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侯门女

时间:2020-10-07 10:44:24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王璩邵思翰的小说是《侯门女》,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李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送嫁妆单子的婆子见了白书就啧啧赞叹:“白书出落的是越来越好了,就陪着三姑娘嫁出去,也是件好事。”姑娘的贴身丫鬟一般也就是陪嫁丫鬟,只是王璩...小说主角是王璩邵思翰的小说是《侯门女》,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李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送嫁妆单子的婆子见了白书就啧啧赞叹:“白书出落的是越来越好了,就陪着三姑娘嫁出去,也是件好事。”姑娘的贴身丫鬟一般也就是陪嫁丫鬟,只是王璩...小说侯门女,非常不

侯门女

《侯门女》精彩章节推荐

送嫁妆单子的婆子见了白书就啧啧赞叹:“白书出落的是越来越好了,就陪着三姑娘嫁出去,也是件好事。”姑娘的贴身丫鬟一般也就是陪嫁丫鬟,只是王璩和别人不同,白书她们从来不想着能陪她出嫁,一时竟愣住了,王璩并没看那婆子,只是开口道:“陪嫁的人自然要挑我喜欢的,这点还不劳祖母操心。”

婆子悄悄撇了撇嘴,摆什么架子?一个没娘的就该多捧着老太君才是,真当自己的嫡母是公主就不把老太君放在眼里了?但面上还是笑道:“是,是,三姑娘讲的对,这是要陪您一辈子的人,自然要好好挑挑。”王璩再没看她们一眼,由白书扶着走出衡香院。

暖暖的春风吹在脸上,路两边的柳树枝条随着风轻轻飞舞,偶尔有些枝条拂在人的脸上也不见疼,却像母亲手的温柔抚摸。举目所望之处,处处都是怒放的鲜花。公主府的花园在整个京城都是有名的,前面几代主人下了心血布置,这园里已有四时不断的鲜花。

等成为淮阳公主府后,喜好享乐的淮阳公主又让工匠多次修缮,从上林苑移了无数的名贵花木过来,曾有人说,这园虽不及上林苑那么宽广,可有些景致还要胜过上林苑。

这些都和王璩没有多少关系,偌大一个公主府,她平日除了自己的小院就极少出门,偶尔听说春光正好要赏春光,出门不多时就会有管家娘子来截下她,说她身子骨弱,请她多加歇息。次次如此,再好的景色也没了赏玩的心情。

今日却和平日不同,王璩已经走了许久也没见到平日里早该出现的管家娘子们,心里不由有些奇怪,接着又笑了,这嫁了个不好的人,还能逛一下园子,也算聊以补偿。

看到王璩脸上的笑容,跟在她身后一直没说话的白书笑了:“姑娘您笑起来真美。”美吗?王璩摸一摸自己的脸,听段妈妈说过,自己长的很像死去的娘,而当年段氏的美貌在京里也是出了名的,不然怎么会嫁进侯府?可是这样一对在别人眼里是天作之合的夫妻,也敌不过挟势而来的公主。

该怨谁呢?是该怨王家当时不反抗圣旨,还是该怪自己的舅舅生死下落不明,以至让母亲失去了依仗?还是该叹息年仅三岁的自己听不得别人的哭声?满园□里,王璩的眉头又紧紧皱住,看见王璩那一闪而灭的笑容,白书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姑娘是个好人,处境如此也没有对自己朝打暮骂,拿自己撒气的。

可是这世间权势要更重要一些,姑娘毫无依仗,又有谁肯为姑娘出头?白书只是轻轻扶住王璩,让她小心着脚下,慢慢往假山上走。假山就是公主府的最高处,上面有一亭子,里面亭几俱全。春日赏花,夏日荷花,秋日有菊花,冬日有梅花这亭子在的高,不费吹灰之力都能看见。

