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魏国箫权

时间:2020-10-10 07:22:48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萧权秦舒柔的小说叫《大魏国箫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橙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0章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小说主角是萧权秦舒柔的小说叫《大魏国箫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橙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0章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小说大魏国箫权

大魏国箫权

《大魏国箫权》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了芳名在外的秦舒柔。

“你就是秦府的萧定?”这时,陶闻柳上前一步问道,却并未行礼,故意把萧定两个名字说得很大声。

“是我。”萧权也没有行礼,只是点点头。

“便是你,在乡试中最早出来,还交了白卷?”

“对,也是我。”

萧权淡然地点点头。

众人哗然,果然是他!这些天,谁不知道知道萧定的名字?一时之间,才子佳人的焦点都在萧权身上,只不过眼中都是更深的讥讽和不屑。

秦府是何等人家,那可是京都的一等世家,竟会选了这样的人当女婿?

“这样的人能入赘到秦家,也是奇怪了,我都比他强上几分!”

“也难怪要入赘,这种人在寻常人家能活活饿死,听说他家无米下锅是常事!”

“还去考乡试,真是无比可笑!朝廷岂会收这样吃软饭的孬种?”

“哎,只是可惜秦家大小姐,我听说了,秦家小姐长得是美若天仙,才华横溢,想不到嫁给这样没骨头的男子。”

“还男子呢,你都说他是没骨头的,怎么会是一个男子?”

“哈哈,所言极是!”

文人尖酸刻薄起来,可比泼妇的话还难听。

秦舒柔面露出难看之色,心中更觉得羞辱,她紧了紧面纱,生怕面纱此时掉了,别人将她认出来。

她恼怒地看着吟诗台上的萧权,明明就是一个胸无半点墨的人,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丢脸,给秦家丢脸!

偏偏她只能看着,否则她非要好好惩戒一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白卷和赘婿,和我如今要吟诗,有什么联系?”萧权一脸平静地道,“我和陶兄素不相识,你如此针对我,非不让我上吟诗台,莫非是怕了?”

“你说我怕?”陶闻柳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差点没笑死,“就你这样的庸才,让你再读百年,也未必比得上我七岁写的诗。”

陶闻柳狂妄,却无人反对。以普通人的资质相比,恐怕真无人比得上他。

文人自古清高,在场所有人听说萧权就是那个大魏交白卷第一人,自然都看不起他。

萧权还没有念自己的诗词,众人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蠢货!自取其辱!这可如何收场?”秦舒柔虽然不喜萧权,可他顶着的是秦家赘婿的帽子,关乎秦家颜面。

面纱之下,她又露出了往日里的清高和冷漠。她望向朱衡,暗暗求他,看在秦家脸面上,放过萧权。

朱衡瞥到她,自然明白秦舒柔什么意思。可他偏偏要萧权名誉扫地,给秦家添堵。到时候,这么个不受待见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哪里,秦府也不会追究。

到时候,秦舒柔便又能收入他的囊中了。

“既然萧兄有作品,但请赐教。”朱衡假惺惺地让出了吟诗台,他一脸真诚,众人对朱衡更加敬佩了,有才却不傲物,实在是高洁之士。

“朱兄,不可,他如何能挑衅你?朱兄风采卓然,你与他相比,岂不是污了你名声?”

这时,萧权看明白了。原来陶闻柳是朱衡的一条狗,今天来知义堂,恐怕就是为了给朱衡造势而来。

让朱衡在文人墨客中,立一个才华横溢又宽容待人的人设,好让他在朝廷中拿到印象分,以后在朝廷中也好办事。

今年科举考试,朱氏一族一定会把朱衡想尽办法推入朝堂。

而今天这一切,不过是预热而已。

“陶兄此言差矣,大魏的知义堂,只要是有识之士都能上来一辨高低。身份于人,无关紧要。大魏广纳寒门子弟,也是为了国家之栋梁,与我们无甚区别,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吧。”

众人听罢,对朱衡好感大增。萧权心中冷笑,演技不错,嘴炮也是一流,明面话说得头头是道,怪不得陶闻柳愿意投靠他。

“朱兄所言甚是,是陶某狭隘了。”

陶闻柳行了一个礼,白了萧权一眼就下去了。

朱衡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萧兄请,作诗词的时间,只有半炷香的时间。时间若过,你还未作出,便是输了。”

“不必半炷香了,我现在就来。”

萧权站上了吟诗台,他今天就要用华夏五千年沉淀下来的文明,好好去一去这群文人上不了台面的懦气,洗一洗他们小门小户的酸气!

萧权对在场的人作揖,道:“如今外敌环伺,萧某不才,虽是一介布衣,却不自量力,有上阵杀敌之愿。今日作词一首,以表萧某读书时心心念念的志愿。”

录诗的女子本来见他有勇气,还多加赞赏,后来听说是赘婿,眸里都是不屑,提着笔的手也分外不耐烦。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笑个不停,都在看萧权的笑话。一个吃软饭的,上阵杀敌?分外可笑!

秦舒柔捏着拳头,可恶!萧权竟真的大言不惭,丢秦府脸面!

