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撞上财神爷

时间:2020-10-07 10:31:19来源:试读吧

经典小说《撞上财神爷》由人间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平宁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镜头,如同一杆枪,指着王平的脑袋。满场的记者和围观的路人,在等他的回答。这些爱心协会的人把王平架到了道德的火炉上。生烤!这是在逼捐...经典小说《撞上财神爷》由人间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平宁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镜头,如同一杆枪,指着王平的脑袋。满场的记者和围观的路人,在等他的回答。这些爱心协会的人把王平架到了道德的火炉上。生烤!这是在逼捐...小说撞上财神爷,这

撞上财神爷

《撞上财神爷》精彩章节推荐

镜头,如同一杆枪,指着王平的脑袋。

满场的记者和围观的路人,在等他的回答。

这些爱心协会的人把王平架到了道德的火炉上。

生烤!

这是在逼捐!

之前为了母亲的手术费,王平跑了两次红×会,全都吃了闭门羹。现在却让他捐钱,而且还是用这种道德绑架的方式。

钱,王平是一毛都不会捐的。

就算捐,也是以后成立自己的爱心基金会。捐给这些人,恐怕都捐到某位会长的小三身上去了。

但此刻,现场人这么多。如果自己直接拒绝的话,肯定会招来无数道德的谴责。

为了混过去,王平笑眯眯的冲人群挥了挥手。

“两千万中,我拿出……四百万!钱已经留在彩票站了。”

说完,王平打了一辆的士,消失在众人目光下。

四百万!

“王先生,果然是大气的好心人。”

“说捐就捐,够爽快。”

“王先生,我们代表红×会向您表示感谢。”

这些工作人员个个脸上喜气洋洋。

实际上,王平根本没说把钱捐给红×会。

那四百万只不过是按照华夏的法律,向国家缴纳的个人所得税。

……

一栋老式居民楼内。

狭窄的楼道间站满了人。

王平刚踏进家门,又一群人围到了他的身边。

“小平,我是你表哥家的七姑的舅姥爷,你还认得我吗?”

“姥爷,您还是歇歇吧,这都隔多少代了。”

“哎,怎么?隔多少代,我们也是亲戚啊,血浓于水啊。”

“那也没我亲,小时候,我可是跟王平一起在村头长大的兄弟。”

话语间,王平一点点,用力挤进了家门。

王芸和母亲正坐在沙发上,两室的房间,里里外外都是人,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人都是王平的远房亲戚,但其中至少一半人,他压根都不认识。

姐姐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小平,钱拿回来了吗?”

王平点点头。

彩票站给的是支票,需要到华夏银行里兑换现金。

“这可怎么好?这些亲戚听说你中奖的消息,全都过来借钱了。”

王芸面露不安。

这下王平又彻彻底底体会到了那句老话的深意,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当初母亲生病的时候,王平电话打了个遍,这些亲戚连一分钱都不肯借,现在却上门要钱。

“姐,一毛钱都别借给他们。真是一群虫豸!”

王芸又说出了一个惊天消息。

“小平。舅舅一家破产了。舅妈杨婷赌钱借了高利贷,把家底输了个底朝天。现在舅舅正在门外,等着朝我们借钱。”

刚才进门的时候,王平还没注意。没想到张瑞东也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心里反而一喜。

果然,善恶终有报。舅妈一生刻薄,这也算遭了报应了。

就在几天前,舅舅一家还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死活不肯把救命钱借给他们。

财神爷说的没错,风水轮流转。

“姐,这不关我们的事。”

弟弟自从有钱后,人也变得成熟了,所以王芸现在把家里的事都交给王平做主,自己开始全听弟弟的。

出了房门。

亲戚一幅幅眉开眼笑的嘴脸,仿佛比自己中奖了还高兴,个个七嘴八舌道。

“小平他妈,我们家里老二今年要上大学,您看能不能……”

“放心好了,大家都是亲戚,小平这么懂事的孩子,发财了怎么会不给我们这些叔叔伯伯包个大红包呢。”

“有二伯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小平他妈也算熬出头了,以后可以享福了。”

这些亲戚开始道德绑架起来,和那些红×会的人一样,把王平直接架到了道德的火炉上。

什么?亲戚就必须要借给你钱?

