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械瞳

时间:2020-10-06 11:01:02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荀歌姜成的小说叫做《械瞳》,它的作者是荀小哥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8章你摊上事儿了东石西区的雨,像极了那些终日浑浑噩噩在路边等死的流浪汉们,赖皮的让人头疼。下了整整一夜...主角叫荀歌姜成的小说叫做《械瞳》,它的作者是荀小哥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18章你摊上事儿了东石西区的雨,像极了那些终日浑浑噩噩在路边等死的流浪汉们,赖皮的让人头疼。下了整整一夜...小说械瞳,这本

械瞳

《械瞳》精彩章节推荐

第18章你摊上事儿了

东石西区的雨,像极了那些终日浑浑噩噩在路边等死的流浪汉们,赖皮的让人头疼。

下了整整一夜,却丝毫没有停止的现象,当荀歌悠悠的从自己那张寒酸的单人床上醒来时,看着窗外的天空,不禁皱了皱眉头。

好在肺部的疼痛感稍稍减弱了一些,意料之中的是,今天是第一天,没有人能够来找自己的麻烦,因为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被自己的小黑击中,全身麻币一天是最基础的。

至于那个被小黑直接糊脸的陈流,没个三五天,是基本不可能好转的。

所以眼下这几天,将会是难能可贵的和平时光。

饭每天都要吃,钱也每天都要挣,虽然有着靳远账户里的十七万打底,但离荀歌三千万的梦想依然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正值深秋,所以这场雨让小小的修理铺温度降了不少,翻箱倒柜的找出了自己去年添置的毛衣套在身上,准备出门迎客,继续着他的挣钱大业。

却愕然的发现,今天的靳远比他起的更早,早早的来到了工作台前,双手捧着那张电子荧屏,追着那些在联邦里无比火热的肥皂剧。

于是不由的打趣说道。

“呦,老东西,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靳远面无表情的回答到。

“饿的。”

这句话不禁让荀歌的脸唰的的一下变的通红,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出门的时候,信誓旦旦的会为他带着晚饭回来,经过那么一折腾,加上惹人恼的雨天,竟是把这件事情完全忘在了脑后。

不由的好生尴尬的说道。

“额......可能是我昨晚上喝大了,等着,小爷这就给你搞吃的去。”

三年前,荀歌被靳远带到了这间破旧的修理铺时,确实曾经好生照料过他,不过当荀歌的身体康复并且能够自理之后,家中的事物以及一切的日常家务,便统统落到了荀歌的手中。

但荀歌却并未为此唠叨过什么,性命都是他救的,为这个在这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钻上几年厨房,洗上几年衣服,又如何?

所以荀歌不仅在机修师的工作台上,有着近乎变态般的主导权,就连在灶台上,他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短短的十几分钟,两道脆爽可口的小菜,以及冒着热气的清粥,外加前几天荀歌早就煮好的茶叶蛋,便端到了靳远的面前。

靳远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在联邦里最是平凡不过的早餐说道。

“这可不是你承若的大餐。”

荀歌不以为意的摆手说道。

“先垫吧垫吧,中午小爷给你叫顿外卖,好好给你打打牙祭,这总成了吧。”

有了这句承诺,靳远在缓缓的端起面前的粥碗喝了一口,然后淡淡的说道。

“对了,门口有人找你。”

这话一出口,荀歌不禁微微一愣,然后问道。

“等多久了?”

靳远这时又不慌不忙的夹起了一口小菜放入嘴中缓缓的咀嚼着说道。

“从早上六点多起,就一直等到现在了。”

嘶,荀歌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边想着门口的卷闸门走去一边说道。

“你这老东西,为啥不先给人开门呢,不管是谁来了就是客人,你这老家伙是不是被那些该死的肥皂剧洗脑了!”

这三年来,与荀歌的熟悉程度,早已让靳远习惯了荀歌的这种说话方式,依旧慢丝条理的吃着早餐,说道。

“在这条街里,你荀小爷的规矩谁敢破?若是我早早迎进来,不还是得被你那起床气给轰走?自己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

“咳咳,恩......咳......”

