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七爷撩妻有一手

时间:2020-10-07 10:38:06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宁初战西沉的书名叫《七爷撩妻有一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吾吱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1章“倒是不重,但是因为伤在后背和手臂之间,这两天恐怕行动不方便了。”“嗯。”他淡淡...主角叫宁初战西沉的书名叫《七爷撩妻有一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吾吱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1章“倒是不重,但是因为伤在后背和手臂之间,这两天恐怕行动不方便了。”“嗯。”他淡淡...小说七爷撩妻有

七爷撩妻有一手

《七爷撩妻有一手》精彩章节推荐

第11章

“倒是不重,但是因为伤在后背和手臂之间,这两天恐怕行动不方便了。”

“嗯。”他淡淡的点头应了声,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中的文件。

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倒是搞得黎越有些懵逼了。

“但是......护士给宁小姐打了消炎针就没动静了,人到现在都没醒,要不让陆少给她弄点特效药?”

战西沉拿着钢笔的手一顿,神色淡然,“不用,自作聪明锋芒毕露,让她吃点苦头。”

黎越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再说:“对了,先生,陆少让你忙完过去一趟,他说关于手术上的事有新情况要和您商量。”

战西沉拿着钢笔的手一顿,下一秒就立即起身。

“备车!”

玛利亚医院。

陆景深翻着病历本,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

“配型结果出来了。”

“什么时候可以手术?”战西沉抽着烟,神情显得有几分慵懒。

陆景深看了他一眼,面露难色,“这就是我这么晚叫你过来的原因。”

“什么意思?”战西沉抬起头,捻灭手中的烟。

“我们在检测过程中,发现宁初的血样里有不稳定基因。”陆景深说,“也就是说她的基因里存在隐性遗传病,如果坚持手术的话,很可能会引发这种疾病。”

战西沉皱眉,“什么样的遗传病?”

“目前只能确定为感官障碍,具体细化到哪种程度,还要参考她的家族病史。”陆景深看了他一眼继续说:“但你也知道她是孤儿,找不到她的家人,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

“而且,我还发现一件事,虽然MR阴性血的特性之一就是造血能力强,但是这丫头的体质实在太神奇了。”

“霍清他们刚送她来医院的时候伤口明明已经恶化,可是我刚刚去查房的时候,发现她被烫伤的地方已经在结痂!”

“也就是说,这丫头只用寻常人一半的时间就可以消化所有伤口,她的血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值钱!”

“......”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陆景深和他认识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他在这件事情上犹豫过。

看了他一会儿,陆景深下意识提醒:“血库里你能用的血已经不多了,深冬将至,你随时都有可能发病,宁初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或许对你来说是个转机。”

“我觉得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毕竟这关乎人姑娘的一生,虽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诱发,但如果真的出了意外,到时候谁也担待不了。”

战西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良久,才轻轻推了推眼镜。

“什么时候是最佳的手术时间?”

陆景深一惊,眉头不自觉皱了皱,“依她的体质,随时可以。”

战西沉眸色幽沉,“除了可能会诱发遗传病,手术还有其他风险吗?”

“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她的身体又特殊,不会有风险的。”

陆景深看着眉宇间隐藏的不安,想了想又说:“你如果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在手术中先麻痹她的神经,不会有痛苦,也不会让她有心理负担。”

战西沉眉间的郁结这才松了一些,“尽快安排。”

话音刚落,他就起身,扣好西装纽扣,准备离开。

陆景深皱着眉看他,“那......要不要把手术风险告诉她?”

战西沉脚下的步子一顿,镜片后的眸子忽明忽暗。

“不必。”

......

宁初正趴在床上睡得香甜,身上突然传来的刺痛吓得她猛然睁开眼睛。

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小护士,从她身上取下针管收到一边。

“宁小姐,您醒了?”

宁初的脑袋还有点懵,“你给我打了什么?”

“您之前在我们医院做的骨髓配型,结果已经出来了,刚刚给您用的是造血生长因子,是促进骨髓动力的。”小护士笑着解释。

对哦。

她差点忘了,之前和战西沉达成协议后,她是同意做了配型。

她的血是万能血,不用配型她都知道结果。

从答应配型那一刻开始,就相当于答应了手术。

“手术安排在什么时间?”宁初问护士。

“明天一早。”

“这么快?战先生知道吗?”