只见萧权胸有成竹,声音浑厚吟道: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原本看好戏的文人雅士皆一震,手里的扇子忘了摇。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萧权脚步轻移动,声如洪钟,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已经全无,全场雅雀无声。

萧权昂首挺胸,仿佛破旧的河山就在他脚下,而他是誓死保家卫国的忠将,雪耻若渴!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此首《满江红》,乃宋代的忠臣勇将——岳飞所作,九百年来,激励着华夏千千万万儿女的爱国之心!动人心魄!

其开篇凌云壮志,气盖山河,读来气势磅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此十四字,出乎意料,令人叫绝!如见将军抚膺自理半生壮志,九曲刚肠,英雄正是多情人物。试看此是何等胸襟,何等识见!

满腔忠愤,丹心碧血,倾出肺腑!全词神气十足,无复豪发遗憾,令人神旺,一鸣惊人!

读书何用?现在的文人读书读得伤春悲秋!读书本应洗涤骨子里天生的懦弱和狭隘,成为为国为民的有识之士,而不是为了平步青云,或者天天舞文弄墨,在这里显摆!

男儿的战场,岂能是这数尺吟诗台!男儿的天地,应在浩瀚的国土上,在锦绣江河上!

一词罢,全场雅雀无声。本想看热闹的人,皆无语凝噎。

沉默了一分钟后,全场的掌声,如雷声般涌动。之前瞧不上萧权的才子佳人,被这首词激动得热泪盈眶。

一些自诩有才之辈,想从这首词里挑刺,却无从下手。想从立意找点茬,更是找不出半点不好。最后,他们也只能放弃,跟着其他人一起鼓掌。

这时,陶闻柳和朱衡皆脸色一变。

众人不得不承认,这首词远胜朱衡。只是,萧权一个赘婿,怎么会有如此风采?既然满腹经纶,为何屈居人下当个赘婿?

录诗的少女也激动不已,她放下笔,正要说话,陶闻柳站起来喝道:“萧定!这词是你所作?你是从何处抄来的?我大魏这么多文人雅士,要是你抄了谁的,现在岂不是在蒙骗了众人?”

此话一出,本来就怀疑萧权的文人雅士,也纷纷当起了墙头草。

听完全词,又琢磨了数遍的秦舒柔一怔,她在家中听过萧权吟诗,首首卓然。她原来也不信萧权有此才情和雄心壮志,现在更是不信是萧权所作了,怎会有人首首都神采飞扬?任是朱衡也做不到。

众人开始指指点点。

“这么卓然的诗句,岂会出自他手?一定是抄的!”

“有理之,若是他如此出彩,何须交白卷?”

“抄袭可耻!此人辱没我们文人的名声,知义堂最忌此等龌龊之事,这事要严惩不贷!”

小说《大魏国箫权》 第10章 试读结束。

《大魏国箫权》免费文案分享

第16章

马公公和秦老太太告辞后,领着仪仗队,拐好大的弯,匆匆忙忙地往郊外的萧家去。

秦家人愣在原地,秋天寒风呼啸,摇得今天新摆上的盆栽花枝乱颤,在秦南的眼里,这些花就像萧权在摇头摆脑笑话他一般!

众人心中宛若历经了惊涛骇浪,许久都没人动一动。

萧权,中了榜首?

怎么是他?

又如何会是他?

萧权成了解元,他们再中个什么名次,还有何意义?

旁人只会说,秦府的姑爷是榜首,至于居于其后的人,人人都会说皆不如他。

花枝乱颤。

颤颤颤......

“把这些花都给我撤了!”秦南气急败坏地吼道。

奴仆们一惊,纷纷从地上起来,开始撤花撤草撤鞭炮。

......

萧家。

萧权一大早兴冲冲地出了城,赶在齐七少来之前回到了家。

见萧母和萧婧正平安祥和地用膳,他松了一口气。

萧母治了病之后,脸色好了许多,萧婧也不那么羸弱了。

“娘,收拾一下细软,和我一起去京都住。”

萧母一愣:“今日?”

“对,便是今日!”萧权高兴地点点头,抱起妹妹道:“以后你们就住在京都中,京都的大夫比乡医好,婧儿也可以过得好些。”

“儿......”

“娘,从今天开始,你们都不会受苦了。”萧权目光灼灼,眸中满是光华。

中举之后,萧权便有了能力照应母亲和妹妹,她们呆在这个穷乡僻野,不仅辛苦,还被乡里乡邻欺负,怎么会有好日子过?

儿子懂事,萧母满是欣慰,道:“你在京都不容易,何苦还带上我和婧儿两个拖油瓶?只要你......”

“娘,人总是要回家的。京都才是我们的家,这里不是。”

萧母心中一酸,几欲落泪,赶紧别过头去。萧家早年也是京都望族,一代名门,风光无限,却想不到一朝落败,迫不得已才迁来这里。

原本,她以为儿子不介意,现在她才知道儿子有大志,她既高兴又愧疚。

萧婧高兴地一把抱住萧权,眉开眼笑:“好!婧儿要与长兄和娘一起去京都!”