对此,荀歌彻底无言以对,对于这个无比了解他的大叔,他只能是败下阵来,略带尴尬的打开了卷闸门。

抬头看去,依旧是空档的雨街,对于大部分都是露天修理的修理铺们来说,下雨天,无疑是老天爷为他们放的假,自然是失去以往的热闹。

而因为身体原因,在这样的天气里,荀歌是不可能出门的,所以若是手里有些急活儿解决不了,人们会亲自送到铺子了,并且用着比以往贵上一杯的价钱,请荀歌理清头绪,然后指出能够修好的门道儿。

既不用抛投露面,还能挣这双份的咨询费,对于荀歌来说,自然是欢喜的。

可看着空荡荡的机修街,荀歌皱起了眉头,不由的说道。

“哪有人啊,这街上比街北的刘老六头顶都秃......”

刚想调侃靳远一通的荀歌还没有把话说完,一道悠悠的声音自他的脚下响起。

“小狗啊,你怎么就这么能睡呢。”

在机修街里,有胆子称呼荀歌为小狗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三年来荀歌在机修街里唯一的朋友,林大宝。

林大宝是距离他们修理铺不远处超市孙大妈的独子,在没有遇到荀歌之前,在机修街里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人太闲了,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寻些**与存在感,所以在荀歌来到这条街之前,他林大宝就是人均年龄超过三十五岁的机修街里最能折腾的那一个。

机修街里的汉子们念在他年纪小,又经常光顾孙大妈的小超市,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他胡闹,而事实上林大宝也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每当这位小爷在机修街里作妖的时候,人们就都当笑话儿看了。

可自从荀歌来到这条街之后,他这机修街小霸王的称呼,便彻底转移到了荀歌的头衔之下。

几番明里暗里的较量,荀小爷彻底的把林大宝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年轻人之间的玩闹,总是一种能够促进友情发酵的激素。

而当两人正式成为了朋友之后,林大宝这个没有上过几年学的家伙,硬是生生把荀歌的荀认成了苟合的苟。

应运而生的,便是在整个联邦唯一称呼荀歌为小狗的人物。

而此时林大宝的出现,不由的让荀歌为之一愣,先不说他的这位朋友已一种蜷缩的姿势蹲在他的脚边,单单是他此刻出现,就足以让荀歌懵逼良久。

因为这货在半年之前,前往了东石的市区找了一份司机的**工作,虽然机修街距离市区并不是太远,但往返来回也要两个小时的路程,所以一般情况下,为了应付工作,林大宝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了。

而今天这一大早,便早早出现在了自家修理铺的门口来等着自己,必然是发生了某些事情让他连夜赶回来的。

并且这个事情,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的。

于是他不禁皱着眉头问道。

“有急事儿?那为什么不直接打个电话?”

身材高大的林大宝,猛然站起身来,张嘴就骂。

“你丫摊上事儿了,给你打电话我他么至少也得打的通啊!你自己手机关机了你自己还不知道么!”

小说《械瞳》 第18章 你摊上事儿了 试读结束。

《械瞳》免费文案分享

第16章永远不要试图威胁我

像这样的防身手段,对于荀歌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孤身一人的不安让他强烈的需求着安全感。

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不知道自己要前往何处,对于每一个失忆的人来说,都是一件极为没有安全感的事情。

而正是因为有着这些用来填补自己内心孤独的小手段,荀歌才敢于答应三联帮请他去修理机甲的请求,这种三三两两的威胁,对于荀小爷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他没有强健的体魄,但他有着一颗天才般的大脑,这便是他最大的依仗。

可这种仅仅是只能将人电击到身体暂时麻币状态的小型无人机电击枪,遇上昨天那种规模的机甲作战,却就显的是那么的鸡肋,所以如果我们的荀小爷能够提前知道会发生那种程度的厮杀,就算给他一百万的联邦币,他都会都对着姜成把自己的脑袋摇成拨浪鼓。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从来不会因为已经过去了的事情而产生遗憾与后悔,当然这其中自然不包括自己的过去。

面前到底的两个男人,在污浊的雨水里不停的挣扎着,昔日里被熨烫的整整齐齐的西服,此刻就像是套在他们身上的小丑服,看上去是那般的滑稽可笑。

并不明亮的路灯之下,秋小葵撑着大伞,看着荀歌这一系列的操作,不禁被逗笑了。

柔声说道。

“小黑,不是一条狗的名字吗?”