平日里也有丫鬟伺候,两个小丫鬟正坐在那里说话,见到王璩主仆过来不由愣了一下,但还是站了起来,白书已经开口:“姑娘要在这歇歇,你们快去预备些茶果来。”两个丫鬟虽恭敬应是,也忍不住往王璩脸上瞧,公主府里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姑娘,但见过王璩的着实不多,更别提她来赏春光。

王璩垂下眼帘,这样的目光并不鲜见,在不知道底细的人眼里,自己这样的就该对公主感恩戴德,而不是有些别的想法吧?一个稍大些的已经往椅子上放了垫子,拉了一下那个年纪小的丫鬟,福一福就往下面寻茶果了。白书这才扶着王璩坐下:“姑娘,走的热了,稍歇一歇吧。”

在这亭里看景又和在平地上不一样,园里散落的亭台楼阁尽入眼底,能看到丫鬟们脚步匆匆穿梭其中。王璩赏玩接过丫鬟递上来的茶,微微抿了一口,刚采下来的春茶透着浅浅的绿,这绿似乎都能透过白瓷杯染到王璩的手指。王璩又喝了一口,接过白书递上的一颗橄榄含在嘴里,抬头就见那小丫鬟呆呆看着自己。

王璩不由一愣,那稍大点的丫鬟要伶俐些,已经开口笑道:“从没见过姑娘这样雪白的手腕,不由看呆了,姑娘您可千万莫怪。”莫怪、包涵、担待,王璩从小到大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些话,可是没有哪一个人是真心实意地和自己说这些的,这些的背后隐隐含着的都是要自己知足,要自己明白自己的处境。

王璩顿时觉得索然无味,放下杯子起身:“我们回去吧。”正在贪看园里景色的白书听了这话急忙起身来扶住她,那两个丫鬟也恭敬地伸出手来送王璩出去,刚走出一步就听到外面传来笑声,接着有奔跑的脚步声往这里来,夹杂着少女清脆的声音:“凝姐姐我跑的可比你快多了。”

园里虽人来人往,但个个都很安静,白书的眉头一皱就想说话,王璩已经伸手拉住她的袖子,往这里跑来的两个少女光从衣着上来瞧就不是丫鬟这类。

不光是白书,亭里的两个丫鬟也认出来人是谁,急忙上前行礼:“奴婢见过大姑娘。”跑在最前面的少女正是公主所生的长女,府里的珠姐儿,许是跑的急了,她额头上已经有了晶莹的汗珠,面色也是红扑扑的,身后跑上来的少女王璩不认得,许是来公主府做客的。

珠姐儿没料到这亭里有人,不由吐吐舌头,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后面来的少女已经轻轻拍了拍珠姐儿的肩:“我就和你说慢慢走上来好了,你偏要跑上来,瞧让这位姐姐瞧笑话了。”

珠姐儿皱皱鼻子,这才看见旁边的王璩,当看见王璩的容貌时,珠姐儿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接着就对身后的少女道:“凝姐姐你又笑话我,明明晓得我不喜欢慢慢走。”

被称做凝姐姐的少女唇角含笑地拍一下她,这才看向王璩微微行了一礼:“不知道姐姐在这里赏景,打扰姐姐了。”少女声音温柔,礼仪娴熟,王璩也回了一礼。她们互相行礼的时候珠姐儿一直看着她们,等她们都直起身子的时候珠姐儿才开口笑道:“凝姐姐,娘要知道一定又要说我不懂规矩了,可是在自己家里还要行来行去的,那多麻烦?”

