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顾少偏要以身相许

时间:2020-10-09 08:52:31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云晚夏顾庭允的小说叫做《顾少偏要以身相许》,它的作者是蒲公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似乎是看透了云晚夏的强忍,顾庭允忽然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发顶,语气竟然带着不知名的宠溺。又是一层药水涂在了伤口上,这下云晚夏还没...主角叫云晚夏顾庭允的小说叫做《顾少偏要以身相许》,它的作者是蒲公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似乎是看透了云晚夏的强忍,顾庭允忽然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发顶,语气竟然带着不知名的宠溺。又是一层药水涂在了伤口上,这下云晚夏还没...小说顾少偏要以身相

顾少偏要以身相许

《顾少偏要以身相许》精彩章节推荐

似乎是看透了云晚夏的强忍,顾庭允忽然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发顶,语气竟然带着不知名的宠溺。

又是一层药水涂在了伤口上,这下云晚夏还没来得及回神,就痛得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一把抓住了顾庭允的头发。

她这冷不丁的一抓,怕是很疼吧,但男人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一刻,云晚夏的心,似乎一下子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

终于把药上完了,顾庭允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也被云晚夏抓得有些乱糟糟,但丝毫不影响他的美好精致的气质。

“谢谢。”云晚夏再次十分诚心地道谢,今天顾庭允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不用谢。”顾庭允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地回答,“我们不是等价交换的吗?”

“啊?”

云晚夏一时反应不过来,就见不知何时,男人的手里已经多了一瓶酒,朝着她晃了晃,“说好任我挑选。”

他的话里虽然说得是酒,但目光却一直锁定在她的脸上,唇上,总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赶紧别过脸,想要直接答应,余光却突然瞥见他拿的那瓶酒的瓶子。

那是一款不一样的酒瓶。

不是名酒,也不是**款,而是粗糙的瓶身,贴着一张红纸。

云晚夏心里一紧,“先生,能,能不能,换一瓶?”

可是顾庭允拿起那瓶酒看了又看,眼里闪烁着光泽,似乎很喜欢。

“难道你想反悔?”

云晚夏:“……”

可是……

不等她继续开口,男人却瞥了一眼她腿上的伤口,“你放心,你不会吃亏的,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你腿上有伤,也早点回去休息。”

顾庭允说着冲她一笑,剑眉星目间有种勾人心魄的俊美。

云晚夏看得出这个男人的矜贵不凡,气质卓越,若他真想要一瓶好酒,根本轻而易举就能得到,没必要在她这里赚点小报酬。

可那瓶酒是外婆亲手酿的,留给她为数不多的念想啊,她还想说什么,男人却只丢下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

修长挺拔的身姿便已经上了楼梯。

出了酒庄,坐进停车场的一辆高级迈巴赫,男人看着手中的酒,又想到小姑娘红扑扑的脸蛋,唇瓣微弯。

很好,今天本是想来探探路,没想到有意外收获。

而酒窖中,云晚夏一个人愣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

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的男人,就像一滴浓郁的黑墨,轻轻滴落在白纸上,任人怎么擦拭,也无法抹去他留下的印记。

云晚夏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愉悦,连带着那瓶酒被带走的懊恼,也稍稍淡了一些,但很快她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会为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想这么多?

这时,云晚夏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闺蜜白小岚打来的。

“晚夏,不错呀,过几天你生日,听说你一直打听的你外婆老宅的事,陈轩插手了,肯定是要在你生日给你个惊喜,可真是阔绰啊!”白小岚八卦地说道,她一听到风吹草动,立马就拨通了电话。

“什么?你确定?”云晚夏心里一动,凝眉。

小说《顾少偏要以身相许》 第4章 报答 试读结束。

《顾少偏要以身相许》免费文案分享

云晚夏只是与他对视一眼,就可不控制的再次别过头去,心脏跳成了一团。

脸,又红了。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男人也不说话,直到将云晚夏逼至身后的橱柜壁上,难以后退半步,他才突然伸手——

“可如果我要是选……”他的眸光迷离般在云晚夏的樱唇上徘徊,仿佛在看一种极其可口的食物。

“你……”云晚夏不知怎么想的,竟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心脏几乎跳到脱缰。

“哗啦……”

却没想到,下一秒,耳旁却突然响起一阵拿东西的声音。

云晚夏睁开眼睛,才发现男人伸手拿的是橱柜上方的一个小药箱。

那是她之前受过伤后特意放在那里备用的。

“小姑娘,伤口又出血了,染得都快赶上你的脸蛋红了,还有心思想别的?”

云晚夏:“……”

让她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云晚夏转过身,想要从顾庭允的胸膛和橱柜间撤离,但是却尴尬的一头撞在了他结实的胸口,那“咚”的一声闷响,在安静的酒窖里响起。

低笑声,从顾庭允的喉间传出,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爱又好笑的小动物一样,他抬手,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云晚夏的额头轻轻揉了揉,问道:“疼吗?”

云晚夏向来镇定从容,却不知为何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抵抗力,三言两语就被他撩拨的不知所措。

“我,我没事,谢谢。”她快速地推开了顾庭允,拿过了急救箱,去一旁的矮凳上坐下,稳定心绪后,开始为自己的伤口消毒上药。

看着那狰狞的伤口,以后恐怕是要留疤,云晚夏咬住下唇,眼眶有些发热。

想起陈轩刚才抱着云依依离开的画面,云晚夏的心还是会忍不住抽痛,不知不觉眼泪吧嗒吧嗒落下来。

“这么委屈?乖,不哭,刚才的事,我都看到了,那杯酒你没有动过,我知道。”忽然,顾庭允走到了云晚夏面前,屈膝半跪在了地上,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药,语气信任而柔和。

云晚夏愣住,一双剪水秋眸里,满是惊讶。

“你……相信我?”

顾庭允薄唇一扬,反问:“为什么不相信?”

云晚夏再次愣了几秒,忽而,又觉得可笑至极,自己的未婚夫都信不过她,而一个才认识一个小时的陌生男人,却给了她最大的信任。

“会有点疼,受不了的话可以抓我的头发,或者胳膊,但是别抓……那里,可以吗?”顾庭允上药之前,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云晚夏,那正儿八经的请求,和他俊美非凡的脸着实不搭。

云晚夏一听就想起之前的事,知道他说的“那里”是哪里,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一时之间,竟然连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她真的,要被这个男人折磨死了!

药水轻轻涂在了伤口,云晚夏倒吸一口冷气,脸色也痛得白了几分,但手却死死叠握在大腿处,没有碰顾庭允一分。

“呵,不过是个小姑娘,忍了感情上的痛,就不要再忍身体上的痛了,你用不着那么坚强,别人会失去保护你的机会。”

小说《顾少偏要以身相许》 第3章 那里是哪里 试读结束。

顾少偏要以身相许推荐指数:★★★★★,看了顾少偏要以身相许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顾少偏要以身相许这部小说与一般的小说不同,内容新颖,着实是篇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