这是什么歪道理?

要是自己的母亲没生病之前,王平没准真会把自己轻而易举得到的财富,带这些亲戚分一分。

可因为那场手术,王平已经看透了人心冰凉,全都是些趋利避害的虫豸。

这些人,算个毛亲戚啊。

有钱没钱,完全就是两幅截然不同的嘴脸。

此刻,王平微微一笑,沉声道了一声。

“几位叔叔婶婶说得对。我王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今天我有钱,自然不会忘了大家。”

听王平这么说,所有人瞬间喜上眉梢。

这对他们来说,仿佛看见了一座金山在朝自己招手。

在这些亲戚眼里,王平就是散财童子啊。能拿出个几百万出来分一分,一家也能落得不少钱呢。

“就说小平不会忘了大家的。”

“各家把实际情况说一说,小平会帮你们解决的。”

“对啊,大家都是亲戚,一家人嘛。”

等了一会儿,王平顿了一下,继续道:“只要我母亲生病期间,出过一毛钱的人,站出来,我给他一百万!”

张翠芝坐在沙发上,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

对于这些亲戚,她也是头疼。

见儿子这么说,堵在心口的气顿时舒坦了。

可王平说完之后,他的这些亲戚立马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张翠芝生病需要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肯拿钱出来。

一百万啊。

当时他们只要愿意出一毛钱,此时就能得到一百万。

但很遗憾,当时没有一个亲戚借钱给他们。

此时,舅舅张瑞东从门外朝里挤了挤。

“小平,舅舅当时确实有困难,实在拿不出来钱。否则也不会看着我亲生妹妹,见死不救啊。”

见舅舅冒出头,王平不屑的呼出一口气。

“呵呵。没钱替我妈看病,有钱买车,你可真是我的亲舅舅。”

前几天,王平回学校,发现表妹张美宁,已经开上了那辆宝马3系的车。显然,张瑞东已经把家里仅有的余款用来给张美宁买车,而不是用在自己亲妹妹的治疗上。

“现在情况不一样。你舅妈染上了赌瘾,借了一百万高利贷。人都被那群小兔崽子给扣了,再不交钱的话,你舅妈恐怕凶多吉少啊。”

张瑞东急切的说道。

此时,张翠芝心里触动了一下,可并没有说话。

王平冷冷一笑,“那……关我们什么事?”

这一句话,狠狠的打在张瑞东的脸上。

所有亲戚为之一震。

十九岁的王平竟然能张嘴说出这样的话!

随后,一群人,全被王平赶了出去。

他的钱,绝对不会花一毛钱在这些人身上。

这场亲戚风波,在王平的驱赶下结束。

眼下,彩票中了两千万,除去各种税,还剩一千六百万。这些钱,足够王平随意挥霍而不引起怀疑了。

重要的是,他的钱装在一个聚宝盆里,倒出多少钱,里面就会生多少钱。

只要用在自己身上的消费,就会重新赚回来。

给姐姐转了六百万过去后,王平独自待在房子里。

赶走那些烦人的亲戚之后,他冷静下来分析一波如何能成为世界级别的首富。

现在已经是2019年,所有的产业链都被商业大佬握在手里,很难撬得动。

比如微信,倘若自己砸几百亿下去,恐怕也创造不出一个可以干得过微信的通讯软件。

想要成为世界首富,就得建立自己的产业帝国。

在这之前,王平要做的就是大肆消费。万丈高楼平地起,想要开发商业帝国,手里怎么着也得有几十亿可动资金吧。

花钱!

这才是王平最重要的任务。

周一。

天海一中。

王平站在校门口。

此时,一辆奔驰车飞快的朝他撞来。

所有同学张大了嘴巴。

“有车来了,快跑啊。要撞上了。”

“黑色大奔,这不是那个拆迁大少的车吗?”

