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百里浮华只缺你

时间:2020-10-07 10:37:48来源:试读吧

《百里浮华只缺你》由白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纯熙齐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的绣工极佳,苏绣的牡丹色彩清雅,蜀绣荷花针法严谨,不错不错。”绣房周尚宫拿着陆纯熙的绣样赞赏不已...《百里浮华只缺你》由白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纯熙齐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的绣工极佳,苏绣的牡丹色彩清雅,蜀绣荷花针法严谨,不错不错。”绣房周尚宫拿着陆纯熙的绣样赞赏不已...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

百里浮华只缺你

《百里浮华只缺你》精彩章节推荐

“你的绣工极佳,苏绣的牡丹色彩清雅,蜀绣荷花针法严谨,不错不错。”绣房周尚宫拿着陆纯熙的绣样赞赏不已。

陆纯熙低眉颔首,轻声道:“尚宫过誉,因为已故祖母是益州人士,所以蜀绣针法略知一二。”

“你这性子我也喜欢,不骄不躁,只是…”周尚宫一顿,语气郑重道:“这是宫里,对人对事要多加防备,承乾宫有人嫉妒你,绣房也会有。”

陆纯熙身子微微一福,谢道:“多谢尚宫提点。”

“今日皇上新选秀女进宫,量衣和绣样便有你负责吧,还有承乾殿宫女的襟带,你也一并换新。”

“是。”离开绣房,陆纯熙抱着绣样思虑片刻,口中呢喃承乾殿三字,嘴角浅浅划出一抹淡笑。

承乾殿分三宫,因是天子居所,便是侍奉的宫女太监少说也有百人,好在今日换襟带的都是御前侍奉的宫女,人不算多。

一众宫女中陆纯熙一眼便望见那狡猾狐媚面容,锦茹娇滴滴地上前道:“哟,怎么是你啊,在绣房做苦力的日子可还好过?”

陆纯熙全然漠视锦茹,冷眼淡淡一句:“这是你的襟带,下一个。”

“谁要你这么丑的襟带!”锦茹将递来的襟带扔到一旁,“宫女服饰簪花皆是一样,唯一不同便是这襟带,可你的襟带如此难看,怎能配得上我的姿色。”

陆纯熙瞥了一眼锦茹,捡起地上的襟带拂去尘埃,不客气开口道:“不喜欢便自己去做,你又不是没做过秀女。”

“你!”锦茹恼羞成怒。

忽然,她又注意到陆纯熙身侧的包袱,里头微微露出一角的襟带花样极为好看。

“那里头装的什么!”陆纯熙刚要去挡却被锦茹一把扯开,包袱里金色紫色锦缎薄纱,各式各样的华美的襟带散落一地,那襟带凑近闻还带着一股香气。

锦茹随即亮了眼高声道:“我就说给我的襟带为何这般丑陋,原是你自己私藏了些!丑的你自己留着,我要择些好看的!”

说罢,锦茹便在包袱中挑选,浓浓香味在这柳绿花红的春色中蔓延而开。

“翠英!襟带可换好了?御前等着奉茶呢!”

还未等翠英回话,锦茹推搡了翠英一把,拿着一条桃红色的烫金襟带招手呼喊:“她还没好,让我去!”

陆纯熙的笑意如沐春风,看着锦茹洋洋得意地走远。

时辰掐的极秒,待陆纯熙分发完所有襟带刚出宫门,便听见前殿传来的凄厉叫声,愈来愈近,直到看见锦茹发髻凌地被拖了出来,浑身是茶水,狼狈不堪。

锦茹瞧见陆纯熙,随即像疯了一般朝她扑去,“是你这个贱人!你知道皇上讨厌艳丽,讨厌用香!你故意害我!”

“东西都是你自己挑的,是我逼你的吗?”陆纯熙嗤笑,抬手将锦茹那双抓着自己的衣摆的手拂去,凉薄一笑,在锦茹耳畔低喃:“就算我问过沈公公皇上喜好,那又如何,怪只能怪你心思不纯,你陷害我时可有想过今朝?”

