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时间:2020-10-09 09:03:58来源:试读吧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女法医古代探案录》的小说,是作者十月海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吱嘎……”肉铺的门开了,门缝里挤出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他上身穿着一件姜黄色的厚棉袄,...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女法医古代探案录》的小说,是作者十月海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吱嘎……”肉铺的门开了,门缝里挤出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他上身穿着一件姜黄色的厚棉袄,...小说女法医古代探案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精彩章节推荐

“吱嘎……”

肉铺的门开了,门缝里挤出一个圆滚滚的小胖子。他上身穿着一件姜黄色的厚棉袄,大脑袋上戴着棉袄自带的棉帽子,遮住大半张脸,只留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门槛有些高,小胖子的小短腿将将落地,松软的白雪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小脚往前一出溜,人就栽倒了,一**坐到了门槛上。

“shit!”小胖子又脆又快地骂了一句。

他完全不懂这个词究竟什么意思,只听自家娘亲骂得过瘾,便偷偷学会了,时不时地学以致用一下。

“哟,胖墩儿又出来扫雪啦,你娘呐?”对面包子铺的老板娘扬声问道。

“赵婶婶,我娘亲做早饭呢。”小胖子艰难地撑着笤帚站了起来。

包子铺的赵婶子拄着大扫帚,直了直肥硕的腰身,对隔壁正拉风匣的铁匠说道:“瞧瞧,还是人小纪会教孩子,胖墩儿还没他娘小腿高呢,就想着帮他娘干活了。瞅瞅我那几个傻儿子,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哟。”

恰好,肉铺左边的杂货铺也开了门,走出一个红袄红裙的清秀姑娘,冷哼一声,道:“让个三岁小孩出来扫雪,她还是人吗?”

小胖子一歪头,凌厉地瞪了那姑娘一眼,“你才不是人,我出来堆雪人的。”他口齿伶俐,反击又脆又快。

赵婶子抹搭那姑娘一眼,说道:“让三岁的孩子扫雪是不成,你十五了,你娘让你扫雪总成了吧。”

“我就不扫,我娘都没说什么呢,要你管。”那姑娘跺了跺脚,又进去了。

“娘俩一大早上就吵,一里地外都听见了,还没说什么。尖懒馋滑,一看就是个赔钱货。”赵婶子小声嘀咕几句,把自家前面的街道清扫出来,回铺子里去了。

胖墩儿拿着笤帚,一点一点地把积雪扫起来,堆到窗子底下,起了一个尺余高的小鼓包就停了手。

他扔掉笤帚,在雪堆旁小心翼翼地蹲了下去。他的棉裤厚,腿还短,这个动作做得颇为艰难,刚蹲一半就又摔了个屁墩儿。

小人贼兮兮地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到他,松了口气,赶紧爬起来擦擦裤子上的雪,撅着小**,拍拍打打地堆起雪人来……

纪婵出来时胖墩儿的小雪人已经堆好了。

小雪人半尺多高,肚子大,脑袋小,脸上还有两个石子做的黑眼睛。

虽说不够完美,但雪人的雏形已然具备,对于一个三岁半的孩子来说相当难得了。

“嗯哼!”纪婵清了清嗓子。

胖墩儿立刻回了头,小手笑嘻嘻地指向那片秃了一小块的雪地,邀功道:“娘,我来帮你扫雪啦。”

纪婵点点他的小脑门,“雪人堆得不错,雪扫得很一般哟。”她操起大扫帚,一划拉就是一大片,“这才叫扫雪呐。胖墩儿,你等娘扫完雪,咱们再堆个大雪人,就站在你的小雪人身边,好不好?”

“好。”小胖子眼里有了几分雀跃,自动自觉地后退两步,捂紧小嘴,防止飞起的细雪落到嘴里去。

纪婵动作快,不过盏茶功夫,肉铺前面的雪就被清理干净了。

她用铁锨把雪堆高,拍实,正要塑形,就听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一人一马从官道上跑下来,到街道上时马上之人“吁吁”两声,马跑的速度慢了,踢踢踏踏地到了肉铺门前。

中年男人下了马,笑着朝纪婵拱了拱手,“纪娘子,有大案子了,我家大人有请。”

纪婵一怔,问道:“现场怎么样?”