他竟然都不和她商量一下就安排了手术?还在她身上有伤的情况下。

“当然知道,没有战先生的允许,我们怎么敢私自给你做手术?”小护士一边笑着说,一边收好推车。

“宁小姐,您现在已经进入隔离状态,在手术之前您的一切起居都由我们专人负责,您要是累了就接着睡吧,睡醒了手术就结束了。”

宁初这才发现,她所处的环境与一般的病房不同,也就是太过于关注周围的环境,而彻底忽略了小护士的话。

“为什么要隔离我?”只有移植者才需要无菌仓。

“抱歉,宁小姐,因为患者的情况特殊,为了手术成功率,还望您谅解,这也是战先生的意思。”

“......”

小护士说完就推着车出去,安静的病房只剩下宁初一个人。

不知怎么的,她从醒来到现在,一直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

本来还想再问她点什么,但是又抵不住困意,靠着枕头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宁初睡了很长的时间,睁开眼就发现连天都亮了。

她转过头,就看到一张慈眉善目的脸。

“宁小姐,您感觉怎么样?需要我替您叫医生吗?”阿姨满面笑容,让人倍感亲切。

宁初皱着眉往四周里看了一圈,“我还好,谢谢您,不过......您是?”

“我是七爷苑里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兰姨。”兰姨扶着她坐起来。

宁初点点头,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病房里只有她和兰姨。

虽然知道战西沉可能不在乎,但怎么说手术都是为了他做的,他好歹也要问候一声吧?

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问兰姨:“兰姨,你家七爷呢?”

“七爷昨晚守了您一夜,刚刚被公司的电话叫走。”兰姨笑着说。

战西沉一直在医院,还守了她一夜?

这座冰山,也不是那么无坚不摧的嘛!

兰姨看着她笑了笑,“宁小姐,您刚做完手术,看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没有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手术做完了?”宁初不敢相信。

“是啊,您都在医院躺了一夜了。”

天!她是有多能睡?

怎么感觉才睡了一觉,就直接连手术都做完了?

而且对之前的事完全没有记忆!

小说《七爷撩妻有一手》 第11章 试读结束。

《七爷撩妻有一手》免费文案分享

第1章

夜色深沉,大雨放肆倾泻。

“七爷,求您见我一面!”

现在是凌晨一点,宁初已经在战家大门口跪了整整四个小时。

“宁小姐,我都跟您说了多少遍了,先生很忙抽不开空见您,天儿冷,您快回吧。”

“没关系,我可以等。”

雨水划过那张固执的小脸,华叔无奈叹息一声。

奈何她不顾颤抖的身子,只是倔强的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就在这时,铁门突然打开。

刺眼的车灯穿透雨帘照在宁初身上,她抬起头,就看到黑色宾利从车库缓缓开了出来。

“七爷......”宁初赶紧起身追上去,“请等一等,拜托只要给我五分钟!”

安静的后座,男人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气质儒雅矜贵,从内到外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倨傲。

突然传来嘈杂的叫喊,使得他好看的秀眉微微一蹙。

眼尖的霍清看到窗外的景象,正打算示意华叔将人弄走,那双清冷的眸就突然睁开,眼神锐利深沉,让人不敢直视。

“她是谁?”

战西沉浑身散发着耐心被打碎的冰冷,扭头看着窗外。

“先生,您忘了?二夫人娘家的侄孙女儿,按照辈分还得叫您一声七叔,之前老爷子看她机灵,还说让你留着,您嫌人家是个孩子就拒绝了。”霍清说。

战西沉眉峰高耸,“她来做什么?”

“刚入夜就来了,在门口跪了四个小时求见您一面,被我拦下了。”

“为宁家?”

“对,宁耀祥在这次大选公然反对苏家,抄家坐牢还算苏少手下留情了。”霍清看了一眼窗外,又说:“大概知道您是商会主席,想着求您有用,但她不知道,宁家一党向来亲三少,来这里无疑是水底捞月。”

战西沉揉着眉心,面无表情,“甩掉。”

“是。”

司机应着,一脚油门还没踩下,“吱”一声,车子就被迫停下。

战西沉抬眸,站在车前的女孩一身狼狈,可那张精致的脸在刺眼的灯光下那么闪耀。

“你不要命了!刚才有多危险你知道吗?”霍清放下车窗。

宁初顾不上他,大步跑向后座,“七爷,拜托您开开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和您说。”

车门缓缓打开,宁初喜色未达眼底,下一秒,一直大手就突然钳住她的下巴,拉着她往后一倒。

男人如刀削般俊美的脸静默淡然,金丝眼镜下那双如电的眼,即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叫人肃然起敬!