说话时候珠姐儿已经上前拉住王璩的手:“这位姐姐你不会怪我不给你行礼吧?请问姐姐是哪位,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的园子里,难道是花仙?”凝姐儿用手掩住口轻轻笑了出来:“珠妹妹,表姐说的果真没错,你糊涂起来可真糊涂,连自己家里的人都不认得。”

珠姐儿眉头一皱:“自己家里的?我家里的人我都认得,哪里有这位姐姐这样美丽的?”王璩低下头,手心里珠姐儿的手柔软细腻,说话的声音带有一些娇憨,一听就是被捧在手心里娇宠长大的。王璩又看向那位凝姐儿,她的唇微微弯起,看向王璩的眼十分平静,她们都和自己不一样,是那样的无忧无虑,享受着出阁前最后的快乐。

王璩的手微微握成拳,感受到指甲划过手心时那微微的疼,刚想开口说话白书已经开口道:“大姑娘,我们家姑娘是住在衡香院里的。”

衡香院这三个字一出来,珠姐儿的眼睛就睁大,王璩能够感觉到旁边那位凝姐儿的唇微微抿了下,似乎发出一声叹息。自己这位妹妹会怎样对待自己呢?是不是也像那几位堂姐妹一样,有一种藏不住的厌弃呢?或许,她连自己这个姐姐都不会认吧?

风吹着旁边的竹林,那沙沙声听在王璩耳里十分刺耳,珠姐儿的手并没有从王璩的手里抽出去,她已经笑了起来:“凝姐姐说的果然对,我真是糊涂,连自家姐姐都不认得,还当是这园里的花仙出来了。”这样的答案是王璩没想到的,她抬眼看着珠姐儿,珠姐儿笑的眉眼弯弯,寻不到一丝一毫的厌弃。

凝姐儿也笑了:“珠妹妹你平日经常在宫里,听说这位姐姐一直体弱,你们姐妹们没见过也是常事。”这话给不知道怎么往下说的珠姐儿解了围,她拉了王璩坐下:“还好有凝姐姐提醒我,倒忘了姐姐平日体弱少不出门,被我这样拉着站半日一定很乏了。”

说着珠姐儿已经招呼丫鬟们:“还不快去预备茶果点心,我和姐姐要好好说说话。”这下不光是小丫鬟们,白书也急忙应是,带着她们下去准备。

王璩这才看清楚自己的这位妹妹,她很像王安睿,特别是那个高耸的鼻子,和父亲就是一摸一样,唯一像公主的就是那双凤眼,不过和公主那双经常眯起来显得威严的凤眼不一样,珠姐儿的这双眼睛满含着笑意。

凝姐儿是平学士的女儿,而平学士,正是珠姐儿夫婿的舅舅。听着珠姐儿对凝姐儿一口一个凝姐姐,王璩不由微微一笑:“定安侯的二公子是凝妹妹你的表哥还是表弟?”这话让珠姐儿红了脸,凝姐儿已经轻轻地敲了下珠姐儿的头:“等她一嫁过去,我就该叫她二表嫂了,现在她还没嫁,就先听她叫几声姐姐。”

珠姐儿面上的不好意思更甚,她拉住凝姐儿的手,话里带着不依:“凝姐姐你又打趣我,难道不晓得赵夫人有些不喜欢我,嫌我平日话太多了,我这时不先讨好了你,日后可怎么办?”听出珠姐儿这话里有些郁闷,凝姐儿拍一拍她的肩,话里有些揶揄:“哎,只要二表哥喜欢你就好。”

这话让珠姐儿的脸红成一块红绸,扭着凝姐儿只是不依。这样和几个同龄女子坐在一起聊些闺中的话语,听着她们打闹,是王璩从没体会过的,脸上不由带出一丝笑容,珠姐儿用手拢一拢鬓边的乱发,笑着开口:“前儿听说姐姐也定亲了,还没恭喜过姐姐呢。”

小说《侯门女》 第5章 姐妹 试读结束。

《侯门女》免费文案分享

这样的情绪王璩从不表现出来,只是伸手让那婆子扶自己下车,自从十年前段妈妈死在自己面前,王璩就明白不够强大想要为母伸冤不过是妄想。

刚走近上房就听到笑语欢声传出来,王璩顿了顿脚步,看向廊下院里等候着的丫鬟婆子,威远侯府的婆子忙上前笑道:“三姑娘,今儿不光是两位姑奶奶,连姑太太们都来了,二姑太太还带了表姑娘过来,所以才这么热闹。”