“贱人!”锦茹还要拉扯,却被教习嬷嬷一把拽开,给了一记耳光。

兀地,五道鲜红指印分明,教习嬷嬷按着锦茹脖颈,略带歉意朝陆纯熙道:“这死丫头不懂事,望姑娘见谅。”

“无妨。”

锦茹被罚去辛者库,在那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辛者库的奴才是皇宫里的人下人,便是那里的管事嬷嬷在宫中地位也不会太高。

蓦然一刻,陆纯熙似是嗅到熟悉的气息。

“你这害人的手段挺高明。”不知何时,陵宫遇见的少年出现在她身后。一身墨色长袍,悄然而至。

陆纯熙朝后躲了躲,记着上回的仇,语气不满道:“要你多言。”

少年目光上下打量陆纯熙,开口道:“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如此动怒。”

“你明知那是禁地为何不早些告知让我离去,骗我在那儿逗留,其心当诛!”

听此言,少年本是平静的眸光闪了闪,似笑非笑地揶揄:“明明长相出挑,却是蛇蝎心肠。”

旋身,亦是落英聚散之刻。

陆纯熙定定的看着少年,不喜不怒冷漠一句:“深宫中的处世之道,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活下去才是胜者。”

言尽,陆纯熙带着包袱离开。

入了宫便不会有永远的安生,她知道想要生存,只有靠自己往上爬,不论脚下踩的是什么。

天边的晚霞光彩夺目,少年倚着门扉极目远眺,看那长街尽头消逝女子的倩影,口中独自喃喃:“是呵,活着才能看见所有,死后功成名就又有何用。”

阳春三月,徐徐春光明媚。

绣房比起承乾殿活儿多,来来往往皆是后宫之人,都是替个各宫娘娘送需要绣补的衣物。

“晓真姐姐,你怎么来了。”原本坐在陆纯熙身侧的小秀女云儿急急忙忙放下针线跑去迎接。

晓真打量四下,眼神飘忽回话道:“我是来替瑛贵妃取朝服,绣补的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一直给娘娘存着呢。”

蓦然,晓真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陆纯熙,颇感兴趣地凑上前,看着陆纯熙手中的绣样,声音有些傲气道:“你绣的不错,这会儿帮我绣几个丁香吧,喏,就这儿。”

说着便将她手里的锦帕丢在陆纯熙面前,浓香的脂粉味扑鼻而来。

陆纯熙略停了停,将锦帕叠好递上,徐徐道:“眼下周尚宫让我准备入宫秀女的衣服缎料,姑娘能否改日再来。”

“不能,就现在。”晓真语气坚决,漫不经意地摆弄被凤仙花浸染的指甲。

陆纯熙娥眉微蹙,冷冷道:“姑娘恕罪,现在我是真不得空。”说罢便带着寸尺朝院外走去。

身后晓真气急败坏,拍着绣架不依不饶,“她哪里来的!竟敢这般对我!”

站在一旁的云儿急忙上前,轻抚着晓真肩臂柔声道:“她就是个不知礼数的奴才,姐姐犯不着同她生气。”

晓真紧攒着锦帕,目光怨恨开口:“我何时受过如此冷眼,云儿你得替我好好出气!”

语毕便在俯在云儿耳侧呢喃。她的主子可是贵妃娘娘,宠冠六宫,她身为掌事宫女在人前也是风光无限,如今一个小绣女也敢不识抬举,她自然要提点提点。

陆纯熙执笔坐在一团海棠花前,秋风疏朗,瑟瑟枫叶之下,美人更添几分风韵。

选秀三年一次,以充后宫,待选佳丽皆是一等一的绝色,选秀秀女众多,许久陆纯熙才更录完秀女服饰花样。

刚进绣房,陆纯熙便听见身后的吵嚷声:“都说了没时间没时间,你还在这儿待什么!”