中年男人道:“现场在进京的官道上,往来都是车辙和脚印,几乎没有勘察的价值,所以只是请纪娘子看看尸体。”

纪婵点点头,“那就不急了,朱大哥进去喝杯热茶,稍等片刻,我把手头的活儿干完。”

“这……”中年男人犹豫片刻,还是说道,“大理寺少卿司大人回京,昨天到的襄县,就住在襄县的驿站里,他在主持这个案子。”

司岂?

纪婵有些惊讶。

襄县在顺天府的管辖内,距离京城只有一天路程,纪婵经常为衙门工作,对京城的官场甚是熟悉。

三年前,司岂中了状元,随后新皇泰清帝继位,任命前次辅司衡担任首辅,司家重新回到大庆朝的政治权利中心。

司岂从翰林院的从六品编撰做起,三年间就成了正四品大员,升迁的速度堪比火箭。

纪婵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司大人乃人间俊才,上任以来破获奇案无数,即便没有我,想来也会一如既往。而且现场已经被破坏了,我早到一会儿晚到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吧。”她挥着铁锨又“啪啪”地拍了起来。

朱大哥朱平有些无奈,把马拴到拴马桩上,摇头笑道:“你呀,你这叫恃宠而骄。”

襄县县太爷朱子青出身京城豪门,虽是庶子,但很有能力,年纪轻轻屡破奇案。

大部分功劳都在纪婵。

朱子青很尊敬纪婵。

他是朱子青信重的家奴,更是官府的捕快,为公为私,都会对纪婵多几分包容。

“朱大哥错了。”纪婵笑着否定了朱平,“朱大哥来之前我就答应孩子堆雪人了,我这叫信守诺言,对不对?”

“纪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朱平是老实人,不善于争辩,反正县太爷和司大人也要去镇长家里用饭,他们耽搁一会儿也没什么。

朱平帮纪婵修过屋顶,还和同僚来她家蹭过几次饭,对她家很熟,自去门房取了铁锨。

两人一起堆雪人,速度必定更快。

不多时,小雪人旁边有了个半人高的大雪人。

纪婵抱起胖墩儿,让他把捡来的石子嵌到大雪人脸上。

如此,雪人母子就算完成了。

用过早饭,纪婵画粗眉毛,换上男装,出门前对胖墩儿说道:“娘去去就回,你好好跟橘子玩,不许打架,知道吗?”橘子叫齐承,是右边隔壁齐大娘的大孙子,比胖墩儿大一岁。

纪婵不在家时,就把胖墩儿交给齐大娘带着。

胖墩儿喝了口水,问纪婵:“娘,中午有猪排吗?”他最爱吃猪排,这意思是有猪排他才听话,没有就看心情了。

“不但有猪排,还有鸡排,任君选择,怎样?”纪婵捏捏他的包子脸,她是卖肉的,最不缺的就是肉。

猪排跟炙肉差不多。

朱平咽了一口口水,他吃过纪婵做的,的确好吃。

“慈母可教。”胖墩儿竖起大拇指,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看向朱平,“做人要信守诺言,朱伯伯,我说得对不对呀?”

朱平失笑,在他后脑勺上轻轻一拍,“原来在这儿等着哪,你小子太鬼了吧。”

胖墩儿侧了侧头,没让朱平拍实,“我娘说了,这样的拍打脑壳容易产生脑挫伤,以后就不聪明了。”

“这可真是家学渊源呐。”朱平哈哈大笑。

纪婵把孩子交给齐大娘,跟朱平一起赶往义庄。

义庄在镇北,骑马不到一刻钟。

两人赶到时县太爷朱子青和大理寺少卿司岂也刚回来,两拨人在门口相遇。

司岂站在刺眼的雪光中,肩上披着一件玄色斗篷,北风呼啸,衣角裹着碎雪上下翻飞。

他身材高大,肤色冷白,高眉基,眼睛深邃,一管高鼻从山根拔起,从侧面看,轮廓极为清晰,弧度堪称完美——像个欧美混血。

“纪先生。”朱子青朝纪婵拱了拱手,“司大人,仵作到了。”

纪婵没说话,拱手还礼。

司岂扭头看了过来,见来人大约二十左右,身姿挺拔,大眼有神,唇色红艳,有几分男生女相,实在不像能破案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道:“他……能行?”

