧的瓜子脸!

还有她的手,也没这么指若纤葱。

虽然难以置信,但她真的穿越了。

“娘,你没事了吗?”小女孩轻轻地趴进了她怀里,小脑袋在她颈窝蹭来蹭去,娘昏迷几天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她心慌极了。

小男孩儿也很心慌,只是他是男子汉,没像妹妹那样表露在脸上。

乔薇感受到了两个孩子的担忧,轻叹一口气,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自小养成了孤僻的性子,不太懂得与人相处,更别说养孩子了,她该拿这两个小豆丁怎么办?

她一脸茫然,小男孩儿以为她冷了,捧起了她冰冷的手,放在嘴边哈气,小女孩儿见哥哥这么做,也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真心实意地照顾她。

小家伙的身子其实比她的还要冰凉,为了给她保暖,两个孩子可是都把棉衣盖在她身上了,尤其小男孩儿,脱得只剩一条单裤,这得多冷?

这么好的孩子,她要是弃之不顾,就太没良心了。

“娘好了,没事了,再也不会生病了。来,把衣服穿上。”

哥哥自己穿了衣裳,妹妹是乔薇给穿的。乔薇显然不太懂古代的服饰,扣了半天也没把扣子扣上:“太黑了我看不见。等等,我找找看有没有生火的东西。”

但原主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她刚刚站起身来,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一**跌回了地上。

“娘!”

“娘!”

两个孩子吓坏了,生怕娘再像上次那样倒下去后再也爬不起来。

乔薇虚弱地笑了笑:“娘没事,是起得太猛了,大脑供血不足。”坐了一会儿,对小男孩儿道:“能扶一下娘吗?”

小男孩儿点点头,扶住了乔薇的手。

“我也要。”小女孩儿也扶住了乔薇。

瞧,老天爷对她还是不错的,没让她一个人穿越到这荒郊野外等死,而是派了两个小天使陪在她身边。

乔薇的心里淌过一股暖流,缓缓地站了起来,从原主的包袱里摸到一个火折子,把炉子里的柴火点燃了。

借着明亮的火光,她给女儿扣好了扣子。随后,她开始打量孩子。二人的五官都长得十分精致,眼睛水灵灵的,女儿的眼神柔和一些,笑起来像两道弯弯的月牙儿,纯洁而美好;儿子的则略显冷峻,眉宇间依稀可见一股与生俱来的清贵之气。营养不良的缘故,二人都十分的瘦小,那小胳膊小腿儿跟麻杆似的,她拿在手里都不敢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给折断了。

乔薇没继承原主的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母子三人为何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家中可还有亲人。这些都不重要了,她死了那些人都没出现,以后也没出现的必要了。

从今天起,孩子是她一个人的。

乔薇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吃了,半只鸡腿让兄妹两个分食,二人起先不肯吃,听乔薇说病人不宜食用太油腻的东西才一小口一小口地把鸡腿分了。

这些冷掉的东西放在前世,她是绝不可能让小孩子吃的,可眼下,她没有办法。

孩子们吃完东西后躺在草堆上睡着了,乔薇一边给孩子们盖上干草,一边思考着明天的早饭吃什么。

小说《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 【第一章】两个小包子 试读结束。

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推荐指数:★★★★,看了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穿越成了两个包子娘作者鸣人非常具有想象力!情节吸引人,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