一位年长的嬷嬷被云儿一把推开,几个踉跄身子不稳坐倒在地。

可嬷嬷既不悲也不怒,慌忙起身又去拉云儿,恳求道:“姑娘你就帮帮忙,过几日宫筵,这衣服如不修补是在不能穿啊。”

云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冷冷道:“没空,几位娘娘的衣服还等着呢。”

“可…可我都来了三回了。”

“说没空就没空。”声停,云儿又重重地推了她一把。

陆纯熙几步上前,紧紧扶住嬷嬷,随即轻声道:“我来吧,我眼下得空。”

是件男子的朝服,只是被缝补次数有些多,原本藏在袖口的金丝细线翻露,陆纯熙改了金线针脚,绣缝了几朵祥云。

嬷嬷接过朝服,心满意足地感激道:“多谢姑娘,姑娘的手艺真巧。”

“举手之劳。”

忽然,一少年进门疾步匆忙赶来,拉着嬷嬷手腕,语气略带责备道:“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六爷您看,这朝服经这姑娘巧手一缝补,竟和新的一样。”

少年神韵独超、身如玉树,立在树下自成风景。

身后几个绣女望见少年,小声议论:“六爷真是俊秀…”

“只可惜是个不受待见的…”

“瞧那衣服,呵,那里像皇天贵胄。”

看着,陆纯熙心中讶异,原来,他是六殿下齐恒…

少年瞧了陆纯熙一眼,即刻移开目光,朝着嬷嬷淡漠道:“桂嬷嬷,我们走吧。”

宫里的人既有心机城府,又懂左右逢源,人人面上都是一副和善。她倒是第一次见如此冰冷的人,沉默抗拒,那双漆黑的双眸,望着谁都带着敌意。

上回一面,看穿着本以为是个闲散侍卫,不曾想竟是先皇不受宠的六殿下。

陆纯熙默然,将自己的手中的针线收整,宫中总会有些秘密,不为外人所道,却众人皆知。

自己与他还是避开些好,徒惹是非。

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三章 承恩 试读结束。

《百里浮华只缺你》免费文案分享

苏瑾嫣屏退身边宫女,偌大的内殿中只有她二人。

陆纯熙递过一杯清茶,意外道:“怎么是你进宫,不该是苏府二小姐吗。”

“她是嫡出,母亲舍不得便求了父亲让我进宫。”

陆纯熙将茶杯搁在茶桌上,心中有些愤懑,“就算嫡庶有别,可她是次女,还有长幼之序摆在前,苏夫人此举未免私心太重了些。”

苏瑾嫣眉间带着思虑,却仍旧轻笑了笑,开口:“我娘在家里说不上话,所以…没什么,能离开那儿也算是种解脱。”

陆纯熙心疼,将苏瑾嫣的手紧握目光担忧道:“你命好竟然封为婕妤,只是,伴君如伴虎。”

在昏黄之光的照耀下,苏瑾嫣一身华装似出水芙蓉秀丽,鲜明的好似画卷一般,她望了站在她面前的陆纯熙一眼,柔柔道:“说起来也是极巧的缘分,侍寝之前我在长春宫曾见过皇上一面。”

“你见过皇上?”

“嗯,别人不知,我也以为只是哪家王府公子,所以三言两语便慌张离开。”

如此相遇,犹像说书一般,陆纯熙粲然而笑道:“巧了,不是公子,是你的夫君。”

“纯熙…”苏瑾嫣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继续道:“昨夜侍寝,皇上将我的绣包拿了出来,我才知道自己不见的绣包是让皇上拿了去,之后…”

“紧接着便是一室温存,呢喃细语,封婕妤,宠冠六宫。”

陆纯熙接话,苏瑾嫣脸上则是一片绯红,低语:“没你说的那般张狂,倒…倒也差不多…”

“所以你便求皇上让我到你宫里?”