朱子青二十多岁,容貌清秀,身材微胖,哈哈一笑像弥勒佛一样,“行,当然行,这里风大,咱进去说话。”

他与司岂是同科进士,关系熟稔,手一摆,率先进了门。

司岂又看纪婵一眼,负手跟了进去。

纪婵挑高一侧眉毛。

谁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呀,这位根本就不记得她了嘛。

不错不错,省了不少麻烦。

襄县是原主老家,四年前她带着一堆嫁妆回到这里,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已经拿了司岂的一万两分手费,没想过再要司岂的两万两银子,更不想与他发生纠葛,便把纪家在城里的老房子租出去,搬到吉安镇,买了现在的门市房。

泰清元年,她靠给罪犯画像搭上县太爷,干上了老本行,这几年的确破了几桩难破的案子。

但比起这位才大气粗、声名远播的司大人,她便差远了,人家怀疑她的能力实属正常。

她拎着勘察箱,跟着几个随从和捕快进了义庄。

“这是什么?”司岂看着那张带有沟槽的宽大停尸床。

“这叫解剖台。”朱子青说道,“用铁板打造的,可用水冲洗,水从这里下去,顺着地里的管道能排进外面的坑井里。”

“解剖?”司岂不明白,又看了刚进来的纪婵一眼。

朱子青道:“一时说不清楚,司大人看看就知道了。”

纪婵进来后没急着过去,先把勘察箱放在一进门的工作台上,从柜子里取出一件牙白色油布大褂,穿好,把油布做的手套戴上,这才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离着一米远,她就看见解剖台上摆着一具半截尸体,没有头颈,也没有双腿,只有骨盆和躯干,光溜溜的一段。

她看到的这个侧面没有明显的外伤,也没有任何显著的外部特征。

纪婵知道,这必定是抛尸,现场被破坏,尸源不好找,司岂束手无策也是非常正常的。

走到解剖台前,她正要绕过去,仔细看看尸体另一侧,就听司岂说道:“老王,你先看看。”

她抬头看了一眼司岂,乖乖退到一边,心道,这种尸体,没有解剖什么都干不了,你是傻啊,还是傻啊!

小说《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第2章 小胖子 试读结束。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免费文案分享

司岂看看王虎。

王虎面露难色。

检查妇人私处倒也罢了,师父传授过不少经验,但**这玩意他看了也是白看啊。

“大人,小人对这个部位了解不多。”他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

纪婵笑着说道:“没关系,了解不多就多了解了解嘛。”她伸出手,朝另一个停尸床比划一下,“两厢对比一下,你就会有比较直观的感受了。”

“这个可以。”王虎有了几分自信。

他把这块躯干移到一边,和纪婵把另一具尸体搬了过来。

这具尸体是乞丐的,饥饿致死,在义庄停放三天了。

天气冷,尸身基本没有腐败,尸臭味不大。

王虎用止血钳把两具尸体的**处里外研究一番,正色道:“大人,纪先生所言不虚。”

他比较时司岂也没闲着,一直在旁边观看。

司岂点点头,问纪婵:“能看看心脏吗?”

“当然。”纪婵道。

王虎把乞丐的尸体翻过来,问道:“他的案子破了吗?”

“破了。”纪婵亲自剪开缝线——她解剖过乞丐的尸体。

“那为何还要解剖?”王虎大为不解,而且还带出一点儿不满。

这个时代极重视身后之事,遗体解剖很难被世人理解和接受。

纪婵理所当然道:“只有解剖才能彻底弄清他的死亡原因啊。”

一个乞丐罢了,死就死了呗。

王虎摇摇头,取出心脏,与尸块的心脏进行对比,发现乞丐的心脏确实要小上许多,又问道:“纪先生,人与人的心脏都一样大吗?”

他的言语中终于有了几分恭敬。

纪婵道:“不一样大,正常人的心脏与其拳头的大小差不多,所以,到底是不是心疾还要看具体情况。”

司岂插了一句,“具体情况是什么情况?”

纪婵只好凑过去,点点室间隔缺损的位置,“人的心脏大小不同,但结构是相同的。一旦有了不同,就必定有了心疾。你们看看这里,两颗心是不是不大一样?”

朱子青围观过几次解剖,但从没见过因心疾而死的死者,也赶紧靠了过来。

他的眼睛尖,很快就发现了不同,惊讶道:“确实不一样,在这里,司大人你看见了吗?”

