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时间:2020-10-07 10:38:19来源:试读吧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是由作者青橙所著的一本穿越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精彩章节节选:第18章“公公请。”萧权有礼地侧身道,马公公点点头,大步走进了里屋。齐七少和何启明...《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是由作者青橙所著的一本穿越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精彩章节节选:第18章“公公请。”萧权有礼地侧身道,马公公点点头,大步走进了里屋。齐七少和何启明...小说萧权是一个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精彩章节推荐

第18章

“公公请。”萧权有礼地侧身道,马公公点点头,大步走进了里屋。

齐七少和何启明还跪在地上,一见马公公进来了,吓得往旁边挪了挪。

萧权煮了水,沏了茶,端过来道:“马公公,一杯粗茶,请。”

马公公一愣,却不露声色:“萧解元如何得知我姓马?您才智过人,怪不得陛下对您赞赏有加!难得,实在难得!”

“过奖,在下只是蒙对了。”

萧权谦虚地道,如今皇帝身边能信任的人,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宦官当中,只有马公公资历最老,行事最为稳重,最得皇帝信任。

从马公公的年纪和一举一动看来,不难看出就是他了。

跪着的何启明本来眼睛都不敢抬一下,听到马公公更是震惊无比,他虽然不务正业,吊儿郎当,可是他早在秦府就听过马公公的威名,那可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朝廷的达官贵人对这个公公不仅客气,还礼遇有加。

萧权中个解元,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如今还是马公公亲自来宣旨,这......

何启明低下头,只求马公公不要留意自己。

齐七少的头比他还低,脸都白了。齐家那点身家,秦府固然惹不起,如今看来,怕是连萧权也惹不起了。

马公公喝了一口茶,视线一偏,道:“在秦府之时,听闻小厮来报,说有人要找萧家的麻烦,可是这两人?”

突然被点名,何启明和齐七少皆吓得一抖。何启明更是冷汗直飚,汗水都湿了衣裳。

何启明今天就是来抢萧婧的,如果让秦府的人知道,今日所做之事被马公公瞧见,他一定吃不了兜着走。何况萧权今日成了解元,萧权一定趁机报复,他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的确是,”萧权微微一笑,笑得两人不约而同地一抖,“不过公公放心,在下会处理妥当。”

“哼,”一直和蔼的马公公冷哼一声,“宵小之徒,竟然欺负到天子门生的头上!不必与此等人客气,来人!押这两人前去官府,好好治一治!”

“是!”两个太监领命,就要把齐七少和何启明拖出去。

何启明见状,连忙磕头道:“公公!我知错了!看在我和萧解元是亲戚的份上,饶小的一回吧!”

马公公眉头一皱,脸色缓和两分:“萧解元,此人是你亲戚?”

何启明憋着嘴,满是哀求。

“正是,今日他来,是想用五两银子娶我妹妹。”萧权冷冷地看着他,先是认了亲戚关系,冷不防地摆他一道。

果然,马公公听到五两的时候,眸色又凌厉了几分。

何启明疯狂地磕头:“今日之事,和何某的错!是何某不知道天高地厚,何某自认配不上萧小姐,还请萧解元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小的这一回!”

萧权淡然一笑,却不作声。

马公公喝道:“你来此又是为何?”

齐七少吓得一抖,身子抖得糠筛似的:“我......我是来收租的,不不不,不是,我是来......来......”

齐七少脑子转不过来,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自己:“我也错了,万不该来收租,请放过我吧!”

马公公望向萧权求证,萧权点点头:“让公公见笑了,的确是来收租的。上一年,家中收成不好,欠了齐家佃租,所以......”

萧权话还没有说完,齐七少连连摆手:“我不要租了,不要了!”

“萧家不是赖账之人,”萧权微微一笑,和蔼极了:“七少要的一百两,萧某如今也能还上了,这就为你取来。”

看似大度,却又生生挖了一个巨坑给齐七少。齐七少快哭了,别说了,别说了......他终于明白一个月前,萧权为何对他说,送他一百两他都不敢要!他何止不敢要!他恨不得倒贴一百两!

马公公怒喝:“岂有此理!强盗匪徒也不过如此!来人!拖下去,让官府按律法定罪!”