苏瑾嫣目光柔和,语重心长道:“你这丫头虽聪明,可这脾气古怪、横冲直撞,当不如将你放在我身边,我长你两岁,也好照顾你。”

王宫与世间所有,皆是最远的距离,一堵朱红宫墙一隔,浩瀚星河两端,望不见天际。

可宫墙之内的世态炎凉凡人又能懂几分…

恍然,陆纯熙脑海中浮现桂嬷嬷的身影,在这宏伟壮阔的宫廷里,纷繁错杂的华丽,她与齐恒却无立锥之地。

齐烨日日去重华殿,早膳、午膳、晚膳,每每都在重华殿就用,有时前朝政事繁多,他便传了苏瑾嫣去承乾殿。这一月里宫中盛传,苏瑾嫣应是皇帝当政以来最受宠的嫔妃。

承乾殿内,沈安站在一旁替齐烨研墨,时间在一方砚台下慢慢消磨,“皇上,午膳还是去瑾婕妤那儿?”

“嗯。”

“行,奴才这就传小夏子通传纯熙姑娘一声,让重华殿备好午膳。

齐烨手中朱砂笔一停,问道:“朕记得内务府派给瑾婕妤的掌事宫女不是她吧。”

“对婕妤娘娘的事儿皇上您真是上心,原来的春儿染了天花已经被送出宫了,眼下婕妤娘娘抬了纯熙姑娘做掌事宫女。”

须臾,齐烨目光深沉望了殿外一眼,淡淡道:“瑾嫣和这宫中其他嫔妃不同,不是刻意做作的温顺,朕也不用忌惮她母家家室,宠她毫无顾虑。”

“皇上所言极是。”

“只是朕怕后宫有人起了妒忌之心。”

沈安笑了笑,恭敬道:“皇上宠幸谁是皇上您的喜怒,谁敢非议。”

后宫与前朝,看似无法干系,实则盘根错节,在后宫权势滔天的陈婉瑛便是如此,位在贵妃,离后位只有一步之遥,其父陈赟当朝首辅,其兄陈锋元官拜镇远将军,在苏瑾嫣之前,只有她,独宠六宫。

“皇上驾到!”

苏瑾嫣着了件翠青色的百花曳地裙躬身迎候,齐烨面带笑意走来,那眼神既温绵,又缱绻。

“起来吧。”

“午膳臣妾已经备好。”

陆纯熙立在一旁看着二人情深意浓,皇帝的目光深情款款,才一次细瞧倒和最初陆纯熙心中猜测有所不同,既不古板,也不肃厉,更不是花白头发的老者,面容不曾留有岁月痕迹,看上去只比苏瑾嫣略年长些。

恍然,她脑中浮现那少年的身影,金灿落叶下傲然独立的六爷,齐恒。

他也是皇子,皇家血脉理应地位尊崇,只可惜他母亲是先皇醉酒宠幸的婢女,身份难登大堂。

罢了,命中定数,难以揣度。

“花影,你去替娘娘布菜,内务府新选了一批人我得仔细盯着。”

“是。”

苏瑾嫣陪嫁侍女只有花影和叶影,如今封为婕妤住重华殿,贴身伺候的人难免不够,皇帝嘱咐内务府选些聪敏机灵的。

偏院约莫站了有十来个宫女,见陆纯熙来,内务府的赵公公上前,“纯熙姑娘好,这都是薛总管挑选的人,您瞧瞧。”

陆纯熙微微颔首,仔细打量,冲一众宫女道:“都抬起头来。”而后目光轻扫而过,忽然,其中一位宫女目光惊异,怔怔地望着陆纯熙,面色极为难堪。

簌簌风声而过,陆纯熙不怒不嗔,浅笑道:“赵公公,这些姑娘我可发配得起?”

“纯熙姑娘哪里的话,重华殿您是掌事宫女,这些丫头随意差遣。”

“其余人由叶影分管,云儿,留下。”

石阶下,云儿目光怯懦,摇摇晃晃似是腿脚无力,险些拜倒,陆纯熙声音从容道:“你可记得,那夜我说过的话。”

倏然,云儿瞳孔紧收,那日一字一句她怎会忘却。

动我一毫,来日有机会我也能扒她一层皮。

陆纯熙抬手,朝她右肩轻轻一拍,骤然,云儿便似被人抽干了骨血一般瘫坐在地,哀声道:“纯熙姐姐我错了,求你饶了我,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儿。”

