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

时间:2020-10-14 07:21:50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夕颜夜墨寒青雀的书名叫《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它的作者是初八姑娘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虐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随我登神界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人……”那个男人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旋,但三日后与他携手入神界的女人却是...主角叫夕颜夜墨寒青雀的书名叫《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它的作者是初八姑娘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虐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随我登神界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人……”那个男人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旋,但三日后与他携手入神界的女人却是...小说夕颜身为噬灵族

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

《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精彩章节推荐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随我登神界的女人只会有你一人……”

那个男人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旋,但三日后与他携手入神界的女人却是他新娶的天妃青雀。

如今,千年前全族被灭的真相尚未查明,眼下刚寻到的弟弟又要再次失去。

为什么?

他要她去杀人,她做了。

他要她的骨血炼造法器,她给了。

他将她弃如敝履随手丢弃,她也心甘情愿承受了。

可为什么,他连玄君都不放过……

凌音然跌跌撞撞地去了青云宫,想找帝夜轩问个清楚。

殿内,帝夜轩正与族中大臣讨论祭天事宜,见她过来立即退散了所有人。

“你不在屋里好好休息,来此作甚?”他语气中甚是不悦。

凌音然泛红的眼眶涩痛,却流不出一滴眼泪。

“臣九天神女求天子,放过胞弟玄君一命,给他一条生路……”

她已无力去争辩质问什么,只想让自己唯一的亲人可以好好活下来。

帝夜轩拧着眉,眸底的锋芒未改分毫。

“他是早已选定的祭天之人,这是他的命,你别再胡闹了。”

凌音然心头狠狠一揪,趔趄地跪了下来。

“我也是噬灵族后人,我也能祭天,求你……帝夜轩,这千年来,我从未求过你什么,只求你答应我这一件事……”

凌音然话未说完,帝夜轩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荒唐!你乃前天妃,怎能祭天!来人,送神女回清心阁,没我命令不准踏出一步!”

他话音刚落,立即甩袖幻出灵力将跪着的女人推了出去。

毫无反手余地的凌音然背脊撞到了台阶上,生疼无比。

腥甜上涌,她又生生咽了下去,随即踉跄站起来。

凌音然最后看了眼一身华服的男人,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绝望。

如有来生,愿不识君……

三日后,日月同天,云如血色。

祭天台。

风云涌动,草木摇曳。

一路天兵天将围守了半空中的祭天台,云梯漂浮,一身华服的帝夜轩手持九州九族玉玺缓缓走至最中央。

九族玉玺合并,放至祭天台的玉柱中,化作一道刺目的亮光直射血色天际。

光束之下,是云桥的彼端。

瘦小的玄君蜷缩在云囚之中,整个人在光束的笼罩下泛起一层暗红光影。

手持拂尘的巫师嘴中念念有词,加上帝夜轩雄厚灵力的引导,那亮白光束愈发壮大,隐有捅破天际之势。

“仪式开始!”巫师一声令下,四周盘膝而坐的十大护法皆将毕生灵力尽数涌入祭天台的玉柱之上。

正在这时,一道红光划破光束,漫天血色霜花飘落。

整个云梯都染成红色,云囚中的玄君骤然消失不见!

待众人回神之际,一袭红衣的凌音然站在了云囚之中。

“不好!神女捏碎命珠大涨修为劫走了祭天之人!”巫师神色大变。

帝夜轩在看到她的那一瞬,脸色阴沉晦暗。

“凌音然,你要干什么?!”

他厉声呵斥之际,十大护法的引渡已将祭天启神之法彻底开启!

亮白光束笼罩着凌音然,化作密密麻麻的冰针刺向她!

“啊……”凌音然惨叫,好似遭受千刀万剐。

帝夜轩眼底的怒意染上一丝慌乱,他大声下令:“快停下!她不是祭天之人!”

他想前去将那个女人拽回来,但被巫师竭力阻拦。

“天子不可!祭天启神仪式一旦开启便无法停下,否则会引天神之怒,九州毁灭!”

青雀也在一旁死死拉住帝夜轩,不让他离开玉柱。

“帝夜轩哥哥,神女也是噬灵族后人,她自己选择了祭天,我们改变不了的……”

帝夜轩急红了眼,祭天者死,神门才能开启,那个女人简直是疯了!