他的呼吸不轻不重的喷洒在她脸上,宁初的心跳顿时就乱了节拍。

“七,七爷......”

宁初想笑,可动了唇角才发现,侥幸心理在他面前简直无处遁形!

“你冒死也要说的话,最好物有所值,否则......”

“咯吱——”

骨节分明的手指毫不怜惜的用力一捏,宁初的脸马上变得通红。

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七,七爷,我是......港城医科大的学生,我知道......您正在找MR型血的人,而我就是如假包换的......MR阴性血。”

捏着她的下巴大手突然松了几分。

霍清看着后座那双氤氲暗涌的眸子,一口气悬在胸口不敢出声。

这件事一直是战家最大的秘密,这小丫头片子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你也是MR型血,在尔虞我诈的豪门斗争中,对于至今还没有子嗣的您来说,拥有万能血MR阴性血的我,绝对物超所值!”

“先生,这不可能......”霍清第一时间否定宁初的话。

他当然知道不可能,当初搜寻的时候,首先排查的就是港城所有达官贵人。

MR型血是世界上最稀有的血型,百万人中才能诞生一个,而这种血型的特性就是,男性必须要与相同血型的异性才可以孕育下一代。

战家老爷子一生有过五位夫人,8个孩子,如今除了五夫人膝下最小的女儿还在念大学以外,就只剩老七战西沉还没有结婚生子。

而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遗传了他母亲四夫人的MR型血。

战家为这件事下过不少功夫,但至今一无所获。

宁初见被怀疑,赶紧再说:“这是可以拆穿的谎言,我没有必要骗您!我知道您肯定查过宁家,但我不是宁家的亲生女儿!”

“你知道在我面前说谎的后果吗?”低沉的嗓音,带着几丝慵懒,浑厚又震人心魂!

“您若是不信,大可去采血鉴定,我只有一个要求,娶我!只要您答应,我身上的血随便您用!”

话音刚落,整个车厢的气氛顿时就降到极点。

“宁小姐,战先生身份尊贵,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霍清着实被这个不怕死的小姑娘吓了一跳。

战西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眉目如画,冰肌玉骨,此刻这梨花带雨的样子也算有几分我见犹怜之姿。

商会那些老东西就是喜欢找些含苞待放的小姑娘,想方设法的给他送上门,奈何那些庸脂俗粉没一个合他心意。

这次这一个,倒是有点意思。

可惜了,他向来不喜欢受人摆布。

宁初眼睛直直盯着战西沉,“七爷,您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并不需要门当户对的联姻,我容貌端正,没有不良嗜好,芳华十八配您而立之年,您老一点都不吃亏!”

他老?

战西沉墨眸微眯,这姑娘年纪轻轻,口齿倒是伶俐。

捏着她下巴的手用力一缩,宁初五官立马扭曲。

“唔~痛!”

他却没有丝毫怜惜,拽着她的下巴将她拉到眼前,“你,我没有兴趣。”

话音刚落,就着力气就将手里的人甩了出去。

宁初一**坐在地上,看着扬尘而去的宾利,心里恨不能将战家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战西沉还真如传闻中那样,黑-道手段不近人情。

她起身甩甩身上的水,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哟!这是被人赶出来了?”宁霜看着她满身泥泞,脸上满是嘲讽,“我就说嘛,七爷是什么身份?哪能是你这种人说见就能见的?”

宁初没空理她,看见角落堆满贴着红纸的盒子,快步走向大厅,“妈,我说过我会想办法,您为什么还要收厉家的聘礼?”

小说《七爷撩妻有一手》 第1章 试读结束。

七爷撩妻有一手推荐指数:★★★,看了七爷撩妻有一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七爷撩妻有一手这本小说写得很好啊,很新颖的题材,剧情也很好,作者沐锦大大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