王璩微微点头,小丫头已经看见她来了,喊三姑娘来了的同时也掀起帘子,王璩低头走了进去。坐在上方慈眉善目地老太太就是威远侯府的苏太君,王璩的祖母。

看见她,王璩已经不像刚知道真相时心里有无尽的怨恨带到面上,而是依旧平静紧走两步,白书给她解掉斗篷同时王璩也行礼下去:“孙女见过祖母,祖母安好。”

苏太君笑的很和蔼:“三丫头啊,祖母都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快起来。”在苏太君旁边陪着说笑的王er奶奶已经上前扶起王璩:“三妹妹真是出落的越来越标致了,照我说,三妹妹不是久病的话,这相貌在这京城里里外外也难找到比三妹妹更出色的了。”

王璩眼皮跳了跳,由着王三奶奶把自己送到苏太君身边,苏太君已经拉起王璩的一支手放在手心里面,显出一派慈爱模样来。这就更怪了,王璩的心开始扑通扑通跳起来,今日透着古怪,先是平日不爱搭理自己的二嫂对自己笑的这么甜,还夸了又夸,又是平日对自己只是面子情的祖母拉着自己的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另一道笑声又起来了:“二嫂今儿不回娘家,原来是要守在这夸三妹妹,难道我们一出阁相貌就全变了不成?”这说话的是王大姑娘,现任威远侯的女儿,两年前嫁入诚远伯府。听到王大姑娘这样说,王璩舒了口气,这话还和平日差不多。

王er奶奶真要说话,苏太君已经拍了拍王璩的手,低头看王璩的眼里也一派和蔼:“巧姐儿,你二嫂说的对,你三妹妹不过久病,一好起来这容貌你们还差的远呢。”没出嫁前王大姑娘的标致容貌就全京城都有名,听到向来疼宠自己的祖母赞平时自己看不上眼的王璩,王大姑娘身子微微前倾就要说话。

一直安静坐在下首的王二姑娘开口了:“大姐姐您别怨祖母偏心,方才三妹妹一抬起头,那双眼竟似玉一般柔,难怪要叫璩了。”王大姑娘再迟钝也觉得今日这事有不寻常了,把到嘴边的抱怨咽下,生生换成赞扬:“还是二妹妹眼力好,哪像我从没这样眼力。”

说着王大姑娘走到王璩跟前拉起她的手,看了又看的同时赞了又赞。今儿唱的是哪一出?王璩心里七上八下,但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像平日每一次见到这些姐妹们一样。

说笑了一阵,几位太太带着自己的女儿们下去,房里就剩下苏太君和王璩,平时这样王璩也就告辞,可今日苏太君还紧紧拉着她的手,王璩不好起身说要走。

人全都退下去,苏太君才开口:“璩丫头,你今年也满了十八,前几年你是病着所以没寻婆家,昨儿我听你爹说你病也好的差不多了,该寻婆家了。”

原来如此,王璩心里明白几分,等着听苏太君往下说,帘栊响了一下,去而复返的是王er奶奶,她快步走到苏太君跟前:“就知道老太君心疼孙媳妇,果然和三妹妹提了。”王璩心中顿时叫起不好来,王er奶奶已经亲亲热热地在王璩身边坐下:“三妹妹,我们原本就是姑嫂,现在你又做了我弟妹,真是一桩好事。”

王璩如同当头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从头到脚都是僵硬地,她看着苏太君:“祖母,您要孙女嫁给莫大爷?”王er奶奶娘家姓莫,莫家是京城积年的富商,到了莫老太爷那一代,嫌自家虽富却不贵,让两个儿子死命读书,莫大老爷还算争气,考中进士了了自家爹的心愿。,莫二老爷读书却不是他的本等,花了无数的银子也读不进去,莫老太爷见长子成器也就不逼小儿子,又把独女嫁给户部一个郎中当了续弦这才觉得自家心愿了了。