萧权不是菩萨心肠,把何启明和齐七少送去衙门,已经仁至义尽。

萧权不添油加醋,也不为他们求半句情,马公公一挥手,就有人把这两个宵小之徒拖走了。

现在他不过是一个乡试的榜首,这些人就如此忌惮恐惧,以后他若混得个状元当当,秦府的人除了秦老将军,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

萧家简陋,却干净整洁。萧权和马公公聊天的时候,萧母张罗着把赏赐放好,那亮晃晃的黄金,让萧母喜出望外,差点被晃晕了。

马公公和萧家母女聊了两句后,便又急匆匆地走了。

临走前,萧母拿出一个沉沉的钱袋,里面是十两黄金,算是给马公公的谢礼。

公公推辞不下,便领了。

萧家有礼有节,又慷慨大方,让马公公欣慰又满意。

萧权送完马公公,便立马和萧母萧婧收拾好行装,往京都出发。

他早就在京都看好了一个小院子,赏金下来后,他就能把这个院子买下来。以后娘和妹妹住在京都,他也好照应她们。

离开村子前,以前看不起萧家的村民个个都来送别,还作出依依不舍的模样。

这些人平日里没少欺负萧家孤儿寡母,现在形势一变,他们的嘴脸也变得格外地热情。

今天他们指指点点,让萧家卖掉女儿的样子,萧母记得清清楚楚。

萧母不计较也没有多热情,和他们简单道个别,便和儿女头也不回地走了。

几日后。

萧家在京都安顿了下来,钱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家里需要的东西一应不缺。

萧母也就不用再省吃俭用,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苦力活,每天教女儿一些字,倒也乐得清闲。

萧权名扬京都后,不少人往秦府送礼,指名要送给萧权。

为了顾及秦府的脸面,免得外人说秦家苛待赘婿,老太太拨了一个院子给萧权住,还配了几个小厮和奴婢,做得像模像样的。

萧权从厨房搬出来,什么都没有带,只带走了那只小黄狗。

随着萧权地位的提高,狗再也不用吃潲水,天天啃着骨头吃着肉,甚是自在。

下人们见着萧权,哪里还敢有以往的鄙夷之色,纷纷行礼。

只是,萧权一连好几日都没有见过秦舒柔,就连每月十五用膳的日子也没看见她。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个有名无实的妻子,他就等当上状元那一天,把秦舒柔休掉即可。

小说《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第18章 试读结束。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免费文案分享

第5章

秦家一向家风清明,教育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严厉。

秦老太太神色阴沉,不发一言。

秦南秦北如此,是家族不幸。

萧家本来是比秦家还权贵,却富不过三代。

有萧家前车之鉴,秦老太太对孙子辈更是日夜鞭策,加以督导,不许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长孙秦风虽没有父亲秦胜这么出众,可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的少卿,未来可期,前途在望。

长孙女秦舒柔也让秦家有光,生得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在京都的官家小姐中口碑颇好。

可到了秦南秦北两个小孙子这里,一副纨绔的模样,却让秦老太太胆战心惊。

萧家从未出过一个纨绔子弟,也落得如此下场,秦家更应该事事警惕才是啊。

秦老太太看着不敢说话的秦南秦北,如梦初醒,可自己人得关起门来才教育,现在有萧权这个外人在,总不能亲自落了秦家的脸面。

她微微缓和了一下,眼眉微微一凝,没有责怪秦南。

宴席又重新开始,又上了一些新的美味佳肴。萧权垂涎三尺,萧定这个身体太久没吃肉了,肉的香气让身体很是兴奋。

这么好肉好菜,看起来像是个鸿门宴,秦家找他有事。

果然,片刻后,老夫人终于开口。

“萧定,你已经是秦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人用通知的语气道,顿了顿:“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我的外甥,尚未定亲。听闻你妹妹虽然才十岁,过个三五年也该出嫁了,先把亲定下来再说。到时候年纪一到,他们便可以成亲,皆大欢喜。”

萧权眼睛一沉。

在记忆里,老太太的确有个外甥,出了名的顽劣风流。

以前逢年过节,萧家都会来秦家送点薄礼,萧家自知秦家看不上这点东西,可秦老将军喜欢,所以两家来往还算密切。萧定每每来秦府,谨小慎微,生怕礼节不周,不料有一次竟和调戏丫鬟的这个外甥碰上了。

丫鬟卑微,哪里敢得罪这个老夫人的亲戚,只能任由这个外甥轻薄,可这丫鬟也有几分性情,被调戏后竟跳了井,寻了短见。

所幸丫鬟被救了回来,当时闹得秦府沸沸扬扬,秦八方便叫管家来问,即使过了许久,萧定对此等胡闹之人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敢问老夫人,您外甥可是叫何启明?”