“好,一起!”萧权点点头,一家人在哪里都要在一起,这才是家。

这时,外面忽然热闹了起来,有一群人在大步走过来。

萧权把母亲和妹妹推进了里屋,道:“有人来了,娘不要出来,我来解决。”

“这个破地方,如何住人?啧啧啧,看看,看看,还种有瓜果蔬菜?都是些低贱之物,如何能入口?此院子没有半分情致可言,实在不雅,不雅!”

来人一踏进萧家的院门,就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萧权冷着脸:“你是何人?”

他还以为是齐七少,结果是一个矮小瘦弱的人公子哥。说是公子哥,身上的气质尽是猥琐之气,也就只有华丽的衣服和靴子能看出点身份。

此人有点眼熟,萧权仔细再辨认,原来是秦老太太那远房外甥。

何启明嫌弃地跺了跺脚,好把靴子上的泥去掉,他瞥了一眼萧权:“你连我都不认识?”

“认识,逼得丫鬟跳井的,不正是你?”

何启明眉心有火,萧权好一个牙尖嘴利,不过他早有准备,他来这里就没有打算和萧权论个高低。

今天他带人来,是来接他的小娘子的。

“萧婧在何处?”何启明昂起头,都没到萧权的肩膀。

萧权俯视他,冷淡地道:“哦?找我妹妹何事?”

“萧婧可是我小娘子,我今日特来定亲。呐,这是定亲的银两。”何启明扬了扬手里的钱袋,“五两,拿着。”

五两?

萧婧是萧家的掌上明珠,区区五两?

萧权盯着他:“要一只手,还是两只手?”

何启明一懵,何意?

何启明喝道:“五两,只能要萧婧一只手?萧权,你穷疯了吧!你家里那点儿底,你没数啊?本公子给你五两,是可怜你,可别得寸进尺!”

何启明将钱袋扔在地上,一直往萧权身后看:“小娘子,夫君来了!”

说完,他搓搓手,色眯眯地要强行进屋。

萧权身材高大,他愣是一步都没能跨进。

“岂有此理!你......来人啊!”何启明气得跺脚,喝道:“给我进屋抢!”

萧权堵着他,不让他进一步,萧权望着那条路,再等等,应该很快就到了。

 “让开!五两的生意也好在这里叫嚣!”

这时,一只脚把何启明的钱袋踢飞。

齐七少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流里流气道:“矮子!今天是本少爷收债的日子!你滚开!”

“放肆!我乃秦家之人,你什么东西?”

“哟哟哟,哈哈哈哈!”齐七少和家丁们大笑了起来,“秦府有你这样的人?来人啊,把这个矮子挪一边去,挡住本少爷的光了。”

“你敢!”

家丁们一边笑一边把何启明推到一边,气得何启明面目分外狰狞:“我今日来是拿萧婧!你敢动我!我就让我姨母扒了你的皮!”

说完,何启明亮出了秦府的腰牌。他口中的姨母,就是秦老太太。

齐七少一愣,果然是秦家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立马令人放了何启明,还笑呵呵道:“我有眼不识泰山,公子莫怪。”

“哼,拿下萧婧,我今日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何启明甩了甩袖子,冷冷地道。

齐七少点头,转头喝道:“萧权!听说你在知义堂出了一次风头,可那又如何,古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今天你还有没有那天那么气派?一百两拿来!不然我就把萧婧卖给这位公子!”

齐七少来要钱便要钱,却提起知义堂一事,看来他不仅仅是为了一百两,而是另有打算。

萧家今天热闹,村民又凑在一起落井下石。

“婧儿能跟这样的公子哥,是天大的福气了,赶紧从了吧,不然家里多口人吃饭,萧家都养不起。”

“五两够了,我们种地一年,抛去吃喝,都剩不了一两。”

“嫁了萧婧,清了外债,还少一口人吃饭,多好的事。”

“就是,这仗势,打也打不过。”

村民们纷纷劝说,萧权不为所动,与其说是和何启明定亲,不如说是让他卖了妹妹,还是贱卖!

听到议论,何启明洋洋得意,他瞥了一眼齐七少:“不过,你话可莫要乱说,你要你的债,我要我的人。你就算抢到萧婧,我也不会给你一百两。”

秦府的人,竟如此之抠。 齐七少心生鄙夷,扭头道:“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直接要银子!要不到,我就抢人!”

屋子里,萧婧瑟瑟发抖:“娘......婧儿不愿意嫁。”

这些时日,何启明时不时来萧家遥望打听,有一次还试图动手动脚,幸而萧婧机灵,赶紧躲回了屋子。此人性情阴暗,行事鬼鬼祟祟,不是光明正大之辈,萧婧虽小,可也明白这人绝对不可以托付。

“婧儿莫怕, 娘和兄长都不会让你嫁给这种腌臜之人。”

萧母紧紧搂住女儿安慰道,心却没有定数,门叮里哐啷作响,那些人对着门又踹又砸,吓得母女俩躲在角落里。

小说《大魏国箫权》 第16章 试读结束。

大魏国箫权推荐指数:★★,看了大魏国箫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大魏国箫权这本书是我看过最精彩的书之一,有热血,有感人,性的地方,有着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