莫老太爷见现在家里也称富贵,心满意足之时却又有了一件烦心事,莫家两弟兄都子嗣不旺,莫大老爷一妻两妾,却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到了莫二老爷这里,妾室通房也有了一屋子,却足足生了五个女儿莫二太太才生下一个儿子来。可想而知这莫大爷是怎么的一个宝贝疙瘩,从小就被娇宠着,变的顽劣异常,等大一些时,包戏子、养小倌,京城里有多一半的名妓都是他梳拢的,在那花街柳巷也不晓得花了多少银子。吃喝走马赌钱,那就是一个精通。

莫二老爷见儿子荒唐,又怕这么个宝贝疙瘩在外面花天酒地出了什么事,央人从扬州带了两个瘦马过来,又挑了四个出色的丫鬟给儿子放在房里,指望这些经过调|教的女子能拉住儿子的心。莫大爷倒是没有推辞,也安静了一些日子,莫家这才要给他娶亲。

只是莫大爷名声已经传出去了,少年时定的那家人已经找了个由头退了亲,这差点没气死莫老太爷,他虽也知道自己孙子荒唐,却多了一分护短的心,况且男人家好色也是常见的,哪有因为这样小事就退亲的?此时几个孙女都已长大,莫大老爷也做到通政司的副使,孙女们都和官家结了亲,特别是三孙女因为一点偶然机缘还嫁进侯府,这更让莫老太爷底气足,誓要给自己孙子寻一房标致出色,家世显赫的孙媳妇好让人瞧瞧。

只是寻来寻去,寻了这两三年也没寻到合适的,就算有人家看在莫家家资饶富的面子上想将女儿嫁过来,可是那出身和容貌就欠了点,这哪合莫老太爷的心?

这事京城里知道的人家不少,也有在背后笑他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名门世家的姑娘,哪是那么轻易就给这样人家的?谁知今日竟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王璩的疑问方问出来,苏太君已经点头:“你二嫂大伯虽说官位不显,可全京城谁不知道他家豪富,又是个独子,你嫁了过去,独儿独妇,公婆自然疼爱你,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事。”

王er奶奶怎么不晓得王璩不愿嫁,公道来说,自己弟弟要真这么好,也不会这么些年难寻媳妇,见王璩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王er奶奶笑眯眯地挽着王璩的手:“三妹妹,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原本身子骨就不好,这嫁到哪家都要生儿育女料理家务,你这小小身板怎么受得了?嫁到莫家,已经有了妾出的长子,我娘再多替你管几年家,等娶了儿媳妇进门,你做了婆婆,那不就是尽等着享福?”

这样一番颠倒黑白的话让王璩瞬间失语,连泪都忘记流,只是看着苏太君,苏太君笑眯眯地点头:“说的就是呢,三丫头,你嫁过去安享荣华不胜过嫁到别人家,你一个庶出的姑娘,要不是有公主做你的嫡母,你的出身莫家还看不上呢。”

如果说王er奶奶的话只让王璩觉得是心头发冷的话,苏太君的话却让王璩觉得整个人都僵硬了,她打掉王er奶奶的手站起身看着苏太君,那泪已经滚落下来:“祖母,原来你是为我好?”苏太君点头:“你从小没了亲娘,公主事又忙,我这个做祖母的不把你多操心操心还有谁操心?”