荀歌咧嘴一笑,回答到。

“当然,小黑可是我最忠心的猎犬,一旦有人想要伤害我,它就会向着敌人呲出自己的獠牙。”

说这话,荀歌不顾越来越密集的雨水,顿在了地面两个人的身前,伸手翻了一下他们那名贵的衣领,不禁摇头叹息的说道。

“你们还真是糟蹋了这份有着大好前途的美差呀。”

对于申罗工业的工作机会,荀小爷可是眼红的紧。

说着,对着他们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手机的屏幕上,小黑对着他们的影像图一览无余。

可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第四道黑影从他们身后巷子里的垃圾桶旁,越过了秋小葵,猛然的扑向了荀歌。

速度快到,几乎和专业的短跑运动员相媲美了。

荀歌的身材并不高大,也不壮硕,但也有着一米七八的个头,可过于单薄与虚弱的身体,让他的反应能力,是远远无法达到这种水平的。

那第四个身影的到来,劈头便夺过了荀歌手中高高扬起的手机,一把攥在了手中,同时,这个男人用右手死死的卡住了荀歌的脖子,带着他的身体,向着巷子的一侧猛然撞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这一撞,不禁让荀歌有些咧嘴,小巷子里那唯一的路灯,落在来人的脸上,正是今晚一系列事情的始作俑者,陈流。

此刻陈流的模样有些狰狞,丝毫不在意,那些雨水落在自己那还算帅气的脸颊上是一件多么没有美感的事情。

看着自己手中脸色不断变的苍白的荀歌,陈流笑了起来,笑的比方才在酒吧里更加嚣张与狰狞。

“能够在联邦里毫无惧色的扬言烧死一个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足够的冷静并且有点儿本事的人,很明显你是后者,虽然你有点儿本事,但还是不够聪明。”

陈流的手上用的力气很大,所以荀歌此刻被他掐的脸色由白向着红转去,可咱们这位荀小爷却丝毫没有命悬一线的自觉,反而看着狰狞的陈流笑了起来,笑的比陈流本人更加诡异,用着那憋气并且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

“是......是吗......”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用着自己全身的力气,用一个标准到极点的膝撞,狠狠的击打在了陈六的痛处。

陈流没有被电击,但此刻他就像是被一道几万伏的高压线击中了一般,身体猛然一个机灵,然后摆出了一幅极为痛苦的表情捂着自己的痛处,不断的向后退去。

向后退去,一直掐着荀歌脖子的手,自然也会松开,被松开的荀歌用手不断的揉着自己发痛的脖子,一边喘息的说道。

“知道小爷是个有本事的人,就别在这里装大头蒜,你以为小爷就真的看不到你们四个人里少了一个人吗?”

说着话,向着正在半蹲后退的陈流举起了自己的左手。

然后慢慢的垂下了他的手掌,荀歌的左手手腕上,带着一只老式的电子表,下一刻,从那电子表的表盘边缘处,亮起了一束红线,红线的这头在荀歌的手腕间,那头落在了陈流的身上。

这是一束在机修街里最是简单不过的测距激光束,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是机修师用来快速测量尺寸距离的一种工具,但在荀歌的手里,作为一个实用工具的同时,还**做了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手动瞄准器。

殷红的光点落在陈流的身体之上,飘飘悠悠的,来自于荀歌有些颤抖的手臂,但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陈流的身体,荀歌目光森然的看着他说道。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自诩聪明的家伙们,小爷才不得不浪费自己宝贵的脑细胞来做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陈流瞪着自己的双眼,雨水在他的眼镜片上留下了许多遮挡视野的水渍,但这依然阻挡不了他的视线,弯的如同一只虾子一般的身体,当看到激光束的那一刻,不由的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申罗工业,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工业,他们是军工业,能够爬到组长位置的他,虽说平时嚣张跋扈了些,但分辨好坏这点儿眼里还是有的,他明白了自己接下来的一刻要面对的是什么。

在联邦,虽然没有人会胆子大到去杀一个申罗工业分部的技术组组长,但被电击到大小便失禁,浑身麻痹一天的结果,是他无法忍受的一件事情。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他决定避免这一类事情的发生。

于是他说道。

“小子,你敢!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

话说了一半,他便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惊惧的发现,在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荀歌的手臂微抬,原本落在他身体之上的激光束,此刻,落在了他的脸上......

荀歌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说过,永远不要试图威胁我......”

小说《械瞳》 第16章 永远不要试图威胁我 试读结束。

械瞳推荐指数:★★★★★,看了械瞳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械瞳这本书构思看似一般,内涵却新颖,文采还不错哦!写的很生动挺感人的。