司岂直起身子,拱手道:“纪先生大才。”

纪婵谦虚:“雕虫小技罢了。”

朱子青道:“明明是病死,却把死者分了尸,还明晃晃地扔到官道上来,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有意为之。”

“我在襄县数年,从未发生过类似案件,司大人一来就有了,可见这种为难人的案子是冲司大人来的,那任飞羽还真是记仇呢。”

“若非有纪先生,这等无头案只怕要忙个人仰马翻了。而且即便抓到人,他也早有准备证明他的清白,届时把事情往下人身上一推,事儿就过了,他白白看场大戏。啧啧……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司岂道:“一切只是推断,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他招手叫来手下老郑,继续说道,“深蓝兄,你让人带老郑去醉仙阁走一趟,查查任飞羽昨夜是不是也在。如果确实在,就让人往任飞羽的庄子走一趟,在庄子附近找找新坟。”

朱子青颔首道:“这个推断合理。你从江南归来,任飞羽能知道你的行踪,必定是凑巧碰见,醉仙阁最有可能。不过……你不亲自去吗,怎么着也得杀杀他的威风吧。”

司岂眼里闪过一丝轻蔑,“那可真是给他脸了,他不配。”

朱子青大笑,“到底是状元,与我等俗人就是不同。那行吧,你不去我也不去了。”说完,他看向朱平,“找条鼻子好使的狗,再多带几个人。”

“是。”朱平与司岂的随从出去了。

司岂对纪婵说道:“纪先生,事情办妥后本官会有重谢,告辞。”

纪婵正把心脏放回尸体里,说道:“司大人客气了,这是在下职责所在。”

司岂眼里有了一丝笑意,冷厉的五官柔和不少,朝朱子青一摆手,道:“深蓝兄,走吧。”

一行人眨眼间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一个王虎和书吏小马。

王虎长揖一礼,“纪先生……”

纪婵笑道:“这些工具是在襄阳县城南的铁匠铺打的,你跟铁匠说要跟纪先生一模一样的,他就给你做了。”

王虎大喜,“纪先生高义。”

纪婵笑了笑,穿针引线,开始缝合尸体,“这有什么,不过几件工具罢了。”

“那……纪先生可否让在下学学这缝合之术啊?”王虎试探着问道。

“咳咳,咳咳咳。”书吏小马突然咳嗽几声。

王虎有些脸红,腰塌下去几分,但人没动。

纪婵明白小马的意思,想了想,还是痛快地应了下来:“那敢情好,一起缝还能快些。”

给死人缝合不是难事,缝合好尸身,王虎便告辞了。

小马收拾好纸笔,一份放到纪婵的柜子里,一份自己收好,准备带回衙门。

“纪先生不该教他的。”他对正在清洗工具的纪婵说道,“好仵作的工食银每月十两,每破一个案子还有赏银,所以这门手艺有师承,且只传弟子。再说了,我听我爹说过,这位王仵作小气得很,这么多年,从没听说他指点过谁。”

“怪不得呢。”纪婵笑了笑,“我做仵作三年,从未听过他的名头。”

“仵作能有什么名头,呃……”小马不屑道,“不是不是,纪先生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功劳都是大人的,不然司大人怎会升得这么快。”

法医这行在现代也没多少人待见,更何况古代?

纪婵对小马不经意的轻视不以为意,说道:“那些都没关系,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学。”

小马在义庄做笔录满三个月了,十八岁,父亲是朱子青的师爷,他本人不爱读书,这才托他爹的关系在县衙做了个小吏。

纪婵觉得小伙子人品不错,胆子大,做事伶俐,对这行也不那么排斥,就问了这么一嘴。

“有,当然有!”小马意识到纪婵的真实用意,嘴角咧得老大,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师父,你收我不?”

“你倒痛快,仵作可是下九流,不用问问你爹吗?”纪婵往一旁躲了躲。

小马转了转身子,对着纪婵“噔噔噔”磕下三个响头,“师父,我家分家了,以后我爹就不管我了,我要学!”