王er奶奶也站起身笑了:“谁不知道威远侯府的苏太君是最疼各位孙子孙女的了?”王璩要使尽了力气,才能不让自己倒下来,她的声音在王er奶奶的笑声里面显得格外冰冷:“谢祖母的好意,只是孙女不愿嫁。”不愿嫁?这答案苏太君并不意外,她微微抿一抿唇,看向面色苍白却双眼明亮的孙女,她长的真像她死去的娘。

想起段氏,苏太君心头跳了一下,还记得她刚嫁过来的时候总是微微笑着的脸,别人一说笑话就会脸红,只有一双眼睛总是明亮。但苏太君很快压下了这种情绪,要怪,就怪段氏命不好,出身没有公主高。苏太君的下巴微微抬起,看着王璩冷笑:“世间女子哪有不出嫁的,况且婚姻大事总是长辈做主,你回去好好准备嫁妆。”

王璩的身子晃了几下,差点没倒在地上,但她依旧撑着自己:“孙女宁愿出家做姑子,也不要嫁。”苏太君的眉竖了起来,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王er奶奶已经扶住苏太君:“老太君,三妹妹只怕是害羞,您就别生气了。”

苏太君点头:“你说的是,当初我要嫁的时候也是这样胆战心惊。”说着苏太君看向王璩的眼里已经又是一片和蔼:“三丫头啊,我知道你是嫌莫家房里的姬妾多了些,可你要晓得你嫁过去是做大的,我们娘家又会护着你,哪有让你受气的呢?”

王璩眼里满是泪:“祖母,您是要嫁孙女呢还是卖孙女?”这话戳中苏太君的心窝,威远侯府虽看着依旧气势显赫,这么几十年下来已经大不如前,不然当初也不会娶了王er奶奶过门,不就因为当时莫家不要聘礼不说,丰厚嫁妆之外还附送五千两银子解了自家燃眉之急?不然就凭莫氏的身份,想登堂入室做正室大奶奶,那还要再等几年。

这次莫家看中王璩,不但不要陪送,聘礼加厚之外额外还送一万两银子过来,横竖王璩半死不活的,现在还能换来这些银子,这门生意可做的够好。

听到王璩这话苏太君把桌子一拍:“我好心为你寻一门亲事,你竟这样说我,你,你,你。”苏太君连说几个你字,王er奶奶上前扶住苏太君:“老太君,您就别生气了,三妹妹这不过就是害羞罢了。”苏太君喘一口气,王璩连连摇头:“那样的人祖母你就忍心把我嫁过去吗?”

这话让苏太君刚平的心又翻滚起来,推开王er奶奶走到王璩跟前用手指着她的脸:“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由不得你。”说完苏太君再不看王璩一眼:“来人,把三姑娘送回去。”在外面伺候的白书听见急忙进来,见王璩满脸是泪,摇摇晃晃似乎快要倒下,上前搀住王璩,苏太君声音里不带一点温度:“三姑娘现在已经定了亲,转眼就要出嫁,你们可要小心伺候着,让她把身子骨养好。”

定亲?这本该是喜事但怎么王璩的肩膀一直在抖?白书不敢多问,应声下来就要搀着王璩出去,王璩怎肯转身,手死死地捏住白书的手:“祖母,今儿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肯嫁到莫家。”莫家?白书仔细想了想,难怪呢,这莫大爷荒唐的名声连王璩都知道了,谁肯嫁一个这样的人?

苏太君看都不看王璩一眼,转身打算去歇息,王璩知道这不行,一眼看见桌上针线篮里明晃晃的剪刀,推开白书的手抢前一步拿起剪刀对准自己的喉咙:“祖母,您真要逼孙女嫁,孙女就死在这里。”王er奶奶虽搀着苏太君,可那眼一直没离过王璩,白书吓的面无人色,冲上去抱住王璩:“姑娘,姑娘,你可千万别做傻事。”

王璩已经心灰意冷,哪里能听见白书的喊声,眼眨都不眨地看着苏太君,只盼着自己寻死的举动能让苏太君答应不把自己嫁过去。苏太君唇边泛起冷笑,用手里的拐杖跺了跺地下:“你戳啊,有胆子你就戳下去,你本该就是要死的人,多活了这么十来年也够了。”

小说《侯门女》 第2章 婚事 试读结束。

侯门女推荐指数:★★★★,看了侯门女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侯门女非常不错,题材文笔很棒,情节逻辑合理,加油作者沐风大大,一直追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