看着凌音然那痛不欲生却依旧视死如归的样子,他心头涌上的慌乱如墨般散开。

“凌音然!”

凌音然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清浅凄凉的淡笑。

“天帝殿下,受血契之束,我无法离开天宫也无法背叛你,但……我能毁了我自己……”

帝夜轩深沉眼眸中的情绪起伏不断,他们之间有血契,那个女人若死了,他也会死!

他竭力想阻止光束吞噬凌音然,但已然来不及——

“臣……凌音然以九天神女之命祭天,解除血契之约……再以噬灵族的名义恭贺天子,永生永世,众叛亲离孤一人,千刀万剐尤不死!”

凌音然声如泣血,一字一句间,带着决绝的伤痛。

轰隆一声巨响,她仿若一叶孤舟的身子散做星尘,飘散在漫天血色霜花中……

白光在整个血色天际撕开一道口子,祭天台的玉柱呲呲颤动,在云雾中化作巨龙仰天长啸!

神门大开,金光闪现,云桥彼端,竟缓缓走出一人——

小说《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 第9章 祭天仪式 试读结束。

《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免费文案分享

“不可能!”

当年灭族之祸乃是妖魔两族所为,帝夜轩在救了她后带着天兵天将亲自围剿两族,替她报了血海深仇。

青雀冷笑出声,像看智障一样看着她。

“你以为帝夜轩哥哥真的爱过你?这千年的一切不过是陪你演的一场戏!如今九州一统,神界大开,只有天妃才能陪天子荣登神界,与天齐寿……他在这时候废了你的头衔,又削了你半生修为,还不是怕你有朝一日对我们奋起反击……”

“不……不可能……”凌音然情绪几近失控,她挣扎着想逼近青雀,但她的动作让捆灵绳缠的越来越紧,顿时一身绸衣变成了红色。

青雀后退了几步,想保持安全距离。

晃动中,她颈脖上悬挂的一块水滴形血玉吊坠露了出来,入了凌音然的视线。

凌音然的脸,唰地变得惨白——

那块血玉,是她用自己半颗心脏制成护身法宝,唯一能抵抗噬灵族后人伤害的宝物。

也是当年她送给帝夜轩的定情信物,以表真心。

怎么到了这个女人手中?!

青雀顺着凌音然的实现,把玩着颈脖上挂着的血玉,得意洋洋说道:“帝夜轩哥哥怕你伤害我,特意给我这血玉护身……不过我听说这血玉和你心脉相连,若我伤这玉,你也会绞痛不止……”

说罢,她抬手握住血玉狠狠一捏!

“啊!”凌音然当下就惨痛叫出了声。

“看来,堂堂九天神女的命脉被本妃捏在手心了……”

青雀傲气十足地冷笑,像看丧家之犬般最后扫了凌音然一眼,随后离去。

凌音然死死咬着下颚直到痛意散去。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青雀在帝夜轩眼中,根本不是棋子的存在。

从头到尾,那个男人给到自己的,都是一个虚情假意的骗局!

只有她才彻彻底底是他的棋子,为他所用,为他卖命!

眼泪从心头漾开,顺着眼角滑落……

夜深。

帝夜轩带着一身酒意来了清心阁。

他看着凌音然身上的新伤,拧眉用自身灵力替她治愈。

衣襟滑落,他俯下身,欲将吻落下。

凌音然挣扎着抗拒不已,一双寂如死水的眼眸直直看着他。

“天子请自重。”

字里行间,再无情愫。

帝夜轩却未曾收敛,粗粝的大掌熟稔抚过她。

“别碰我!”她绷紧脑海中最后一根弦,嘶声喊道。

帝夜轩微微一顿,抬起透着不快的眸子看向她:“不让我碰?”

“我已然不是你的女人,请自重。”凌音然再次重复。

帝夜轩微恼:“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我之间早就建了血契,你生死都是我的人!不要再妄想离开了!”

血契——

他不提,凌音然差点忘了。

洞房花烛夜时,帝夜轩哄她立血契发誓,此生绝不背叛离开他。

如有违背,生生世世死无全尸……

小说《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 第5章 定情信物 试读结束。

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推荐指数:★★★,看了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夕颜身为噬灵族最后的传人小说还不错,挺有吸引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