“真是嚣张跋扈!天天开个车,在我们天海一中门口吓人。”

他们口中的拆迁大少,就是之前追求王芸的杨东方。

显然,在医院没能成功睡到王芸之后,他把猎物又锁定在了天海一中,想在这里撩个**。

每次早上一到上课的时候,他就会跟几个人在校门口玩漂移,开个车撞来撞去。

这次,见到王平。杨东方毫不犹豫的踩响了油门,开车撞了过去。

小说《撞上财神爷》 第5章 道德绑架 试读结束。

《撞上财神爷》免费文案分享

“赶快救人,有人被石像砸了。”

“真是个倒霉鬼。”

“这人也真是的,没事瞎跑啥。我的财神像啊,都被砸坏了。”

“旁边就是医院,赶快送过去吧,小伙子好像流了不少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张翠芝的手术费还没凑齐,现在王平又住进了医院。

迷迷糊糊中,他发现自己被人抬上了担架,送到了病房里。

躺在病床上,他的脑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

“少年,你全身气运旺,天生富贵命。今撞见我赵公明,算你福运双喜,本尊将替你打破气运的封印,传你无尽富贵。”

那团虚影坐在一尊莲花台上,右手持玉如意,左手握着一顶金元宝,全身金光闪闪。

赵公明?

王平马上意识到,眼前这团虚影,那可是财神爷赵公明啊。

在民间神话中,赵公明被封为玄坛真君,统帅“招宝天尊萧升”、“纳珍天尊曹宝”、“招财使者陈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四位神仙,专司迎祥纳福、商贾买卖。

后来,汉族民间认为赵公明手下所掌管四名与财富有关的小神,其分别是招宝、纳珍、招财和利市,因而被人尊称为财神。

参拜财神,大吉大利!

可王平对照自己这十八年的穷逼生活,哪有一点有钱人的样子,“财神爷,你说我天生富贵命,可现在我连我妈治病的二十万都拿不出来。”

“天下大道,万物乾坤。物极必反,风水轮流转。从此刻开始,少年,你的命运将彻底发生改变……”赵公明手里如意一摆,一道金光射出……

说完,财神爷的身影越来越远,渐渐模糊成一团白光。

光中,冒出最后一句空灵的笑声。

“少年,你我有缘,本尊给你的一点小的见面礼,请收下,今后请好好享受生活吧。”

随后,王平从梦中猛然惊醒。

“原来是个梦。”

睁开眼,王平发现自己住进了医院,姐姐正坐在病床前。

见王平醒了,王芸连忙上前问道:“小平,你没事吧?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你快要吓死我了。”

“姐,不碍事的,那车没撞上我,就是脑袋给石像砸了一下。”王平道。

“流了这么多血,还好你命大。医生说休息几天就行了。你躺好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说完,王芸就踩着步子出去了。

王平坐直身子,摸摸自己流血的地方,上面缠着一段白色绷带。

手摸上去,还微微有些发痛。

不过所幸没什么大事,躺在病床上,王平又想起了自己撞晕之后做的梦,梦境里,他遇见了财神,而且还说他是富贵命。

嗡嗡!

王平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一下。

拿起手机,上面出现了一串转账信息。

“尊敬的用户你好,天地银行向您银行账户汇入软妹币5,000,000。00元!”

一共五百万!

看到这串数字,王平的心咯噔一下。

难不成这就是财神爷的小见面礼?

五百万,那可是很多普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人身气运旺,天生富贵命。

财神爷说的话不是假的!看来这次自己真要转运了。

王平的心,一下兴奋了起来。看着账户里面多出了五百万,整个人仿佛充了气一般,轻飘飘的。

过了许久,他才冷静下来。

以前,自己没得选。

想买房,没钱!

想买车,没钱!

想结婚,没钱!

现在有了财神爷的帮助,财源滚滚来。剩下大半人生,自己一定要好好享受生活,也不枉白活一世!

“房子,车子,女人,我全都要!”