“是。”

秦老夫人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外甥的姓名?

她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料,她头一点,萧权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事不可,何启明年少顽劣,不学无术,行为轻浮,舍妹若和这样的人结亲,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跳了火坑?”

萧权有些激动,连婉拒都不想婉拒,拒绝得干脆利落。

妹妹是萧权的底线,虽然他萧权和萧婧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萧定生前对这个妹妹多有疼爱,他现在用着萧定的身体,萧婧又可爱懂事,现在自然也是他的亲妹妹了,岂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何启明早就到了定亲的年纪,可如今却迟迟没有定亲,一定是这个人入不了官家小姐的眼,现在秦家却让妹妹和这样的人定亲,真是羞辱萧家。

老夫人脸色一沉,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

秦风见状,本来就不高兴的他,冷冷看了一眼萧权,高高在上地道:“萧定,你家都已经这样落魄萧条了,你又没有半点权势傍身,一介平民而已,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要你来做主的。你如今是秦家人,有什么资格做主?有能力的人才有实力做主,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有何用?”

呵,结亲结不上,还威胁起人来了?萧权冷哼一声,秦家所谓的大家之风也不过如此。

秦风一番话让饭桌上的气氛沉闷了起来,不过秦风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语气虽柔和,却拿出了施舍姿态。

“若结了亲,我们便是亲上加亲了。我手下缺人,到时候你来军中,我能让你有个好位置。你吃上了皇粮,萧家也有面子不是?如何?”

萧权沉默不语,秦家人以为他在考虑,秦家人得意洋洋的姿态溢于脸上。

妹妹换前途,似乎很划算。可萧权拒绝道:“官职一事,兄长不必担忧。秋闱将至,我会前去贡院考试。”

这句话,让秦南实在忍不住了,乡试?谁不知道,萧定已经连连落榜三年!早就成了京都笑话了!

乡试这条路,对于萧权来说,是最不可能的出头之路!

其他秦家人对他参加乡试不奇怪,只是,旁人都抢着和秦家做亲戚,可偏偏萧定像是奇耻大辱似的,半分都不情愿。

秦南一扫刚才的落败感,抓紧机会,嘲讽了他一波:“萧定,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怀才不遇?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考十年一百年,你萧定的名字都上不了皇榜!不过,你要是去当个宦官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样最轻松,哈哈!”

秦北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秦舒柔面无表情,萧权被羞辱,似乎与她无关。

“萧定,我和四弟今年也去乡试。到时候等我们高中,你倒是可以来看看皇榜长什么样子。”

萧权微微一笑:“听说你熟读四书五经,却不通试帖诗。敢问,三弟如何高中?”

秦南秦北的水平,萧权是知道的,除了死读书外,还会写几首酸诗逗怡红院的姑娘开心,这些年他们吃喝玩乐,早就把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秦南的反应倒在他意料范围之内。

“哼,我不通帖诗与你何关?总之,我和秦北一定在榜单上,你就等着落榜吧!”

秦南的话颇有底气,底气就来源于秦家。如今的大魏即使是一年一度选拔贤士,可寒门难出贵子,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入朝为官。

秦南倒也不是嚣张,只是说了个大实话而已。此话一出,秦老夫人立马喝道:“秦南!不得胡言乱语!你心里明白就是,到时候如果高中,自有姓名在皇榜上,何必现在就吹嘘!”

自知失了言,秦南赶紧坐下来。

萧权猜到几分缘由,看来秦家已经为秦南秦北走好后门了。

秦舒柔轻咳一声,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抬起手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秦南的碗里:“南儿,吃菜,这是长姐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水鸭。”

“谢谢姐。”

秦家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的萧权不想和这些人打嘴炮了。

此时,萧权站起身:“萧定还得回去温书,不叨扰老夫人和大哥用膳了,告辞。”

老夫人脸色冰冷,没应一声。

萧权只好自行离去。

“呸!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狗东西,敢娶我妹妹?你也配!等我高中之后,你们就只管睁大狗眼看就是!以后的萧定,你们秦家高攀不起!”

小说《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 第5章 试读结束。

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推荐指数:★★★★★,看了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萧权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对古代诗词歌赋作者的书我一直在跟,不同于其他的小说,这本小说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愿作者江晋久写书一直如此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