纪婵把洗干净的刀具用软布反复擦拭,收到勘察箱里,“不急,即便分了家马先生也是你爹,你中午回家说一声,他若同意,你晚上再来我家,敬一碗茶,咱把这师徒名分定下来。”

“行行行。”小马欢天喜地地站了起来,更加卖力地帮纪婵打扫解剖台。

准师徒在义庄忙活时,司岂与朱子青到了醉仙阁——朱子青喜欢这家大厨的手艺,只要来客,必定在这里用饭。

两人刚下马,胖掌柜便急匆匆地迎了出来,“县太爷,小的有失远迎……”

朱子青一摆手,问道:“朱平来过了吧。”

胖掌柜连连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来过了来过了,朱捕头说的那位世子确实是在小店用的晚饭,就跟县太爷的包间隔了一间,今儿也来了,一大帮人,就在楼上。”

朱子青微微一笑,扭头看向司岂。

司岂抬起头……

一扇窗户正好关上,发出“啪”的一声。

朱子青摇摇头,“已经在这儿了,就等着看你笑话呢。”

司岂道:“也好。如此一来,朱平老郑他们还能少些阻力。”

两人进了醉仙阁,刚上二楼,就迎面碰上了以任飞羽为首的一干纨绔子弟。

七八个人挤在廊下,衣着花红柳绿,脸上涂脂抹粉,个个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任飞羽身材高挑,五官隽秀,但因纵、欲过度,中气显得稍有不足,双目无神,脸蛋浮肿,看起来不甚精干。

他把双手拢在袖子里,先打了个呵欠,笑嘻嘻地说道:“这么巧啊,司大人,朱大人,襄县又有什么难破的案子了吗?”

司岂随意地拱了拱手,“下官见过武安侯世子。”说完,他脚下一转,进了掌柜打开的包间门。

朱子青出身国公府,对任飞羽一样不惧,当下如法炮制。

任飞羽顿时气了个倒仰,冷哼一声道:“牛气什么,真以为自己是青天大老爷呐,别做梦了。不过有个好爹罢了,买官卖官,任人唯亲,都他娘的什么东西!”

有几个纨绔附和道:“就是就是。”

也有人劝道:“算了算了,跟他较什么劲啊,等着看好戏就是。”

纨绔们也进了包间,走廊里重新安静下来。

小厮给两位主子倒上热茶。

司岂喝了一杯,说道:“那位纪先生确实有点儿本事,你从哪儿淘澄来的。”

朱子平得意地说道:“有福之人不用愁,她自己送上门来的,一个月六两银子。怎么样,比你那个王虎好多了吧。”

司岂对此不予评价,只是拿起茶壶,亲自给朱子平倒了杯茶,“深蓝兄,不如……”

朱子平赶紧把茶壶抢过来,也给司岂倒了一杯,“打住,别说门没有,就是窗户也没有。”

“深蓝兄不把我当兄弟。”司岂道。

朱子青一拍桌子,“二话不说就想抢人,你把我当兄弟了吗?”

司岂见他真恼了,只好打了个哈哈,“行行行,你的人还是你的人,日后有什么案子,你借我一下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朱子青脸上又有了笑模样。

用完饭,两人出了包间,准备去衙门等消息,刚要下楼,就听楼梯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还有人喊道:“世子爷不好啦,官府的捕头去府里抓人啦!”

朱子青与司岂面面相觑,各自闪到一边,给来人让出一个通道。

“让让,让让。”一个容貌清秀的小厮气喘吁吁从两人中间穿过去了。

这时,任飞羽也从包间里出来了,问道:“把谁抓走了?”

那小厮道:“就是小五,小五当时正带人挖墓穴呢,没办法,他当时就招了。”

任飞羽怔了好一会儿,目光怨毒地朝司岂看了过来,说道:“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有本事你把判官无常抓来啊。”

司岂负手而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放心,该被抓起来的本官一个都不会放过,绝不让冤死的人白死。”

任飞羽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好啊,有志气,本世子拭目以待。”

小说《女法医古代探案录》 第4章 白看啊 试读结束。

女法医古代探案录推荐指数:★★★★★,看了女法医古代探案录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女法医古代探案录池本洲文笔细腻,细节处理的也很好,全文衔接紧凑,故事曲折动人,可以说为了最后的结局作者描写的可谓是一波三折,埋下伏笔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小说的内容很吸引我,新颖不幼稚不枯燥,结局也是想要的,表示很喜欢,会继续支持作者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