王平望见账户里这五百万,瞬间说话底气也足了几分。

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把母亲的病治好。

此时,姐姐手里端了一杯热水,刚从门外进来,看见王平下了床,赶忙上前搀扶。

“小平,你这是干嘛?”

“姐,我们有钱了,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生活了。妈的病,我这就去交手术费,让医生今晚就动手术。”

王平难掩激动的心情。

他现在手里的钱有五百万,是舅舅家存款的好几倍。

可王芸听见这话,却一愣,“小平,你是不是脑子撞坏了?”

听见王平说胡话,王芸还以为弟弟脑子撞的不正常了。

“姐,我不是开玩笑的。咱们真有钱了,等着,我先给你转一百万。”说着,王平把自己账户里面的钱,转了一百万到了王芸的手机里。

嗡嗡!

不出几秒,钱就到账了。

原来王芸还不信,可账户里面突然多了一百万,她想不信都难。

可同时,王芸心里也担心起来,“小平,这些钱……”王平还在读高中,一下有这么多钱,王芸怀疑弟弟是走了不正常途径弄来的。

“姐你就放心吧,这些钱全都来的正。还记得小时候,算命的路过我家门口,免费给我算了一卦,说我这辈子能发大财吗?”

王平为了避免姐姐担心,于是保证这钱来历正当,不是走歪门邪道弄来的。

眼下,这钱可是救命用的,王芸也来不及想太多。

她立马拉着弟弟来到医院前台,准备交钱动手术。

可等他们到了交钱的地方,迎面碰见一个公子哥。

此人名叫杨东方,属于天海市本土富豪,赶上前几年建高铁站,他家原本几间土屋瓦房,足足拆了一个亿。

有了钱之后,人就膨胀的不行,到处玩女人,在大学时期,他还追求过王芸,不过被狠狠的拒绝了。王芸长得一副美人胚子,一眼就能看出男人好坏,就杨东方那样的,完全就是一个种马,她怎么可能看得上。

现在,杨东方得到消息,王芸的母亲生病住院,急需一笔钱,这就赶了过来。

见到王芸,杨东方色眯眯的小眼睛立马就眯成了一条缝。

“大美女,本少是过来给你送钱的。”张嘴便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这语气让王芸听着很不舒服。

“送钱?”王芸冷笑一声。

杨东方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豪气的喊了一声。

“**手术费,我拿了。”

一张华夏银行的银行卡被扔在桌子上。

王芸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弟弟及时给她转了一百万。现在的她,为了母亲的病,还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穷人总是很难有更多的选择。

王平看了银行卡一眼,问道。

“哦?卡里有多少钱?”

“正好二十万!不过这钱,可不白给你们的。”

“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姐陪我一晚上。”

杨东方似乎胜券在握,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这年头,为了钱,人真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杨东方有这个自信,王芸一定会为了钱,答应跟他出来睡一晚。

这一炮,二十万,就算金逼也够了。

医院付款前台这里,围观的病人家属也越来越多,很多人只听到后面一句,不分青红皂白,全都指着王芸鼻子骂。

“怎么会有这种人,竟然为了钱……唉,真是世风日下。”

“给我二十万,我肯定愿意。”

“就是嘛。只要睡一晚,就能赚二十万,比累死累活打工好多了。”

……

听到路人这些刻薄话,王芸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她才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呢。这些人怎么会这样骂自己……

她刚想开口辩解。

王平把她拦住了。

“姐,我来!”

王平站了出去。

打开手机,亮出里面的存款数目,冲着杨东方喊道:“我给你五十万。让你老妈陪我睡一晚,好不?”

全场骤然发出哄笑声。

王平顿了顿,又喊道。

“又或者是在场的各位,谁愿意把老婆、姐姐、妹妹和老妈贡献出来陪我睡一晚?有愿意者,报出银行账号,我当场转他五十万。”

这下,整个大厅一片死寂。

小说《撞上财神爷》 第2章 天降五百万 试读结束。

撞上财神爷推荐指数:★★★★★,看了撞上财神爷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撞上财神爷这本书非常不错,作者落边的文笔不错,识的装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