云儿万万没想到陆纯熙是重华殿的掌事宫女,入今入了重华殿,要是陆纯熙有意拿捏她,日后她被揉圆搓扁的时日还长着呢。

“你为了攀附晓真,故意陷害我,那一夜我自始至终不明白,同为宫女,何必奉承。”陆纯熙声停,而后更近云儿一步,再道:“如今我站在儿却明白了,宫女按品阶也分九等,否则,你也不会见到我便吓破胆。”

“我…”

不等云儿辩解,陆纯熙即刻起身,目光轻蔑朝云儿淡漠一句道:“回绣房吧,重华殿决计不会要你。”

和瑛贵妃身边的人来往密切,就算没有恩怨摆在前,重华殿也决计不会留用这样的宫女。

“你个贱人!”云儿气急,伸手就去撕扯陆纯熙罗裙,“就算是我陷害你!可你要想,若不是我划了太后的朝服你何来今日掌事宫女之位!”

“死不悔改。”陆纯熙抬手将扑来的云儿推开,冷颜道:“难不成你害我,我还要感恩戴德?”

“你这样对我,晓真姐姐一定不会放过你!”

陆纯熙轻嗤一声,眸光微敛开口:“蠢钝如猪,晓真不过是借你之手除掉我,你竟以为能攀附于她。”

云儿花容失色,手慌乱无措地抓着四周,神情难以置信道:“不可能!是她让我做的!她怎么会不管我!”

看着几近癫狂的云儿,再做纠缠也是无意,陆纯熙俯视狼狈万状的她,声色淡漠:“我奉劝你识相点自己离开,否则别人拖着长街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一霎,云儿眸中唯一一丝怒气暗淡,悔恨地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朝远处走去。

陆纯熙立在园中,神采飞扬。明明是她在斥责宫婢,却毫无尖酸狠辣之态,更多的是威仪,压迫之感。

只是,她不曾注意那扇后窗,齐烨站在殿里悄然注视一切。

见齐烨立在窗扉前许久,苏瑾嫣忧心龙体,乖巧地去拉齐烨袖摆,“皇上,这样站在窗边会着凉的。”

齐烨抿唇而笑,“朕还想问,重华殿事多,可要再给你选个老练的掌事宫女?”

“多谢皇上好意,不过纯熙在臣妾进宫之前便交好,臣妾用她很放心。”

齐烨握着苏瑾嫣的手,目光深沉,脑海中翩然而过方才陆纯熙盛怒的模样,“既然你喜欢,便用吧。”

他为帝六载,前朝暗波涌动,后宫又怎会平静如水,那丫头虽然个性有些乖张,但留在苏瑾嫣身边倒也不错,来日也不会让苏瑾嫣受了欺负去。

此时此刻,同一苍穹下,站在长街尽头,齐恒望着陆纯熙意味深长。

正如那日茶楼之下,她凌厉,果敢的举止一样,她饶是有着特别的吸引力,不论何时遇见,自己都会被她搅动几分心神。

齐恒不易察觉地轻笑,裹了裹怀中之物转身离去。

刚进正院,便有一小宫女惶急而来,“纯熙姑娘,放在药间晒的药材少了几味,您快去看看。”

“药材少了?”

查验后的确少了几味药,不过少量,按药材来看治疗的应是伤寒之症。陆纯熙心中狐疑,太医署下会有专门为宫女太监诊治的药医,有谁会来特地偷药。

难道身份特殊?

思虑片刻,陆纯熙又按着伤寒之症的方子包了些,只是多加了几味草药,深秋之时,人难免体虚,有时药效太冲反而伤及肺腑。

陆纯熙将包好的药草放在药间窗沿,那人取量极少,想必明日定会再来。

这宫中身不由己之人太多,倘若自己能帮他一程也算日行一善,若来着心怀鬼胎,那自己也有法子惩治他。

小说《百里浮华只缺你》 第五章 惩处 试读结束。

百里浮华只缺你推荐指数:★★★,看了百里浮华只缺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百里浮华只缺你这本书剧情可以,就是作者花幽山月文笔上的功夫有待提高,还是可以推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